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美元丙型肝炎新疗法,号称与8.4万美元的疗法一样有效

生物医学
300美元丙型肝炎新疗法,号称与8.4万美元的疗法一样有效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4月16日

2018年4月16日

近日,人类在丙肝的治疗上又有了希望之光。
医疗
近日,人类在丙肝的治疗上又有了希望之光。

目前,丙型肝炎病毒并没有可用的疫苗,公众对该病的知晓率也不高。但其实丙型肝炎已成在传染性疾病名单中位列前茅,发病率也在逐年上升。据统计,光是中国目前约有超过 1000 万例丙肝感染者,英国有大约 21.5 万例,美国大约有340万例。然而,由于发现不及时和用药不规范等原因,丙肝的治疗率偏低。

而且,针对丙肝的治疗主要采用干扰素和利巴韦林为主的治疗方案,疗程最长可达近百周,由大型制药公司所研制的专利药一个疗程需花费几十万人民币,这令大量中低收入国家的患者无法负担高额的费用,只能延误治疗,或者寻求质量无法保证的仿制药。另外,不良反应等因素的存在,致使很多患者难以坚持,其中相当一部分患者容易产生耐药。

但是,人类在丙肝的治疗上又有了希望之光。近日,一项经济的丙型肝炎治疗方案正在进行中期临床试验,该方案已被证明是安全而有效的,即使对不易治疗的病例也展现了极高的治愈率。这样的效果能够为全球 7100 万丙型肝炎患者带来了希望。这个新的丙肝疗程共12周,需花费300美元,平均 3.5 美元一天。而在此之前,由大型药厂生产的丙型肝炎药物,往往一个疗程要花费几万美元。美国公司吉利德和艾伯维就是目前丙型肝炎药物的主要生产方。开发这种新疗法的是一个非盈利机构“被忽视疾病药物研发倡议”(Drugs for neglected disease initiatives,DNDi)。此次的这项研究由无国界医生组织赞助支持,除无国界医生组织外,DNDi的创始合伙人还包括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研究比预期耗费了更长的时间,但是最近的结果已显示有较大的进展。研究团队招募 301 人进行的中期临床试验(即第二第三阶段的临床试验)会在本月于巴黎发表。

DNDi 表示,97% 的病人在接受联合药物治疗 12 个周后被治愈了。即使是患有HIV或肝硬化等加大了治疗难度的患者,该方案也显示出了极高的治愈率,分别为 96%和 97%。他们将两种丙型肝炎药片—— Ravidasvir(一种新药)和 Sofosbuvir ——联合应用,以得到更好的治疗效果。将二者联合应用的药物由 Pharco 制药制作,其临床试验由 DNDi 开展,整个项目由 DNDi 与马来西亚卫生部联合发起。不过,目前我们尚不清楚 DNDi 是如何能够在使用 Sofosbuvir 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如此低的价格。


与当今最佳丙肝治疗方法相当的效果

丙型肝炎病毒是一个能导致肝硬化、癌症甚至死亡的经血液传播的病毒性感染。在全球范围内,一年受感染患者高达 7100 万人,并能导致 40 万人死亡。虽然最近几年诞生了许多有效的药物,但是其极高的价钱只能让不到 300 万人接受治疗。其中,美国制药公司吉利德可谓是丙肝药物市场的一大“主宰者”。这家制药公司针对中低收入的国家,已经降低了其丙肝神药 Harvoni 的价格,但是对于各国政府来讲,要在国内推出大规模的丙肝治疗方案,该报价依旧太高。具体而言,12 周的 Harvoni 疗程下,在马来西亚需要花费 48,000 美元,在智利需要 12,000 美元。吉利德公司之前研发出的药物 Sovaldi,一片药就需 1000 美元,12 个周共需 84,000 美元。价格在全球范围内变化不等,以美国最高。

而吉利德的竞争对手艾伯维无疑对吉利德带来了竞争压力,其在去年生产的新药 Mavyret,只需 8 周,共需花费26,400美元。但这个价格仍然不够“亲民”。DNDi 的执行总裁说Bernard Pécoul 则表示,“我们的临床试验结果表明着这种Sofosbuvir/Ravidasvir 联合治疗方案,能达到与当今最佳丙肝治疗方法相当的效果,但是定价合理,可以给被排除在制药公司惠及之外的国家提供一种可代替的选择。”联合药物同时也在 300 名埃及的患者中进行了测试,他们具有不同的遗传特征,但是治愈率达到了100%。这项方案预计在一到两年内首先于马来西亚提供,DNDi 也与拉丁美洲签署了协议,保证药物价格控制在 12 周 500 美元内,并有希望再降低至 300 美元。


DNDi 的新药开发新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新药与仿制药的区别。仿制药是指与商品名药在活性成分、剂量、适应症、安全性、给药途径、规格、质量上相同的一种仿制品。仿制药也可以获得 FDA 的批准,事实上,仿制药的出现可以大大节约病人的药物支出,减少研发新药的成本,包括我国在内的很多国家以及大型药厂也在鼓励仿制药的研发。

印度就是仿制药的生产大国,由于吉利德公司的丙肝药 Sofosbuvir 定价过高,无法进入印度市场,吉利德专向与印度七家药企签订协议,后者可获得吉利德完整技术转让,并自行定价。最终印度厂商生产出的药品定价 10 美元一片,一个疗程 900 美元。但是,这种仿制药虽然看似与原研药相差无几,却只是在生物等效性上做了验证,没有经过严格的临床试验对比效果,其生产过程的控制也无法保证,故其有效性和安全性都值得怀疑。虽然目前仿制药占据着一大部分丙肝市场,治愈患者也有很多,但在经济可行的情况下,毫无疑问患者会选择原研药。而此次的新药组合了吉利德公司靶向 NS5B 蛋白的抑制剂 Sofosbuvir ,再加Pharco 制药公司自己研制的 NS5A 蛋白抑制剂 Ribavirin,经过了严格的临床试验,效果和安全性有一定的保障。

那么 DNDi 这家机构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其实,DNDi 这家机构今年来在新药研发领域收获颇丰,而且似乎还开创了一个来发新药的新模式。据《Nature》 2016年的报道,DNDi 只用大概 10 年多的时间、2.9 亿美元就上市了 6 个新药,而且当时还有 26 个在临床研究。DNDi 声称他们的模式平均开发一个新药只要 1.1-1.7 亿美元,远低于制药工业 10 亿美元一个新药的成本,这个成本在传统的新药研发模式下几乎是天方夜谭。具体而言,由于需要严格控制研发成本,DNDi 研发活动都是外包的, 当然,DNDi 也与一些企业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并充分调动公共资源:药企为其提供开放式技术,咨询师为其出谋划策;而与大型药企富的合作则能高效地省去不少建立筛选文库这样的重复性工作。另外,也由于受忽视疾病的研发领域相对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新的市场,这也让 DNDi 的临床试验与市场推广进行得非常顺利。

目前,南非和乌克兰在进行着另一项临床研究,预计能涵盖该疾病的六种基因型,以对药物的效果进行更全面的测试。吉利德公司的丙肝神药之所以定价极高,起初是因为其高昂的研发成本,而当其早已赚回研发成本后,则是因其在市场的垄断作用。Pharco制药公司是目前埃及最大的药品制造商,其宗旨是以可负担的价格向患者提供高效安全的药品。这项新的丙肝药品愿意以300美元的定价,甚至低于仿制药的价格上市,可见其可敬的社会责任感,若疗效真如其官方发布,那一定会为丙肝市场带来很大的冲击。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