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陪审团判孟山都赔偿一名园丁2.9亿美元!孟山都回应:搞错了

生活文化
美陪审团判孟山都赔偿一名园丁2.9亿美元!孟山都回应:搞错了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08-13

2018-08-13

美国时间上周五,加州旧金山陪审团判决孟山都赔偿一名园丁 2.9 亿美元,这位名为 Dewayne Johnson 的园丁认为孟山都除草剂 “Roundup” (俗称 “农达” 或 “年年春”)导致其罹患癌症。
农业 法律
美国时间上周五,加州旧金山陪审团判决孟山都赔偿一名园丁 2.9 亿美元,这位名为 Dewayne Johnson 的园丁认为孟山都除草剂 “Roundup” (俗称 “农达” 或 “年年春”)导致其罹患癌症。

据外媒报道,美国时间上周五,加州旧金山陪审团判决孟山都赔偿一名园丁 2.9 亿美元,这位名为 Dewayne Johnson 的园丁认为孟山都除草剂 “Roundup” (俗称 “农达” 或 “年年春”)导致其罹患癌症。

对于这一决定,孟山都方面认为 “陪审团搞错了”,并表示将提出上诉。

Johnson 是美国加州的一名园丁,他在 2014 年被诊断出非霍奇金淋巴瘤,这种癌症会影响白细胞。 他说自己在加州 Benicia 的一所学校工作时曾多次使用 Roundup 除草剂的专业版产品。

bavarian-spoon-herb-3352536__340.jpg

经过八周的审判程序,陪审团裁决孟山都公司支付 2.5 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加上 “补偿性赔偿金”和其他费用,赔偿金总数达近 2.9 亿美元。按照陪审制,此次的陪审团成员是从一般市民中随机选出若干名陪审员,被委派参与到此次诉讼的审理,并独立于法官作出诉讼主张事实认定的判断。而对于陪审团作出的一审结果,被告孟山都可以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

在陪审团完成裁决后,Johnson 表示:“我从心底感谢每一位陪审员,因为这个案件不止关系到我一个人,希望这件事得到它应有的关注。”Johnson 的律师表示,即使 Johnson 在上诉期间因癌症不幸去世,目前的判决也会保持有效。

非营利组织 Moms Across America 的创始执行董事 Zen Honeycutt 说:“这次裁决是全人类的胜利。像孟山都公司除草剂 Roundup 这样的有毒化学物质导致了大量的人类疾病,并且使得土壤质量,水资源,野生动植物和海洋生物的受到损害。”



孟山都:陪审团搞错了


孟山都于 1901 年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成立,并于 20 世纪 40 年代开始生产农用化学品。 今年 6 月,拜耳以超过 620 亿美元的价格将其收购。

这次案件中的 Roundup 除草剂,则是孟山都公司的主打产品。孟山都于 1976 年推出 Roundup 除草剂,此后不久便开始对植物进行基因改造,使一些植物对 Roundup 产生抗性。

对于此次案件,孟山都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很同情 Johnson 先生及其家人,但是我们会继续大力捍卫我们的产品,它有 40 年安全使用的历史,对农民和其他很多人来说,这都是安全、有效、重要的工具。”该公司表示会上诉。

庭审结束的时候,孟山都副总裁 Scott Partridge 还向在法庭外等候的媒体表示:“陪审团搞错了。”

孟山都副总裁 Partridge 表示,不会在相似案件中和解或认输,而是会努力证明除草剂产品的安全性。他说:“这是使用范围最广,接受研究最多的除草剂产品。”



“割裂”的证据


但是,原告 Johnson 的法律团队对裁决表示有信心,因为法官并没有将大量的“支持除草剂安全的证据”纳入考量。

2015 年,隶属于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草甘膦划分为 “可能致癌的物质”,而草甘膦正是 “Roundup” 除草剂的主要成分。Johnson 与孟山都的案件也是基于 IARC 的这项发现和划分。

另外,尽管此判决很自然的会引导许多人认定孟山都除草剂中所含的草甘膦”致癌”,几乎所有媒体也都一面倒的用各种明示或暗示传递这样的信息。但正如 Quartz 在 11 日的一篇报道中所提到的,许多被认定可能致癌的物质,仍持续存在人类的生活中,甚至持续被人类食用,这其中包括酒精,烟草,雌激素疗法等等。

farm-field-2642467__340.jpg

究竟 Roundup 是否具有致癌性,目前学术界并无定论。DT 君了解到,IARC 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草甘膦列为 probable carcinogen 的官方机构,而美国FDA、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EFSA)、The Joint Food and Agriculture WHO Meeting in Pesticide Residues(JMPR)都认为此化学物质没有致癌可能性。本次的裁决中,陪审团将 IARC 为草甘膦撰写的评估报告作为主要依据,但是如果孟山都想要反击的话,完全可以用 EPA、EFSA 和 JMPR 的评估报告来说事,并不是没有赢的可能。

事实上,孟山都除草剂的致癌争议不应该局限在草甘膦是否致癌,而是应该讨论的是孟山都此类企业是否对于其产品的使用风险有更负责的做法,例如提出更明确的警告,更安全的使用方法,以及寻找更安全的替代解决方案等等。

此次,从加州法院的判决结果中也可看出,原告律师所主张的关键论点之一,就在于孟山都具有刻意打压不利于其自身的研究,而鼓励资助有利于己的研究方向,这样的偏误态度显然会造成极大的风险与瑕疵问题。

早些时候,孟山都公司内部与监管机构互相传递的电子邮件表明,一些学术界的论文其实是孟山都公司代笔写的。这些记录证实了 Johnson 的一些指控,即孟山都将科学研究朝自身有利的方向持续推进。



是否将引起连锁反应?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诉讼是首次有人控诉孟山都产品致癌,但观察人士认为孟山都的败诉可能导致成百上千的类似诉讼。

原告律师 Brent Wisner 也表示,这次裁决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官司。

根据英国《卫报》报道,在此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允许原告针对草甘膦是否有害人体致癌提出科学论证,而原告的律师也同时提出孟山都内部高管的电子邮件作为证据,用以证明孟山都内部其实早已获知相关信息,但却持续忽略专家根据科学研究结果提出的警告,而且刻意往证明草甘膦对人体无害的方向去支持研究,甚至于鼓励资助科学研究项目往对孟山都自身有利方向持据推进。

尽管在判决之后,刚刚完成收购孟山都的拜耳发表公开声明表示,确信草甘膦的安全性,不会导致癌症。但不可否认的是,加州法院这次的判决,将成为草甘膦致癌与否争议的重大转折指标。

据《卫报》报道,目前全球还有约 4000 件判决正在同时进行中,而在第一例获判赔偿的判例出现后,后续可能引发的诉讼潮是否出现,将非常值得关注。

airplane-465619__340.jpg

加州法院的判决结果出炉之后,也会在全球各地引发不同程度的连锁反应,其中,英国主要农业园艺用品销售商 Homebase 就表示,其将会重新审视孟山都相关产品的销售状况,特别是除草剂相关产品,事实上,早在2013年 Homebase 就已停止销售多款相关含草甘膦的产品,并以含有其他成份的产品替代,但在这项判决出炉之后,将会更全面的检视目前销售产品中所含的成份物质。

但同样在英国,对于草甘膦的使用安全性问题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

根据《卫报》报道,英国每年有超过 200 万公顷的农田施用含有草甘膦成份的农药,尽管有环境保护组织认为,在加州判决结果出来之后,凸显的是草甘膦对公众健康,土壤环境所造成的重大风险,当务之急是要改变当前依赖除草剂等农药的杂草控制手段。

只不过对于这样的说法,却也引来实际从事农业耕种团体的反弹,认为不应该单凭一项判决就改变既有的农药使用规范限制,因为农民实际上面对的问题是,如果不使用除草剂除去杂草,就无法顺利在土地上进行播种耕种,如果要使用其他的机械器具进行除草,因此所必须耗费的燃油废气与污染,对环境与土壤也会造成伤害。



中国躺枪?


在这次事件曝出后,一些人认为,由于中国草甘膦制造量位于世界前列,因而中国或成为事件中最大受害方之一。

但实际上,这次中国并不是使用农达除草剂的重灾区,而是作为生产方的一个出口大国。如果说中国在此事中受到的影响,当是由于全球对草甘膦除草剂需求降低,而导致中国草甘膦出口量的减少。

根据孟山都官网,目前草甘膦的使用遍及世界各国。中国是草甘膦生产第一大国,2013 年的草甘膦产量达50万吨左右,超过世界总需求的 70%,其中约 90% 出口到其他国家。

而草甘膦的主要应用领域是转基因作物,即通过基因编辑获得的抗草甘膦作物。这些转基因作物可在较高浓度草甘膦环境中生长,因而通过配合草甘膦农药使用便于农业种植和管理。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转基因作物市场,其草甘膦市场不可谓不大。

pesticides-1715250__340.jpg

而如果此次判决引发美国消费者后续的连锁诉讼,孟山都的草甘膦产品线很可能受到冲击,进而引发全球草甘膦市场格局改变。

据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市场分析报告,中国草甘膦出口的主要市场是阿根廷、巴西、美国、澳大利亚和印尼。而其中,美国倾向使用高价位产品,阿根廷、澳大利亚、印尼则倾向使用低价位产品。

此次诉讼发生前,世界各地农化厂为抢占草甘膦市场可谓费尽心机,还曾经存在过度竞争的局面,而一旦此次事件风波的致癌阴影影响到草甘膦的农业应用,今后草甘膦市场萎缩或许会对中国农药生产和出口造成打击。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