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一场三大硅谷科技巨头听证会,一把空椅子让谷歌“抢尽风头”

互联网
昨夜一场三大硅谷科技巨头听证会,一把空椅子让谷歌“抢尽风头”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9月6日

2018年9月6日

美国东部时间 9 月 5 日,Facebook 首席运营官(COO)Sheryl Sandberg 和 Twitter 首席执行官(CEO)Jack Dorsey 参与了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山接受了近 3 个小时的质询。
互联网
美国东部时间 9 月 5 日,Facebook 首席运营官(COO)Sheryl Sandberg 和 Twitter 首席执行官(CEO)Jack Dorsey 参与了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山接受了近 3 个小时的质询。

美国东部时间 9 月 5 日,Facebook 首席运营官(COO)Sheryl Sandberg 和 Twitter 首席执行官(CEO)Jack Dorsey 参与了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在美国国会山接受了近 3 个小时的质询。此后,Jack Dorsey 还单独出席了美国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听证会,接受了各州议员 4.5个小时的质询。

除了这两家科技巨头的最高管理者,情报委员会数月前还邀请了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CEO 拉里佩奇或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参与听证会,然而两人均拒绝参加,并提出让首席法务官 Kent Walker 出席。这一提议被委员会以“级别不够”为由否决。

最终,现场摆放了一把留给谷歌的空椅子,在其它两位高管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

值得注意的是,三家此次听证会的主角周三都出现了股价下跌的情况:谷歌母公司Alphabet 、Facebook 跌超 1%,Twitter 跌 6%。

昨夜一场三大硅谷科技巨头听证会,一把空椅子让谷歌“抢尽风头”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算法背黑锅?


此次颇受关注的两场会议,虽然由不同的委员会召集,但是讨论的内容大同小异,其核心是科技巨头对用户政治意识形态的影响,扩大到对美国、甚至全世界政坛的影响。

质询问题类型繁多,涵盖社交媒体对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影响,对抗虚假账号、新闻和视频的举措,平台对内容的审核力度,用户数据和隐私的处理,平台关键功能的运行机制和 AI 算法的透明度等等。

与今年四月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经历的质询相比,周三的听证会稍显平淡,少了双方唇枪舌战的火花和顾左右而言他的辩白。面对诸如“为什么共和党议员在搜索中排名靠后(shadow banning)?”或者“为什么广告被恶意利用?”一类无关痛痒的问题,两位管理者大方地承认问题和错误,然后表示“我们已经(或正在)做出改变,但是没有确切的时间表。”

然而,一些问题仍然戳中了两家公司的安身立命之本:算法和数据。

“算法”,尤其是“人工智能(AI)算法”贯穿了两场听证会。面对有关“热门话题”和“搜索排名”等问题时,两家公司的高管都表示,这不是我们存在偏见,而是我们的 AI / 深度学习算法出错了。

以“搜索排名”为例,根据 Jack Dorsey 的描述,用户在搜索栏输入某些关键词时,Twitter 的 AI 算法会识别这些词汇,然后考虑“一系列的因素”,显示或推荐最相关的 Twitter 帐号和热搜等结果。在训练该神经网络时,需要考虑的信号 (Signal)就多达数百个,包括用户已经关注的帐号、Twitter 经用户同意收集的行为数据、被搜索者的过往言论、被搜索者的关注者等等,再经过复杂的加权和筛选等操作,Twitter 才会给出搜索结果的排名。

昨夜一场三大硅谷科技巨头听证会,一把空椅子让谷歌“抢尽风头”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多名议员质疑,在直接搜索议员名字时,搜索结果没有显示出正确的账号,这是因为Twitter 在背后捣鬼。Jack Dorsey 否认并指出,这是由于上述复杂算法存在缺陷,并不是员工或公司的政治意识形态导致的,目前这一问题已经被修复。

事实上,这一问题引申出了一个更具有争议的问题:AI 算法的透明度。我们真的知道 AI 算法或神经网络在干什么吗?

以神经网络为基础的 AI 系统的决策机制一直以来被视为是“黑箱操作”,程序员虽然写出了程序,创造了算法,并且达成了目的,但是在训练和执行的过程中,每一个“神经元”做出决策的过程并不为人所知,其每个行动背后的动机亦不为人所知。人类陷入了一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状态。

这归根结底是电脑程序本身的限制—它不能像人类一样张口说话,不能用人类能够理解的语言把逻辑过程描述出来。基于这一限制,AI 算法的公平性其实有待商榷,因为取决于训练时使用的数据,AI 也是可以有偏好的。如果使用来自用户的数据,它们将自然而然地带有用户的偏好色彩。



谁才是数据的主人?


没有任何争议,两家科技巨头在听证会上都大方承认,在规范条例允许的范围内,自己收集了很多用户数据。其中一些在公司内部使用,用于向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广告和新闻推送等服务,其中一些以 API 等形式开放给了第三方机构,比如众筹机构和游戏厂商等。

多名议员指出,虽然在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生效后,用户获得了更多的隐私选项,但这远远不够,因为有些选项晦涩难懂,有些选项则难觅踪影。用户看似拥有选择,但真正落实起来困难重重。

面对质疑,两位高管都表示,公司一直都致力于用户隐私条例的规范和完善,并且对第三方机构的数据使用情况进行了定期审查,“用户才是数据真正的主人。”

早在今年三月,Facebook 就被卷入了“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中,数千万用户的隐私被泄露给了剑桥分析公司,后者利用这些信息投放了针对性的政治广告,涉嫌操纵美国总统选举。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因此接受了欧盟和美国国会的质询,剑桥分析公司母公司也因此深陷倒闭泥潭。

虽然 Facebook 和其它科技巨头纷纷采取相应措施,完善数据和隐私的使用条例,并展开自查行为,但是有关隐私保护的讨论并未就此停止。逐渐步入 AI 时代的我们都应该思考:用“牺牲数据”的方式换来便捷的生活,是否值得?如果值得,那么谁有权力定义牺牲的程度和范畴?如果不值得,那么我们是否拥有说不的权力?



缺席的谷歌:“空椅子会说话”


Facebook 和 Twitter 两位高管的表现我们暂不多做评论,但这次会议的“最引人注目奖”可能得颁给一把椅子了。因为谷歌的缺席,你既可以把这把椅子看做谷歌无形的反抗,也可以看做是会议主办方无声的控诉。

就在几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发推点名谷歌,称其存在偏见,操纵搜索结果只呈现其负面新闻,当时就有白宫官员表示,政府将考虑谷歌是否该受到政府监管。

但尽管这一次谷歌拒绝派出 Alphabet CEO 拉里佩奇、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参会,但也提出派其首席法务官、全球政策高级副总裁 Kent Walker 参会,他在听证会之前也提交了公开证词。据美国媒体的报道,该证词概述了谷歌针对政治广告披露的新指导方针,并指出谷歌将继续删除试图误导用户的不良信源,如克里姆林宫附属的互联网研究机构。

对于谷歌而言,这一做法不无道理,毕竟,出席听证会的 Twitter 和 Facebook 都是非常纯粹的社交平台,其社交媒体的属性天然让两家公司和本次听证会相关心的问题相契合,但谷歌的定位和这两家有明显不同,其工具属性多少会复杂化谷歌在这样的会议中做出怎样的回应是合理这个问题,因此,派出一名法律官对谷歌来说比派出一名高管更安全合理,可以避免这个听证会让谷歌成为更大的箭靶。

但委员会显然不买账。他们拒绝了这一提议并表达了非常强烈的不满情绪,Walker 的证词也被拒绝记录在案。会议主席伯尔主席向说:“我告诉他们,我不接受高级副总裁。”参议员 Richard Burr 直接在开场白中说道:“谷歌决定不派出他们的高级管理人员参与这次富有成效的讨论,我很失望。”

因此,这次的缺席事件意外成为本次听证会最大的关注点之一,也反映了硅谷科技巨头与美国政府之间愈演愈烈的矛盾以及角色变化。

“他们太傲慢了”,参议员 Marco Rubio 对谷歌的做法表达了更为激烈的评价。而谷歌此举的背后,其市场地位及科技实力多多少少构成了这种“傲慢”的资本。

昨夜一场三大硅谷科技巨头听证会,一把空椅子让谷歌“抢尽风头”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 Scott Galloway 表示,谷歌的缺席表明,科技巨头已经比华盛顿特区更强大。“为什么谷歌没有按照参议员的要求派遣高级管理人员作证?一个原因:93。他们有 93%的市场份额。他们不需要出现”,这位教授在 CNBC 上说,“到目前为止,政府一直没有‘牙齿’,在调控这些公司上一直力不从心,所以我认为,科技巨头实际上已经变得比参议院更强大。”

虽然谷歌缺席了,但会议上对谷歌的指控依然有进行。参议员 Mark Warner 列举了谷歌产品和服务的多个罪状:Google 平台上有一系列结构性漏洞,谷歌搜索呈现的信息有阴谋论嫌疑;在 YouTube 部分则被指控俄罗斯背景的虚假信息代理商传播了数百个制造分裂的视频;Gmail 存在大量的黑客攻击……也有人提到谷歌退出与美国军方的 Project Maven 合作项目,但似乎在别国市场仍有动作。

昨夜一场三大硅谷科技巨头听证会,一把空椅子让谷歌“抢尽风头”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谷歌最终没有派出高管出席,其实也在提出一个新的议题,那就是,科技公司的高管究竟有没有义务出席政府的听证会。近几个月,随着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愈发关注科技公司对社会的广泛影响,越来越多的听证会开始要求相关的科技巨头派出高管出席回应,但这些公司的高管是否有义务回应政府的出席要求呢?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此前的剑桥分析公司数据丑闻中,扎克伯格在数月的压力升级之后,同意于 4 月份出席美国的听证会,但再后来,他拒绝参加英国类似的听证会。

那么,谷歌又会为这次的缺席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将是接下来需要关注的重点,目前还很难说这次缺席会不会导致政府以后的炮火对着谷歌火力全开。这一次的听证会也还不是一个结束,在听证会之后,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宣布,他还将与州检察长会面,研究科技公司是否“可能会损害竞争并故意扼杀平台上的自由思想交流。”硅谷巨头们的“受难记”仍将继续。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