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该被改造的就是自己”,当前区块链行业的自救之道|独家专访万向区块链陶曲明

商业
“最先该被改造的就是自己”,当前区块链行业的自救之道|独家专访万向区块链陶曲明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09-11

2018-09-11

他曾是 15 年资历的 IBM 高管,一路晋升至大中华区咨询业务总监。他曾在比特币约 200 美元时就入场,赚到足以令人生自由的财富。
商业
他曾是 15 年资历的 IBM 高管,一路晋升至大中华区咨询业务总监。他曾在比特币约 200 美元时就入场,赚到足以令人生自由的财富。

他曾是 15 年资历的 IBM 高管,一路晋升至大中华区咨询业务总监。他曾在比特币约 200 美元时就入场,赚到足以令人生自由的财富。

现在,他是一个创新加速器的负责人。在 DT 君到访的这天上午,进门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他穿着一件只印着“万向”简单字样的纯白色T恤加牛仔裤,自己拎着个大热水壶到茶水间接水。

他是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副总经理、DBA 分布式商业加速器联合创始人兼 CEO 陶曲明。而这里可能是很多人公认国内最好的区块链垂直领域加速器。

陶曲明经常说,他 1998 年研究生毕业之后就直接加入 IBM,包含中间 3 年转职惠普,一直到再度回归 IBM 又在 2016 年决定出走,他可以说是完美地错过了互联网崛起的浪潮。

很显然,18 年的跨国科技巨头高管人生,没有让陶曲明觉得对自己感到满意了,他从 2016 年起离开原以为是职涯归宿的 IBM,全职投入区块链行业,在区块链云服务、早期项目孵化加速和投融资、区块链行业应用落地等领域,进行了全方位的尝试。

 1536658469833951e4118e7.jpg

图|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副总经理陶曲明(来源:陶曲明)

身为国内区块链早期投入者、过去几年更全心浸淫推动行业发展,陶曲明是对国内区块链行业现况的观察自有他独到特殊之处。为了在当前一片悲观的熊市中,进一步梳理行业种种乱象弊病,DT 君特地专访陶曲明,请他就当前情势进行深入剖析。而他告诉 DT 君,这次熊市的背后冲击成因不在于监管阻碍,根本原因就是泡沫过大,并暴露出整个区块链行业存在著五个最重大的问题。

以下是陶曲明在接受DT君专访时直言当前区块链行业问题的五大重点:

1. 行业投机性太强,噪音盖过信号

首先是整个行业的投机性太强,行业泡沫、虚假宣传、操控市场,这些投机严重阻碍了整体行业的健康发展,已经到了“噪音盖过信号”的地步。

与所有创新科技一样,区块链这个技术发展有它自身的规律,不可能那么快就把价值完全实现出来。以目前技术成熟度来说,即便是真正有心想要做,事实上也没那么容易成功。这是创新的规律,创新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所以整个市场人们对区块链的预期,和它现在能够做到实际创造价值之间,有着巨大的落差。

但由于大量资金涌入到区块链行业,绝大多数项目又是属于圈钱项目,甚至许多原来做传销、诈骗的,看到区块链比传统的传销诈骗来的还要容易,整套转过来。这些泡沫反而淹没了实质的技术发展。

泡沫具有客观上积极正面的意义,但对于很多个体,尤其是不具备这方面专业能力的个体,这个泡沫所带来的伤害是绝对是致命的。

2. “奖励早期参与者”游戏规则过于简单,不易催生优质项目持续发展

“而区块链行业的投机性强,与它的游戏规则太过简单是有关系的”,陶曲明进一步说,区块链行业的核心规则是“奖励早期参与者”,但这个游戏规则过于简单,无法满足真正优质项目和社区的持续、健康的发展需要。

比特币从一份白皮书发展成现在市值一千多亿美元的庞然大物,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与价值,最刚开始都是基于一个“奖励早期参与者”的游戏规则,也就是愈早参与的矿工挖矿难度愈低,愈容易挖出比特币。现在所有的加密货币基本上仍脱不了这样一个简单的规则。

然而奖励早期参与者这一规则是个双刃剑,它会助长投机,促使每个人都想去自己做一个项目,变成自身项目的最早参与者,分到最大的一块。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看到目前大量新的区块链项目,都是比特币、以太坊社区的早期参与者所出来创立。

因为在奖励早期参与者的游戏规则下,与早期参与者相比,愈晚加入者所获得的报酬相对愈少,且差距巨大。这会导致较难吸引后继者持续投入、持续参与一个既有的生态,让这个生态不断壮大。这就是这个游戏规则带来的问题,它有很大的副作用,同时也有很大问题。

3、巨头寡占早期红利,行业发展后继乏力

这也进一步造成我们今日所看到的现状,那就是少数先行的巨头瓜分占据了行业早期红利,参与者和用户收益少,行业发展后继乏力。

币圈的泡沫繁荣吸引了大量的外部金融资本进到区块链行业来,并拿走行业成长的红利,真正的行业的参与者所得到的份额反而相对少。

粗估来说,去年有 100 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大约又有 100 亿美元进到这个行业里头。然而许多投资机构赚了大量获利,却没有将获利再投入到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中,只是变成投资机构的利润。也就是说,这些投资无法带来相应的创新效率,只是变成一些传统互联网企业早期投资机构退出的一个渠道。

4、各大公链各立门派,缺乏行业协作机制

但回到行业技术本质来看,区块链也有自身的重大瓶颈。那就是行业协作基于不同的底层链,而链与链之间的生态有很大的空白,缺乏一个协作平台。

现在区块链行业就像一个江湖,不同公链各立门派,谁也不服谁,缺乏协作机制。目前行业开发都围绕着各大公链生态来展开,有比特币的生态、以太坊的生态、EOS 的生态。但问题在于持有以太币的人跟持有 EOS 的人,彼此很难协作,完全就是竞争关系。

这些竞争固然有它的价值,但所有的区块链无论底层的是哪个链,都应该是属于一个更大的区块链生态的一部分,大家应该有一个机制能够去协作,而不光光是竞争,才能共同把行业发展起来。

5、“代币空投”机制失灵,项目方缺乏有效机制获取早期用户

最后,现在区块链项目在早期阶段的用户参与度是远远不足的,完全不足以支撑一个项目发展其使用行为与社区,且多数项目所设计“代币空投”机制效率普遍都非常低下,完全无法吸引到足够的目标用户。

代币空投是什么意思?就是项目方免费、或以极低门槛广为发送项目代币,吸引大量用户参与到项目里头,其实这跟互联网时代透过补贴优惠等手段来发展新用户的方式非常相近。

然而,由于多数区块链的项目都结合了加密货币的匿名性特点,导致领取代币的地址容易可以被大量创造出来,使专业羊毛党有大量撸羊毛的空间,但有机用户却可能没有增加。也就是说,区块链行业的项目方仍缺乏有效机制去获取早期用户。 



区块链技术首先该改造的就是区块链行业自身


历数上述五大行业问题后,陶曲明苦笑,区块链行业人士经常高唱这是改造各行各业的革命性科技,但“其实我们认为第一个要改造的可能就是区块链行业自身。”

“区块链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像一个武器一样,重点是人类怎么用,用它来干什么?”陶曲明主张,面对这些问题与乱象,与其等着监管来建立规则,最理解这项技术的行业人士本身是最应该去做尝试的,找出怎么把这项技术用在正确的方向。

而他与整个万向区块链团队所做的最新一个尝试,就是打造一个分布式的商业加速器 DBA(Distributed Business Accelerator)。

根据官方解释,DBA 是在全球范围内服务区块链初创团队的社区驱动型加速器。区块链行业机构和个人可以通过社区代币(DBA)投票的方式,参与优秀项目的筛选与加速,并获得相应奖励,形成对区块链行业发展的正向推动力。

有人将 DBA 形容为区块链版的 Y Combinator,陶曲明进一步解释,其理念就是结合区块链的原理,把传统的加速器加以“社区化”。 

陶曲明说,过去的加速器是中心化的,只有机构可以参与。从发掘团队、筛选团队,孵化团队、投资团队,到加速团队,都是由机构来主导,用户在这个过程中是没有参与角色的。而 DBA 融入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部分精神,就是让社区用户可以参与到早期项目的投融资和加速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与一般 ICO 不同的是,DBA 并不开放散户以自有资金投资,而是采取“投票挖矿”的方式,以代币奖励来激励用户成为 DBA 孵化项目的使用者,使用其产品服务并进行投票反馈,以促进项目加速发展。同时用户必须完成实名认证才能领取到 DBA 所发放的 ERC20 代币—— DBA 币。

简单分析此一模式,散户透过“投票挖矿”主要是贡献自己的时间与精力,所能获得的奖励代币必然相对有限,难以复制过去 ICO 模式,以钱滚钱在短时间内获得百倍、千倍收益。但相对的,因为限制了散户投资,用户被割韭菜的风险程度也就降到最低。

对于早期项目而言,它的成功需要的是资金、技术、团队、场景,但它也需要早期的用户,而从另一面来说,社区用户需要贡献的不是资金,而是他们的参与。至于项目投融资,则仍限于由 DBA 的专业投资团队与基金来提供,透过这样的混合式设计来改善 ICO 投机炒作的弊病。

“简单来说,这就是俗话讲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他笑说。

陶曲明坦言,DBA 的目的是想让市场回到一个更健康的状态,这不代表 DBA 团队道德操守更高,而是想要主张,更健康的创业生态是能够更高效地产生投资收益、并让所有人都能持续获益。

“先别去改造金融,先别去改造什么软件行业,我们应该先把自己自身区块链行业改造好!”他说,“如果在这个圈里头都无法改变,那也就别说谈改变世界、改变金融、改变软件、改变任何行业了。”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