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获李克强总理接见!中国开放车市迎“鲶鱼”特斯拉,新势力造车遭遇真正挑战?

商业
马斯克获李克强总理接见!中国开放车市迎“鲶鱼”特斯拉,新势力造车遭遇真正挑战?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1-10

2019-01-10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1 月 9 日下午会见了美国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祝贺特斯拉上海工厂开工建设。
马斯克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1 月 9 日下午会见了美国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祝贺特斯拉上海工厂开工建设。

毫无疑问,马斯克已经从全世界公认的“钢铁侠”摇身一变成为推动中国汽车市场变革的“鲶鱼”。继 1 月 7 日于上海参加完特斯拉第一个海外超级工厂正式开工建设的启动仪式之后,马斯克又马不停蹄地飞到北京。据中国政府网消息,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1 月 9 日下午会见了美国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祝贺特斯拉上海工厂开工建设。马斯克则表示,将努力把特斯拉上海工厂建造成世界最先进的工厂之一,同时根据中国市场需求将产品本土化。马斯克此番京沪两地之旅,不仅吸引了众多粉丝的关注,也促使中国那些“特斯拉学徒们”的神经再次紧绷。

(来源:中国政府网)

努力五载,终于开工


根据规划,特斯拉位于上海临港产业区的超级工厂的一期工程将于今年底基本建成,2020 年开始批量生产。该工厂主要生产的车型为平价版的 Model 3 和紧凑型 SUV Model Y,预计建成后年产量将达到 50 万辆,产品主要供应大中华地区。

而整个中国新能源车市场的未来增长预期也绝对可以容纳下 50 万辆的产量。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18 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预计将达 118 万辆,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支持十分坚定,并提出到 2020 年产销 200 万辆以上,累计产销超过 500 万辆的目标。

实际上,自从成立以来,特斯拉就注定会与中国市场产生斩不断的联系。在 2014 年 1 月份,马斯克本人就表达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意愿。当年秋季,特斯拉位于北京、上海的售后服务中心就先后落成。在入华一年后,特斯拉交上了 4000 辆的平淡销售业绩。

之所以首战初尝败绩,归根结底在于特斯拉出口车型高昂的价格和配套并不完善的充电桩设施。所以,在接下的几年,特斯拉一方面在全中国范围内广泛兴建充电设施,另一方面就是通过积极争取在中国建厂来降低汽车售价中的关税份额。

时间到了 2018 年,特斯拉入华建厂的计划迎来转机。2018 年 4 月,国家发改委公告称于 2018 年内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 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 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 5 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外资股比限制。

在那之后,特斯拉加快了建厂的步伐。2018 年 5 月 10 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获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两个月后的 7 月 10 日,马斯克抵达上海,特斯拉终于宣布在上海建厂,10 月 17 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以 9.73 亿元拍下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块工业用地,用来建设中国工厂,2018 年 12 月,特斯拉在华组建融资租赁公司“特斯拉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直到今年的 1 月 7 日,特斯拉超级工厂一期宣布在位于上海临港产业区开工建设。

新势力造车能抢先量产吗?


在过去的 2018 年,来自中国的一众造车新势力都担心掉队,争先恐后地立下一个又一个目标,而在真正的量产之路上,这些“中国特斯拉”们都走的磕磕绊绊。2019 年,对造车新势力来说将是定胜负的关键一年。虽然从近几个月数据来看,接下来国内市场里新能源汽车销量进一步上涨是明显的趋势。但包括蔚来、威马、小鹏在内的车厂们该如何完成已经放出的雄伟的交付量目标值得关注。

在新车交付上走的最快的是近来饱受争议的蔚来,其最早承诺会在 2018 年 3 月开始正式交付 ES8,在多次推迟后终于在 2018 年 6 月底开始对外交付。2018 年底,蔚来宣布第 10000 辆新车下线,这显示出蔚来在产能和交付量上确有一定优势,但从市场反映来看,一直在抢速度的蔚来在车辆特别是软件方面时常出现问题,这也引来了大量来自消费者的质疑。目前,蔚来已经发布了第 2 台量产车 ES6,将在今年年中开始交付工作。

图 | ES6(来源:官网)

被称为“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小鹏汽车直到去年 11 月才在广州车展亮相了首辆电动 SUV 小鹏 G3。12 月 12 日,小鹏在其发布会上向 24 位车主交付车辆,但直到 2018 年走完,小鹏也未能实现大规模交付,何小鹏表示预计在 2019 年完成 3 万辆车的交付。

此前被广泛看好的威马汽车曾表示要在去年 9 月底实现新车交付,并在 2018 年实现交付 1 万辆的目标。但此后几个月里,威马在经历退订风波、作秀质疑之后,最终还是退出了“万辆交付战”。

奇点汽车曾在 2018 上半年高调宣布将在年底前实现 iS6 批量上市,但到了 10 月,公司 CEO 沈海寅宣布奇点 iS6 上市时间将推迟到 2019 年春节前后。此后更是有报道指出,奇点汽车拖欠员工工资数月之久,尽管有员工表示奇点不存在资金问题。但如今春节假期将至,奇点是否能在春节前后完成 S6 批量上市还非常值得怀疑。

中国供应商迎来机会


从现在起到 2020 年,也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出期。国内车企没有其他竞争保护措施,进入平等竞争阶段。不论新势力旧势力,国内车企需要抓紧最后机会,加速提升产品硬科技含量,降低成本。因为不只是特斯拉,受益于中国政府一系列对外开放政策的落地,近期大众汽车、宝马汽车等越来越多的外资车企也在华建造新能源汽车工厂,这都将使新能源汽车和传统造车业面临新竞争。

但许多人看特斯拉进入中国的“鲶鱼效应”,往往是将眼光放在电动车市场的竞争上,而嗅觉敏锐的资本市场,却是在 2018 年中特斯拉传出可能在中国落地设厂之后,就已开始热烈讨论可能因此带动的电动车供应链发展可能,甚至在未来进一步扩大成为中国电动车产业的群聚效应(Cluster Effect)。

类似这样例子在过去许多产业都曾经发生过,大厂基于就地于当地市场供货、或者是生产要素经济的理由,于特定市场落地设立生产基地,除了由此可带动人才、生产经验的流动有助于产业的发展外,同时随着落地生根的也包括提供相关原料、零组件的生产供应链。

在 2018 年中传出特斯拉将落地上海设厂后,包括美国华尔街等地的许多投资机构都纷纷发布报告表示,特斯拉未来高达 2000 亿元以上产值的供应链,将是最值得注意的投资标的,这其中包括跟随特斯拉脚步进入或扩大在中国设厂的供应商们,另外,也包括特斯拉因应本地化需求所纳入的中国本土供应商体系。

以中国整体汽车零部件产业链发展来看,除了传统汽车零部件外,在电动车相关的电池、电机、电控部份更是值得关注的重点,华金证券研究报告则称,综合能力强的国内零部件公司将凭借供应链红利发展壮大。

图 | 宁德时代产品体系(来源:官网)

事实上,以目前特斯拉的供应链体系来看,目前在电池系统零部件、锂电设备部份,也已有中国厂商打入特斯拉产业链,而可以预期的是,未来中国企业在特斯拉整体供应链比重将有机会进一步放大,特别是随着中国市场占特斯拉整体出货量比重持续升高的情况下,整体供应链生态的发展,将会是特斯拉生产基地落地中国之后,最值得关注的重点之一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