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牛31篇论文被校方申请撤稿,涉嫌数据造假

科学
哈佛大牛31篇论文被校方申请撤稿,涉嫌数据造假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10月18日

2018年10月18日

2018 年 10 月 14 日,美国著名生命科学媒体 STAT 和《撤稿瞭望(Retraction Watch)》网站爆出前哈佛医学院教授 Piero Anversa 学术造假丑闻的最新进展: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妇女医院确定了涉及数据造假的 31 篇论文,并主动呼吁各大医学期刊,将已发表论文撤回。
数据造假 哈佛大学
2018 年 10 月 14 日,美国著名生命科学媒体 STAT 和《撤稿瞭望(Retraction Watch)》网站爆出前哈佛医学院教授 Piero Anversa 学术造假丑闻的最新进展: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妇女医院确定了涉及数据造假的 31 篇论文,并主动呼吁各大医学期刊,将已发表论文撤回。

2018 年 10 月 14 日,美国著名生命科学媒体 STAT 和《撤稿瞭望(Retraction Watch)》网站爆出前哈佛医学院教授 Piero Anversa 学术造假丑闻的最新进展: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妇女医院确定了涉及数据造假的 31 篇论文,并主动呼吁各大医学期刊,将已发表论文撤回。

学术圈的朋友,应该不会对 Piero Anversa 这个名字感到陌生。Piero Anversa 博士曾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再生医学中心主任、国际心血管领域的顶尖专家,响当当的大牛级人物。

哈佛大牛31篇论文被校方申请撤稿,涉嫌数据造假

图 | Piero Anversa博士(来源: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曾是昔日的“十大论文撤稿事件”之一


在 2014 年的一项调查中,Anversa 和他的同事被发现在研究中“操纵和伪造”数据,并在拨款申请提供“虚假的科学信息”,在当时也是引起了极大轰动,甚至和当年的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一起被 《The scientist》 杂志列入当年的十大论文撤稿事件中。

当时,面对如此指控,Anversa 也曾咬牙坚称自己是清白的,并一度起诉哈佛大学和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布莱根妇女医院。

他起诉理由竟然是,布莱根妇女医院发现论文数据有问题后主动通报给了《循环(Circulation)》杂志编辑部,导致 Anversa 博士发表的论文被撤稿,从而损害了其职业前景。

不过,作为 Anversa 的“东家”,布莱根妇女医院大胆地站了出来。

2017 年,布莱根妇女医院向美国卫生部果断“认错”,并与美国司法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达成协议——认罚 1000 万美元,用于赔偿 Piero Anversa 博士领导的干细胞研究实验室以欺诈手段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基金拨款。

哈佛大牛31篇论文被校方申请撤稿,涉嫌数据造假

图 | 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来源:ATAT)

一个学术不端的造假问题,闹到要赔偿 1000 万美元的地步,也是让很多看惯了造假丑闻的吃瓜群众大开眼界。

然而,负责监督涉及 NIH 资助研究不当行为调查的美国研究廉政办公室 (U.S. Office of Research Integrity),并没有就此案做出最终结论。这也意味着 Anversa 的丑闻故事并没有结束。

其实,在 2014 年《循环》杂志撤回 Anversa 及其同事的论文后,另一顶级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在同一年发表声明将对另一篇论文的进行关注。但是当时,哈佛大学和布莱根妇女医院还没有查明,Anversa 的数据造假涉及哪些期刊的哪些论文。

时至今日,哈佛大学相关人士告诉媒体,“在对 Piero Anversa 博士前实验室进行的研究进行审查后,我们确定了 31 份包括伪造数据的已出版论文,现在我们已经主动通知了所有相关期刊。”

心血管领域的卓越领导者 Jeffery Molkentin 所在的辛辛那提儿童研究所(Cincinnati Children's whose lab),是 2014 年第一个公开质疑 Anversa 等人研究数据的实验室。

Molkentin 表示,“十多年来 Anversa 看起来都很顺利,但这次他的错误被指出,问题被纠正,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解脱。我觉得这个结果对所有人都好。”

Molkentin 同时表示,“现在仍然有一些研究者在发表他们支持 Anversa 的研究结果。但这次 31 篇问题论文的撤稿,一定会推动这个有争议的研究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到时候这些人也就自然慢慢不说话了。”

Molkentin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认为,“心脏中没有干细胞,不要再试图发布这样的结果了。”



撤稿论文的核心:有争议的心脏干细胞


Anversa 于 1940 年出生于意大利帕尔马,并于 1965 年在帕尔马大学获得医学学位。他在纽约医学院(New York Medical College)做干细胞研究时声名鹊起。2007 年,他进入哈佛医学院和布莱根学院,并在 2010 年正式成为教授。

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Anversa 获得了多项荣誉,其中包括 2004 年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颁发的研究成就奖,同年他还被评为“杰出科学家”。

美国医学媒体 MedPage Today 曾如此评价 Piero Anversa 的成就:当他第一次报道心脏细胞有再生能力时,实际上他开创了整个心脏干细胞治疗领域。

众所周知,成年心肌细胞作为终末分化的细胞,不具备再生能力,一旦损伤便意味着永久丧失。这也便造成了心肌梗死、心力衰竭等各种心脏疾病,往往最终不可避免地,以心力衰竭作为最终归宿。

哈佛大牛31篇论文被校方申请撤稿,涉嫌数据造假

图 | 心肌细胞(来源:耶鲁大学)

在心血管领域的治疗中,包括药物、放支架、冠脉搭桥等几乎所有临床治疗手段,都不能扭转心力衰竭的进展,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延缓病情。

所以一直以来,就有研究人员寄希望于通过干细胞治疗,使心肌再生。

Anversa 及其同事的研究,就是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即他们认为他们找到了一种可以让心肌再生的骨髓c-kit细胞,并且他们认为心脏中就含有可让心肌再生的干细胞!然而,当其他实验室的研究团队试图重现 Anversa 的发现结果时,都未能如愿。

尽管如此,一些科学家已经将这种美好假设付诸行动,在大量的心脏干细胞治疗临床实验中,研究人员尝试为心脏病患者注射 c-kit 细胞以及各种类型的心脏祖细胞,以帮助治愈受伤的心脏。

在某些情况下,治疗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心脏功能。但对各种心脏细胞疗法的研究发现,绝大多数细胞不会在心脏中停留超过几周,这表明这些细胞并不会分化成为心肌细胞。路易斯维尔大学医学院心脏细胞治疗研究员 Roberto Bolli 说,“这种机制显然是一种旁分泌作用,细胞释放了'某种东西',使心脏更好。”

2014 年,Piero Anversa 实验室的一位前研究员写了一份匿名帖,曝光了 Piero Anversa 实验室的一些秘密:比如对于不能证明 c-kit 细胞假设正确的所有数据都被认为是错误的;对于所有明确表明该假设不正确的实验都不进行;比如实验室内部存在严格的信息隔离和不择手段的原则。

帖子中作者还郑重地抒发了一段个人感想:

“我认为,大多数科学家,除了那些侥幸的或最不诚实的之外,都会经历科学实验的失败或者提出根本上可能就是错误的假设。一般来说,我们叹息,我们改变假设,开发新方法,继续前进。这才是应该指导科学的数据。”

哈佛大牛31篇论文被校方申请撤稿,涉嫌数据造假

图 | 曝光帖(来源:retractionwatch.com)

也正是这封帖子,揭开了对 Piero Anversa 实验室伪造数据的质疑,以及后续整个学术不端事件的结果。

据 STAT 报道,Piero Anversa 博士已经从哈佛医学院离职,并最近入职瑞士苏黎世大学。



Anversa “入围”全球撤稿数量最多的科学家


据 statnews 数据显示,在每年 300 万的公开出版物中,大概会有 1400 篇学术论文被撤回。Anversa 此次撤回 31 篇论文的数量,将使他进入世界排名前 20 位的被撤稿科学家名单中。

至于为啥连前 10 都没进,是因为排名前 10 的科学家撤稿数量最少是 39 篇。其中,日本麻醉学者 Yoshitaka Fujii 保持着撤稿 183 篇的世界纪录。

哈佛大牛31篇论文被校方申请撤稿,涉嫌数据造假

图 | 撤稿榜单前 20 的科学家(来源:retractionwatch.com)

撤稿对于科学家以及相关领域,意味着什么呢?

耶鲁大学心脏病专家 Harlan Krumholz 博士表示,“对我而言,显而易见的是需要透明度。科学界需要知道(撤稿)发现了什么、为什么要撤回论文、对他未来工作的指导建议。以及,以他的工作为基础的研究发生了什么变化。没有这些也就没有意义。”

在 Anversa 论文数据造假丑闻的事件处理过程中,有一点特别值得说道。Circulation 杂志主编 Joseph Loscalzo 博士,也是当时被撤下论文的共同作者。他也同意了撤稿这一决定。

更值得说道的是,布莱根妇女医院在整个事件过程中的自我披露。

美国卫生和服务部总检察长办公室(HHS OIG)首席法律顾问 Gregory E. Demske 评价说,“我们赞扬布莱根妇女医院在 Anversa 实验室欺诈指控中的自我审查和披露的努力。”

这不得不让人想起,2017 年震惊国内的《肿瘤生物学》期刊撤下 107 篇来自中国作者的论文。至今,我们尚不知道这些作者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了什么样的后果。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