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白天睡得越多,罹患老年痴呆风险越多

生物医学
《SLEEP》:白天睡得越多,罹患老年痴呆风险越多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9月14日

2018年9月14日

现如今,年轻一代的生活方式愈发不规律。年轻上班族需要熬夜加班,大学生则通宵打游戏追剧。这些群体妄图利用白天的睡眠时间来“补觉”,殊不知这种不健康的生活作息大大损伤了年轻一代的身体健康。
生物
现如今,年轻一代的生活方式愈发不规律。年轻上班族需要熬夜加班,大学生则通宵打游戏追剧。这些群体妄图利用白天的睡眠时间来“补觉”,殊不知这种不健康的生活作息大大损伤了年轻一代的身体健康。

现如今,年轻一代的生活方式愈发不规律。年轻上班族需要熬夜加班,大学生则通宵打游戏追剧。这些群体妄图利用白天的睡眠时间来“补觉”,殊不知这种不健康的生活作息大大损伤了年轻一代的身体健康。Deeptech 前 2 天刚刚以“《科学》子刊:熬夜一次就能改变你的基因表达,通宵不睡和变胖‘天生一对’”为题为各位读者阐述了熬夜对身体的基因表达的影响。在这种晚上不睡,白天的不起的生活方式中不单单是熬夜对身体有害,近期的研究发现白天“恋床”同样会损伤身体,尤其是对大脑的损伤。

这项研究由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 Adam P. Spira 的研究团队开展,经过对 124 名志愿者的研究,他们发现那些白天“恋床”人脑中的β淀粉样蛋白竟是正常作息人的 3 倍之多,这意味着这些人未来罹患老年痴呆的概率将大大高于正常作息的人。该研究的最新成果发表于近期的《SLEEP》杂志。



老年痴呆的核心致病蛋白——β 淀粉样蛋白


在了解日间睡眠与老年痴呆关系前,我们首先认识一下导致老年痴呆的罪魁祸首——β 淀粉样蛋白。β 淀粉样蛋白 ( amyloid-β,Aβ) 是一种广泛分布于全身各个组织的一种代谢产物,其主要分布与神经元的突触部位。神经元就好比一个大公司的在职员工,每位员工协同勤恳的工作,才能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那么这些“员工”们如何把上级命令下传下去呢?这就依赖于神经突触,它相当于“员工”交流信息用的通讯软件。

但是这些“通讯软件”在玩命工作时,会产生一些代谢废物,即β 淀粉样蛋白。这些废物本身具有很大的毒性,需要机体不断清除他们,进而维持整个大脑存有的β 淀粉样蛋白处于较低的水平。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导致了这些废物不能被及时清除,越积越多,这时他的毒性作用便会发挥。那它究竟有什么毒性作用呢?

woman-1848676_1920.jpg

首先这些β 淀粉样蛋白会使神经突退缩和神经元变性。简单点说,就是使公司里的员工玩忽职守,不能再勤勤恳恳工作,甚至有直接辞职回家的,再者,毒性废物还会瘫痪公司内的通讯软件,使那些原本勤恳工作的好职员因收不到上级指示而罢工。同时,这些蛋白还会沉积于脑部血管内。大脑中的员工缺水断粮,自然不会好好工作。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便会使病人产生老年痴呆的相关症状。



“恋床”者脑中的毒性蛋白含量是正常人的 3 倍!


对老年成人长期追踪所获研究数据的分析表明,那些在白天“恋床”贪睡人脑中β淀粉样蛋白沉积量比正常作息人几乎高出三倍。这种毒性蛋白的蓄积是多年后阿尔茨海默病病发的核心机制。这项发现发表于 9 月 5 日的《SLEEP》杂志上。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表明睡眠质量差可能会促进老年痴呆的发展,这表明获得充足的夜间睡眠可能是预防阿尔茨海默病的一种可靠方法。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心理健康系副教授 Adam P. Spira 教授表示,“饮食,运动和认知活动等因素已被认为是能够预防阿尔茨海默病产生的重要方式,但睡眠质量以及睡眠时机对阿尔兹海默症的预防作用尚不明确。因此,他们设计了一个可行的实验方案去探索睡眠因素对阿尔兹海默症形成的作用。如果睡眠不良会导致阿尔茨海默病,那通过治疗有睡眠障碍的患者,则可以避免这些患者未来发生阿尔兹海默病”。

该研究使用了 Baltimore 老年人纵向研究(Baltimore Longitudinal Study of Aging,BLSA)的数据,该研究是由 NIA 于 1958 年开始的一项长期研究,跟踪随访了上万志愿者的身体情况变化。作为研究的一部分,志愿者在 1991 年至 2000 年期间填写了一份调查问卷,询问了他们是否经常在白天想睡觉时便昏昏入睡以及是否有每天小睡一下的习惯。

BLSA 志愿者于 1994 年开始接受神经影像学评估。从 2005 年开始,其中一些参与者接受了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扫描,主要是帮助研究人员识别神经元中的β-淀粉样蛋白斑块,而这些斑块是阿尔茨海默病的标志。

研究人员最终筛选了 123 位志愿者,这些志愿者于项目开始的早些时候完成了日间睡眠习惯的调查问卷,并再 2016 年后对其脑部进行了 PET 扫描。Adam P. Spira 的研究团队通过对比问卷调查与 PET 扫描的结果研究白天嗜睡与大脑中β-淀粉样蛋白沉积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性。

在整合其他影响白天嗜睡统计学因素(如年龄,性别,受教育程度和体重指数)之前,Adam P. Spira 研究团队的研究结果表明:白天嗜睡者β-淀粉样蛋白沉积的概率大约是正常作息者的三倍。在整合其他影响因素后,白天嗜睡者的风险仍然高出 2.75 倍。



日间睡眠何以影响老年痴呆的形成尚不明确


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日间睡眠会与β-淀粉样蛋白的沉积相关。一种可能性是日间睡眠本身以某种方式导致了这种毒性蛋白质在大脑中蓄积。根据先前的研究,更合理的解释是其他,如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等因素以尚不明确的机制导致患者脑部β-淀粉样蛋白沉积,同时这些因素本身又可以引起患者的白天嗜睡。因此导致了白天嗜睡与β-淀粉样蛋白沉积的相关性联系。

通过阿尔茨海默病动物模型的研究表明,限制夜间睡眠可导致大脑和脊髓液中更多β-淀粉样蛋白产生。同时也有一部分人体研究将睡眠不良与神经元组织中β-淀粉样蛋白的大量沉积联系起来。研究人员早在先前的研究中就已经明确,睡眠障碍在被诊断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患者中十分常见。大脑中沉积的β-淀粉样蛋白斑块和继发的大脑变化均会对患者睡眠产生负面影响。

但 Adam P. Spira 的这项研究更加为证明睡眠不良可有促进阿尔茨海默病进展提供了更加有力的证据。其成果表明过低的睡眠质量可能是阿尔茨海默病进展的危险因素,因此,可以通过改善影响睡眠的疾病,例如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失眠,以及社会和个人因素或可达到预防阿尔茨海默症进展的目的。

Spira 表示,“目前还没有治愈阿尔茨海默病的方法,因此他们必须尽最大努力去敦促人们加强预防阿尔茨海默病。即使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被治愈,也应该强调其预防策略。优先解决睡眠不良可能是帮助预防或减缓阿尔茨海默病发生和进展的可行方法”。

小编认为,这项研究为研究者和大众均具有很大的启示意义。首先,对于研究者而言,通过研究该研究成果和其存在的局限性,研究者应该进一步明确,影响睡眠质量的其他因素与睡眠不良以及β-淀粉样蛋白沉积三者的关系,探索日间睡眠导致β-淀粉样蛋白沉积的分子生物学机制,合理解释日间睡眠与老年痴呆发病的病理生理学关系。其次,对于普通大众,尤其是各位“夜猫子”,不能再继续“晚上不睡,白天不起”有害身体健康的恶习,应该明白熬夜与白天多睡都是对身体的“2 次损伤”。

只有做到“晚上早睡,早晨早起”,才能更好的呵护各位自己的身体呀!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