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曝中兴事件解决方案已提交国会:巨额罚款、设立合规制度、撤换管理层,特朗普推特已证实

商业
《纽约时报》曝中兴事件解决方案已提交国会:巨额罚款、设立合规制度、撤换管理层,特朗普推特已证实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5月26日

2018年5月26日

今天更早时候,《纽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说法指出,商务部已针对中兴通讯的处置达成一项新的协议,中兴通讯在完成支付巨额罚款、聘请美国的合规官(Compliance Officer)进入公司、以及更换管理团队三大条件后,商务部就将解除对中兴通讯设下的 7 年制裁令。
商业
今天更早时候,《纽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说法指出,商务部已针对中兴通讯的处置达成一项新的协议,中兴通讯在完成支付巨额罚款、聘请美国的合规官(Compliance Officer)进入公司、以及更换管理团队三大条件后,商务部就将解除对中兴通讯设下的 7 年制裁令。

众所瞩目的中兴遭美制裁案又出现最新发展。央视新闻称,据美媒报道,美国东部时间5月25日,美国国会议员一位高级助手告诉记者,美国商务部就解除对中兴公司的销售禁令通报美国国会。美国商务部拟有条件解除限制美国公司向中兴公司出售配件和软件产品的禁令。

今天更早时候,《纽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说法指出,商务部已针对中兴通讯的处置达成一项新的协议,中兴通讯在完成支付巨额罚款、聘请美国的合规官(Compliance Officer)进入公司、以及更换管理团队三大条件后,商务部就将解除对中兴通讯设下的 7 年制裁令。

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推文也透露了同样的消息。他将让中兴在完成“高水平的安全保障、改组管理层和董事会、须购买美国零部件清单,以及缴纳13亿美元罚款”之后恢复业务。

4.jpg

纽约时报在美国时间 25 日报道,特朗普政府已经放出消息给国会,中兴通讯公司将在中美双方都同意的处理框架之下免除禁运制裁,恢复运营。该协议是由美国商务部向国会官员所通报,协议内容中包含了三个重点:中兴必须支付巨额罚款,并且更换管理团队,同时聘请美方认可的合规官,以确保未来中兴营运不会再度踩线。

3.jpg

稍早之前,路透社在美国时间 24 日采访美国商务部长 Wilbur Ross,采访内容透露美国尚未就变更其对中兴通讯的禁令做出最后决定,但替代的补救方式之一是中兴通讯内部设置美国的合规官。

不过,这样的转变空间,并非所有的国会议员都认同,联邦参议院民主党领袖 Chuck Schumer 就提出了不同看法,他在推文中表示,如果按照报道中的协议轻放中兴,那么中国政府将成为最大的实质胜利者。美国两党应该联合起来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2.jpg

另外,美国民主党国会议员 Van Hollen 表示,中兴通讯事件对美国国家安全已经是一种实质威胁,特朗普以及相关官员所提出的和解方式却忽视了这个事实。他也提出了一则声明,表示如果特朗普没有把美国的安全放在其对中国的双边贸易协调工作之前,国会将联合两党议员来阻止他。


生死存亡走过一遭的中兴通讯,仍须通过美国国会的最后关卡

此举引发争议的原因之一在于美方对中兴通讯的罚则过重,陆续又传出部分美方官员有意调查华为等其他中国企业,使得两国之间的关系一度弥漫紧张气氛,后续中国商务部要求美方先听取中兴的陈情,并考量该公司为达成和解协议和修改禁令所做的努力。

5 月 3 日,美国财政部长 Steven Mnuchin 率领美国贸易代表 Robert Lighthizer 等人造访北京,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发文:“我们很棒的财政团队已到中国,试图通过谈判达成一个公平的贸易环境。我期待在不远的将来会晤习主席。我们将永远保持良好的关系!”

隔了十日,被视为为中兴带来“一线生机”的一则推文出现,特朗普推特上表示:“我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道,试图让中国最大的手机厂商之一中兴通讯尽快重返市场。对中兴通讯的贸易禁令会导致大量工作岗位的流失。我已责令美国商务部尽快妥善处理!”。在特朗普看似善意的言论下,中兴通讯与美方的谈判似乎开始转向“应该有解”的氛围。

1.jpg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兴通讯的问题成为中美贸易谈判中的关键影响因素,根据中方的要求,特朗普也让美国商务部重新检视对中兴通讯的制裁,甚至有意无意的暗示要以中兴制裁案,换取中方在贸易谈判上的共识。 

美国内部其实对特朗普的作法有相当大的争议,包括国家安全顾问,以及两党国会委员的联合反对。尽管特朗普并没有太在意这些杂音,对他而言,达成贸易协定看来要比制裁中兴这个单一事件更为重要,他个人并不介意把中兴当成筹码。


美国国会的限制成为特朗普在中美贸易讨论中的困局 

5 月 18 日,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罕见地通过一项两党都一致同意的修正案,明文反对特朗普重新与中兴谈判的决议,在拨款法案中加入维持制裁中兴的条款。 

随后在 5 月 22 日,由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 (Senate Committee on Banking, Housing and Urban Affairs) 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以压倒性多数(以 23 票赞成、2 票反对)通过了一份修正案,限制美国总统川普放松对中国大型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的制裁。

这份修正案是由马里兰州的联邦参议员 Chris Van Hollen 提起,附加在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正在审议的有关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 的立法草案中,纽约时报指出,该法案预计将于今年夏天进行投票表决。该修正案将要求特朗普在改变处罚之前,要证明中兴通讯没有再违反美国法律,而且已有一年时间没有违反,并且与调查人员充分合作。 

在这些框架之下,特朗普与商务部将无法单方面决定对中兴的后续处置方式,除非国会同意中兴已经完全遵守美国的法律,并进行了相对的处理。这也将成为中美贸易谈判中的最后一道关卡,毕竟对中国而言,中兴数万员工的生计以及其对通信相关的技术、市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的重要资产,而美方紧抓着中兴过去违反禁运协议的事实,若缺乏处理弹性,将使得未来在贸易相关的谈判面临极大的困难。

152731753854680331a2a9d.jpg

无论如何,中兴通讯的问题必须正面解决,但如果特朗普没有办法说服国会,那么中美双方在达成贸易共识的过程就会遭到极大的阻碍,而已经有平息迹象的贸易冲突恐怕又会升温,这是特朗普所不愿意见到的。


事件仍将持续一阵子

目前白宫方面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白宫发言人 Sarah Sanders 只对外表示,如果有发表相关公告,会马上通知媒体。对于中美双方而言,彼此都有来自内部与外部的压力,由于特朗普早先的提案已经受到国会两党的抵制,因此短期内能否难看到中兴问题获得实质解决,仍是未知数。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