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或许在熊市中仍生命力旺盛,但其面临的挑战恐无人能够解决

计算
以太坊或许在熊市中仍生命力旺盛,但其面临的挑战恐无人能够解决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12-24

2018-12-24

迟迟难以克服性能瓶颈的以太坊恐怕正在流失它的领先优势。
比特币 商业 区块链
迟迟难以克服性能瓶颈的以太坊恐怕正在流失它的领先优势。

以太坊是继比特币之后最著名的加密货币,也是目前总值第三大的加密货币。或许更重要的是,以太坊不同于其它币种,它的目的是要成为一个通用计算平台,并拥有目前最大区块链开发社区,其拥护者相信,它可以实现一个全新形式的社会组织。

然而,随着竞争者日益辈出、愈来愈多投资者认清区块链技术还远远未臻成熟,加上以太坊市值目前与高峰相比已下跌超过 90%,其开发者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迟迟难以克服性能瓶颈的以太坊恐怕正在流失它的领先优势。

“2.0”升级,将实现以太坊真正力量?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近日就撰文指出,以太坊核心开发社区(主要包含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基金会及其它相关核心成员)正在致力于投入“以太坊2.0”升级,这是一项巨大的升级,目的是要让这一网络能够实现其真正的力量。

Vitalik 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表示,以太坊 2.0 将能够处理比当前版本高出 1000 倍的交易量,使其真正成为他所设想的世界计算机。




图: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在 11 月初于布拉格举办的以太坊 Devcon4 大会舞台上,Vitalik 展现出对未来充满乐观。他说话时会不自觉地扭曲手腕,像一个孩子,有些时候动作又像个机器人。尽管如此,将近 3000 名开发商和企业家仍全神屏息听他说话。



图:以太坊 Devcon4 大会(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以太坊 2.0 为了彻底解决以太坊的性能瓶颈(目前每秒仅能执行约 20-30 次交易,相较 Visa 每秒可以处理 2000 笔交易),以太坊希望选择用“权益证明机制”(Proof of Work, PoS),取代耗费巨大的“工作证明机制”(Proof of Work, PoW),作为新的底层共识协议。

PoS 的概念早在 1980 年代就已出现,这种共识算法仰赖“验证者”(validators),也就是验证并证明链上新增交易为有效的网络成员。他们诚实作为的保证来自于必须先存入大量资金(目前计划是 32 枚以太,按当前价格约为 2,800 美元),如果验证者作恶便可能会失去这笔钱。

其中,包含 sharding 、 Plasma 和 Casper 等字眼,频繁出现在 Devcon4 的几乎每一段演讲中。这是目前以太坊 2.0 升级的最重要几个手段。其中,最雄心勃勃的项目是 Casper。由 Vitalik 和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 Vlad Zamfir 等人主要带领,目标是重新塑造公链网络上计算机节点之间达成共识的方式。

升级挑战艰巨,恐无人能够解决


但 PoS 也有许多待解决的缺陷。包含如何设计演算法来挑选验证者、惩罚作恶的验证者。这牵涉到博弈论、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等众多复杂学科。其次,如何设计一个可以处理大量验证者且不会崩溃的系统。最后,相较于 PoW,PoS 面对某些恶意攻击时会更脆弱。这些都是以太坊开发者仍在试图解决的问题。

其实,希望替代 PoW 的工作早已持续长达数年,期间曾经有许多具有潜力的构想被提出,但又被抛弃。以太坊升级的目标屡屡被推迟。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尽管 Vitalik 在 Devcon4 大会上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阐述了他如何希望分阶段实施以太坊的转型升级,但最后却并未提出任何确切的时间表。

康奈尔大学教授、加密货币专家及计算机科学家 Emin Gun Sirer 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指出,这些困扰以太坊开发者的问题,其中有些甚至已存在长达十年之久。他认为这或许也是中本聪当年为什么会为比特币设计另一套机制的原因。

“他们(以太坊)还没有能够推出一个有效协议的事实,说明了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事实上,也没有其他任何人已经解决。所有学术界的人也都没有办法”,Sirer 说。

以太坊在熊市中仍展现旺盛成长力


话虽如此,尽管以太坊正面临极大考验,但在过去半年时间,这个社区仍在熊市中展现出十分旺盛的成长力。

ConsenSys 最新报告指出,如果仔细检视包含交易活动、智能合约、Dapp 开发,以及矿工和网络活动等各项数据,可以看出在漫长的“加密寒冬”(crypto-winter)中,以太坊网络上仍充斥着项目与开发者,呈现出坚定的上升发展轨迹。

这份在 12 月初发布的《以太坊网络现况》(The State of the Ethereum Network)报告指出,迄今为止,以太坊网络累计共处理了超过 3.53 亿笔交易。自 6 月 1 日以来新增交易量为超过 1 亿笔。以太坊单日交易量纪录出现在 1 月 4 日,当天网络在 24 小时内处理了 130 万笔交易。自 6 月 1 日起,平均日交易量约为 61 万笔。

进一步分析以太坊交易金额,可以看到在 2017 年底至 2018 年初创下高峰后,从 2018 年 3 月开始,网络每月交易额大约稳定在 5000 万ETH左右。



(来源:The State of the Ethereum Network)


以太坊区块链上有将近 4900 万个独立地址。这与 2017 年 12 月 3 日的约 1300 万个地址相比,一年内成长了近 4倍。与 2018 年 6 月的约 3500 万个地址相比,则增加了 1.5 倍。每个地址的平均 ETH 持有量约为 2.17 枚。


(来源:The State of the Ethereum Network)


除了交易活动外,智能合约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部署也在稳步增加。2018 年 6 月以来智能合约部署量约为 20 万份,10 月时已超过 100 万,并在 11 月达到近 150 万份。

毫无疑问,以太坊区块链仍然是现有最强大的智能合约平台。在按市值计算的前 100 个代币中,有 96% 是在以太坊上建立的。在前 1000 个代币中,89% 是在以太坊上建立的。


(来源:The State of the Ethereum Network)


在去中心化应用程序方面(Dapp),State of the Dapps 所列出的 2,286 个实时 Dapp 中,有 2,175 个是基于以太坊,占据压倒性的比例。其中,知名以太坊钱包 MetaMask 已在 4 月份达到 100 万次终身下载量,至今又再增加了约 20 万次。

Dapp 开发商是以太坊生态系统持续增长的背后强大力量。而上述数据反映出,他们在市场波动之际,仍然持续构建解决方案,投入开发技术与应用。

Consensys 报告因此乐观地说,“看来开发人员仍然留在以太坊,而且还有更多的开发人员正在加入。”

至于以太坊网络节点与矿工方面,Ethernodes 报告显示,目前以太坊区块链有超过 11,000 个活跃节点,这些节点分布在六大洲,呈现出网络的地理多样性。在 2018 年,矿工奖励保持相当稳定,平均每月 62 万 ETH。


(来源:The State of the Ethereum Network)


打造一个分散式的未来,以太坊所剩时间或许已经不多


所有上述信息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呢?这意味着以太坊网络仍然颇具生命力,它是多样化的,它正在成长。在全世界仍有许多个人或企业持续投入以太坊,希望通过以太坊打造一个分散式的未来。

这或许就能解释为什么尽管以太坊核心开发社区迟迟无法突破技术瓶颈,但其成员的信念似乎仍相当坚强,开发者普遍仍颇为乐观。

但问题是,其支持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实现他们的目标?特别是如果市场对加密货币的热情持续下降的话。就像这个技术本身一样,以太坊开发者所展现出的理想主义能够扩展吗?回答这个问题的时间或许已所剩不多。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