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手扳倒三星?国内10条柔性屏产线、8家芯片商齐发力

商业
联手扳倒三星?国内10条柔性屏产线、8家芯片商齐发力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1-12

2019-01-12

国内面板厂京东方、深天马、维信诺、和辉积极投入到柔性 AMOLED 屏的队伍中,驱动芯片领域更是老将新兵齐聚,为的就是打破三星在柔性 AMOLED 屏领域市占率高达 90% 、驱动芯片市占率约 70% 的垄断局面。
柔性屏
国内面板厂京东方、深天马、维信诺、和辉积极投入到柔性 AMOLED 屏的队伍中,驱动芯片领域更是老将新兵齐聚,为的就是打破三星在柔性 AMOLED 屏领域市占率高达 90% 、驱动芯片市占率约 70% 的垄断局面。

全球第一家发布折叠式手机的桂冠头衔,在 2018 年末被柔宇科技一鸣惊人地抢下后,也预告华为、三星、 LG 在该领域将无可避免地迎来一阵厮杀,尤其两大关键零组件: AMOLED 面板、面板驱动芯片的战况早已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国内面板厂京东方、深天马、维信诺、和辉积极投入到柔性 AMOLED 屏的队伍中,驱动芯片领域更是老将新兵齐聚,为的就是打破三星在柔性 AMOLED 屏领域市占率高达 90% 、驱动芯片市占率约 70% 的垄断局面。

三星品牌手机已跃居全球第一,在手机零组件更是达到完整的自研产业链闭环,其中在 AMOLED 屏领域,更是玩到极致,三星在该领域占有 90% 以上份额,苹果(Apple)2018 年推出的 iPhone X 系列首度导入 OLED 面板,就是依赖三星独家供应,另一家韩厂 LG Display 也积极突破良率障碍以切入苹果供应链。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再者,华为计划在 2019 年问世的可折叠智能手机,也需要依靠三星供应 AMOLED 屏,但业界有一派说法传出三星向同集团的 Samsung Display 部门施压,限制 AMOLED 屏的充足供货,因此,华为可能转向和京东方、 LG Display 洽谈充足供货,但这也反映三星几乎垄断 AMOLED 供货的状况,对于其他品牌厂可能造成的后续影响不小。

国内 AMOLED 屏产线百花齐放,要冲破三星闭环


综观全球 AMOLED 屏供应链,除了三星掌握逾 90% 市场份额外,其他供应商有 LG Display 、京东方、深天马、维信诺、和辉光电等,国内 AMOLED 产线已是遍地开花,以京东方为首,在成都、绵阳、重庆、福州都有规划第 6 代 AMOLED 屏产线,用全力猛踩油门的速度前进。

另外,维信诺也在固安、合肥两地有 AMOLED 屏产线,和辉在上海的二期第 6 代 AMOLED 产线也在 2018 年进入进机阶段,深天马在武汉也有第 6 代 AMOLED 屏产线涵盖柔性和刚性产品,柔宇的 AMOLED 屏产线在深圳,估计国内业者投入第 6 代 AMOLED 柔性屏技术将近 10 条产线,但各产线的良率都仍有待提升。

(来源:柔宇官网)

市调机构 IHS 预测,随着国内大举进军 OLED 产线建置,预计到 2020 年,Samsung Display 的 OLED 面板市场份额将从鼎盛时期的 95% 大幅下降至 52%,京东方将以 15% 份额跃居全球第二大,LG Display 以 11% 名列第三。再者,预计到了 2025 年,可折叠 AMOLED 屏出货量可望达 5,000 万片,届时占整体 AMOLED 屏总出货量约 8%。

由于三星卡位早,成功完成整个 AMOLED 屏供应链自制闭环,核心零组件驱动芯片也是由三星集团的 Samsung LSI 自己生产,估计三星占全球 AMOLED 驱动芯片市场份额有 70%。然而,随着国内 AMOLED 屏的产能腾飞,多家投入 AMOLED 驱动芯片布局的业者也即将进入备战时期。

AMOLED 驱动芯片供应商的商机到临,谁会是最大得利者?


目前,京东方的 AMOLED 驱动芯片采用韩国 MagnaChip 等多家供应商,LG 主要跟 Silicon Works 采购,因为 LG 也是 Silicon Works 主要股东之一。由此可知,在 AMOLED 驱动芯片领域,三星、MagnaChip、 Silicon Works 三家韩系供应商的势力是十分不容小觑。

不过,AMOLED 驱动芯片领域早有多家非韩系的芯片设计新兵和老将齐聚,瞄着国内快速扩充的 AMOLED 产能规模,以及驱动芯片技术能力与产能之间的不平衡,低调布局 AMOLED 驱动芯片多年,包括了联咏、瑞鼎、吉迪思、晶门、集创北方、芯颖(中颖转投资)、奇景、超炫(创王和晶宏合资)等近 10 家芯片设计业者投入,估计到 2020 年,国内 AMOLED 手机面板驱动芯片的产业规模,将介于人民币 23~30 亿元。

2018 年下半年,中芯北方与深圳吉迪思就对外宣布 AMOLED 智能手机面板驱动芯片正式进入量产,主要客户就是京东方位于成都的 B7 生产线,采用 40 nm 高压工艺,可同时支持 HD、FHD、QHD 等多种显示模式,由中芯、京东方、吉迪思三方联手演出,打破国内柔性 AMOLED“缺芯少屏”的僵局。

这一波芯片业者蜂涌投入 AMOLED 驱动芯片,低调布局已久的联咏将有不少斩获,其产品在 2018 年第四季开始陆续出货,打入国内 AMOLED 智能手机供应链,同时积极与京东方配合,要赶上京东方产能放量的时机。

对联咏而言,AMOLED 驱动芯片技术是早已布局完成,就等国内面板厂的 AMOLED 屏良率提升,出货量即可快速扩大。

其实在更早以前,联咏曾试图切入三星的 Samsung Display 供应链中,但最后仍是敌不过三星集团采用自制方案的策略,只好无功而返,该产品线退守二线,一边等待国内的 AMOLED 屏产能和良率提升,另一方面转攻面板驱动芯片和触控面板芯片整合成一颗的 TDDI(Touch with Display Driver)产品,进入 2019 年,業界估计联咏在 AMOLED 芯片的出货量将挑战 1,000 万颗以上,正式成为 AMOLED 商机收割年。

切入手机维修市场,另一个掳获 AMOLED 商机的好捷径


在 AMOLED 驱动芯片商机中,有另一个战略打法是从“维修市场”切入。因为该领域被三星霸占多年,在缺少原厂打磨的环境下,相关元件供应商在相关技术上需要时间提升,并不是每一家芯片商都跟联咏一样,早已经磨剑多年,静静在一旁等待出窍机会。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在看好 AMOLED 商机下,中颖在 2016 年成立 AMOLED 驱动芯片设计公司芯颖。中颖电子是国内小家电芯片如 MCU 等的供应商,多位公司高层早年也曾在联咏任职,其 AMOLED 驱动芯片的布局进度也陆续于 2018 年下半浮出水面。事实上,中颖早年在耕耘 OLED 驱动芯片技术时,是从市场十分成熟的 PMOLED 技术切入。

OLED 根据驱动方式可分为被动式 PMOLED 和主动式 AMOLED 两种,PMOLED 的生产成本与技术门槛均较低,且受制于驱动方式,导致解析度无法提高,且不适合应用于大尺寸面板,主是要用在显示时间和日期的副屏,像是小尺寸的显示屏产品如智能手表、家用电器等。

相较之下,主动式 AMOLED 是利用薄膜晶体管(Thin Film Transistor)搭配电容储存讯号,来控制 OLED 的亮度,AMOLED 技术也成为市场主流,三星等显示器供应商也退出 PMOLED 领域,押宝在 AMOLED 技术上。

目前芯颖的 AMOLED 驱动芯片策略上,主要是与和辉光电合作,再来是和维信诺結盟,主攻手机的维修市场,目前正处于初步起量阶段,希望以此抢攻 AMOLED 商机爆发列车。

和辉老将难忘 AMOLED 梦,积极创业切入驱动芯片


和辉光电在上海打造 AMOLED 产线,前 CEO 朱克泰是一大推手。朱克泰出身中国台湾,1999 年开始涉足显示行业,先后服务于统宝、友达等企业,是显示行业老将,尤其醉心 AMOLED 产业,2012 年上海想发展新型显示技术,成立上海和辉,心系 AMOLED 之梦的朱克泰再度找到舞台。

协助和辉打造 AMOLED 产线后,朱克泰于 2016 年再度创业成立显示器技术相关的新创公司创王,而创王也在 2017 年则与驱动芯片供应商晶宏合资成立超炫科技,就是专攻 AMOLED 驱动芯片的新兵,显示朱克泰对于 AMOLED 商机仍是难忘情放手。

产业后续隐含两大问题:供给过剩、韩政府拟限制相关设备出口


AMOLED 市场随着随着国内产能进入爆发性成长,即将迎来激烈动荡期,接下来有两个层面需要关注。首先,是产能快速增加后,迎面而来的是供给过剩问题,市场寄望多家折叠式 AMOLED 智能手机品牌大厂新品能如期问市,为该市场正式点燃杀手级应用,但新产品发酵的速度,可能还不如产能开出的快速。

第二,前阵子传出韩国政府为了避免国内厂商大幅扩建 OLED 产线强化竞争优势,拟将相关设备列为出口管制项目,必须要韩国政府许可后才能输出,这样的消息为产业带来的后续冲击和影响,也需要正视与观察。

国内半导体产业长期处于“缺芯少屏”困境,借着 AMOLED 屏在显示器产业弯道超车有其立足点,因为全球前五大智能手机排名中,华为、小米、 OPPO 已占据其中 3 名,华为更跃居全球前 2 大,从品牌手机的国内市场份额、研发能力等,都足以形成自研自制的产业链,更适合从创新技术和产品切入,包括 5G 、折叠式显示屏就是手机产业的未来两大亮点,相关供应链业者也高喊“准备好了!”要一起搭上这一波 AMOLED 列车,冲破三星长期执行“一把抓”策略所筑起封闭防御战线。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