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在SpaceX园区的神秘学校,是富人的狂欢还是教育模式的蓝图

商业
马斯克在SpaceX园区的神秘学校,是富人的狂欢还是教育模式的蓝图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6月29日

2018年6月29日

Ad Astra 并不是一个公司的业务部门,更像是一个小学校。
马斯克 SpaceX
Ad Astra 并不是一个公司的业务部门,更像是一个小学校。

在加州 Hawthorne 的 SpaceX 总部一角,一个被称为 Ad Astra 的小团队正在努力工作。他们不是火箭科学家。在马斯克的授意下,他们正在着手雄心勃勃的项目,比如火焰喷射器、机器人、以及击败邪恶的 AI。

不过你可不要被这些看似炫酷的技术名词所吓到,Ad Astra 的成员并不是雇员,而只是一群学生,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 10 岁。换句话说,Ad Astra 并不是一个公司的业务部门,而更像是一个小学校。在过去 4 年中,该试验性非盈利学校在悄然教育马斯克的 5 个孩子、一些 SpaceX 雇员的孩子,以及附近的一些洛杉矶居民的孩子。

Ad Astra 项目于 2014 年启动,马斯克将自己的 5 个孩子从洛杉矶最有名的、专招有天赋孩子的私立学校中迁到这个项目中。根据一份之前未公开的马斯克向美国国内收入署填报的材料,建立 Ad Astra 的目的是“通过独特的、基于实际项目的学习方式,使其在所有相关学科的教育表现上超过传统学校”。2015 年,马斯克在接受一家中国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不认为传统学校正在做他认为必要的事情,因此他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做些什么,比如,创造一个他认为更好的学校。整体看下来,Ad Astra 更像是风投资本孵化器而不是学校。学生进行着挑战性的技术项目,用自己发明的货币进行交易,且可以拒绝他们不感兴趣的项目。7-14 岁的孩子进行团队合作,几乎没有正规评估,也没有打分。

Ad Astra 的负责人希望能借此掀起教育革命,就像特斯拉在运输领域和 SpaceX 在航天领域掀起的革命一样。但是现在马斯克的儿子已经快毕业了,因此这个项目的前景不甚明朗。如果自己的儿子毕业了,马斯克是否还有兴趣维持这个项目?即使他愿意继续维持,如何保证这个不到 40 个人的学校可以对教育领域有所贡献,而不会沦为富家子弟的科技主题托儿所。


Ad Astra 横空出世

Ad Astra 成立时,比大多数创业公司要低调的多,其网站上只有 logo 和邮件地址,且从来不对家长打广告。马斯克自己对 Ad Astra 几乎没透露过任何信息,SpaceX 和 Ad Astra 也没有回应过任何评论。2017 年,该学校的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以及美国国内收入署文件的曝光,才让这一项目为世人所知。

Christina Simon 是洛杉矶地区私立学校指导手册《Beyond the Brochure》的作者,他认为,洛杉矶地区的家庭对 Ad Astra 的兴趣很大,他们的财力足以上洛杉矶任何一所私立学校,他们想要的是这所学校足够独特。而马斯克的 Ad Astra 看上去很符合这个条件。因此,在 2017 年申请时,有 400 个家庭竞争十几个入学名额。2017 年 12 月,Ad Astra 在洛杉矶家长论坛和 Facebook 群发放在线申请表格。该表格要求填写 GPA、考试成绩、家庭信息,但是该表格上没有联系方式。

Simon 表示,他在采访中发现,希望申请的家长不少,尽管没有办法来验证这个表格到底是不是 Ad Astra 的申请表。该学校的吸引力由此可见一斑——任何公立和私立学校都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吸引力。Ad Astra 位于 SpaceX 的 Hawthorne 园区内,其一半学生是 SpaceX 雇员的孩子。Simon 表示,有传闻称一些 SpaceX 员工提交了申请,在面试中被告知“这么做对他们有好处”,但是没有得到关于这所学校的消息。被录取者通过了推理能力考试,然后进入这所奇特的学校。首先,Ad Astra 的位置就与众不同。该学校负责人 Joshua Dahn 在同企业家 Peter Diamandis 于去年进行的谈话中表示,第一期学校招录 8 个学生,在一个墙壁透明的小会议室中上课。来来去去的人们都看得见他们。

第一年,马斯克自己的孩子就占了学生数目的三分之二。Dahn 表示,这个学校太小了,且 5 个孩子来自同一个家庭,这会给其他三个孩子产生一些影响。华盛顿大学教育心理学家和天才儿童教育专家 Nancy Herzog 表示,富豪建立自己的学校不算什么新事物。钱决定这所学校的师资力量,但是根据法律,对于一所学校,一些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些学校对哪些人群的孩子开放?有基于严格测试的考试成绩吗?残疾儿童在这所学校能否得到足够的针对性支持?

2016 年《洛杉矶时报》报道,Ad Astra 没有种族、肤色、国籍和宗教信仰的歧视,但是没有提到对残疾儿童的针对性支持。现在 Ad Astra 有了专门的教室、化学实验室、白板墙,每个学生的苹果笔记本电脑,以及课间午餐。马斯克承担了以上所有费用和学费。根据美国国内收入署的文件,他在 2014-2015 学年给 Ad Astra 拨款 47.5 万美元。现在学校有 31 个学生,拨款可能更多。Dahn 表示,马斯克非常慷慨,因此学校无需考虑学生的经济情况,唯才是举。虽然资源不是无限的,但是明显超过传统学校。


超乎寻常的课程安排

当然,马斯克这么慷慨,一个隐秘的原因是:这个学校寄托了马斯克的一些怪异的理念。该学校的重点在于科学、数学、工程和道德伦理,根本没有体育和音乐课程,语言课程也比重极小,因为马斯克认为人类很快会有基于 AI 的实时翻译工具。此外,学校的一个关注点是 AI 的崛起。马斯克认为 AI 对人类的潜在威胁很大。在 Ad Astra 内有一个被称为“Geneva”的教学项目,学生在考虑 AI 因素的情况下进行推演,这几乎被认为肯定会在他们的日后人生中提供有用的经验。学生讨论如何管制 AI 团队、企业和民族国家,孩子们非常喜欢这种学习方式。

另一个教学项目是 A-Frame,旨在制造各种物品。在战斗机器人设计中,孩子们询问是否可以在设计中加入火焰喷射器或者能破坏电子系统的电磁脉冲装置。学校允许这些设计。今年早些时候,马斯克通过 Boring Company tunneling project,公开出售火焰喷射器。Ad Astra 基于硅谷的破坏式创新理念,每年修改课程设置,其中一半的项目由学生自行决定。目前的项目包括环境策略、太空探索等。一种称作 Folio 的每周作业要求对其中一个项目进行深入研究。这一周可能是游轮产业,下一周可能就是中产阶级问题。在危机时刻,克服重重困难,抓住问题核心,做出最好的决定,是非常重要的。

Nancy Herzog 表示,案例教学若想对现实世界有用,必须尽可能真实。Ad Astra 的问答式教学让学生有机会追求自己的兴趣,将点子置于现实世界中进行检验,并获得解决问题的基本技能。这种影响未来的教学方式让孩子感到很刺激。当然,学校也有创造性写作、物理、化学、数学、计算机科学等常规课程,学生用笔记本电脑完成 60%-70% 的作业。他们学习用 Scheme、Swift 和 Scratch 写代码,并通过互联网学习 Codecademy、edX 和可汗学院的自学课程。

15302486798794c0ab1c2c6.jpg

图丨Ad Astra的主页

负责人 Dahn 估计,现在学生已经制作了 20 个属于自己的网站。更奇妙的是,一些网站融入了学校自己的数字货币经济体系,使用称为 Astra 的虚拟货币。学生可以自己赚“钱”。一个孩子搞出了自己的披萨,可以通过“购物网站”订购。另一个孩子为自己的同学提供制作网站的服务。总之,在 Astras,孩子无时不刻都在接受训练。

还有以下课程: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艺术家的帮助下,为自己最喜欢的科学家画像;在 mobile graffiti studio 工作室的帮助下,用 1 个月时间从事街头艺术项目;访问一个正在构建“微型游乐园”的企业。传统的教学方式中,学生非常被动。学校负责人曾经问过学生父母,他们自己的学校生活中,有多少比例的时间是以自己主动参与的方式用掉的?得到的最高回答是 35%。学校负责人认为这简直是极度浪费学生时间的“暴行”,而在这个新学校,活动非常密集。学生的时间很少花在静坐听讲上。

Ad Astra 看上去是要培养一流的科技企业家。它的“座谈会”课程中,学生在数百位成年人面前展示和答辩自己的项目。这很像是 TED 演讲。这个课程中,观众和演讲者实时互动——在其他场合,这种实时互动可不容易产生。2016 年,学生为 UCLA 职工做了演讲,2017 年,他们在南加州大学做了演讲。学校负责人 Dahn 认为,考试获得 A 或者 B 不算真正反馈,一点用没有。真正重要的反馈是让你知道:你通过工作学到了什么?你能做什么?你真正拥有什么技能?


启迪未来的教育

今年 9 月,Ad Astra 中年龄最大的学生,包括马斯克两个 14 岁的儿子将要升入传统高中。他们已经习惯了高度创造性的教学方式,而传统学校的每分钟都是由校方计划好的,这些孩子能适应吗?

如果真的选择传统高中,Ad Astra 学生在传统课程和测试中的表现,也许可以成为评价该学校非传统教学方式有多出色的一个窗口。然而,马斯克的进一步计划是让 Ad Astra 具有高中部,彻底跟传统基础教育分道扬镳。2015 年,Ad Astra 最高只有 6 年级。下一年,变成 7 个年级,下一年 8 个。总之,马斯克最大的儿子每长一岁,学校的最高年级就往上调一级,直到他进入大学为止——马斯克似乎没打算让自己孩子上传统高中。

Dahn 的最终设想是:构建一所从小学到高中的学校,该学校直接贯彻马斯克的教育理念。但是该设想的最大不确定性在于:马斯克在自己孩子毕业之后,是否对于教育还会有兴趣。目前,马斯克的各种梦想多得已经让他分身乏术。美国国内税务署的文件显示,马斯克 2015 年,每周只在 Ad Astra 工作 1 小时,而且当时他还没有创立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地下交通企业 The Boring Company 和备受争议的媒体评分项目 Pravda。当然,有些专家希望马斯克能更进一步。纽约大学教育学教授 Diane Ravitch 表示,他希望公立学校能借鉴马斯克的一些理念,特别是放弃愚蠢的标准测试,允许学生追逐自己的激情。马斯克应当用自己的财富和影响力来把公立学校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否则,Ad Astra 就只是富人子弟的小圈子。在可预见的未来,Ad Astra 的申请难度不可能降低。根据美国国内收入署文件,Ad Astra 的学生数额可能不会超过 50 个。

当然,对于那些申请但落选的家长,负责人 Dahn 保证,Ad Astra 将为他们提供网上课程。这样,即使马斯克最终决定不再继续 Ad Astra 项目,至少这个项目的火种不会就此终结,其成果可以被他人借鉴。Dahn 认为,人类的智力财富只有在传播开来之后才能发挥其作用。孩子们希望学校成为他们喜欢的地方。他们希望学会如何做出棘手决定。他们希望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激情。最终,他们希望这个世界上将不再会有所谓的统一教科书。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