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台高端光刻机进驻国内!扩产大潮迎面袭來,DRAM价格崩跌一线间

商业
又一台高端光刻机进驻国内!扩产大潮迎面袭來,DRAM价格崩跌一线间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12-22

2018-12-22

在资本助力和短暂的狂欢下,中国的共享出行市场落得一地鸡毛,年轻的创业者被激进的资本和各怀心思的成年人裹挟,从相信任何人到不轻信任何人,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谷歌 商业
在资本助力和短暂的狂欢下,中国的共享出行市场落得一地鸡毛,年轻的创业者被激进的资本和各怀心思的成年人裹挟,从相信任何人到不轻信任何人,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ofo剧中人:我不愿谢幕”,“ofo退押金排队人数已超1000万”,“滴滴高管年终奖取消”......北京的冬天格外冷,优衣库的最新款冬裤已经加厚了不少,这才让笔者的老腿没有在寒冬中瑟瑟发抖。在资本助力和短暂的狂欢下,中国的共享出行市场落得一地鸡毛,年轻的创业者被激进的资本和各怀心思的成年人裹挟,从相信任何人到不轻信任何人,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大洋彼岸,美国的共享出行双寡头Uber、Lyft同样经历了残酷的竞争,但是他们最近已经传出了上市的消息,并且,双寡头背后是比中国互联网三寡头BAT更为强悍的存在......

Uber、Lyft 双雄争霸,或同一时间段 IPO


前段时间Lyft和Uber争先恐后申报IPO,唯恐天下人不知。在Lyft 声称12月6日已经申报了S-1文件(目前为保密状态)后,Uber又出来放风,表示自己不落人后。Lyft将于明年3月或4月上市,Uber上市则快至明年一季度,超出CEO之前声称的下半年。 

Uber将其IPO项目代号定为“自由项目”(project liberty),财务顾问建议其IPO估值定为1200亿美元,之前Uber以760亿美元的估值向丰田出售了价值5亿美元的股份,过往融资总计200亿美元。Lyft IPO发行股数和发行价未定,上一轮估值150亿美元,总计融资51亿美元。

                

(图源:Uber 官网)

知情人士声称,Uber可能在IPO时着重强调两点:1、Uber占美国市场的69%,Lyft只有28%,同时Uber覆盖了约70个国家,而Lyft目前只覆盖了美国和加拿大市场;2、Uber发展的新业务-食物配送UberEats和卡车业务Freight进展良好。Uber在IPO前还有可能进行并购,这会推高Uber在IPO时的估值,但也会推迟IPO的时间点。

Lyft和Uber上市将是市场的试金石,检验投资者能否继续忍受高估值、但产生巨额亏损的新经济公司。Lyft今年第三季度总营收5.63亿美元,亏损2.54亿美元;Uber三季度营收29.5亿美元,亏损10.7亿美元。虽然Uber录得更高的营收,但是三季度营收环比增速(相比于二季度)只有5%。

在证券承销方面,今年十月份,Lyft选择JP摩根、瑞信和Jefferies作为其承销人,Uber尚无明确选择,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可能领衔承销。

Lyft和Uber在美国和加拿大地区,是共享出行领域的绝对寡头。在一个双寡头市场,任何一方领先都会对另一方带来伤害。Lyft作为老二,率先发布IPO信息是占优策略,老大Uber的动机就没那么强烈,Lyft率先发布IPO信息客观上起到了测试Uber反应的效果。在Lyft和Uber实际上已经成为共享出行双寡头垄断市场的条件下,任何一方的一个占优策略都会被另一方迅速赶上,最终两方达成一个市场平衡。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互联网巨头“无边界扩张”,技术和场景交叉融合,资本扩张突破地域界限,共享出行双寡头的发展历史为我们提供了一部活的互联网战争史。

Uber、Lyft 与Google的三角恋


Google母公司旗下风投有两家基本覆盖了风险投资的不同时期,一个是Google Venture,主打早期投资,Google母公司是唯一的出资人,每年风险投资总额度5亿美元;一个是CapitalG,也就是原来的Google Capital,主打晚期投资,相当于PE。这两家投资公司相当于Google的左右手,为母公司在初创企业纵横捭阖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Google Venture并不服从于Google自身的业务发展,更多是一个纯粹的VC,追求财务回报。但初创企业野蛮生长,老大哥不甘沉寂,行事凶猛的Uber、擅长奇袭的Lyft和触角四处延伸、不容冒犯的Google,三者撞在了一块,把VC的戏份抢了个精光。

Google Venture是Uber股东,Google创始人Larry Page当时决定了谷歌风投这笔当时最大的交易,早在2013年Google Venture即以38亿美元估值、投资Uber 2.58亿美元。以现在的估值来看,Google这笔交易的浮盈至少20倍。

但作为Google的小弟,Uber不是省油的灯,Uber所创造的问题和麻烦,一个箩筐都装不完。Uber卷入的问题包括:定价问题、Uber亚洲高管涉嫌贿赂、逃避政府监管、性别歧视和性骚扰、自动驾驶事故等等。其中,性别骚扰事件影响较大,最终EEOC(联邦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介入调查;自动驾驶事故直接导致了Uber暂停实验。比性别骚扰和自动驾驶事故更离谱的是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曾指控Uber向8.8万名司机贿赂1980万美元,以撤销FTC对Uber在收入和车辆融资问题上误导司机的指控。总之一句话,没有想不到,只有Uber做不到的。在性格暴躁、争强好胜的前CEO Kalanick的领导下,Uber短短数年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很多老资格的大公司。 

图 | Uber前CEO Travis Kalanick(图源:The Verge)

Uber的名声在美国具体有多糟糕?举一个例子大家感受一下。


2017年一月底,川普宣布禁止7个伊斯兰国家的居民进入美国境内,人们纷纷上街抗议。纽约的出租车司机联盟宣布周六晚上罢工,6点到7点肯尼迪机场没有出租车现场接机,这样一来,刚下机的旅客对于Uber的需求就会增加。Uber需求增加会自动引发Uber的加价机制,为了避免人们的指责,Uber纽约城市经理没有加价。本来Uber这一做法无可厚非,甚至是为乘客谋福利,以努力扭转自身在国民心中的坏形象。但有趣的事情发生了,人们认为Uber这样的做法是在破坏肯尼迪机场的罢工运动,社交网络上兴起了删除Uber的风潮,一时间Uber成为落水狗,人人喊打。

这一事件反映了Uber面临的舆论困境,司机、乘客对于Uber道德败坏的印象根深蒂固,以至于Uber做了好事还被冤枉。Uber的对手Lyft利用Uber落难的好时机,标榜自身的反Uber立场大肆招徕乘客,并向美国民权自由联盟捐款100万美元。 

尽管自家小弟不听话,Google面子上挂不住,好歹两家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但Uber明目张胆地挖角老大哥Google的无人驾驶公司Waymo,这一事件严重激化了双方矛盾,三角恋的狗血剧情马上就要上演。

Google投资Uber后,开始搞无人驾驶共享出行(driverless ride-sharing)业务,如果这一技术成熟,Google有能力和资源利用这一技术同时打击Uber和Lyft。在极端理想的情况下,无人驾驶可以完全省掉共享出行的最大开支 – 司机薪酬,车辆费用和维护则可以整合传统车场和金融机构提供相关服务,并且掌握无人驾驶技术的厂商理论上可以完全掌握共享出行的供给和车辆利用效率。Uber CEO Kalanick认为这是一种背叛,于是Uber自己也搞起了无人驾驶,以掣肘谷歌。

为掣肘Google,Uber在2016年以6亿美元股票的代价收购了Otto,而Otto创始人Levandowski恰巧是Google自动驾驶板块 - Waymo的前联合创始人兼技术总监,Levandowski前脚从Google离职,后脚就加入Uber。Uber这一招相当于直接挖角老大哥的墙角,这个墙角还不一般。

(图源:Waymo 官网) 

Google发起了反击,双方对峙公堂。Google控诉Uber偷窃Waymo无人驾驶技术,被挖角关键人物Levandowski这个时候心虚躲了起来,不愿意配合检方调查,最终被Uber解雇,而CEO Kalanick也在四面楚歌中退出Uber。

Uber被自家股东诉之公堂,高管团队动荡,自动驾驶业务停滞不前,这对于Google来说也不是好事情,但老大哥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胜负手准备了两手。Google和Uber双方在法庭上僵持不下的时候,2017年10月,Google 旗下风投CapitalG领投了Uber的对手 - Lyft的10亿美元融资,Lyft投后估值110亿美元。在自动驾驶领域,Lyft和一些汽车制造商如通用汽车进行了合作,此外,Lyft和Waymo也有合作。如今,Lyft的估值至少150亿美元,Google的买卖做的着实不亏。

Uber方面,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在2017年8月走马上任后,积极推进与Google方面的沟通,双方最终在2018年2月和解。达成的协议是Uber不会使用Waymo技术和部件,并且赠与Waymo 0.34%、相当于总值2.58亿美元的Uber股权。

左手扶持老二、右手降服老大,Google用旗下两家子公司左右开弓,两个投资决策将风险对冲掉后,老大哥在共享出行领域的投资组合几乎是无风险的。目前Waymo在无人驾驶领域已经推出了共享出行服务,决定Uber和Lyft估值的,或许是Google。对于老大哥来说,不仅可以挣估值的钱,也可以从小兄弟口袋里面挣成本费用(无人驾驶和造车)的钱。

不仅仅是出行,Google的投资没有边界


图 | Google及旗下风投历年风险投资交易次数(图源:crunchbase news)

除了Google Venture和CapitalG,Google旗下还有三个风险投资机构,Gradient Ventures专注于人工智能投资,Launchpad Accelerator和Google.org以无股权要求的小额捐款支持初创公司。2009年后,Google的风险投资笔数增长迅速,在2017年再创高峰,成为风险投资领域最活跃的公司,很多VC相比恐怕都要汗颜。一句话,口袋深,天地宽。 

图 | Google的投资版图(图源:crunchbase news)

Crunchbase news给出的这张图可以非常形象的说明Google宇宙星图般的投资版图。除了Uber和Lyft,共享民宿公司Airbnb和办公协作公司Slack都计划于明年上市,而在这两个金光闪闪的独角兽背后都有Google的背影。CapitalG在2016年领投Airbnb的5.55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300亿美元,2017年新一轮估值310亿美元,福布斯在2018年给出的估值是380亿美元。Google Venture则早在2014年就领投了Slack的1.2亿美元融资,当时投后估值11.2亿美元,2018年最新一轮估值70亿美元。

尽管贸易战引发了较大的市场动荡,但Google手中的超级独角兽无疑还是明日之星。无论是财务回报,还是多元化场景带来的业务协同,这些独角兽给Google带来的回报不仅仅是数十亿美元的账面回报这么简单。Google凭借其不设章法、肆意天然的投资风格,在风投界已然奠定了自己的“教父”地位。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