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类想撞我”:Alphabet旗下Waymo自动驾驶汽车遭遇严重车祸,不过责任有可能完全不在它

移动
“总有人类想撞我”:Alphabet旗下Waymo自动驾驶汽车遭遇严重车祸,不过责任有可能完全不在它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5月5日

2018年5月5日

从现场照片来看,Waymo 汽车是一辆典型的由克莱斯勒 Pacifica 七座车改装来的自动驾驶汽车,汽车左前方遭到撞击,但总体状况还比较好。
自动驾驶
从现场照片来看,Waymo 汽车是一辆典型的由克莱斯勒 Pacifica 七座车改装来的自动驾驶汽车,汽车左前方遭到撞击,但总体状况还比较好。

一辆 Waymo 自动驾驶汽车周五下午在亚利桑那州 Chandler 市遭遇严重事故。当地警方表示,一辆本田轿车为了躲避其他车辆,冲向 Waymo 汽车,造成车祸,这起事故导致人员轻伤。

根据警方公布的信息,Waymo 的这次事故发生在十字路口附近,一辆本田轿车在 Chandler Boulevard 路向东行驶,为了躲避撞上另一辆往北开的汽车驶入西行车道,本田车突然冲向西行车道,撞向 Waymo 自动驾驶汽车。当时 Waymo 自动驾驶汽车正在以低速自动驾驶模式行驶。虽然 Waymo 曾表示将在亚利桑那州测试没有安全员的车辆,但这辆车配备了安全员,因此安全员受轻伤。

从现场照片来看,Waymo 汽车是一辆典型的由克莱斯勒 Pacifica 七座车改装来的自动驾驶汽车,汽车左前方遭到撞击,但总体状况还比较好。而本田轿车的情况要严重得多,汽车头被挤压到严重变形,玻璃被撞破。Google 在研发自动驾驶汽车过程中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交通事故了,分别在 2015 年 7 月 1 日、2016 年 2 月 14 日以及 2016 年 9 月 23 日,Google 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都在其总部附近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碰撞事故,造成了程度不一的人员受伤状况。

虽说产品开发过程中有挫折在所难免,但对于这家标榜着“最有希望实现完全无人驾驶”的公司来讲,每一次的麻烦都像泼来的一盆凉水,迫使其不得不更加的谨小慎微、认真审视自己要走的每一步路。


事故不断的自动驾驶

Waymo 汽车事故是几个月来最新的一起自动驾驶汽车车祸。当时间 3 月 18 日晚十点左右,一辆Uber自动驾驶汽车在亚利桑那州撞死过马路的行人,这辆车当时正处于自动控制模式。而这也是全球范围内首起自动驾驶汽车“致路人死亡”的事故。当时,这一事件给整个自动驾驶行业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细数自动驾驶概念大火之后,由于各种测试活动所引发的交通事故,我们不难发现,绝大多数的事故原因都指向了测试车辆本身,尤其是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本能质疑。以大红大紫的特斯拉为例,这家公司以打造性能卓越的电动车而闻名,即便考虑到成本等等诸多因素,特斯拉没有模仿其他自动驾驶公司走上激光雷达的技术路线,但自动驾驶依旧是其不断秀出手的一张王牌。

不过,时至今日,特斯拉由于自动驾驶引发的交通事故可谓接连不断、惨不忍睹。例如,在 2016 年 5 月 7 日下午三点,一位名叫 Joshua Brown 的车主驾驶一辆 2015 款特斯拉 Model S 在佛罗里达州高速公路上与一辆挂式卡车发生相撞,导致司机不幸身亡。而事故的起因正是由于当时日照强烈,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失灵,未能发现白色的卡车。

而 Model 3 也同样没能经受得住考验,2018 年 1 月 12 日,一辆特斯拉 Model 3 在转弯时司机对汽车失去了控制,车子竟然一跃而起坠入了路边的河流之中,画面可谓十分尴尬。不仅仅是在美国,到了中国,特斯拉也变成了“闯祸王”,在 2016 年 1 月 20 日,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就发生一起追尾事故,一辆特斯拉轿车直接撞上一辆正在作业的道路清扫车,车毁人亡。令人讶异的是,这辆特斯拉汽车在当时也还是开启着自动驾驶功能的。

除了特斯拉之外,其它参与到自动驾驶的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今年 1 月 10 日,福特投资的 Argo AI 公司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茨堡就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导致两人受伤;2017 年 12 月 7 日,一辆开启了自动驾驶模式的 Cruise 自动驾驶汽车在变道过程中与一辆摩托车发生了剐蹭,造成了摩托车司机受伤;甚至就连无人巴士也难逃事故,2017 年 11 月 8 日,法国公司 Navya 制造的一辆无人巴士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上路的第一天就与一辆卡车发生了碰撞。


技术是否有原罪?

近期以来的不少自动驾驶事故引发了很多讨论,有人呼吁给自动驾驶汽车装上驾驶员监控系统,保证汽车在自驾车模式时,驾驶员保持警觉,眼睛时时关注道路情况。对于这个提议,黑莓公司董事长兼 CEO 程守宗表示,在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期间配备安全员是必要的,可以改善无人驾驶技术,但是,他反对为量产的自动驾驶汽车配备安全员。

程守宗认为,虽然目前几乎所有车祸事故都是人为失误造成的,但自动驾驶汽车其实是安全的,因为可以消除人为因素的错误,而减少道路上的交通事故无疑将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以中国为例,如果中国的道路死亡人数减半,那么中国的GDP将增加15%。

并且,安全员或者驾驶员监控不是保证自动驾驶汽车安全的解决方案。 如果自动驾驶汽车需要驾驶员干预才能防止事故发生,那么这就违背了无人驾驶技术的核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不得不重新审视无人驾驶的安全问题。最后,如果使用此监控系统,那么无论汽车是否在自动驾驶模式发生事故,那么人类驾驶员都要承担责任。多起自动驾驶汽车致命事故提出的问题是,尽管自动驾驶看起来很热,我们还应该进一步保证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

“即使自动驾驶汽车正在做它们应该做的一切、遵守一切编程规则及道路规范,但仅仅靠安全驾驶可能还是不够的,因为周遭还是会有由人类驾驶的汽车、卡车出错的情况,”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机械工程系教授 Srikanth Saripalli 在去年底撰写了一篇探讨自动驾驶安全的文章中如此表示。

Srikanth Saripalli 研究自动驾驶十年,他的实验室也正在开发自动驾驶汽车和自动驾驶接驳车。他认为,自动驾驶汽车发生事故,往往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个是传感器未能检测到车辆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每个传感器都有其不足处,例如GPS只 能在没有遮挡物的状况下运作良好;摄像头只能在光线充足情况运作;激光雷达遇到大雾就麻烦了,雷达的精准度就会下降。所以目前还不清楚自动驾驶车辆的理想传感器组合是什么,而且成本和计算能力也是限制因素,因此解决方案不能只是增加越来越多的传感器而已。

circle-2715796_1280.jpg

第二个问题是汽车遇到了系统没有编程到的情况,所以就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动驾驶系统必须每秒做出数以百计的决定,以应对来自周遭环境的新信息。当一辆自动驾驶汽车遇到未经编程处理的状况时,它通常会停下来或停到路边,等待情况改变,而在这一过程中,事故就有可能发生。


监管之道:拯救自动驾驶?

除了对于技术的讨论之外,如何监管、如何追责也变成了大家关注的话题,于是,围绕着“如何衡量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性”和“是否需要人类驾驶员的参与”等焦点的讨论也愈加如火如荼。

对待自动驾驶技术较为宽松的美国加州就允许没有人类驾驶员的完全自动驾驶汽车可以在公共道路上行驶,但相较之下,德国、中国则采取了另外一种态度,允许在汽车上开启自动驾驶系统,但司机不能离开座位。固然后者的做法看似有了人类驾驶员的参与,会稍显稳妥许多,但由此又会引发“脱手”(hands-off)的现象,即司机长时间不参与驾驶,可能会影响其反应速度,如何在紧急情况下将汽车控制权限从自动驾驶系统平稳过渡到司机手中,从而避免发生事故,就值得考量。

越深入讨论,对于如何衡量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性的标准就会会越有分歧,曾有学者提出用行驶里程来衡量自动驾驶起车的安全性,例如,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驾驶里程可以达到人类水平的两倍,那么就可以认定该自动驾驶汽车是安全的,等等。那么在这种评价体系之下,Waymo汽车平均每隔5600英里发生一次脱离(即需要人类驾驶员来调整掌控方向盘)现象的记录就未必优秀,这还是对业界顶尖企业而言,至于其他车企那就更目不忍视了。当然,这些分歧和问题不会否定掉安全监管的重要性,反而会更加突出其必要性,毕竟各方只有就自动驾驶的安全标准达成共识,才能促进自动驾驶汽车的工业化和商业化发展。

在DT 君采访的过程中,很多自动驾驶车公司都对自动驾驶汽车推崇备至,因为一切都是按照合理的判断以及完全遵守交通规则。但是,安全驾驶,可能只是作为开车的基本标准而已。因为,道路环境就跟人生一样,实在太复杂,有太多突发状况可能发生,因此,自动驾驶车该如何随时准备好面对其他人“不安全驾驶”时,并做出反应、或是伤害最小的反应,这将是后续行业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