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事件之后,中国自动驾驶研发需要怎样的敬畏之心?丨独家专访Pony.ai楼天城

计算
Uber 事件之后,中国自动驾驶研发需要怎样的敬畏之心?丨独家专访Pony.ai楼天城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5月7日

2018年5月7日

“自动驾驶远未到瓜分市场的时候,目前玩家还是太少,而不是太多”。
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远未到瓜分市场的时候,目前玩家还是太少,而不是太多”。

今年 3 月,一辆 Uber 自动驾驶汽车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碰撞到一个横穿马路的行人,该行人在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这是全球首个自动驾驶在公共道路上撞击行人致死事件,引发了各界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监管、法律责任等方面的激烈讨论。

如今距事故也过去了一个多月,在这段时间内,不少业内公司暂停了路测工作,也有公司仍然在此风口浪尖坚持路测。但所有有志于这个市场的公司都没有停止他们的技术研发脚步,因为这个市场的想象空间实在太大了,尤其是在中国。未来中国很可能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市场。根据麦肯锡的最新研究,12 年后,中国的自动驾驶相关的新车销售及出行服务创收将超过 5000 亿美元。

v2-ad771d300521f5af61d2cf1f9fb24813_hd.jpg

这对于国内的各路自动驾驶大军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是,一个从中兴被美制裁衍生到自动驾驶领域的重要问题是,虽然中国会是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市场之一,但中国的自动驾驶公司能够保证从中获取最大的利润吗?在这场必将旷日持久的攻坚战中,中国的自动驾驶大军已经呈现出加速推进的态势,而 2018 年有望成为自动驾驶道路实测和商业化推进一个分水岭:一则是因为国家级引导政策的出炉,包括北京在内的更多城市已经放开自动驾驶路测,二则是因为今年 1 月以来,中国自动驾驶公司“常态化试运营”的消息正不断传来,其中就包括 Pony .ai 公司。

近日,DT 君专访了 Pony.ai 创始人楼天城,作为中国自动驾驶大军中最让人期待的新生代力量之一,他对 DT 君透露了 Pony.ai 在常态化试运营中的新收获,并表示,“自动驾驶远未到瓜分市场的时候,目前玩家还是太少,而不是太多”。


“跟谷歌相比,我们在方法上、技术上并不落后”

Pony.ai 成立于 2016 年 12 月,目标是 L4 自动驾驶技术。在创建 Pony.ai 之前,楼天城连续 10 年蝉联 Topcoder 比赛冠军,是公认的计算机编程界的翘楚,人称“楼教主”,并曾在谷歌和百度两家公司自动驾驶部门工作。

v2-e6f0782c179638582f876af02a2e204f_hd.jpg

图 | Pony.ai 发展历程

今年 2 月,Pony.ai 在广州市南沙区进行了首次常态化试运营。这次试运营同时也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司面向普通市民的首秀。“我们进行这样的试运营,是希望针对具体某一区域真正了解并解决人们的出行需求。这一步其实也是业内公司都希望做到的。之前,大家会有几辆车做展示,下一步就是类似谷歌一样,组建包括大概 20 辆车左右的车队,并在某些区域进行常规性的运营”,楼天城说,“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大家可以期待我们今年的 DMV 自动驾驶路测数据。”

在试运营过程中,Pony.ai 也有遇到非常规情况。当时,一位突然闯红灯的快递小哥“逼停”了车辆,车上的乘客也对团队表示,人类驾驶员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做不到如此及时的刹车,甚至可能会做出危险系数更高的反应。那次试验也再次坚定了楼天城及 Pony.ai 对于自动驾驶的理解:自动驾驶是为了辅助人类的,在平常的情况下有多惊人的表现,它终究会遇到极端情况,其在极端情况下的安全性才是人们最关注的地方,同时也是自动驾驶价值体现的最主要部分。“安全第一,这是我们的最根本原则。很感谢那位快递员如此‘信任’我们”,楼天城幽默地说到。

楼天成.jpg

图 | 在 EmTech China 上发表演讲的楼天城

而对于安全特性始终如一的追求其实也延伸到了楼天城对于中国自动驾驶产业的思考上。“车的自动化控制由芯片执行,类似的还有机器人,对它们的控制都是可以直接造成现实伤害的,这一点就和互联网安全隐患很不一样。而且我们永远没法证明国外的产品没有后门,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有一定的国产化和这种控制力。近期的一系列事件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大家的思考和讨论”,他说。在近期有愈演愈烈的“中国科技焦虑症”的氛围之下,身为一名科技创业者,楼天城也认为,人们应该对技术的发展有合理的期待。以自动驾驶为例,其目前来说还是一片蓝海,其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如果将自动驾驶比作一颗树,技术就是它的种子,决定了它成长潜质;数据就是它的土壤养分,决定了它成长速度。

“今天,我们跟世界领先的自动驾驶公司谷歌比,在方法上、技术上并不落后,落后的是数据。谷歌积累了 8 年的数据,这个是没办法凭空变出来的,它需要时间来积累,就像芯片一样,靠钱、人才、或者其他资源能解决一些问题,但需要时间积累的部分,只能靠时间积累来解决”,他说。


“这个市场玩家还是太少”

值得一提的是,在 Pony.ai 进入常态式运营期间,楼天城其实还多了一个新的身份——“2050 大会”的发起人。在自动驾驶界,2050 是一个标志性数字:谷歌无人车之父 Sebastian Thrun 曾表示,到 2050 年自动驾驶会超过人类驾驶行为。根据英特尔预测,到 2050 年自动驾驶市场将达到 7 万亿美元。

“2050 大会”关注自动驾驶,但不仅限于此,也关注其他正在发生的新兴技术,是一场旨在团聚利用科技改变世界的各国青年的大会。楼天城也将在此次大会中全程负责自动驾驶论坛从议程设置到分享者邀请的整个流程,对于他来说,行内都有对于中国自动驾驶发展的不同思路和判断,这将是一个多元观点碰撞的机会,与此同时,普通民众尤其是年轻人也能够在这个活动中对自动驾驶技术有更多维度的认识。

事实上,近日一份来自益普索的调查也佐证了人们对于自动驾驶技术的态度变化。据其“公众对自动驾驶的态度”报告显示,总体而言,世界似乎对自动驾驶感到好奇,但犹豫不决:全球 58%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确定,但对自动驾驶汽车的想法很感兴趣,30% 的人很乐意尝试并迫不及待地想要这样做。其中,印度(49%)、马来西亚(48%)和中国(46%)的受访者最对自动驾驶汽车更感兴趣。与此同时,德国(31%)、法国(25%)、美国(24%)、英国(24%)和加拿大(24%)的消费者最有可能表示他们永远不会使用自动驾驶汽车。

“自动驾驶非常有前景,人们应该认识到这离他们并不遥远。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才和资源能够进入到这个领域。此前 Waymo 宣布推出无人驾驶汽车打车服务,并在凤凰城进行测试,当时有人觉得这好像一下加重了整个行业的压力。其实不是,这样的试验应该更早、更好地发生,这个行业目前仍处于发展的早期,玩家还不够多,还远没到瓜分市场的地步,我认为大家一起推动这件事情是很有意义的”,楼天城说。

相信在 Pony.ai 之后,今年还会有不少自动驾驶公司会从路测阶段迈入常态化运营的阶段,他们将面临的障碍将不仅限于技术层面,其运营能力如何源源不断地转化为商业化动力同样是一大难关。自动驾驶长路漫漫,我们仍需要更多人的参与、更多方向的探索,正如美国总统肯尼迪 20 世纪描述登月工程时所说,“我们选择它,不是因为它容易,而是因为它很难。”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