独家专访谷歌首席VR影片制作人:我看见了某些事情


虚拟现实(VR)显然已成为科技行业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引得Facebook、微软、谷歌等巨头竞折腰,扎克伯格一直坚信 VR 会成为下一代的计算平台。有鉴于此,2014年,Facebook斥资 20 亿美元收购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公司Oculus VR,而微软、三星电子等公司也相继发布了虚拟现实产品和计划。

 


技术界的大拿谷歌当然也不愿做旁观者,错过这场技术盛宴。去年1月份,谷歌对外宣布将设立虚拟现实团队和部门,领导人是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的得力助手Clay Bavor。谷歌不但推出了“谷歌纸板(Cardboard)”,还向增强现实公司Magic Leap投资了5.42亿美元,后者正在开发一款能将虚拟图像叠加在现实图像上的眼镜。

 

此外,虚拟现实内容制作也是谷歌非常感兴趣的一个领域,谷歌旗下的YouTube从 2015 年就开始支持360度视频了,最近又推出了一个名为Daydream的移动VR平台和配套的VR头盔和智能手机。所谓“内容为王”,为了鼓励消费者购买谷歌的VR设备和使用YouTube平台,谷歌必须拿出更多优质的VR内容,包括优质的虚拟现实电影。




Jessica Brillhart是谷歌的御用虚拟现实影片制作人,也是业界数一数二的大咖,她在谷歌从事的也是硅谷最富创意的工作之一。在谷歌,她制造VR体验,包括利用谷歌的Jump系统,拍摄出了自己的首部VR影片《World Tour》。Jump系统由16台GoPro相机(谷歌联合运动相机厂商GoPro开发的用于拍摄VR视频的相机)组合而成,可使用户实现360度全景拍摄,并通过Jump软件进行后期处理,生成逼真的3DVR视频。她也拍摄传统影片(她称之为“平底鞋”)。另外,她也对新的VR技术进行评估。近日,她接受了《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畅谈了VR电影的各个方面。作为首席虚拟现实影片制作人,你在谷歌的工作有哪些?


我监督谷歌目前正在研发(尤其在VR领域)的新技术;我会和工程师们做一些富有创意的事情;另外,我是工程师和创意师之间的协调人,并在此过程中做一些产品。


你第一次接触VR是什么时候?


有一天,我拜访一个正在建造360度照相机的工程师团队,我看见了他们制作的唱片样本——我们现在也在做这些东西,我称之为“360度的音乐家”。但有一个小样他们一直很犹豫是否给我看,因为这是他们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当时,办公室的所有工程师首次打开了这套Jump设备,他们那么高兴,我非常喜欢他们脸上那种欢快的表情。刚开始,他们只是随便看看,好像在说:“这玩意能用吗?不知道哦”。接着,他们突然开始骚动欢呼起来。他们如此快乐和高兴,我也深受感染。我知道,我看见了某些事情——拍摄影片很难做的事情,也可能从不曾做到的事情。


VR能支撑一个情节完整的故事吗?


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认为,强调叙事并不合适。叙事是电影作为媒介的一个产品。在 1929 年的影片《持摄影机的人(Man with a MovieCamera)》中,苏联导演 Dziga Vertov 扛着一台摄影机就出门了。他用这台摄像机拍摄了日常生活中的点滴,接着和妻子找到了方法,将这些内容剪辑在一起。而且,Vertov 想要摒弃之前所有的电影,因为他认为,那些仅仅是戏剧。Vertov认为,照相机是体外的眼睛,它超然物外,可以追踪一匹马的行踪;也可以躲在火车下,向你展示未知的世界,但其实,它是Vertov眼中的世界。


而借助 VR,你会相信,你的身体在另外一个空间。VR 是一种嵌入式的媒体,制造者拿着那颗“分离之眼”并将其重新嵌入某个人的脸上——VR 让我们留心各种体验之间的细微差别,还有那些将人们连接在一起的真实世界中的地点、事物。而且,这也是我真正理解什么样的叙事能存在于VR空间的关键。


在著名影片《公民凯恩》中,摄影师Gregg Toland发明的深焦(deep focus)镜头掀起一股潮流,成为现实主义电影的一种象征。在VR领域,谁可与之相媲美呢?从电影艺术的角度来看,加拿大VR内容工作室Felix & Paul的技术很棒,他们拍摄的VR电影曾经获得包括艾美奖在内的多项大奖的提名,并多有斩获。


但我认为,来自捷克共和国的Tomáš Mariančík这样的人会被历史所铭记。他创作的《Sightline: The Chair》是一款虚拟现实的场景体验,它带你穿梭于各种不同的场景间,让你惊叹于虚拟现实的强大拟真和沉浸感,这部影片获得了万花筒VR电影节最高奖。他的概念是:当你旋转的时候世界就开始变化、发展、演进。当我看着一盏蜡烛时,如果我挪开视线再去看它,它会变成一个方块,而我转移视线再去它,它又变成了一栋建筑物,接着又变成一棵树。


任何事物都在不断变化、发展和演化。让所有这一切停下来的办法就是你自己保持静止不动。这类似是嗑药后的反应——突然间所有焦虑抛诸脑后,愉悦感油然而生。VR 用户一般对他们想看的内容充满好奇,而对创造者们想要他们看的内容充满抵触。但我喜欢反抗。如果我在一个地方看到一支硕大的红色箭头指向一扇门,我会觉得很糟糕,不想去那儿。


我认识,经典游戏《神秘岛(Myst)》的联合创造者Rand Miller和Robyn Miller很长时间了。Robyn曾对我表示,他想进入创造者想要他进入的每种体验,看创造者想要他看的任何地方。但Robyn也表示,他会巡视自己想看的每个地方,然后去相反方向看看。受他的启发,我也开始这么做。我的感觉是:“不要将我放入一个地方,然后告诉我,该看哪里,这不是VR这种新事物工作的方式。”


有更好的方法吗?


在一个名为《Residence》的体验中有一个场景:一 名年轻的女子正在拉小提琴,拉得并不好。这是整个场景,但如果你转身,你会看到她的父母正在门口看着,你能听到她在你身后拉小提琴,拉得很差,而且,你正在观察她的父母们的反应。


如何让观众获得更好的体验?


我会添加很多线索。大多数游戏并不会立刻让你一败涂地。不,他们会说:“这里有一些蘑菇,如果你踩到它们,你会死;如果你吃了这些蘑菇,你会成长。”在游戏的过程中,你逐渐获得力量并到达BOSS级别。我相信,在VR中,我也必须创造同样的情景和节奏。


人们会用VR记录家庭录像吗?


当然。但我在思考这是否是一件好事,它可能是势不可当的。想象一下,你忘记了孩提时代一场生日排队的所有场景,但现在,VR设备可以捕捉所有事情。你能看到爱你的人们对你的反应、吃蛋糕的样子等等。这赋予了人们永不遗忘的能力,想起来这的确很有意思。


VR会取代电影吗?


我妈妈第一次观看了我做的VR电影之后,对我说:“天啊,这太烧脑了。”持有怀疑态度的人来我的工作室,他们说:“你有什么东西?”体验之后他们都惊掉了下巴。VR是自己的媒介,它并不会威胁或伤害任何其他媒介。你会看到很多传统媒体的从业人员将VR引入他们所从事的领域,或许他们会取得成功,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某些特别的事情的确正在发生。


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今年年初发布的VR/AR产业发展报告,从软件内容的角度上看,2025年全球VR/AR产业的营收规模将达到350亿美元的保守估计,或720亿美元的乐观预期。在这之中,视频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份额。总而言之,VR为内容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制作方式,为观众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观看体验,其所带来的影响或许可以与电影第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引发的震撼相媲美。




上一篇:只需700美元,就能将普通座… 下一篇:AR初创公司打造超高速全息3…




推荐文章:

谷歌的新野心意欲解决人类死亡问题美国防部搞定硅谷的狗血剧情,堪称一部《五角大楼风云录》软银勾上富士康,两巨头合谋未完成的“美国梦”?想为美国带回制造业就业,这只是一场黄粱美梦?欧盟全球导航系统18颗卫星 将免费对外开放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会以失败告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