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不主张盲目“自主创新”,对科学研究进展仍不满意

商业
任正非:不主张盲目“自主创新”,对科学研究进展仍不满意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1-18

2019-01-18

​时隔五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再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主动对外揭开“面纱”,系统阐述华为目前的问题和如何应对世界的挑战。
华为 商业 科学
​时隔五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再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主动对外揭开“面纱”,系统阐述华为目前的问题和如何应对世界的挑战。

时隔五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再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主动对外揭开“面纱”,系统阐述华为目前的问题和如何应对世界的挑战。对于知识产权与竞争力、基础科研教育与创新、5G 和 AI 商用化、网络安全问题和解决方案等问题,任正非一一做了回应。

从任正非接受媒体访谈的回答中,其实可以看出,对于当前华为遭遇的众多波折,早已了然于胸。而对于几个关键的热点议题,不论是5G、技术自主、网路安全、甚至是更敏感的其他问题,即使是在事前早已做了淮备,但还是可以看出,任正非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回避,所有的回答都是直来直往。

(图片来源:东方IC)

不可否认的是,在当前这个时点上,除了鲜少接受采访的任正非都亲自出面接受国内外媒体採访,更重要的是,从任正非与其他华为高管近期接受媒体访谈的回答中,可以清楚看到,这次华为面对当前风暴的策略非常清楚,就是正面直对。

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任正非主张我们应该把知识产权当成物权,这样的话,侵犯知识产权就是侵犯物权,这样的环境有利于原创发明。同时,他也不主张盲目“自主创新”,创新就是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继续往前走,对于已有的专利技术和创新成果,要尊重,该花钱的就要花钱。

产生大量的原创专利和创新技术,离不开源源不断的人才培养和科研投入。华为开设的华为大学培训了大量的硕士、博士,让具有成功实践经验的员工接受再教育、再走出去,培养学校包括了为数众多的海外名校,华为之所以承担如此高昂的培养费用,正是为了加大对未来的投资。

在科研上,华为在2018 年的科研投入达到了 150—200 亿美金,远高于其 90 亿美元的净利润。在新技术商业化进程大大缩短的当代,华为聘请了大量的外国科学家进行前沿科学技术的研发。任正非说,华为至少有 700 多名数学家、800 多名物理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专家和六万多名工程师。正是这样一个超强的基础研究团队,使华为在电子上做出最先进的 ARM CPU、AI 芯片,在光子交换上也领先世界。

尽管如此,华为对于自身的基础科学研究,还是不够满意。任正非认为,华为近 30 年在系统设备、手机等上面的创新突破是以数学为中心的,但是在物理学、化学、神经学、脑学等其他学科上还需要勇猛精进,因为未来的电子学一定是融合了这些学科。

在 5G 方面,华为将 5G 基站和微波技术融为一体,基站不需要光纤就可以将微波超宽带回传,这对于享受未来的 8K 信息消费至关重要。这样高度先进、不可替代的技术增强了华为在全球市场、尤其是地广人稀的西方市场中的话语权。

但是,任正非认为,目前5G 的作用被夸大了,5G 的淘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5G 的内涵远远超出了人们所需要的宽带,在中国运营商的网络结构性问题没有解决前,5G 用起来和 4G 差不多。尽管目前华为的 5G 毫米波技术能在一秒钟下载几十部高清视频,中央电视台在深圳的春晚也由华为的 5G 技术支持,5G 离大规模商用还有一段距离,人们需要慢慢挖掘 5G 这个巨大而丰富的金矿。

在 AI 上,任正非认为人工智能可能存在泡沫,因为当一家公司率先将人工智能真正做出来,90% 的公司就困难了。未来的社会生产方式是人工智能的,华为要改变世界的生产结构和服务结构,提高自身的生产效率,需要大量的人工智能人才,在华为的大舞台上施展其才华。

对于外界普遍关心的网络安全问题,华为成立以来从来都是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最高纲领。关于网络安全问题,任正非主张要把信息安全和网络安全区分开来,华为现在正在重构软件架构体系,朝着“网络架构极简、网络交易模式极简、网络极安全、隐私保护遵从 GDPR”这四个目标前进。华为将在未来五年大量投入研发费用,做全世界最好的网络。五年以后,华为的年销售收入可能比今年多一倍多。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