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互联网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年11月4日

2018年11月4日

很多人担心,若 V 神真要离开,以太坊还能否保住区块链行业的龙头地位?
区块链
很多人担心,若 V 神真要离开,以太坊还能否保住区块链行业的龙头地位?

2018 年 10 月初,区块链最大技术社区“以太坊”的创始人“V 神”(Vitalik Buterin)突然语出惊人在推特上表示,“就算没有我以太坊也“绝对会存活下去”,又说自己渐渐退居第二线。这番话在区块链圈引起一阵大骚动。很多人担心,若 V 神真要离开,以太坊还能否保住区块链行业的龙头地位?

事实上,作为目前区块链最成熟底层架构平台的以太坊,早已不只是 V 神的 one man show,而是由许多开发者共同支撑起来的繁荣开源社区。日前在布拉格举行的以太坊开发者年度大会 Devcon 4 上,就有多位核心开发者带来最新研究成果。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图|Vitalik Buterin(来源:Wikipedia)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图|Vitalik Buterin 推文(来源:Twitter)



远胜其它加密货币!以太坊是开发最活跃的区块链


从代码提交的活跃程度来看,以太坊无疑是开发最活跃的区块链。无论是 GitHub 上的提交数量,存储库中星号和分叉的数量,以及开发人员数量,都远超过比特币、Ripple、比特币现金、EOS,以及莱特币等其它所有加密货币。

以太坊是一个开源的区块链底层系统,有点类似区块链版本的安卓,提供 API 与接口让所有人都能在上面快速开发各种去中心化应用程式(Dapp)。尽管目前区块链在速度与效率上还比不上传统互联网,但根据链塔智库统计,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以太坊平台收录 DApp 已来到 940 个,其中游戏类 DApp 共有 352 个,占比达 37.5%,竞猜类 DApp 占 20%,交易市场类占 5%,其他类占 37.5%。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图|《2018 年 9 月以太坊 DApp 数据分析报告》(来源:链塔智库)



由外而内 3 层开发者社区撑起以太坊活跃度


简单来说,以太坊开发社区由外而内、由上层应用项目到底层架构,可以粗略分成三种开发者层次。

最外层是是搭建在以太坊底层架构之上的各种上层应用项目开发。这些开发者或许不直接参与底层架构的技术推进,但仍贡献了整个社区生态的繁荣。从红极一时的加密猫(Cryptokitties),到曾经单日吸金上亿元的“资金盘”游戏 Fomo 3D,都是架构在以太坊之上的 DApp。

第二层则是来自基金会以外、但同样投入底层架构的外围开发人员。由于以太坊是一个完全开源的生态体系,所以世界各地的开发人员只要有兴趣,都可以用各种形式参与到底层开发工作当中。以太坊的链下扩容解决方案雷电网络(Raiden Network)即是一例。

最核心的是由创始人 V 神为首的“以太坊基金会”(The Ethereum Foundation),总部设立在新加坡,目前拥有约 30 余人的研究团队,分散在世界各地,专职投入底层核心架构的研究与开发。其中有许多都是跟 V 神一样的 90 后开发者。

当 V 神在被问及将来是否会退居二线时,他不仅表示,“已经在进行中了”,还说,“现在大多数研究工作都是由 Danny Ryan、Justin Drake、Hsiao-Wei Wang 等人完成的。”

例如 29 岁的 Justin Drake,就是目前以太坊研究分片技术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曾经在英国剑桥大学做出校园内第一台比特币 ATM。

Justin Drake 更在Devcon 4 上,公布了下一代以太坊 ASIC 的初步设计。

为解决加密货币必须靠工作量证明机制(PoW),也就是挖矿,从而导致大量能源耗费的问题,以太坊社区近年积极研究如何转向权益证明机制(PoS)。而分片技术正是以太坊由 PoW 转向 PoS 机制的关键技术。

PoS 机制的一大难点在于如何产生出很好的随机数,以保证攻击者无法有效同时尝试很多随机数来达到攻击的目标。而这部分就必须仰赖由 Justin Drake 主导的可验证延迟函数(VDF)等密码学,以及特制 ASIC(专用芯片)等硬件研究。

过去币圈所谈的 ASIC 矿机,主要是针对 PoW 计算,目的是快速计算 PoW,抢得区块生成的优势。而如今在以太坊所谈的 ASIC 则是专门运算 VDF。Justin Drake 的目的就是想要设计出一种 ASIC,让攻击者无法很简单地靠性能超越、靠强大算力来破解其随机数。也就是说,整个网络被攻破的可能性可以降低到某个几乎不需要担心的程度。

以太坊另一个重点方向 Casper 的主要开发人员则是 Danny Ryan。Casper 是以太坊从工作量证明(PoW)过度到权益证明(PoS)机制的关键,被期待可以解决节点联合作恶等 PoS 机制的固有缺点,以顺利取代 PoW 机制。

不仅肩负以太坊未来发展关键,Danny Ryan 在基金会内还以沟通技巧极强着称。内部开发者告诉 DT 君,在每双周四举行的以太坊例行周会上,Danny Ryan 总能把好几个研究团队及开发团队整合在一起,进行开发跟研究上的沟通。许多时候会议上抛出一个困难问题,众人都不知如何回答,但 Danny Ryan 往往可以快速反应,然后进行界定与厘清。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图|以太坊魔法师联谊会(Council of Ethereum Magicians)网站以及 ethereum GitHub 页面,可以找到以太坊相关会议内容的文字及语音记录等整个进度报告。可以清楚看到各个团队的持续开发详情,也可以看到以太坊现在最新的研究(来源:Council of Ethereum Magicians、ethereum GitHub)



全球约 14,000 多个节点,中国占比达 13%


目前以太坊在全球约有 14,000 多个节点,分布在世界各地。其中多数节点在美国与欧洲,单是美国节点便占了 43%。而亚洲地区则以中国为最多,占全球节点比重达 13%。

事实上,中国的以太坊社区从很早就开始发展,许多早期以太坊核心开发者都来自中国。但过去一段时间在区块链创业潮爆发下,大陆的以太坊早期成员大量流向各式其它项目,反而是台、港的以太坊核心开发社区生态持续越来越见蓬勃。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图|以太坊全球结点分布(来源:ethernodes)



90 后发起的台北以太坊社群,成为区块链开发能量重要推手


以台湾来说,成立 2 年多的台北以太坊社群,包含 V 神本人,以及莱特币创始人 Charlie Lee 等许多区块链界大咖,都曾经亲自参与。另外,目前以太坊基金会的全球开发者团队约有 30 多人,而其中就有 4、5 个人是来自台湾。

如此蓬勃的开发者社区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呢?

DT 君也专访 90 后的台北以太坊社群(Taipei Ethereum Meetup)联合发起人梁智成。

2015 年,梁智成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以太坊。原本只知道比特币的他,看了以太坊白皮书后,发现后者完全不同。“就像是想要做一台电脑一样,以太坊会有很多的应用、软件和服务”,他说。于是“我们开始组织一些聚会,然后在 2016 年 4 月正式办了台北的第一场面向开发者的以太坊活动。”

两年多下来,台北以太坊社群以规律的线下活动与线上粉丝团,成功带动了当地活跃的区块链开发者文化,甚至还曾在今年 3 月举办过一场“Ethereum All-Star Tech Talk 以太坊全明星技术座谈”,几乎把所有以太坊的核心关键人物都聚集到了台北。

“台湾一直以来都有不错的社区文化”,梁智程观察,光是台北本身就有很多规模很大的社区,包含各种开源社区、或甚至是更久以前的各种基础社区等。这种技术人才积极参与社区交流的文化,直接促成了以太坊在台湾的兴起。正如梁智程,也是因为参与组织台北以太坊社区活动,目前更已加入以太坊基金会成为研究员。

那么,具体来说该怎么参与到以太坊的开发社区中呢?

以太坊的开发工作可以简单分为 4 个流程,依序是研究理论、写成规格、实作雏形,到实作客户端。梁智程解释,实际上软件程序的生产当然并没有那么简单,实际运作方式是比较复杂一点,不过在顺序上仍不脱先进行研究、写成规格,接着再做开发与实作。

同时,以太坊基金会每两周会有周会,讨论以太坊各种大小事。这个周会通过以太坊魔法师联谊会网站,公开给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一起参与,完全展现出开源精神。“有时候还会有一些很神秘的人现身”,梁智程笑说。

“其实开始的方法有很多,第一种就是从阅读、理解程式码开始,然后在论坛上打打招呼,提出相关问题,与其它开发者互动”,梁智程说,新手可以从协助翻译文件开始进行贡献,等到更熟悉状况时,就可以开始加入解问题。此外,以太坊基金会团队也制作出一个懒人包,可以让新手很快地了解到目前有哪些开发需求。

以太坊基金会除了欢迎外围开发者义务贡献外,为号召更多程序员投入解决难度较大的问题,也设有奖励金。2018 年初迄今,就已经对 52 个项目发出合计高达 1,100 万美元的奖金。

其中,针对解决以太坊扩展性(scalability)与安全性(security)项目得到了最多奖金与项目的支持。以金额来看,有 61.3%的奖金投入了扩展性的项目,16.8%投入安全性项目。以项目数量来看,有 29.1%是扩展性项目,18.8%是安全性项目。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图|以太坊开发奖金发放分析(来源:梁智程)

开发奖金申请流程分为几个步骤。第一步是提交项目申请。梁智程建议,申请者必须具体呈现出对以太坊生态系的承诺、开发能力、开发焦点与进度规划。同时,也必须呈现出与其它项目的差异化所在。当然,项目必须支持开源。

接下来,提案项目会由以太坊核心团队与顾问团队依序进行书面审核与面谈审核,逐步厘清项目目标、开发路径与奖金额度,并将提案导向合乎于以太坊的整体发展方向。

以太坊如何不靠“V 神”也能“活下去”?一窥以太坊全球社区

图|以太坊开发奖励申请流程(来源:梁智程)

“Vitalik 希望人人都有能力去参与以太坊的运作、开发、研究”,梁智程说,“他渐渐的已经不会每件事情都插手,或者是每件事都给意见”。

这是因为,尽管 Vitalik 的研究能力、开发能力堪称无人能及,但他深知,以太坊的突破不能只靠他一个人产出。培养整个社区的开发能力,是以太坊、甚至于整个区块链行业要繁荣壮大都不可或缺的。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