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次免疫疗法治愈乳腺癌末期!扩散患者全身的癌细胞被完全消除

生物医学
全球首次免疫疗法治愈乳腺癌末期!扩散患者全身的癌细胞被完全消除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6月11日

2018年6月11日

这戏剧般的成功点燃了其它晚期乳腺癌患者希望的火种,该疗法甚至还可以用于卵巢癌、前列腺癌等多种难治性癌症。
医疗
这戏剧般的成功点燃了其它晚期乳腺癌患者希望的火种,该疗法甚至还可以用于卵巢癌、前列腺癌等多种难治性癌症。

近日,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U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使用免疫疗法,利用患者自身的免疫机制,将一晚期乳腺癌伴全身转移的女性病例成功治愈。研究论文于 2018 年 6 月 4 日发表于Nature Medicine 杂志上。

1528701521683eb92c1678e.jpg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突破,与前列腺癌和卵巢癌一样,乳腺癌的基因变异相对较少,因此人体的免疫系统难以在正常组织间分辨出癌细胞。免疫疗法在治疗乳腺癌上能够取得如此进展令人震惊。虽然目前早期乳腺癌治愈率已高达 90% 以上,但晚期伴转移的乳腺癌经治疗后五年生存率不到 10%,然而在最新医疗技术的辅助下,该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战胜了体内产生的癌细胞,将她从癌症的病痛中解救出来。


已列好“遗愿清单”的她,重回正常生活

朱迪·伯金斯是一名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工程师,当被选为此次新疗法的受试者时,她 49 岁,罹患乳腺癌,经历了数个疗程的化疗失败,癌细胞已从右乳扩散至肝脏及全身各处,预期寿命只有三年(癌症分期使用国际最通用的TNM分期系统,与肿瘤原发灶情况、区域淋巴结受累情况、有无远处转移有关,与预期寿命无关)。“我的病情始终在恶化,肿瘤压迫了我的神经,为了防止疼痛像闪电般顺着我的手臂放射至指尖,我必须一动不动地躺着。我曾一度放弃治疗。”伯金斯女士说道,“在接受治疗后,体内大部分的肿瘤细胞消失了,我甚至可以参加一场 40 公里的远足。”

“我辞掉了工作,开始为死亡做准备。我列了一个遗愿清单,写着我生前想做的事,比如去美国大峡谷。”她补充道,“不过,我现在回到了普通的日常生活。”研究所的医生称,该治疗方案在伯金斯身上取得的疗效是“非凡的”,她体内的癌细胞被免疫细胞迅速清除,并且至少在未来两年内,她可以免于乳腺癌的折磨。“这就像一个奇迹,我已没法用惊讶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我竟获得了两年的自由!”她说。来自安大略癌症研究所(Ontario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的 Laszlo 认为,面对这样极晚期的乳腺癌,获得如此良好的应答是“前所未有的”。

这戏剧般的成功点燃了其它晚期乳腺癌患者希望的火种,该疗法甚至还可以用于卵巢癌、前列腺癌等多种难治性癌症。研究者们正在筹备规模更加完整的临床研究,探索该疗法的应用潜力。


T细胞免疫治疗:如何使用患者的免疫细胞杀死肿瘤?

1528701521627284836fe47.jpg

图 | 免疫疗法主要步骤

在治疗的过程中,首先,医生从伯金斯女士身上取下一小块肿瘤组织并检验其DNA,寻找突变位点。他们发现以下四个位点发生突变,产生肿瘤特有的异常蛋白质——SLC3A2,KIAA0368,CADPS2,CTSB。随后,医生从肿瘤活检中提取出名为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s)的免疫细胞。这些细胞由患者体内的免疫系统自然产生,它们侵入并试图杀死肿瘤细胞,却由于数量太少或杀伤力太弱未能取得成功。

在实验室中复制培养数十亿个此类免疫细胞后,研究员们对其进行筛选,挑选出那些能以最高效率识别肿瘤异常蛋白后寻找并摧毁肿瘤细胞的免疫细胞。医生往伯金斯女士体内注射约八百亿精心筛选的免疫细胞,同时应用潘利柱单抗(Pembrolizumab),一种阻断靶点为PD-1受体的细胞通路的抗体新药,它能够激活机体免疫系统攻击黑色素瘤细胞。接受治疗42周之后,多项检验显示伯金斯女士体内已没有癌细胞。该患者至今仍然保持健康。


造福更多人类,该疗法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未参加该项研究、来自伦敦癌症研究机构转化免疫疗法研究组的Alan Melcher教授对此发表评论道:“该研究表明,即使像乳腺癌这样没有太多抗原的肿瘤,也能用免疫疗法治疗。它当然也能适用于更大范围的肿瘤治疗,甚至进入那些免疫疗法还未涉足的领域。”但是Melcher教授指出这种疗法复杂而昂贵,并且更重要的是,它需要医生能够在患者的肿瘤中找到足够多的肿瘤浸润淋巴细胞。乳腺癌研究中心的研究主管Simon Vincent补充道:“这是一个令人震惊和令人喜悦的研究结果,但是在对这个新疗法寄予治愈转移性乳腺癌的期望之前,我们需要看它是否能在其他患者中重复上述结果。”

“转移性乳腺癌目前依旧难以治愈,如果我们希望减少女性死亡,我们需要找到新方法阻止该疾病的传播。这项发现极为振奋,但必须记住这只是一项实验性的进展,在该疗法能应用于广大患者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由于在治疗过程中同时应用了潘利柱单抗,发明该疗法的美国医生不能确定肿瘤浸润淋巴细胞在患者的康复过程中起多少作用,但过去的研究表明,潘利柱单抗治疗晚期乳腺癌效果并不理想。在研究开始后的 17 个月,伯金斯女士的体内能持续检出肿瘤浸润淋巴细胞。相关专家提示,该疗法仅在一位女士中测试有效,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试验检验其对于其他癌症患者的疗效。研究者指出,尽管该疗法可能应用于多种癌症,但它不能确保对每个个体的有效性。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