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董事长赵伟国裸退两大上市公司,闪辞后首次现身公共场合,究竟在“忙什么”?

商业
紫光董事长赵伟国裸退两大上市公司,闪辞后首次现身公共场合,究竟在“忙什么”?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4月9日

2018年4月9日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在昨天晚上突然宣布辞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紫光股份、紫光国芯的董事长,引发两岸半导体产业一片哗然,许多业界人士都在问:"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商业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在昨天晚上突然宣布辞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紫光股份、紫光国芯的董事长,引发两岸半导体产业一片哗然,许多业界人士都在问:"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在昨天晚上突然宣布辞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紫光股份、紫光国芯的董事长,引发两岸半导体产业一片哗然,许多业界人士都在问:"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虽然紫光出面澄清赵伟国仍是集团董事长,但赵伟国从两家重要上市公司全面裸退,似乎暗示他可能会从台面上逐渐淡出,而赵伟国是这一波中国大陆半导体兴起浪潮中的代表人物,也几乎是台面上锋头最健的意见领袖,但突然其来的辞职消息,在这个时间点上,弥漫着一股极度不寻常的气氛。赵伟国的辞职原因是“太忙”,他今日出席深圳的第六届电子信息博览会 CITE 2018 的主论坛“数字经济前沿论坛”一开场也自嘲说,他创造的一个新的辞职理由:因为太忙。

然而,作为这一波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兴起下,锋芒最露、也是台面上唯一代表人物,却突然宣布从集团旗下最重要的两家上市公司裸退,理由只是太忙?业界有 95% 的人,对于这样说法是存有高度疑虑的。紫光强调,赵伟国仍是紫光集团董事长、大家长,因此,昨天传出他辞去旗下子公司的董事长、董事等职务时,外界一度以为这个议题只是小题大作,但事实并不然。


紫光股份撑起云产业、紫光国芯手握存储技术,赵伟国为何说放就放?

紫光集团在中国有四家公司,分属于芯产业和云产业,其中,芯产业有上市公司紫光国芯、未上市公司展锐 (展讯和锐迪科 RDA)、武汉长江存储;而云产业则是先前收购新华三的紫光股份,而这次赵伟国辞去的是紫光股份和紫光国芯两家公司的董事长职务,甚至连董事席位都没有保留,等于是从紫光集团中的两大主轴公司完全退下。

我们先来看看紫光股份基于整个集团的重要性,该公司成立于 1999 年,最重要的是,紫光股份在 2015 年以 25 亿美元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多数股权,成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新华三”包括了惠普的全资子公司“华三通”与惠普中国的服务器等业务,而“华三通”由华为和 3 Com 于 2003 年在杭州成立,2006 年 3 Com 收购华为所持华三通信的全部股份,2010 年惠普再收购 3 Com。紫光股份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多数股权,这对于中国大陆 IT 产业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开启本土公司和国际公司合作的新局,也是赵伟国一直强调的,成功企业一定要结合本土雄心和国际化,而紫光的聚焦即是这两项的综合体;另外,紫光股份更是紫光集团“从芯到云”战略中,云产业的基本主轴。

微信截图_20180409175609.png

再者,我们来看看另一家赵伟国退出的紫光国芯重要性。紫光国芯前身是成立于 2001 年的晶源电子,是一家压晶体管元器件领域的企业,在 2015 年,基于清华控股的统一部署下,紫光集团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更是整个集团旗下“从芯到云”战略的重要平台,自此改名为“紫光国芯”。紫光国芯旗下的业务都非常核心,包括智能卡芯片、FPGA、存储器芯片等。如业界熟知,紫光旗下的长江存储专注于研发 3D NAND 技术,当初虽然也想和美国半导体大厂美光 (Micron) 谈 DRAM 技术授权,但未能成功。紫光国芯其实也开发自己的 DRAM 技术芯片,正在进行“高性能第四代 DRAM 存储器芯片产品”的研发,有机会在今年进入市场。当全球 DRAM 技术掌握在极度少数的国家和企业如三星、SK 海力士、美光时,为什么紫光国芯会有 DRAM 技术的根基呢?这要从 2009 年倒闭的最后一家欧洲 DRAM 公司奇梦达 (Qimonda) 说起。

about.jpg

奇梦达的前身英飞凌,于 2003 年在西安成立存储事业部,2006 年英飞凌的存储部门独立成为 DRAM 公司奇梦达,而 2009 年奇梦达不敌 DRAM 产业供过于求倒闭后,一小部分奇梦达的存储资产辗转卖给了紫光国芯,这个技术成为现在中国大陆研发 DRAM 芯片的小小火苗。对于紫光集团而言,这么多年来都买不到国际大厂的 DRAM 技术和专利,紫光国芯的仅存的 DRAM 技术火苗,将成为未来发展两大存储器除了 3D NAND 之外的极重要根基。所以,紫光股份、紫光国芯在整个集团占有这么大的重要性,而赵伟国居然突然宣布在这两家上市公司裸退,极度不寻常,并不是“太忙”二字可以说服熟知门道的业界人士。


台湾半导体产业“闻赵色变”,紫光巨浪仍让多数企业心有余悸

赵伟国这三年来是几乎翻腾了两岸的半导体产业,因为这个产业的人多数是工程师背景,个性低调严谨,更不甚于自我营销包装,但赵伟国的作风完全相反,他擅长的是财务操作,且非常懂得营销紫光集团,让这一波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企业和紫光、赵伟国画上等号,以营销角度而言,赵伟国是成功的,把整个目光焦点都吸过来,并为自己贴上国家队标签。

在台湾,赵伟国给台湾的半导体产业是掀起了巨浪,一下子要买台湾 IC 设计龙头联发科,一下子要入股封测厂硅品、南茂,台湾半导体产业是“闻赵色变”。因此,这次赵伟国的辞职事件,部份人士解读,紫光披上中国大陆半导体“国家队”外衣,但屡屡海外并购都失利,包括并购美光、SK 海力士、联发科等重要型企业都并购不成,因此,有些需要负责的意味。事实上,赵伟国一直强调,紫光是研发和并购并行,这一年来,也屡屡出现紫光不把重心放在海外并购的声浪。关键是,自己研发技术是非常正确的决定,但对于国家而言,投入大笔资金需要一些立竿见影的政绩,偏偏半导体是很磨时间的,要能快速有些成绩,用买的绝对是最快的,也是保障不侵权专利的最好途径,然无奈现在中美关系紧张,欧日等国又惧怕大陆半导体产业崛起,会威胁到国家安全,竭尽所能阻止大陆并购核心技术。

这一点,其实是紫光、赵伟国的非战之罪,但又不得不吞下的事实。赵伟国辞去两家重要上市公司董事长,目前保留紫光展锐、长江存储的董事长,也仍是集团董事长。但业界人士认为,展锐的营运要好转仍无时间表,而长江存储虽然做的是 3D NAND 轰轰烈烈国家级大计划,但这事实上,这十年大计是要长期抗战,是否能成功仍是未知数,有点是零和游戏,赵伟国居然愿意退居来专心经营为这两家未上市,放掉两家重要上市公司,实在是有满天疑问。赵伟国出席深圳的第六届电子信息博览会 CITE 2018 的主论坛“数字经济前沿论坛”时开玩笑表示,感谢工信部给他一个机会证明没有失联,朋友也说:你创造一个辞职理由,因为太忙。


紫光五年备妥3,700亿元,芯片业要有“板凳坐十年冷”的决心

赵伟国指出,紫光要在十年要筹资 1,000 亿美元,现在武汉的长江存储基地所需的 800 亿人民币已经到位,武汉的 12 寸晶圆厂 4 月 11 日已经开始基本安装,今年小规模量产,明年会进入 128Gb 技术研发,涵盖研发、设备等投资超过 800 亿人民币。紫光在芯产业布局的另外两大基地成都、南京等,各自会再投入 500 亿元,日前紫光也正和重庆市政府、大基金等成立注册资本 1,000 亿元的公司,希望通过 1,000 亿元筹资 1,900 亿元,目标是五年备妥 3,700 亿元的弹药。他强调,做芯片要有“板凳坐十年冷”的决心,看看台积电、三星每年投资 100 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就知道要上牌桌打牌,没有个一年百亿美元是不能上台面的。

很多人也问,紫光在武汉的基地好好的,为什么还要去南京圈地盖厂?又要去成都盖厂?赵伟国指出,十年存储大计画光是一个地方政府是无法支持这样的建设,要多个政府一同来支持,所以同时找了武汉、南京、成都。很多人好奇紫光怎么在这 5~6 年来突然冒出来?大家只看到水面上结果,但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大陆以前的半导体产业发展不起来,归结有三个原因,过去的 909 项目、908 项目能投入多少钱?是少的可怜!

所以,答案出来了,第一个原因是资本不足,第二个原因是缺人才,过去 30 年来的锁国,很多人根本没见过集成电路产业,在改革开放后,一些人出国留学,也回来了一些人,而本土也成长了一些人,这些变化都是以前没有的,是中国大陆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根基。第三个原因则是机制。以前发展产业单纯是国企带头前进,但这和集成电路的特点不太一样,集成电路产业需要市场化,竞争性的机制,在中国要把集成电路产业做好,确实需要国家推动,但更要企业运作,我们看到庞大的资本纵身、人才纵身,更重要要有企业家推动成长,中国发展的好的行业,都是有成功企业在推行,背后都是企业家。


赵伟国笑称感谢美国301条款纳入征税企业,帮紫光做足宣传

他笑指,谢谢美国政府帮紫光做了很多宣传,紫光被列为美国 301 条款的征税企业之一,里面没有说紫光不好的话,只是陈述很多我们说过的话、讲过的话,所以是美国帮紫光做了一个大宣传。

赵伟国分析,很多国家战略不是紫光能做的,但商业和技术是可以结合的,科技产业必须要和商业现实做结合,只有技术型的企业是绝对走不下去的,因为只有科技理想,却没有商业考量,所以,成功企业一定要结合本土雄心和国际化,紫光就是聚焦在此综合体。很多人提到技术型企业,都说是高科技,但其实很多只是“微科技”、“轻科技”,简单来说就是:你有、我有、大家都有,但“重科技”是什么,“重科技”有五个特点,分别是资本密集、人才密集、全球化、国家竞争,不可替代。

businessmen-42691_1280.png

举例来说,博通并购高通虽然政府不同意,但博通、高通、英特尔、三星这类的企业,如果这样的公司没了,国家根本无法再创造出同样的公司,意思是,这些公司对国家而言,是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中国有很多央企,但中国要成为强国、大国,“重科技”绝对是必须的。他也解释为什么要通过并购?他分析,中美贸易战,商场如战场,先发者可以赢,后发者完全从研发开始,在后面就是吃土,就像是渡河到一半对手把你推下去,通过并购可以有完整的团队,有产权、销售、利润、打造产业生态。赵伟国表示,很多人都疑惑大学为什么要办企业,清华大学为什么要办紫光,其实任何组织都是有使命的,紫光的使命就是要发展高科技,成为世界级的高科技公司。赵伟国强调,他很熟悉 IT 产业,从芯到云,同步执行自主创业与国际合作,在国际合作基础上加速创新,内涵本质有研发合作、技术合作,这是综合性的。

再者,紫光坚持和企业战略、国家战略做结合,过去大家会说,世界是平的、贸易是平的、商业也是平的,但现在发现,这三个都不是平的。从营收来看,网络、计算、存储系统,云服务等,在集团营收超过三分之二,他认为,未来一定要争夺云市场,以后设备厂会不见,服务器品牌会消失的,因此我们要做云服务,不然会像富士康,利润很低,中国有云服务市场、有云体系,也有云技术方面,要致力发展。

他强调,中国做企业要学先进、走正道,很多企业会出事就是因为没有走正道,再者,必须和巨人同行,没有企业可对抗商业、技术趋势,更重要的一点是,中国还有国家政策,你和这些敌对,证明你没有和趋势站在一起,这样或许会失去短期的机会,但可以确保长期的安全。用他的话问他自己,赵伟国看到了山后的那头牛了吗?经得起政策考验吗?至于换领导,这考验不只是给半导体行业的人,对赵伟国, 对紫光,这也是一个他无法回避的考验。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