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学术大将赴任!台积电新任技术掌门人首度曝光,全球芯片产业人事持续地震

科学
斯坦福学术大将赴任!台积电新任技术掌门人首度曝光,全球芯片产业人事持续地震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08-01

2018-08-01

在所谓的后张忠谋时代,或者更精准的说法是“新台积电时代”, 除了目前看来已经上位的两位接班人外,新一波更大规模的接班梯队也正在快速集结中。
台积电
在所谓的后张忠谋时代,或者更精准的说法是“新台积电时代”, 除了目前看来已经上位的两位接班人外,新一波更大规模的接班梯队也正在快速集结中。

“晶圆代工教父”、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退休不到两个月,钦点的两位“继承者们”:董事长刘德音、副董事长兼总裁魏哲家,一肩扛下领航“晶圆代工霸主”这艘巨型航空母舰的重责大任,而进入“新台积电时代”之后,近来更传出下半年将启动新一波人事改组的消息,公司管理型态将正式从“集权”走向“分工”。

张忠谋写下半导体产业的传奇扉页,创下的历史与标竿难以被超越。在多年前、他还掌舵台积电之际,很多内部重要干部曾说过“要与董事长共同进退!”。

然而 2017 年 10 月他无预警丢出将于今年 6 月交棒的“退休宣言”后,又传出他心系公司未来的运营和人心的稳定,希望多数公司的重要骨干都能在他退休后继续留任,协助台积电继续踏上星辰大海的征途。不过,依然有少数干部“萌生退意”。

也就是因为如此,在所谓的后张忠谋时代,或者更精准的说法是“新台积电时代”, 除了目前看来已经上位的两位接班人外,新一波更大规模的接班梯队也正在快速集结中。



台积电“CTO”人选向外借将,由斯坦福大学教授出任


业界预期,在张忠谋的“强人领导”时代结束后,整个集团将从“集权”走向“分工”,这也是他一手交棒的安排,将两位“继承者们”的权力分工化,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这样规模的企业已经不是单一继承者可以独自领航的。

在张忠谋退休后,台积电的人事重组持续进行着。首波人事变动已经启动,CTO孙元成即将退休,接任者已经到台积电报到,就等台积电正式对外公布该消息。

业界透露,台积电在新任CTO人选上没有从内部拔擢,而是意外地向外借将,由在学术界拥有高度知名的美国斯坦福教授黄汉森(Philip Wong)出任。

黄汉森在 2004 年加入美国斯坦福大学担任电机工程学系教授,直到 2018 年 7 月加入台积电担任 CTO 一职。在此之前,他曾于 1988 到 2004 年期间服务于 IBM 的华生研究中心(IBM TJ Watson Research Center),且他也是国际电机电子学会的会士(IEEE Fellow),在产业界和学术界都有资深历练。

关于黄汉森,熟悉他的友人评语是:虽然出身学术金字塔顶端,但处世圆融,专业能力强且与人为善。黄汉森在业界和学术界擅长新型态的存储技术研究,包括台积电、三星、GlobalFoundries 等半导体大厂都将在 40 纳米、22 纳米工艺以下导入嵌入式磁阻式随机存储内存技术 eMRAM,或是嵌入式电阻式内存技术 eRRAM,取代传统但面临瓶颈的的 eFlash 技术。



半导体巨擘从“集权”走向“分工”一波波人事改组降临


除了 CTO 的变动外,还传出台积电将在现任副董事长兼总裁魏哲家的主导下,启动一次全新人事改组。

业界透露,人事改组的最后名单还未确认,但有几个方向在进行,包括新一波的人事晋升,被点名的有运营兼 12 寸副总王建光可能接过包括 12 寸和 8 寸所有生产运营兵符,是下一波资深副总的晋升人选。

在研发团队上,除了新来的黄汉森接棒孙元成的 CTO 职务外,业界也点名现任的研发兼技术发展副总王英郎,可能会重回执掌 12 寸厂的生产管理领域。其实,他原本就是掌管台积电生产重镇台湾南科十四厂出身的“管厂悍将”,因为表现优异被拔擢到新竹总部历练研发单位。

另外,负责台湾中科 12 寸厂,且表现十分优异的资深处长廖永豪也在这一波被点名的晋升名单中。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台积电是魏哲家和刘德音双接班人出线,但以工作的分配上,刘德音主要是对董事会、投资人等负责,以及担任公司最后决策的把关人,换言之,魏哲家才是实际主管台积电实质运营面的人,当然这样的决定,也是把刘、魏的个性特质纳入考虑。

相关者透露,几个月前台积电内部出现一种说法,就是晋升一位首席运营官(COO)来协助魏哲家处理公司第一线上的各种大小事,业界纷纷点名是在台积电各厂之间颇具威望,有“秦公”之称的营运兼产品发展资深副总秦永沛,但不知是何原因,该决策已被否决。

关于这次台积电在 CTO 人选中向学术界借将,业界分析,如此至关重要的职务,会选择一个在学业和业界都具有威望的人士出任,才能镇住公司的研发团队,在没有张忠谋的台积电时代中,能进一步稳定军心。



FinFET 之父胡正明 曾是台积电首任 CTO


说起台积电的 CTO 一职,不能不提胡正明,他正是现在英特尔(Intel)、台积电、三星等所有半导体大厂都视为主流技术、续命摩尔定律(Moore's Law)的鳍式场效电晶体 FinFET 发明人,也被称为 FinFET 之父,他曾于 2001 ~ 2004 年期间担任台积电首位 CTO。

胡正明在半导体产业的成就享誉国际,但他除了早期 1995 ~ 2003 年期间创立 Celestry Design、长年担任存储公司 SanDisk 董事,以及 2000 年初短暂担任台积电 CTO 之外,他有超过 40 年的时间都在学术界发展,担任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的教授,由此可知,台积电在 CTO 的选择上,对于学界人士也是特别有好感。

研发团队作为台积电的“心脏”,向来都是不好”摆平”的一个部门。从历年来台积电两位研发大将故事,就可窥知一二。而这两位大将都与中芯国际有关,其中一位正是现任中芯国际独立董事:人称“蒋爸”的前台积电研发执行副总蒋尚义。



研发部门是半导体大厂“心脏”掌舵者要能在各方都镇住团队


曾在 2005 年宣布交棒的张忠谋,在 2009 年回归第一线重披 CEO 战袍后的第一项重要决定,就是把已经在 2006 年退休的蒋尚义找回来重掌研发兵符,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要摆平山头林立、个个都是强将的菁英部队,因为蒋尚义无论是资历、辈份,还是能力、威望等,都足以镇住所有人。

之后,张忠谋曾在 2012 年为台积电安排第二次交棒计划。在 CEO张忠谋底下设置三位 COO 的全新组织架构,从运营、研发、业务三大领域分别钦点一位运营官出任,当时分别为研究发展执行副总的蒋尚义、运营执行副总刘德音、业务开发执行副总魏哲家,这是蒋尚义在台积电时期,最接近接班的一次。

不过,被业界称为“无欲的舵手”的蒋尚义在 2013 年选择台从积电第二次退休,等于是自动退出“接班人梯次”。只是,没想到蒋尚义退休的三年后,在2016 年出乎业界意外的接受了中芯国际的邀请,出任独立董事,当时业界流言纷纷,但当中真正的原因,恐怕只留在蒋尚义自己的心中。

台积电的研发部门另一个轰动半导体武林的故事,当然是与中芯国际现任联席 CEO 之一的梁孟松有关。传闻当时台积电的研发部门人事山头林立,各方势力都摆不平,因为有蔡力行掌权时期请来的台大物理系学长罗唯仁(现任台积电研发兼技术发展资深副总),又有孙元成,种下当时梁孟松出走,投奔三星的关键原因。

有了这些前车之鉴,台积电在技术研发掌舵者的遴选上,会格外的重视“平衡”问题,因此这次才会找来美国斯坦福大学担任教授的黄汉森出任,借重的就是他的专业素养和圆融处事的特质。



双CEO制度犹如“两个太阳”暗藏人事角力风险


当初张忠谋为台积电设计“双CEO”制度时,外界曾以“两个太阳”来形容该制度,暗喻潜藏日后可能出现人事斗争的风险,在他仍主掌大权时曾多次强调:台积电只有一个太阳(暗指张忠谋自己)。

尽管他现在潇洒退休、享受人生,最近一次的公开露脸也表示,仍是心系台积电,且目前竞争增多,国际局势又极度紧张,他也常常捏一把冷汗。

这样的“双CEO”制度也为半导体产业开了先河,包括中芯国际、联发科、联电等大厂都纷纷采用该制度,当然这也显示出现今的产业环境越来越复杂,单一人选可能难以应对快速的变迁,必须采用分工制,也许要等到下一个“超级强人”出现,这种“集权”领导方式才会被重新拾起。

这一年来,全球半导体产业高层持续大地震。前高通执行董事长 Paul Jacobs 因博通的收购事件遭到撤换; 英特尔前执行长 Brian Krzanich 因绯闻下台; 德州仪器(TI)前执行长 Brian Crutcher 因违反公司内规上任不到两个月就主动请辞,国内也有原工信部司长刁石京出任紫光集团联席总裁等变动。

我们正处于一个“变动”的年代,这也隐含着“新格局”的降临。眼前所见的是移动通讯霸主高通的后继无力、芯片霸主英特尔的新技术 10 纳米一直难产、并购狂人主导的博通崛起,国内芯片产业也正要迎接一波波高端技术的追赶挑战,以及来自美国等其他国家的竞争压力。

乱世出英雄,没有变动就没有洗牌,这一轮战役谁都有出牌机会,但要出奇制胜,就看主事者的心态、技术打底的功力,以及在企业经营格局上,是否拥有能戡破当前乱局的洞见,再决定出哪张牌、打哪条路。从这一波全球半导体大厂的高层人事大地震开始,出牌的人变了,牌路也会变,所以,可以预见的是,全球芯片产业即将迎接一场招数多、变数更多的全新变局。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