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似乎是青春的源泉?果蝇已经为我们做出了解答

生活文化
饥饿似乎是青春的源泉?果蝇已经为我们做出了解答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06-24

2018-06-24

减少饲料居然能够延长动物寿命,这种违反直觉的观测结果其实由来已久。
生物
减少饲料居然能够延长动物寿命,这种违反直觉的观测结果其实由来已久。

对于接近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穆斯林群体来说,斋月禁食是必须的。对于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来说,禁食意味着等待审判日到来时得到主的恩赐,走向幸福。而对于世界上其他的群体来说,禁食的重要动机则在于满足自己保持完美身材的愿望。不仅五花八门的健康专家们都推崇禁食为一种减肥技巧,还有证据显示禁食的好处更体现在长远方面。根据动物实验的结果显示,禁食能延长许多物种的寿命,因此研究者们也保守而不失乐观地推测同一结果也许适用于人类。

减少饲料居然能够延长动物寿命,这种违反直觉的观测结果其实由来已久。早在 1935 年,科学家 Clive McCay 就进行了一项简单的实验:一组实验大鼠能够尽情地摄食,而另一组大鼠的摄入卡路里受到限制。结果非常具有戏剧性却让人难以辩驳——来自第二组的大鼠比第一组活得更长。自从这一项开创性实验带了个头,McCay 的实验核心在生命进化树上的各种物种中被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包括酵母、蝇、蠕虫、鱼、小鼠、大鼠以及猴等。饥饿似乎是青春的源泉,这一发现在节约饮食中也同样适用。

自从 20 世纪 90 年代研究者们发现隔日喂食的小鼠比每日喂食的小鼠活得更长以后,禁食延寿的证据日渐累加,因此信息也更加明确了:给一组生物更多食物而另一组更少,后者总是活得更久。“少即是多”(Less is more)似乎看起来是非常正确了。“然而我们需要明确一个最佳状态,”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教授 Rozalyn Anderson 表示道,“吃得越少活得越久,但这是在你还没有对身体造成损害的情况下。如果你吃得再少一点,很可能就要走向死亡了。”最近一项果蝇的实验显示,要达到这个最佳状态其实是比较难的。伦敦大学学院健康老化研究所(Institute of Healthy Ageing)的 James Catterson 给我展示了他和同事们成功完成的一项禁食研究。

首先,他试着每天禁止果蝇摄食 3-6 小时,却没有观测到显著结果;于是改成每周将果蝇连着禁食了两天,还是什么也没发生。3 天?什么异常也没有。4 天?依然没有。把禁食时间加到 5 天可能有点太荒谬了,但 Catterson 还是试着做了,最终终于有了现象,却不尽人意:禁食的果蝇比对照组寿命更短。据 Catterson 称,他已经打算要放弃了,只是作为最后的挣扎,他尝试了一下:在前 30 天一周禁食 5 天,然后紧接着持续提供食物直至果蝇寿终。秘诀似乎浮现了出来——最终,禁食的果蝇显著活得更久。

Catterson 花了许多年探索,养了不知多少代果蝇才找到了一个成功的禁食方案,然而这种“猜测并验证”的策略对人体研究并不适用,因为存在许多实践和道德伦理方面的问题。多亏有了 Catterson 研究中的无数“先驱者们”,如今果蝇们能通过禁食来活得更长更健康,而我们呢?“我们显然不能在人身上推崇五日只喝水的节食方法!”Catterson 说道,“我想强调的是,因为现在间断性禁食的研究还仅处在初期...... 我们目前没有任何可以向人推荐的节食方法。”当问及 Anderson 她本人是否尝试过卡路里限制饮食或愿意向他人推荐时,她回答得斩钉截铁:“没有,绝对没有。”不是所有的研究者都如此谨慎。全美抗衰老协会(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神经科学实验室的先驱人物 Mark Mattson 表示,他尝试了一种名为“时间限制断食”(time-restricted feeding)的禁食方法。

“我不吃早饭,正午进行锻炼,然后仅在一天内的 6 个小时内进食...... 我保持这样的日常习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第一眼看上去这有点像穆斯林在斋月的做法:只在每天很窄的一个时间窗内进食而在其他时间断食。然而 Mattson 对斋月的看法是略复杂的——白天禁水这一点让他担心。他还指出,事实上由于晚上的过度进食,许多穆斯林在斋月会增重。“这可不太好!”他如此感叹,“在斋月,如果一个人不过食的话,应该是对健康有益的。”

当我提起人们相信 Prophet Mohammad 一周禁食两天的时候,Mattson 开玩笑道:“显然 Mohammad 超越了自己的时代!”在 2011 年,Mattson 与同事们证明了超重的年轻女性一周断食两天可以降低体重、胆固醇含量和血压,这还包括其他的一些健康增益。这种“5:2”的初始节食法在今天仍广受欢迎,深得 Benedict Cumberbatch、Jennifer Metcalfe、Jimmy Kimmel 等公众人物的喜爱。

Mattson 似乎很积极地认为,在未来禁食将被广泛接受。“我想禁食要得到临床的实际运用和推荐还需要一定时间,但我相信这会发生。”要证明饮食相关的研究总是存在一定负担。作为比较:“地中海式饮食”长久以来被医生们推崇(尽管近来有人争议这一饮食法可能反弹,但其总效果还是被充分认同的),一项名为“地中海饮食预防医学研究”(简称 PREDIMED)的试验跟踪了 7500 名患者长达 5 年,超过了 250 项研究引用了这一试验,发现地中海式饮食能防治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及其他各种疾病;另一方面,人类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卡路里限制研究——“减少能量摄入长期影响全面评估”(简称 CALERIE) 试验仅仅跟踪了 200 名患者 2 年;与此相似,最大的断食研究跟踪了 100 名妇女 6 个月。大多数的卡路里限制和禁食相关研究都只包括了少数个体样本,尽管其中许多研究都显示卡路里限制和断食可以促进整体健康、预防大多数衰老相关的人类疾病,这些样本量仍然太小而不足以得到医生的广泛支持。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