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宇专栏 美国航天在一日之间体验大喜大悲,美空军签订20亿大单

科学
话宇专栏 美国航天在一日之间体验大喜大悲,美空军签订20亿大单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10月11日

2018年10月11日

2018 年 10 月 10 日,美国的航天业传出两件重要的新闻,其一是美国空军授予了联合发射联盟(ULA)、诺斯罗普·格鲁曼和蓝色起源共计 20 亿美元的新一轮“发射服务协议”(Launch Service agreement)——在军方订单的刺激下,商业航天的力量进一步茁壮。
航空航天
2018 年 10 月 10 日,美国的航天业传出两件重要的新闻,其一是美国空军授予了联合发射联盟(ULA)、诺斯罗普·格鲁曼和蓝色起源共计 20 亿美元的新一轮“发射服务协议”(Launch Service agreement)——在军方订单的刺激下,商业航天的力量进一步茁壮。

2018 年 10 月 10 日,美国的航天业传出两件重要的新闻,其一是美国空军授予了联合发射联盟(ULA)、诺斯罗普·格鲁曼和蓝色起源共计 20 亿美元的新一轮“发射服务协议”(Launch Service agreement)——在军方订单的刺激下,商业航天的力量进一步茁壮。

而另一件事则显得不那么使人高兴,那就是由 NASA 主导、波音公司深度参与的太空发射系统(SLS)再次传来噩耗——由于波音公司及其监管人员管理不善,由波音负责建造的芯级难以在预定的 2019 年 12 月前交付,该火箭可能会错过 2020 年首次试射的既定时间表。更有甚者,整个 SLS 的开发成本已经达到 119 亿美元,是预期的两倍还多。

NASA 发布的 SLS 报告:https://oig.nasa.gov/docs/IG-19-001.pdf



蓝色起源鹤立“后十年火箭”


既然是美国空军所授予的订单,那么入选的火箭将主要用来发射军事卫星或者与美国国家安全有关的载荷,毕竟美国人已经决心 2022 年告别 RD-180。根据空军的新一轮“发射服务协议”(Launch Service agreement),三个赢家所得合同分别是:

一、ULA 获得 9.67 亿美元,用于开发火神(Vulcan)火箭和改进与之匹配的半人马座(Centaur)上面级;
二、诺斯罗普·格鲁曼下属的诺格创新部门(原 Orbital ATK)获得 791,601,015 美元,用于开发欧米茄(OmegA)火箭;
三、蓝色起源获得 5 亿美元,用于开发新格伦(New Glenn)火箭。

话宇专栏 美国航天在一日之间体验大喜大悲,美空军签订20亿大单

图丨贝索斯发推文感谢美国空军(来源:Twitter)

此外还有 Aerojet Rocketdyne 和 SpaceX 两家公司也曾被美国空军纳入考虑的范围之内,不过,由于 Aerojet Rocketdyne 的 AR-1 发动机已经在 Vulcan 火箭主发动机的竞标中败下阵来,所以其被美国空军率先踢出局并不意外。

但对于近来如日中天的 SpaceX 公司为何出局?美国空军并没有给出直接而清晰的回答,可能的原因是美国空军认为 SpaceX 的火箭已经足够成熟,而且已经赢得了 7 个空军的发射合同,其中 5 个是猎鹰 9 号,两个是猎鹰重型火箭,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有至少 3 家公司以形成竞争局势,军方有必要培养一些新的“选手”,避免重蹈被“黑店 ULA”鱼肉的覆辙。

另一个原因是,SpaceX 的确也参与了竞标,但他们推出的火箭型号是 BFR,就是那个用来绕月登火的超级火箭。这也不难理解,毕竟超过 50 亿美元的项目投入需要大量的资金,除了向日本富豪前泽友作售票之外,军方的钱自然也是能争取就尽量争取。可对于空军来说,即便进行选择也是优先考虑猎鹰 9 号或者猎鹰重型,BFR 那种尚在缥缈之中的“圣物”还是少碰为好。

而在获胜的 3 家公司之中,空军资金的进入自然可以保障 ULA 的 Vulcan 火箭和诺格的 OmegA 火箭的研发加速推进,两型火箭在 2021 年前后首飞的成功几率也大为提高。在接完军方订单后,广告效应也可以为他们赢来商业卫星公司的合同。

不过,唯一值得一提还是近期崛起势头明显的蓝色起源,除了 BE-4 发动机的成功之外,蓝色起源的 CEO Bob Smith 还宣布了他们将在 2019 年上半年利用 New Shepard 亚轨道火箭完成第一批游客的“太空体验之旅”,并在 2021 年发射第一枚 New Glenn 火箭,较之前的时间表略有调整。

话宇专栏 美国航天在一日之间体验大喜大悲,美空军签订20亿大单

图丨贝索斯十分渴望“上天”(来源:Twitter)

似乎在贝索斯宣布每年要拿出 10 亿美元投入到蓝色起源之后,这家公司的好运不断,不仅还未问世的 New Glenn 火箭频频拿下不乏 OneWeb 这样顶尖卫星公司的多项大单,BE-4 发动机也为公司赚到了最高可达数十亿美元的订单,这又获得了空军的 5 亿美元好礼。不得不说,“马太效应”在外太空也是一样适用。



身为 NASA 嫡系的 SLS 为何不给力?


当然,有人欢喜自然有人忧,根据 NASA 昨日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波音公司为 SLS 火箭建造的第一个芯级可能会超过目前预定的 2019 年 12 月,会比最初计划的时间晚三年以上。更重要的是,截止到今年 8 月份,NASA 在 SLS 开发上投入的成本至少达到 119 亿美元,是原先预算的两倍。

“我们发现波音公司在项目管理上的糟糕表现是造成成本大幅增加和研发滞后的主要原因,”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监察长 Paul Martin 指出。

根据 NASA 最初设定的目标,SLS 火箭本应在 2017 年 11 月首飞,最近的设定时间是 2020 年 6 月,但现在看来,这一时间点也保不住了。而且,2014 年 6 月,波音公司收到了 NASA 预定的两枚 SLS 火箭芯级合同当时价值仅 42 亿美元,2016 年 5 月,合同总价值已达到 52 亿美元,截至今年 1 月,这份合同已经增长到了 62 亿美元,到 2021 年,预计合同的总费用将增至 89 亿美元。

同时,波音为斯坦尼斯空间中心开发的“指挥控制”软硬件也比 2016 年制定的时间表晚了 18 个月,这意味着至少在 2019 年 5 月之前,该中心无法进行 SLS 火箭芯级的地面测试——这对于 SLS 火箭全箭合练和首飞至关重要。

那么,问题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对此,NASA 和波音公司可谓是各执一词,互相扯皮。波音公司认为,SLS 火箭早期开发的“资金不足”是罪魁祸首,而 NASA 则回击道,“到 2015 财年末,波音公司已经收到了 7.06 亿美元,仅比完成两个芯级建造工作的预定目标少了 5300 万美元。而在 2016 年 5 月,NASA 又追加了 10 亿美元,使合同总价值达到 52 亿美元,足以保证 2017 年的首飞目标。”换句话说,钱不是问题的关键!

对此,波音怎么看,只是一句,“SLS 是一项空前的巨大工程,再认真对待也不为过。而且当前的任务指标已经和几年前相去甚远。”

波音的解释有没有道理呢?其实不太站得住脚。毕竟 SpaceX 开发重型猎鹰火箭只花了 5 亿美元,开发 BFR 预计的最高 100 亿美元费用也不敌 SLS 这样的同等量级工程。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 SLS 火箭涉及的全美 43 州 1100 家供应商已经将 NASA 和美国政府牢牢套住,毕竟,留住工作机会才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