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身份危机:成为法定货币,还是推动重返自由银行时代?

互联网
比特币的身份危机:成为法定货币,还是推动重返自由银行时代?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5月12日

2018年5月12日

比特币交易量在过去几年中没有上升太多。而最近的一项学术研究表明,其中一半的交易与非法活动有关。
比特币
比特币交易量在过去几年中没有上升太多。而最近的一项学术研究表明,其中一半的交易与非法活动有关。

作为推特的联合创始人兼移动支付公司Square的CEO,Jack Dorsey曾在前段时间宣称过,比特币将在10年内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货币”。但是,即使在过去一年中,金融界已经被加密货币狂潮席卷,但加密货币的货币属性似乎并不重要。正如高盛集团的一名高管所言,目前比特币更像是一种资产,而不是一种货币。人们像买卖股票债券一样地去买卖比特币,而不是用比特币来买卖商品和服务。

现实的确如此。比特币交易量在过去几年中没有上升太多。而最近的一项学术研究表明,其中一半的交易与非法活动有关。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且未受监管的金融市场,加密货币行业的迅猛发展不仅吸引了大量投资者,相关的学者也对该行业进行了学术研究。今年1月,3位来自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就共同发表了一篇题为“性、毒品和比特币:究竟有多少非法活动通过加密货币进行交易?”的论文。

论文指出,接近四分之一的比特币用户(约2400万名)以及接近一半的比特币交易(44%)是和非法活动挂钩的。2017年约有价值720亿美元的非法活动涉及到比特币,而这一数字接近美国和欧洲毒品市场的规模。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相較於比特币更加具匿名性的加密货币的出现,非法活动在比特币交易活中的占比却下降了。这项研究表明非法活动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加密货币的发展,而加密货币也正在变革“黑色市场”的运作方式。

看起来,自从比特币的价格在去年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暴涨之后,大众已经忽略了比特币的创建初衷:有可能替代人类现有的法定货币制度。在现有的法定货币制度中,政府负责控制货币的发行,而中央银行则负责货币流通。比特币这类的加密货币之所以具有吸引力,就在于在其新的货币制度下,政府将无法操纵货币发行量,而市场竞争决定着人们使用的货币种类。那么,照目前的形势来看,比特币还有没有希望成为未来金融体系的“法定货币”?


很不乐观

2009年,自由主义人士中本聪发明了比特币。他的初衷是希望发明一种能在全球自由流动而不受政府监管和控制的货币。然而,作为一种交易媒介,比特币至今仍扮演在2010年剛開始的角色,也就是对现有货币体系的一个有益补充,尤其是对有意规避法律权威和在通货膨胀中挣扎的人或國家(例如委内瑞拉或津巴布韦国民)有用。

归根结底,比特币在取代传统经济金融体制,摆脱由政府管辖的中央银行的控制,建立一个完全由市场决定的自由金融体制上被寄予厚望。可是,如果这个自由主义人士们的梦想真的实现了、美元和欧元等法币被比特币取代了,那么人类世界的经济金融秩序将如何运转呢?

要知道,传统金融体系中,中央银行的关键作用是提供偿债能力。这种能力在金融危机发生之时非常重要,因为金融危机会导致储蓄者将资金撤出商业银行,商业银行的放贷能力减弱。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管辖下的中央银行就成为了最后的一株救命稻草,它可以增加法币的供应,然后充当着最后贷款人的角色,将资金借贷给其它商业银行,以避免商业银行的大量倒闭,保持金融市场的流动性。

我们传统的金融体制建立在法币之上,政府通过对法币供应量的控制来维持金融秩序的稳定。如果去中心化的比特币最终成为金融体系里唯一的货币,那么那时我们的金融体系将会更加震荡,更加脆弱。因为政府无法对比特币那种“法币”加以控制,也就没有办法来调节金融秩序。一旦发生金融危机,我们将很难挽回局面。另外在比特币的协议里,比特币的总发行量不能超过2100万。比特币总发行量的限制对投资者来说是好事,因为货币总数量的恒定会使货币本身具有保值作用。但问题是,在金融危机发生时,我们就丧失了偿债能力,因为你不可能再增加比特币的数量。

在传统金融体系中,政府通常利用反周期货币政策来对抗经济衰退。比如下调利率,购买国债等中长期债券,增加基础货币供给,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鼓励开支和借贷。但在比特币金融体系中,政府将没什么选择余地,因为中央银行对货币没有控制权,对利率也没有控制权,政府资金注入能力(政府的比特币储备)也是微乎其微。

财政政策也几乎毫无用处。现今,当政府出现财政赤字时,它可以让美联储印钞然后从美联储借钱,这能增加金融体系的流动性。而如果政府向持有比特币的人士借比特币,那么比特币的需求又会增加,比特币就又会升值,而人们就更不愿意将自己的比特币用出去了,整个金融体系就丧失了流动性。

而如果聚焦到货币的本质属性的讨论上,情况依旧不乐观。要知道,真正的货币应该具有价值储存、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这三种关键功能。而比特币并不全部具备。首先,比特币不具备交互媒介功能。比特币将自己的总发行量限制在一个恒定的数目,这就让它更具有保值增值作用。如果人们对它的需求越高,它的价格也就会随之上涨。这时,人们将更倾向于将它作为一种投资品,而不是作为一种交易媒介去使用它。

其次,比特币不具备价值储存功能。它和黄金不一样。黄金的价格实际上是均衡的,人们对黄金的需求越多,它的价格就会上涨,价格的上涨又会刺激人们挖掘出更多的黄金,这增加出来的黄金又会让它自身的价格下降,最终黄金的价格会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黄金的价格在1800年至1900年这一百年间的波动只有百分之几,而比特币的价格却在一天之内波动几个百分点。比特币的这种剧烈波动性就使它不具备价值存储能力。

最后,比特币的记账单位功能很弱。当人们对比特币的需求越高,其交易成本费也会越高,因为比特币矿工会提高处理交易事务的费用。在去年秋天比特币价格上涨的顶峰,其交易成本费用一度达到了55美元之高。另外由于比特币自身的特点,它每分钟只能处理420次交易事务,这远远不能满足现代经济发展的需求。最后要知道的是,世界上大部分的比特币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操纵比特币的价格。

出于以上种种原因,比特币可能永远也成为不了真正的法定货币。


多种加密货币并存的自由银行时代

比特币并非是唯一的加密货币,现在至少有上百种加密货币,而且其中有些加密货币也有潜力成为全球货币。比如说莱特币,它每分钟所能处理的交易事务数量就較比特币多的多。每个人去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加密货币,企业为了赢得公司和个人客户的忠诚而挑选合适的加密货币,这些想法还是有点吸引力的。但实际上,过去几年加密货币数量的的激增,这意味着它们最终取代法定货币的可能性反而会变得更小。

这是因为,过多繁而杂的加密货币会增加了交易成本。如果使用政府发行的单一货币作为法定货币,人们在换取商品和服务时就不用考虑那么多,因为你只能使用这种货币。所有人都达成了默契,都知道可以用美元购买任何东西,如果所有人都默认使用美元的话,商业交易就会变得更加顺畅。

照目前的局势来看,许多加密货币都拥有自己独具一格的优势,但是,在一个有大量相互竞争的货币(尤其是不受任何大宗商品支持的加密货币)的经济体中,商业交易就会变得完全不同。比如如果有人想用莱特币向你支付,你必须弄清楚莱特币是否是一种真正的加密货币,你还要考虑到有谁愿意接受莱特币,或者有谁愿意用美元来兑换你的莱特币(当然还涉及汇率和交易费用)。基本上,货币种类的大量增加就像商业的齿轮,使得交易效率降低,成本也更高。而且,以难以使用的货币作为交换媒介並不具備太大的价值。

其实,今天加密货币的发行方式与历史上“自由银行时代”的货币发行方式非常相似,它们都涉及到了自由银行制。所谓自由银行制,它指的是一种完美竞争的金融体系,在这种体系中,私人银行可以在没有重大法律限制的情况下,竞争性发行自己的私人货币,而不是只允许国家设置的中央银行来垄断货币的发行。

1837年,安德鲁•杰克逊总统否决了延续美国第二中央银行的提案之后,联邦政府从银行监管中退出,美国从此进入“自由银行时代”。在那时,私人银行都可以发行自己的银行票据来供人们日常事务交易的使用。但问题是,如果你离那个银行很远的话,你就不能很好的使用那个银行的票据,因为那个银行的票据的认可度还不能覆盖到你所在的地区。另外,你每次交易的时候还得考虑不同银行票据的价值兑换问题。由于今开业的银行可能明天就会倒闭,银行发行的票据的信誉度也因此受到广泛怀疑。也因為如此,那时金融体系一片混乱,假钞盛行,因而那段时间也被称为"野猫银行”时代。所以商业交易在那种局势下就会变得非常困难低效,直到1863年《国家银行法》的颁布,美国才又进入了“央行”时代。

虽然中央银行制能在一定程度上维持金融秩序的稳定,为经济发展创造货币和信用条件,能对金融市场进行宏观调控,但有自由金融学者指出:“政府对市场的无谓干预不仅不能改进资源配置效率,反而伤害了市场演化的基础和条件。比如,对国有银行的无休止的救助,带来的后果就是这些银行的坏账无休止的上升;对证券市场的无休止的干预,导致证券市场价格机制无法正常運作,失去其应有的作用;对民间金融的抑制不仅没有化解金融风险,反而阻碍了金融系统的层次化和系统性演化。”

中央银行制在今天仍是主流,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目前的中央银行制确实在监督机制和资金管理机制上存在缺陷,而自由金融理论在逻辑分析和理论架构上也毫不示弱。二者在漫长的历史时间跨度上曾经互相竞争,只不过它们这次把加密货币给卷进来了。加密货币所基于的区块链技术会不会有希望让自由银行制摆脱客观技术的限制,我们拭目以待。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