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让我们活”:中国首例无人车公司猝死成罗生门?丨专访

商业
“他不让我们活”:中国首例无人车公司猝死成罗生门?丨专访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4-04

2019-04-04

“我加入 Roadstar,正是看中这家公司的技术和技术团队,和国内几家公司相比更有可能把无人车这件事情做成”。
商业
“我加入 Roadstar,正是看中这家公司的技术和技术团队,和国内几家公司相比更有可能把无人车这件事情做成”。

“我加入 Roadstar,正是看中这家公司的技术和技术团队,和国内几家公司相比更有可能把无人车这件事情做成”。

今天,一位 Roadstar 的技术人员在接受 DeepTech 采访时,回忆起 Roadstar 最初打动自己的地方。

2018 年 5 月,这位受访者在美国加入 Roadstar。彼时,Roadstar 和整个自动驾驶行业都浸泡在高速发展的热潮里。Roadstar 也正是在 2018 年 5 月宣布完成 1.28 亿美元 A 轮融资,创下当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单轮融资最高纪录。

Roadstar 最初成立于 2017 年 3月,主打 L4 自动驾驶。3 位创始人不但有国内外名校毕业的光环加持,还都有在谷歌、百度等巨头研发自动驾驶的经验,而且方向各有侧重,基本能够覆盖自动驾驶的几个关键技术要素:CEO 佟显乔擅长定位和地图,CTO 衡量是软硬件架构、传感器等方向的专家,首席科学家周光则是机器人以及感知技术出身。

“他不让我们活”:中国首例无人车公司猝死成罗生门?丨专访

图丨从左到右依次是:周光、佟显乔、衡量(来源:Xtecher)

然而,谁也想不到转折来的如此快。2019 年 1 月 21 日,Roadstar 突然对外发布声明罢免公司创始人周光。随后,Roadstar 天使轮、A 轮投资方云启资本发布投资人联合声明力挺周光,表示这一决定损害了公司和股东的核心利益,投资人不认可解除周光职位的举动。

这则罢免通知正式将内部矛盾公开化,在那之后,投资人进场,媒体跟进牵出一系列问题,围绕该公司几位创始人的腐败、欺诈、权力斗争等指控甚嚣尘上,其中一些信息难辨真假。如今,员工四散、创始人出走、投资方提起仲裁,曾经的自动驾驶明星公司在短短 3 个月内完全陷入停摆状态。

“他不让我们活”:中国首例无人车公司猝死成罗生门?丨专访

图丨罢免周光的声明(来源:Roadstar)

在采访中,这位技术人员也以个人身份澄清了一些消息,例如几位创始人的职业背景、团队技术研发停滞不前、周光是最主要导火索等,同时也透露了更多关于 Roadstar 内讧事件的新细节。

这位曾经在谷歌、百度、景驰都工作过的 Roadstar 员工,多次表达了自己对 Roadstar 自动驾驶技术的高度认可。他认为,Roadstar 的技术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他所在的几个老东家。

事实上,Roadstar 的团队技术专业性不只得到了行业从业人员的认可,也是打动公司早期投资人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他不让我们活”:中国首例无人车公司猝死成罗生门?丨专访

图丨Roadstar发展历程(来源: Roadstar)

“他们技术背景比较强,整个团队的技术实力比较强,这是我们的一个判断”,两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 Roadstar 早期投资方代表对 DeepTech 表示。这也是为什么这些投资机构在公司管理出现一系列重大问题之后,仍然没有放弃和公司创始人团队进行几百次沟通的原因。“我们希望公司能够走下去”,一位早期投资方代表说。

但无奈的是,创始成员的违规行为还不止被曝光投资 P2P、欺诈等行为,而且在 1 月 21 日 Roadstar 宣布开除联合创始人周光之后,团队内部沟通仍然无果,更是断送了投资人们对 Roadstar 的最后一丝幻想。

“他不让我们活”:中国首例无人车公司猝死成罗生门?丨专访

(来源: Roadstar)

“(开除周光的决定)从来没有和我们商量过,不仅没有,而且是做到了一点风声都没露出来。所有投资人都是看媒体才知道这个消息”,受访者说。

在采访中,DeepTech 发现,不少说法与此前一些媒体的报道或者坊间传言大相径庭,从不同人的角度出发,矛盾的核心主角甚至出现反转。整个事件似乎愈发朝着“罗生门”的方向演进。

Roadstar 最终的命运究竟如何?事情又将如何发展?无论是公司、投资人还是关心此事的公众,都在等待仲裁结果,届时,这起纷繁复杂却又极具代表性的中国自动驾驶创业故事,或许又将给整个行业带来新的思考。

“他不让我们活”:中国首例无人车公司猝死成罗生门?丨专访

(来源: Roadstar)

与 Roadstar 一位匿名技术员工的 QA 如下,内容经过基于原意的删改:

问:对于现有的报道,有没有想澄清的信息?

我认为,一些报道里面的内容相对来说有一点不太公允。

媒体报道称,接待投资人的时候测试车辆出了一些问题,然后周光的感知组不负责,让衡量的规划控制组背了锅,报道描述,一个工程师说 planning 需要在每条街道进行细调,没有细调就让感知组背锅。

我认为这个说法本身就比较荒谬。每条街道都需要细调的话,这肯定就是工作没有做好。而且我个人认为团队的感知水平基本上已经世界领先了,上游没有做好,然后要把锅甩给下游,这个说法本身就站不住脚。

我的理解是,感知本身相对来说是一个 open problem,目前连 waymo、cruise 等领先公司不能百分之百解决好。总体来说,控制规划有比较成熟的解决方案。在感知上,Roadstar 的技术全球领先或者至少是领先者之一,我个人从技术角度来分析,Roadstar 应该是远远领先于国内同行。

另外,关于几位创始人原来在百度美研的级别和介绍其实也有不实的地方。像佟显乔、衡量的 T7 级别。

佟显乔其实是 T6,衡量虽然是 T7,但是他的 T7 在百度美研有一个不太光彩的事情。在谷歌的时候衡量是 T4,他去百度的时候谎称是 T5,百度给他 T7。谷歌工作过的中国人大概都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他离开谷歌时是因为伴米网事件被开除,这些事情百度实际上一开始也不太清楚。

问:Roadstar 的技术在业内水平如何?

我对景驰、百度美研、Pony 都比较了解,在中国自动驾驶领域,Roadstar 绝对是行业内领先者之一,在硬件和感知上,应该是世界领先水平。其他方面至少是国内一线国水平。

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加入 Roadstar 的原因。

问:内部矛盾有没有影响技术的推进?

有矛盾总体来讲肯定或多或少会影响一些技术推进的速度。

但是技术方面整体还是实现往前推进,比如我们在乌镇发布新一代可快速装配机顶盒以及高清实景地图,还有一些我们没有公开宣布的新项目,如数据处理平台、新一代车载操作系统,还有模拟平台等。

我们只是还没有公开发布这些成果,但技术上并没有停滞。

问:在三个人对公司的技术贡献里面,外界对说周光的贡献最大?

当时打动我加入 Roadstar 的一点就是团队通过这前融合体现的检测精度,还有对障碍物的预测,基本上远超我的预期,有一些是我在其他自动驾驶公司所不敢想象的。

我看到 Roadstar 之后感觉,无人车真的可能很快就要到来了,所以,我最终决定加入。

在感知和前融合这块,我觉得最主要的贡献还是周光的独到见解,在行业内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我是认可外界对周光技术水平的评价的,而且在公司内我能感受到,我看过里面的技术代码,外界对周光的技术评价还是比较客观的。

问:周光私藏代码可有其事?

私藏的说法有一点问题。

需要某部分代码的工程师都能拿到代码的话,这个就不算私藏。如果我个人不是做这块工作的,我没有这部分的权限也正常。

我认为,指责周光私藏代码的人,可能他就不做那方面的工作,没有给他对应的权限,所以他就来站出来指责。

另一方面,我也在公司内部听说,之前我们的代码安全可能遭遇过黑客事件。就是公司内部有人找了黑客想偷我们的代码,然后卖给日本人。据说是那小川。

自从这个事情之后,大家对代码安全、知识产权的保护还是蛮重视的,确保只有需要访问、需要开发的工程师有对应的代码,不需要的就不开权限。

我觉得这是大公司非常合理的做法,实际上谷歌、百度都是这么做的。我觉得指责私藏代码这件事站不住脚。

我听说,Roadstar 之前离职的一位总监(去了 AutoX)在有一次跟供应商合作的时候,直接就把批量代码给了对方,这就是一件很离谱的事情了。在 9 月之后,所有技术团队都汇报给周光之后,代码权限管理还是做得可以的。

总体来讲,创业公司因为没有强大的 IT 或者技术架构团队,相对来说在代码管理上是薄弱一些,更容易出漏洞。包括百度美研实际上做得也不是特别到位,谷歌好一些。这件事情从技术手段去禁止可能禁止不完的。还得通过法律手段。

问:关于周光好斗等传言您怎么看?

这种说法是不太公正的。

加入公司之前的事情我可能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但是我加入公司之后的话,尤其是 9 月份的事件上,我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

我认为这件事情最主要的原因是佟显乔,他限制我们技术人员的招聘,后期衡量也限制过技术人员的招聘。

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技术是我们最重要的竞争力,也是有别于市场上其他公司的能力,能够在这种融资大环境下存活下来的最关键因素。掐断技术人员招聘,基本上就是要断了我们的粮草,团队就没有办法打仗了,大家就只能等死了。

站在整个团队的立场,我们当时就想要跟着周光来做这件事情。首先,技术上他能带领我们通关。第二,佟显乔站在不正义的那一方,他不让我们活,那我们没有办法。

与 Roadstar 早期投资人代表的 QA 如下,内容经过基于原意的删改:

问:早期是如何考虑 Roadstar 这个项目的?

早期我们比较关注自动驾驶领域,因此出来的新项目我们都会积极地去聊并且参与,而 Roadstar 是一个比较特殊和优质的团队。

所谓的特殊就是在他们技术背景比较强,整个团队的技术实力比较强,这是我们的一个判断。

对于 Roadstar 的股权结构问题,因为我们的投资项目有各种各样的股权结构,Roadstar 的相对比较平均,所以我们不会认为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

因为当时员工持股平台在佟显乔手上,实际上我们决定进账的时候,明确发现佟显乔加上员工持股平台控制的股份达到了 40%,明显高于衡量和周光的 14% 左右,所以实际控制权当时在佟显乔手上,并不存在股份完全平均的情况。

问:三位创始人在公司发展过程中,他们在技术贡献上的表现怎么样?

在公司矛盾爆发、尤其是在今年 1 月 21 号之前,公司在技术上的 Milestone 还是完成的不错的。

从投资机构角度来说,我们投的是一个团队,而不是因为某个人强而投那个人。刚开始的时候,整体应该说所有人各执其职,各方面做得非常不错。到后期,那小川介入之后,在中间做了一些不好的行为,包括对佟显乔的个人以及其他方面的影响,可能导致三个人选择了不同的发展路线。

从技术上我觉得这家公司在行业内获得了很多认可。我个人来说,在他们保持一致的时候,这家公司的技术是非常优异的。到后来出了问题以后肯定是有很多的延误,以及出现了各方面的情况。

问:从投资者的角度看,三位创始人之间的矛盾在哪里?

这是个非常长的话题,我觉得今天就不讨论了。

问:有没有最主要或者最核心的一个?

三个工程师本质上不是坏人,且都是有能力的,否则我们当年不会投。

后续核心团队的补足上确实出现了问题,每一个人都有个人诉求,后来这个诉求与公司的诉求不一致了,就产生了这个问题。但你很难说中间有一个人走得很偏,但从表现上来看这的确成了一个糟糕的结果。

问:传闻那小川挪用公司资金购买 P2P 理财是怎么回事?

我们的 A 轮投资款到账之后的三天到五天之内,这个钱就被从我们的托管银行划拨出去,被用于购买了一些理财类型的产品。由于购买这种理财类型产品是非保本型的,所以这个是违背了投资的核心条款。我们作为投资机构的风控方来说,肯定是高度重视的。

我们不讨论它是不是 P2P 理财的问题,这是一个性质问题,产品的风险大小与这件事情的性质是无关的。这件事情在投资条款中是不允许的。

应该说,那次事件是公司第一次出现了重大管理失责问题。

理财事件发生之后,我们没有要求那小川和佟显乔出局。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风控部门肯定是先把本金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我们花了大概 3 个月左右的时间,把这笔数亿的本金追回来。

问:创始团队还有没有一些其他的违规行为?

购买理财产品是一个导火索,我们后面就先后对这个团队进行了两次审计工作。

当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举例来说,其中就包括了违规报销的问题,还有一些车辆采购方面的不当问题。车辆采购主要就是那小川,有一些车通过他个人渠道采购最后放在了他的名下。

问:1 月 21 日 Roadstar 发声明宣布开除联合创始人周光,有没有跟你们讨论过?

从来没有,不仅没有,而且是做到了一点风声都没露出来。所有投资人都是看媒体才知道这个消息。

问:这之后你们还做过哪些补救措施吗?

在和公司团队的后续沟通中,我们使用了几乎所有合理合法合规的方法,包括原意通过现金和补偿等方式和平解决问题。我们不方便透露具体的金额,但是从公司成立的时间和规模来看,在投资机构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们提供了远超行业水准的最大权益。

这样的情况下,仍然谈了很多轮都得不到和平解决、把公司继续运营的方案。

最终没谈拢的核心在于价格不满意。他们的要求超过了公允的价格。我们已经没办法和我们背后的 LP 交代。

问:Roadstar 走到这一步,谁需要负比较大的责任?

我觉得创始团队本身在处理内部的问题和矛盾的时候,因为年轻也好,幼稚也好,自私心态也好,我觉得对于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教训。

从投资人角度来看,这个项目上也是一个很大的教训。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创始团队应该要负起比较大的责任,毕竟这是他们为主的公司。

问:目前协商的谈判的内容是哪些?

现在我们不方便透露了,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仲裁的程序。

问:在现阶段你们期待的结果是什么?

我们这十几家都是非常理性的投资机构,不能说有什么样的期待,只能说在合法合理的范围内,希望这个事情得到一个最好的结果。

我们还是希望等到最后的时间,比如在这件事情解决完之后,我们会再次对媒体有一个比较完整或者结论性的说法。

问:现在还有接触 Roadstar 的核心技术员工吗?

我们现在的重点是解决这件事情,目前我们在等待仲裁的结果当中,我们不会私下联系工程师。

问:这件事情会不会影响到你们以后对自动驾驶公司,甚至对更多的技术公司的投资决策?

我们应该从中获取经验和教训,这种经验教训对我们长期投资来说是有益的,也是一个很好的、总结性的东西。影响肯定是有的,一定要说是坏的影响,或者说以后这类型的公司我们就不投了,我觉得还不至于,因为我们都是非常理性的投资机构。

我觉得这是一个企业内部管理问题,正好出现在自动驾驶公司上,那么在别的行业这种问题也有很多,所以我们不会拿这个去否定技术类的,或者说自动驾驶行业。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