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创星李浩:历史证明,每一次经济危机都是靠科技革命走出泥沼

互联网
中科创星李浩:历史证明,每一次经济危机都是靠科技革命走出泥沼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9月6日

2018年9月6日

估值震荡、大佬并购、疯狂融资、敲钟不断……对于这个变化莫测、眼下并不乐观的2018,技术投资被各界赋予着驱动新一轮经济发展的高期望。一直专注于硬科技领域的中科创星,其创始合伙人李浩的反应也明显要淡定许多:资本寒冬是回归常态,以前那是资本狂热。
科技
估值震荡、大佬并购、疯狂融资、敲钟不断……对于这个变化莫测、眼下并不乐观的2018,技术投资被各界赋予着驱动新一轮经济发展的高期望。一直专注于硬科技领域的中科创星,其创始合伙人李浩的反应也明显要淡定许多:资本寒冬是回归常态,以前那是资本狂热。


估值震荡、大佬并购、疯狂融资、敲钟不断……对于这个变化莫测、眼下并不乐观的2018,技术投资被各界赋予着驱动新一轮经济发展的高期望。一直专注于硬科技领域的中科创星,其创始合伙人李浩的反应也明显要淡定许多:资本寒冬是回归常态,以前那是资本狂热。



硬科技投资需要更有耐心的资本


在刚刚过去的上半年,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集261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其中,披露募集金额的234支基金新增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资本量为794.67亿元,同比下降44.1%。同期中国创投市场共发生投资2,154起,其中披露投资金额的1,679起投资事件共涉及1,173.97亿元人民币, 且因蚂蚁金服、商汤科技等优质标的的大额融资,总金额同比增长14.7%。

微信图片_20180906164503.jpg

可以看到,上半年里VC市场投资总额远超募资总额,加上募资困境的持续,“资本寒冬”的说法在圈子里愈演愈烈。业界预测:2018年下半年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将会出现断崖式下跌,至少减少50%-60%,甚至可能减少70%-80%。李浩也承认,这对于研发期有刚性需求、且培育周期较长的硬科技投资是个不小的挑战,“资本作为创业者的生产资料,不等同于现金,它是被长期持有的,获取的也是五年、十年的周期性回报;而现金玩的是现金流,按天计算利息,时间越短、效率越高。因此,硬科技投资需要更有耐心的资本。比如中科创星设置的第一期基金投资周期就是11年”。

事实上,随着人口红利、流量红利等的消褪,整个创投市场甚至社会发展又到了新一轮的技术开荒期,在科技创新驱动变革下,资本除了应该保持对科技的敏感度,更要遵从硬科技从基础科技到产业应用的成长路径。反观资本狂热时期,企业过高的估值同样会带来资本过高的期望,不仅影响企业下一轮融资,还可能被资本反噬。李浩表示,当下的硬科技创业项目,估值的合理回归将迎来更多理念一致的耐心资本,有助于二者产生更强能量。



硬科技创投需要静下心、沉住气、踏实干


纵观中科创星投资的二百多个硬科技项目,不难发现硬科技创业需要团队具备极高的专业技能。通常是业内优秀的科研工作者或资深专家,在此前经过长期学习研发试验等开拓出来新的技术,能够在应用并渗透到行业中时带来某项或全面的明显提升。

那么对于这样一个听起来上进、正义、有意义的事情,此前却一直处于小众投资的地位。除了投资大、研发周期长,考验资本的耐心外,还有技术壁垒的认知、产业信息的隔离带来的投资人门槛;尽调成本、项目的发展维护成本远高于一般的模式创新;科研工作者备受诟病的只专注技术、忽视市场、情商低、企业管理能力不足等也让机构颇为担心。

微信图片_20180906164509.jpg

对此,一直致力于中科院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李浩显得开放许多:中科创星投资的大部分创业团队都是科学家,从实际运营反应,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科学家不会做企业。可能科研工作者在角色转换的一开始会存在青涩、生疏、甚至是木讷,但大多只是因为经验不足,这是可以调教和学习的,而且他们有这样的学习能力。

“在我看来,什么是企业家精神,不是能说会道、交际能力强,甚至不是情商高。而是内心的坚持和笃定,专业的坚守和拼搏。创业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可能今天顺利、明天不顺利、后天好转,大后天又几乎难以生存。在企业瞬息万变的成长发展中,你会发现耐得住寂寞、忍得了诱惑有多重要。科研工作者在此前十几二十多年的学习中,和此后对技术的热忱坚持,使得他们在克服内心的荒芜上高于常人数倍。“

而对于硬科技的投资机构,李浩认为同样也要静下心、沉住气、踏实干:投资的本质是价值投资,投资要做的是价值链的投资。而价值链最根本的前提是“长期持有”和”活动集合体”。目前中科创星一期基金的浮盈已经超过5倍。其中,奇芯光电为基金带来100倍以上的账面回报,卓镭激光、九天微星等项目,也为基金带来数十倍的账面回报。历史数据证明,科技壁垒是对抗周期性“资本寒冬”的最强利器。

 


硬科技创投不能光算短期经济账


过去几年,因为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远低于金融业、互联网等,其投资规模始终处于较低的状态。去年开始,“实体回归”、“脱虚向实”又成了BAT及各机构新一轮的策略。在科技驱动下,“实业”不仅在经济疲软时期展示了其良好的刺激造血能力,且在突破发达国家技术和市场壁垒、拉动内需、调整经济结构等重任上独树一帜。

“不管是我们从五年前开始做硬科技投资孵化,还是近一两年来,硬科技被几乎所有的主流机构关注,其实都是因为时代的呼唤、祖国的呼唤。因为中国到了科技发展追赶超越的最后阶段,到了核心技术不得不自主可控的紧张局面,中国面临着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型升级,面临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大国竞争等等。这是祖国的需要,是时代的需要。投资一定是顺应国家发展、推动社会进步、助力瓶颈突破的历史进程,所以当时的我们做了,现在更多人也开始了新的布局。”

同时李浩认为,硬科技创投一定不能只算短期的经济账,它是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综合追求,也有自己独特的财务回报增长曲线——虽然研发投入期成长较慢,但在突破一个关键的技术壁垒后,迎来的将是一个全新增长拐点之上的跳跃式增长。



“硬科技创投”将和西安相得益彰


2013年,中科创星依托于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在西安成立,随后在北京落户也发展的极为迅速,近一两年,硬科技更是走向全国与多地展开合作。不过在李浩心里,依然把西安当作“硬科技“生根发展的最亲近和合适的地方:西安作为几千年的中心,一直是一个睿智、包容、开放、大气、开拓的城市。“硬科技文化”更是一定程度上的“长安文化”,这里追求创新,学无止境,即使是世界的焦点,依然一步一步走向西域,渴望学习、接纳融合。随着“硬科技之都”的持续打造,无论去年落幕的首届硬科技大会,还是今年即将举办的全球创投峰会以及第二届硬科技大会,创投大咖的齐聚西安都是天时地利人和下的必然。

微信图片_20180906164515.jpg

毫无疑问,西安的科研院所、高校质量及规模、人才数量及性价比等名列前茅。李浩表示,这里科教资源丰富、科研产业完整、人才可持续衔接、技术创业氛围浓重,且比起一线城市,房价物价相对合理。创业者在有了基本保障后才能更安心的投入,过去中科创星投资的企业中,像奇芯光电、爱邦电磁、因诺航空等也都是因此落户西安,并成长到今天在各自领域里独当一面。

“我甚至觉得西安人世代流淌的血液就是创新、开放、融合、包容、睿智的,长安这片土地就是能够滋养并担当踏实伟大的事业的。忘了资本寒冬,硬科技创投在这里兴起正当其时,硬科技创投和西安也将相得益彰!

作者:中科创星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