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科技媒体《WIRED》就这样弄丢了价值十万美元的比特币

互联网
著名科技媒体《WIRED》就这样弄丢了价值十万美元的比特币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6月6日

2018年6月6日

在“扔掉”这 13 个比特币的过程中,Wired 确保密钥被完全清除。
比特币
在“扔掉”这 13 个比特币的过程中,Wired 确保密钥被完全清除。

美国著名在线杂志《连线》(Wired) 近日发表了一篇关于自家比特币财富的自叙式报道。文章讲述了 Wired 靠挖矿小富了一把而后又将这笔财富“丢”掉的经过。根据文章,Wired 使用的矿机是 Butterfly Labs 出品并免费赠送给 Wired 的蝴蝶机,于 2013 年由 Wired 资深作家 Robert McMillan 安装。McMillan 在将这个精致的小机器投入使用时就表示:“作为一家媒体,一个需要我们慎重考虑的问题就是怎么处理这个堪比印钞机的小盒子产出的财富。”

在这里有必要简单温习下挖矿获利的原理:与需要政府和银行监管的法定货币不同,比特币存在于一个点对点的网络中,而这个网络的监管者是运行着特殊软件的挖矿志愿者们。所有矿工每十分钟要进行一场密码解析竞赛,完成速度最快的就能赢得 12.5 个新比特币。这笔奖励每四年会折半一次,当 Wired 拿到蝴蝶机时,运行速度最快的电脑能赢得 25 个比特币。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数学题变得越来越复杂。比特币刚诞生时,一个普通电脑就可以完成挖矿的任务,而现在则需要专门的比特币矿机。目前存在于世的比特币总量为 1700 万个,到 2140 年被挖掘的比特币将达到 2100 万个。

Wired 手中的蝴蝶机也很快被时代淘汰。在往昔的辉煌时刻,它挖出了约 13 个比特币,以目前的市价来说价值 10 万美金。而正如 McMillan 一早预料到的,该如何处置这笔财产成为了该考虑的问题,Wired 的内部成员为此展开了长达数周的研讨会。有些人认为该把这些钱以慈善的名义捐出去,有些人则认为该永久销毁。不过在研讨的最后,团队达成共识:这些钱不应该被闲置,因为这关乎 Wired 将来该如何做关于数字货币的报道。一位副编辑,Adam Rogers 说:“我们应该尽快将这些比特币折现然后捐给慈善组织,不然以后我们的每篇报道都需要提及这笔财产。”另一位高级编辑,Michael Calore 也表示:“我们考虑过将这些钱捐给其他新闻机构或者设立一个奖学金,但团队最终商量的结果是,不应该由此获得任何形式的连带收益,不然我们未来关于比特币的报道都会受影响。因此,我们决定将这笔财产销毁。”

那 Wired 下一步就是确保做到无痕处理,也就是不留下任何能找回这些比特币的可能。比特币交易需要两把电子钥匙,一把公开密钥(public key,也称公钥)和专用密钥(private key,也称私钥),两个都是超长的数码,比如私钥就有 64 位。通过市场可见的公钥,第三方可以转比特币给 Wired,同时 Wired 可以通过只有自己持有的私钥,来使用或交易这些货币。

在“扔掉”这 13 个比特币的过程中,Wired 确保密钥被完全清除。一位以前协助 McMillan 置备蝴蝶机的技术员,Antonowicz 表示:“没人记得或刻意去背那 64 位密码。”而且,如果有人知道私钥并且想动用 Wired 账上的比特币时,产生的交易是全网可见的,因此有人以此牟利的可能性很小。在销毁后,Wired 的比特币钱包理论上是可以通过找回存储它的硬盘来重新得到的,不过 Antonowicz 表示他在几年前就将那个硬盘粉碎了。而且,即使钱包找回来了,它也是被密码“封印”的。第三方想要通过蛮力解这个密,需要试三倍于全宇宙原子数量的数字组合。由此,Wired 实现了“不留后路”的目标,他们在销毁掉硬盘的同时,也将那笔财产永久地封存于一个经 64 位数码密保的文件里。

相比于 Wired 这次“蓄意”的财产丢失,其他比特币遗失事件就不这么让持有者感到舒适了。据研究机构 Chainalysis 估计,比特币总数中的 17-23%,相当于约 278 到 379 万比特币已被遗失。这其中包括比特币创始人 Satoshi Nakamoto 的约一百万比特币(因为他一直在潜水,因此并没“认领”这笔巨额资产)。

Chainalysis 的 CEO,Michael Gronager 表示这个数字未来定会走低,因为即使比特币价格波动大,市场对其潜在价值还是广泛持有信心。他还说,即便 Satoshi 本人开始动用自己账内的资产,他也不太可能一次性交易大额数量,因此对市场不会有太大影响。比特币的丢失有很多种成因,丢失硬件或密钥是最常见的。比如伦敦的一位 IT 工程师,James Howells 于 2013 年就因为不慎丢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而和自己的 7500 比特币(价值约 5600 万美金)说了拜拜。事后,他声称要花五年时间转做垃圾场的“矿工”,就算把垃圾处理厂翻个底朝天也要把那台电脑找回来。

在电脑上跑带 bug 的程序,或者错误地运行软件,也会导致财产丢失,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常见。曾有人忘记收自己的挖矿奖励而遗失 12.5 个比特币;也有人在交易过程中误将交易额和交易手续费颠倒,而损失了 300 个币。其他诸如填错配置地址而丢掉 2600 个币的事件也时有发生。而我们无从判断哪些比特币的丢失是对市场或对社会是有益的,因为有些声称丢掉比特币的户主只是在放长线钓大鱼——他们仍有找回暂时遗失于茫茫币海的自己那份的通路。这种举措可能是为了规避一时大幅波动的价格,而等待一波市价回升。而正因为比特币没有一家专职的监管方,因此如何调配自己账户的开关,以及选择交易的时机,都是由户主自己决定的。

Wired 在文末也表达了自家需要聘请一位新记者的诉求,他们打趣道:“如果当时我们预见到比特币现有的冻结到一定日期再重新激活的功能,我们也许不会将那十几个币一抛了之。我们大可以将它们存到今年五月,然后折现找个新同事。”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