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直播抽大麻!特斯拉盘中一度重挫10%,市值蒸发逾40亿美元

商业
马斯克直播抽大麻!特斯拉盘中一度重挫10%,市值蒸发逾40亿美元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9月8日

2018年9月8日

马斯克“脱序”了,而且他为这种“脱序”付出代价正越来越大:特斯拉周五股价遭遇重挫,盘中最大跌幅一度达 10.21%,盘前消息包括马斯克公开吸食大麻、公司首席会计官及首席人事官在内多名高管离职。
马斯克 特斯拉
马斯克“脱序”了,而且他为这种“脱序”付出代价正越来越大:特斯拉周五股价遭遇重挫,盘中最大跌幅一度达 10.21%,盘前消息包括马斯克公开吸食大麻、公司首席会计官及首席人事官在内多名高管离职。

马斯克“脱序”了,而且他为这种“脱序”付出代价正越来越大:特斯拉周五股价遭遇重挫,盘中最大跌幅一度达 10.21%,盘前消息包括马斯克公开吸食大麻、公司首席会计官及首席人事官在内多名高管离职。看起来,特斯拉很可能因为这种“脱序”而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中。

2018 年,无疑是马斯克成为全球公众关注焦点以来最戏剧化的一年,2 月初,由他一手主导的飞往火星的 Spaqce X 猎鹰重型火箭发射成功,这让马斯克成为人类宇宙探索的全球英雄,个人声势攀上了另一个高峰。但在接受众人狂赞的同时,没有人知道马斯克心里真正的感觉,因为另一个“马斯克公司”——特斯拉,其实正身陷泥淖。

自 2018 年 3 月开始,有关特斯拉的坏消息就没断过,先是在 3 月底因为动力转向零部件的问题,让特斯拉对 12.3 万辆 Model S 发出史上最大的召回令,而就在前后不过几天的时间,一辆 Model X 在加州山景城撞上高速公路护栏,车主在送医后死亡,而事发当时,出事的 Model X 正在运行 Autopilot 系统,尽管当时调查结果仍未出炉,但此事确已引发轩然大波,也让 Tesla Autopilot 的安全性受到质疑。

马斯克直播抽大麻!特斯拉盘中一度重挫10%,市值蒸发逾40亿美元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雪上加霜的是,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 也在 3 月份调降特斯拉的信用评级,原因就是认为特斯拉可能因为无法实现先前所提出的 Model 3 生产目标,将导致其公司营运陷入另一个困境,甚至可能因此进一步产生财务危机。事实上,对于特斯拉是否将在几个月内出现帐上现金见底、甚至是财务周转不灵问题,在当时已然成为美国股市中广为流传的八卦耳语。

在 3 月份一连串坏消息后,特斯拉的股价一度在 3 月底跌至自 2017 年 1 月底以来的最低点 252 美元,而外界庞大的压力,也逼得马斯克不得不出面表态,强调特斯拉不但没有财务问题,更将在 2018 年第 3 季末转亏为盈。

而后在 2018 年第 2 季,尽管特斯拉的股价缓步回温,并在 6 月开启了一波新的涨势,这其中与特斯拉持续提升其生产效率逐步见效有关,但在此同时,却也同时爆出持续有员工控诉特斯拉是血汗工厂、严重违反生产安全相关规范、并罔顾员工权益等状况。而之后更有离职员工不时爆出猛料,直指特斯拉生产质量有极大问题,工厂内部甚至有员工私下贩毒等等离谱行为。

马斯克直播抽大麻!特斯拉盘中一度重挫10%,市值蒸发逾40亿美元

图丨特斯拉工厂(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可以想见,在过去半年承受极大公司经营压力的马斯克日子不会太好过,但在马斯克发出推特宣布将让特斯拉私有化之前,外界对于马斯克的压力耐受度状况,大部份都还仅止于揣测。

然而,在美国时间 8 月 7 日盘中马斯克发出推文表示考虑要以每股 420 美元私有化收购特斯拉之后,引发外界哗然的主因,不只是因是马斯克提议要私有化特斯拉的大胆表态,更是对于一位应该受过严谨公司治理法规训练的上市公司负责人,居然会在开盘时间公然发表明显会影响股价走势的言论,而感到不可思议、甚是大感震惊,因为这背后透露出的信息,恐怕不只是马斯克的随性放纵,而更可能是代表他已经失去理性判断行为后果的自制能力。

而 9 月 7 日,马斯克再度在网络直播节目中的“脱序行为”,虽然其中有部份来自于主持人刻意的引导,例如主持人在递大麻烟给马斯克时问他以前有没抽过大麻,马斯克回答,“可能试过一次吧”,主持人反问他,“你不敢承认,是因为股票的关系吧?”,马斯克虽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但却还是没有忘记多问一句,“”这在这里是合法的吧?”。尽管这个直播节目因为马斯克抽大麻烟的行为引发高度争议负评,但当天节目的两个半小时的讨论覆盖从人工智能及其对人类的影响到火焰喷射器和社交媒体等一系列话题。

马斯克的这一系列行为持续引发人们他的领导能力的担忧,一些华尔街分析师呼吁该公司需要任命一位强有力的代表,以支持特斯拉的业务并与投资者站在一起。

经纪公司 Consumer Edge 的分析师詹姆斯艾伯丁说:“我们一直在呼吁 CEO 或COO 协助更新领导结构以及特斯拉的文化。我们认为这进一步证明,现在是管理层和董事会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了。”

早在马斯克身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私有化推文的争端时,卫报向他询问了有关吸食大麻的问题,马斯克说:“卫报是地球上最难以忍受的报纸”。

在随后的采访中,他回答了有关特斯拉是否对员工进行毒品测试的问题,马斯克说:“我们的政策允许在工作时间内使用定量的THC(大麻成分),前提是它们低于安全限值(非常类似于最低限度)酒精含量)。“

更早之前,马斯克还有更为离谱的“脱序行为”。他在 7 月的一条推文中首次一名泰国救援事件中的潜水员 Unsworth 为“恋童癖” ,而这是其实是一个毫无根据的指控。该潜水员 从Tham Luang 洞穴群中解救了 12 名年轻球员及其教练。

从马斯克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位才刚在 1 个月前发出推特引发轩然大波的上市公司 CEO,在过去一个月,确实还是学到些什么,只是可能学得还不够。因为,马斯克在直播节目抽大麻烟的行为,还是让特斯拉股价在 7 日一开盘就暴跌超过 10%,换算成市值来看,可以说马斯克抽这一根烟的代价,就是一度让特斯拉市值缩水超过 40 亿美元。



离职潮暴露内部问题


事实上,7 日美股开盘后的特斯拉股大跌的另一个原因,市场有另一派看法认是因为来自于两名特斯拉高管的离职,这其中包括人力资源主管 Gabrielle Toledano、首席会计官 Dave MortonL。

在公司如此命运攸关的时刻,最近几日,特斯拉职位最高的女性高管,人力资源主管 Gabrielle Toledano 主动请辞,首席会计官 Dave Morton 在任职仅一个月后也选择离开,目前接任者还尚未确定。

一个月前加入公司的Dave Morton 说,他要离开是因为“公众对公司的关注程度以及公司内部的步伐都超出了我的预期。这让我重新考虑我的未来。我想明确表示,“我非常相信特斯拉,包括其使命和未来前景,而且我对特斯拉的领导或财务报告没有异议。”莫顿在马斯克发布私有化推文之前加入了公司,

已离开公司的Gabrielle Toledano 则告诉彭博社,她不会回到公司。

特斯拉的人士变动非常频繁,纽约时报也在最近的采访中向特斯拉提问了关于特斯拉二把手的问题。马斯克表示特斯拉需要一位二号高管,几年前他曾与 Facebook 的二号人物 Sheryl Sandberg 就此事商谈,但最近并没有很积极地寻找合适人选。只不过,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有知情人士爆料表示,特斯拉正在紧密地寻找公司二号高管以协助特斯拉的公司营运。

而特斯拉内部的高管的离职潮也持续已久。根据路透社的统计,2016 年以来,特斯拉离职高管已超过 30 位,其中不少人在离开之后,选择加入到 Waymo 和法拉第等竞争对手的阵营中。此前被特斯拉收购的 SolarCity 的两位创始人也没能留下,于去年先后离开。除此之外,数位任职超过 7 年的高管也都在近两年选择出走。这样不寻常的离职潮已经释放出特斯拉内部出现问题的信号。

马斯克直播抽大麻!特斯拉盘中一度重挫10%,市值蒸发逾40亿美元

图丨近几年的特斯拉离职高管(来源:DT君)

尽管摊开过去 3 年特斯拉的高管异动清单,变动程度之高确实让人咋舌,但外界对于特斯拉出现这样的状况,其实已然是见怪不怪,即便是在 2018 年 4 月被认为是负责打造特斯拉自有 AI 芯片的技术大神 Jim Keller 离职转投英特尔时,特斯拉股价也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就算这次离职的两位高管分别负责重要的人力资源与会计事务部门,但以过去的历史来看,这并不是第一次有类似重要功能部门的高管离职,但过去也从来没有因此出现股价下跌的状况,更遑论是如此重的跌幅。

事实上,特斯拉过去之所以并没有受到高管离职潮太多的影响,不可否认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马斯克,市场投资人对于马斯克的钟情偏爱,让华尔街能够忍受这样的状况。但让人好奇的是,当马斯克的脱序行为开始成为让特斯拉股价重挫的原因,未来华尔街又将会用怎样的视角重新审视特斯拉这家公司?过去许多被认为可以接受的状况,在未来会不会成为特斯拉沉重的压力来源?又或者甚至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更有甚者,“墙倒众人推”的局面,是否会出现在特斯拉身上?



“私有化”引爆一切


2018 年 8 月 17 日,马斯克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回答了许多关于特斯拉以及他自身的问题。虽然他的回答都不长,但却足以表明他真的陷入了某种尴尬的局面。

最受关注的莫过于特斯拉私有化的问题了,他回答到,“在发出‘我正在考虑以 420 美元每股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已经到位。’这条推文之前,我并没有过多考虑。”,但最后这条推文的效果是让特斯拉的股价在盘中飙升了 11%,在收盘时更达到 379 美元的高点。

马斯克直播抽大麻!特斯拉盘中一度重挫10%,市值蒸发逾40亿美元

图丨马斯克(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马斯克提到的资金已经到位,指的是沙特主权基金高达 2500 亿美元的资金挹注。然而后来事实证明,这笔资金并没有确定。不过,马斯克在发完推特后,仍公开表态将提出每股 420 美元的收购价,进行特斯拉的私有化收购,这个价格较其当时的最新收盘价高出约 20%。

但是他并没有成功,自那之后特斯拉股价就开始下跌。马斯克是在美国时间 8 月 7 日盘中发出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推文,但 8 月 10 日,特斯拉股价较其发推那天下跌了 24%,收盘时为 305 美元。

尽管他的推文引起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和特斯拉董事会的调查与质疑,他们认为这种消息应该经由官方的媒体渠道发布,而不是一位 CEO 的碎碎念。特斯拉董事会的成员劝说马斯克放弃社交媒体工具,然而马斯克却说他不后悔,并且也不会放弃推特。

这条推文有一件非常让人在意的是就是每股 420 美元的股价,事实上按照 20% 溢价的计算结果应该 419 美元。4 月 20 日是国际大麻日,在美国文化中,420 也被用来当做大麻的暗语,因此很多人认为马斯克是在吸食大麻后才发出这条推文的。

马斯克表示,那天从早上锻炼,到去机场路上发送那条推文,整个过程中没有吸食大麻。马斯克强调,吸食大麻对于工作来说毫无意义。

事实上,马斯克在那时每周工作时间长达 120 小时,经常 3、4 天泡在工厂里。为了正常入睡,他甚至需要安眠药。部份美国媒体就曾评论,比起吸食大麻,这样的作息时间表以及药物助眠对身体造成的损伤更大。

而对比这位传奇人物此前的风光,如今其处境难免让人唏嘘。



半生拂去堪回首,犹是只身醉里行


在世人看来,马斯克就是这个世界上活生生的传奇。

他从小天资异禀,出生一个由工程师父亲和模特母亲组成的家庭,如果说人这一生最大的追求就是智慧和美,那么马斯克简直就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但英雄出世,难免经历苦难挫折,对于马斯克来说,孤独怪癖的性格是他成长路上最大的敌人。正因如此,小学时,啃大部头的百科全书、自学编程,这些本用来填补因与同学格格不入而时间空闲的业余杂趣,却也在一点一滴的热情浇灌下而变得可爱了起来,那笔因游戏开发而误打误撞获得的 500 美元也让马斯克早期的时光多了几抹色彩。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中国人心心念念的人生准则被远在南非的马斯克彻彻底底地贯彻了。17 岁,是马斯克即将进入大学的年纪,也是他背井离乡追寻理想的开始。

加拿大,这个在万千移民眼中被视为理想地的“枫叶之国”,在马斯克眼中却颇有几分苦涩。这里除了会让他回忆起时不时的饥肠辘辘、教堂里的免费食物、脏兮兮的体力活和脾气暴躁的银行上司之外,恐怕再无一丝甘甜。

但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马斯克横跨了大西洋,从南半球来到北半球,为的可不是在这个温柔乡里了此一生,他的目标始终是美国,是硅谷,是那个能造梦和实现梦的地方。最终,他如愿以偿。

已经收获了坚毅和刚强的马斯克来到人生下一站。物理学的磨砺和经济学的训练对于一个渴望健全的人格来说大有裨益。何谓“第一性原则”?这是属于那个工程师马斯克独有的标签。

在创业热潮风起云涌的硅谷,如果谁能不被这股风带着走,那也算是定力十足。而外表羞涩、内心却不安分的马斯克自然不属于前者。但小打小闹的酒吧显然不够刺激,可方向到底是什么呢?既然还想不通,不如先辍个学吧!于是,斯坦福大学入学的第二天,课堂上见不到了马斯克的身影,这个决定为日后的“辍学企业家”名录上又划上了一个名字。

马斯克直播抽大麻!特斯拉盘中一度重挫10%,市值蒸发逾40亿美元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有人说,马斯克是个设计师,众人一顿嘲笑;有人说马斯克是个工程师,众人将信将疑;有人说马斯克是个绝佳的创业者,反对者实乃寥寥。从与兄弟一起创办的在线内容出版软件公司 Zip2 开始,传奇的故事才刚刚拉开大幕。

28 岁,2200 万美元,马斯克在与康柏的交易中获利颇丰,我不愿用“第一桶金”这个词,因为属于马斯克的第一桶金毫无疑问是他的才华、胆识与理想。

自由之后,马斯克以 X.com 重返众人视野,这也是他与“X”情缘的开始。又两载,刚过而立之年的马斯克再次获得成功,X.com 与 Confinity 合并后的 PayPal 落入 eBay 的口袋,落入马斯克口袋的则是足足 1.65 亿美元的财富。

两度创业,两次成功。可以肯定的是,彼时的马斯克已经是商场老手,姑且不说通晓权谋、洞悉大势,最起码的人情练达、商机敏锐应该是做的八九不离十。而也几乎是在这个时间点,与彼得·蒂尔的相识也如同一部大戏的铺垫一样——做足了准备,少顷,英雄登场。

马斯克直播抽大麻!特斯拉盘中一度重挫10%,市值蒸发逾40亿美元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互联网、太空、新能源”,关系人类前途的前沿领域如今三大方向缺之二,以马斯克的性格,必须马上补齐。

可能是俄罗斯人仍沉浸在伟大帝国解体的悲痛和缺衣少食的窘迫之中,马斯克不揣冒昧携巨款前来买导弹,恰如送上砧板的鱼肉,何不狠狠来上一刀。几倍伏特加下肚,微醺之中,马斯克听到了略带嘲笑的回应,“一枚导弹 800 万美元,你的钱带够了吗?”

暴躁如“钢铁侠”,虽出入商业场合游刃有余,但见此情形也是愤然离席。创业不足惧,无非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对此再熟悉不过的马斯克攒够了资金、招揽了人才、选好了方向,又上路了。

SpaceX、猎鹰火箭,如今这些商业航天的代名词在经历了 16 年之后才真真正正地名副其实。其实,马斯克的性格也可以从 SpaceX 的创业史中可见一斑,极强的控制欲、苛刻的工作要求、冷面无私的事业观、算计精细的成本管理、能屈能伸的政府关系,等等。

箭已铸成,车还在路上。2004 年,马斯克向马丁·艾伯哈德创立的特斯拉公司投资 630 万美元,揽得董事长一职,但几番反客为主的运作之下,马斯克成为了和特斯拉最为紧密的名字,无人可撼动。

2010 年 6 月,特斯拉在纳斯达克上市,此时马斯克的身边早已换了佳人。之后的几年里,一路飞涨的特斯拉股价就如同马斯克的感情生活一样飘忽不定,离婚、分手、新欢、旧爱,焦头烂额的马斯克此时已经不再有此间少年的意气风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适合他,反而,“理想越大、责任越大、能力越大”是最为真实的写照。

再之后,两家公司在曲折中前进,帝国版图再添 Solar City、The Boring Company、OpenAI 和 Neuralink 等一众新锐。多线出击,不堪其负,是磨练也是乐趣,是困难也是挑战,毕竟,他是马斯克,也要成为马斯克。

在 2017 年 11 月马斯克接受滚石杂志的专访中,马斯克提到了他15岁前长期被霸凌之后学到的事:”若你想反抗霸凌者,就不能让步,因为霸凌者的目标是那些不反击的人,如果你硬起来,一拳打在霸凌者鼻子上,他或许还是会把你揍到快升天,但他不会再次挑中你。”

显然,马斯克在当时学会的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忘记。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马斯克近来的种种行为,或许也可解读为另一种对外界 “霸凌”压力的反抗。

不论是随性不羁、或者被说是脱序失控的行为,对于观察马斯克或者是特斯拉的未来,这些都还只是在揣测联想的表面指标,但,真正的考验试炼很快就会到来,马斯克与特斯拉立即要面对的第一关,就是能否实现在今年第三季度末盈利的目标,而这个实实在在的答案,再过不久即将揭晓。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