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董事徐文伟:AI改变现在,我们改变AI

商业
华为董事徐文伟:AI改变现在,我们改变AI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1-19

2019-01-19

华为公司董事、战略 Marketing 总裁徐文伟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比喻:“AI 是考场上学霸,工场上学渣”,他进一步指出,人工智能存在着算力太贵、数据太傻、训练太慢和应用太浅四大问题。
Emtech China 人工智能 科学
华为公司董事、战略 Marketing 总裁徐文伟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比喻:“AI 是考场上学霸,工场上学渣”,他进一步指出,人工智能存在着算力太贵、数据太傻、训练太慢和应用太浅四大问题。

要说时下最为火热的词,人工智能一定要算其中一个,在过去的一两年中,人工智能在部分场景下得到了很好的应用。而在此时间点,华为公司董事、战略 Marketing 总裁徐文伟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比喻:“AI 是考场上学霸,工场上学渣”,他进一步指出,人工智能存在着算力太贵、数据太傻、训练太慢和应用太浅四大问题。

AI 是考场上学霸,工场上学渣


1 月 19 日上午,由《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主办的 2019 EmTech China “全球新兴科技峰会”在北京举行,徐文伟在会上围绕人工智能发展发表了《迎接 AI 时代的到来》演讲,分享了自己对人工智能行业的看法。徐文伟引用了此前奥巴马办公室发布一个报告,称虽然机器在未来 20 年内不太可能展现出与人类相当的可广泛应用的智能,但预计机器将在越来越多的任务中继续达到并超越人类的表现。

他在分享中指出,人工智能目前存在四大问题:问题一,算力太贵,用不起;问题二,数据太傻,没有好的数据就没有好的人工智能,而数据需要人工处理,这就造成了“没有人工就没有智能”;问题三,训练太慢,一个 AI 模型可能就演示几分钟、几秒钟,但是训练时间则可能达到了几天甚至数个月;问题四,应用太浅,真正实际应用场景中,人工智能的效果并没有这么好,精确度、准确度可能大大下降。这也正是徐文伟将人工智能称为“工场上的学渣”的原因。

图丨徐文伟 (图片来源:DeepTech)

回顾人工智能在过去的发展,从上世纪 40 年代人工智能这一概念被首次提出,到现在已经历了两段快速发展的时期,但同时也有两次发展寒冬,目前我们正处于人工智能的第三次高速发展期。

尽管目前人工智能已经在某些领域中取得了很好的应用,但徐文伟认为,我们今天谈的人工智能只是众多分类中一部分,真正的人工智能范围是非常广的,除了深度学习以外,还有很多人工智能的方法。现在很多人工智能还只是停留在相关性的分析,而我们想象的人工智能至少是有学习的能力、推理的能力、决策的能力。徐文伟表示相信人工智能在未来还会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华为在端、边、云的芯片布局


在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徐文伟强调了摩尔定律在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从 1993 年开始并延续至今,人工智能的第 3 次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计算机性能不断提升。更确切的说,计算机的计算速度和内容存量以两年翻一番的速度飞速增长,在计算速度急速增长的推动下,人工智能经历了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爆发。

面对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华为提出“AI 改变一切、我们也要改变 AI”。徐文伟表示华为的价值主张是打造一个平台,把众多的传感器连接起来,实现连接+平台+AI+生态。具体而言,华为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了在端、边、云,三个方面的布局。在手机端,华为从麒麟 970 开始嵌入了 AI 芯片,在边缘方面,华为推出了应用于汽车的人工智能计算芯片 Ascend 310,在云的部分例如服务器和数据中心则有鲲鹏 920 CPU。

“机器人将会成为你的同事”


人工智能的发展将对所有行业、组织和职业产生影响。与此前每一次技术变革类似,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并应用于实际工作中都会难以避免地在社会分工中代替掉部分劳动力,另一方面又催生出新的工作机会。

举例来说,若将行业金字塔分成领袖、管理者、基层管理者和基层员工四层,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将替代掉部分基层员工以及少量基层管理者的工作。而同时将会创造新的工作岗位,如数据科学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

咨询机构麦肯锡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5% 的职业的任务将完全被自动化技术所取代,60% 的职业的任务中将有 30% 被自动化技术所取代。徐文伟对此总结道,一些重复的、枯燥的工作将会被取代,但很多创造性的工作不会被取代,再加之人工智能发展会创造很多新的工作机会。因此,徐文伟表示不必担心人工智能发展会大量取代人类的工作,不过对于基层员工来说,未来机器人将会开始出现并成为你的同事。

AI 推进 5G 发展,连接能力成未来 AI 算力演化关键


在 5G 这一个同样处在蓬勃发展的领域中,人工智能也同样起到了重要的推进作用。

5G 的带宽可以达到 10G、20G,但 5G 最关键的作用不仅体现在成为移动带宽,而是物联网。徐文伟提到,5G 可以在一平方公里内支持一百万个连接,而未来的智能世界将是万物感知、万物互联以及万物智能。这意味着未来所有东西都搭载传感器,同时传感器之间要实现互相连接,最终实现一个智能的世界。在这其中,5G 和其他的连接技术就是未来智能世界的基础设施。

但目前,5G 网络的发展面临运维、性能提升、业务多样性的复杂挑战。徐文伟提到,网络的运行中,运维成本往往是网络设备成本的 3-4 倍,这其中的维护成本就可以通过人工智能进行降低。同时,70% 的网络故障是人为原因造成的,人工智能的引入将可预测 50% 以上的网络设备中的故障和问题,因此可以大幅提高运营维护的效率,同时保证网络质量的提升。

图丨徐文伟 (图片来源:DeepTech)

值得注意的是,徐文伟对时下非常火热的自动驾驶话题也发表了他的独特观点,他认为若仅靠汽车自身的传感和计算能力是无法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的。他在会上说道:“仅靠汽车本身的能力,L3 级自动驾驶勉强实现,L4 还要更多的努力,但 L5 则基本不可能达到。”

他认为,要实现真正的自动驾驶需要的是智能的车和聪明的路。即车和车、车和路、车和人、车和网之间一定要实现连接和通信,其中包括了车载娱乐系统、车和网的连接、人与车的互动以及汽车与汽车、汽车与周围基础设施的沟通,如此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无人驾驶。

偏差性、隐私与安全性是未来 AI 全面普及的最大阻碍


当然,我们也无法否认现阶段人工智能发展还远未达到高级的阶段。徐文伟认为,人工智能还处于初级的阶段,未来的人工智能至少是应该有学习和推理的能力。如果说人类在 18 世纪发明了蒸汽机是人类超越了体能的边界,那么人工智能的目标和使命就是帮助人们超越智力的边界,因此人工智能可以被看作是蒸汽时代 2.0。

人工智能在现阶段还无法避免会在工作中出现偏差,当这一技术被用于简单的工作中,如图片识别上时,一定程度上的偏差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在一些与人类安全相关的场景中时,人工智能的结果偏差则可能会是致命的。例如在今年 CES 2019 期间,美国一辆特斯拉 Model S 在自动驾驶模式下撞倒路边一个机器人,这无疑再一次引起了人们对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技术对质疑。

对推进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徐文伟认为人才会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但现阶段人工智能方面仍面临人才紧缺问题,特别是数据科学家。除此之外,在人工智能的大规模应用中,价值观方面的问题也需要我们去解决。人工智能深入渗透社会每一层面,都会引起人们对隐私和安全问题的关注和质疑,这些问题也是人工智能未来发展中必须解决的。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