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风向标”拉斯克奖揭晓,4位科学家获奖​

生物医学
“诺奖风向标”拉斯克奖揭晓,4位科学家获奖​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09-12

2018-09-12

拉斯克奖被广泛认为是美国最具声望的生物医学奖项,每个奖项都有 250,000 美元的奖金。颁奖典礼将于 9 月 21 日星期五在纽约举行。
生物
拉斯克奖被广泛认为是美国最具声望的生物医学奖项,每个奖项都有 250,000 美元的奖金。颁奖典礼将于 9 月 21 日星期五在纽约举行。

拉斯克奖被广泛认为是美国最具声望的生物医学奖项,每个奖项都有 250,000 美元的奖金。颁奖典礼将于 9 月 21 日星期五在纽约举行。

20180912115736.png

图丨Lasker 基金会官网(图源:Lasker官网)

9月11日,Albert 和 Mary Lasker 基金会宣布了 2018 年拉斯克奖得主:洛克菲勒大学的 C.David Allis 和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的 Michael Grunstein 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原阿斯利康的 John B.Glen 荣获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来自耶鲁大学的 Joan Argetsinger Steitz 获得拉斯克医学科学特殊贡献奖。



2018 年阿尔伯特·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C.David Allis 和 Michael Grunstein 的发现阐明了组蛋白的化学修饰如何影响基因表达,组蛋白是一种将 DNA 包裹在染色体内部的蛋白质。

20 世纪 80 年代,Michael Grunstein 以酵母为实验体首次证明了包装 DNA 的组蛋白可以影响基因表达。他和他的团队在组蛋白上仔细寻找这种能力的源头。然后他们发现,组蛋白中某些部位是否存在特定的化学基团——乙酰基,这影响了基因开启和关闭。

C.David Allis 发现已有的基因协同激活剂可向组蛋白中添加乙酰基,这种修饰对于产生有效的基因表达至关重要。这些发现证实了组蛋白修饰与基因调控之间的联系。Grunstein 和 Allis 揭示了先前被隐藏的一种基因控制机制,该机制在生物进程中意义重大。在这个基础上,研究人员发现,组蛋白修饰错误会导致多种发育障碍和各种形式的癌症,这为潜在的治疗方案提供了新的靶点。



2018 年拉斯克-德巴基临床医学研究奖


John B.Glen 则致力于异丙酚的发现和应用开发,异丙酚是一种化学药品,因其作用迅速、无残留影响,成为全世界病人最广泛使用的麻醉诱导剂。

外科手术中的麻醉技术是对人类健康和福祉最重要的医学进步之一,但早期药物的副作用使其用法复杂化。20 世纪 70 年代,John B.Glen 开始测试候选药物,希望能找到一种能快速麻醉、同时持续时间长以支持长时间外科手术、在恢复时还能快速温和的药物。Glen 最后选择了一种具备所有理想效果的小分子药物——异丙酚。

经过多次挫折和混乱,Glen 和他的合作者证实了这种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异丙酚已作为静脉注射麻醉药的标准药物,惠及数百万人。异丙酚快速和安全的恢复特性意味着患者可以在手术结束后很快回家,使术后恢复变得更舒适并且降低了医疗费用。目前,异丙酚在美国每年有高达 6000 万次的使用次数,自 1989 年来始终保持不可超越的优势。异丙酚呈乳色,麻醉师把这种药物称为“遗忘牛奶”。



2018 年拉斯克-克什兰医学特殊贡献奖


Joan Argetsinger Steitz 在生物医学领域担任领导四十年,其代表成就为在RNA 生物学领域的开创性发现、以及对新人科学家的慷慨指导、和对女性科学家的积极支持。

在过去的四十年里,Joan Argetsinger Steitz 涉及 RNA 生物学领域而闻名,业界广泛认为她是个热情的倡导者,主张让更多女性参与到科学界中。在她的研究中,Steitz 发现小核核糖核蛋白(snRNPs)在剪接中起着核心作用,而剪接则是基因表达的关键步骤。在这个过程中,细胞产生用于制造蛋白质的 RNA 模板。一个含有 snRNPs 的复杂分子机器,切断信使 RNA 前体的内含子,并重新连接两端以制造最终的信息。

在进行研究的同时,Steitz 也一直致力于教授和指导年轻科学家,并提倡女性参与科学。十年来,Steitz 领导了 Jane Coffin Childs 基金会,该基金会向早期专业研究者提供博士后奖学金。2005 年,她与美国国家科学院合著了颇具影响力的报告《超越偏见和障碍》。在她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她不知疲倦地为所有的成员能在科学界获得足够的包容和支持而奋斗,并激励了无数从事 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事业的女性工作者。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