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高歌,全球最顶级科学家入局,高管却扎堆离职,股票大跌20%!这家全球明星基因药物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

生物医学
一路高歌,全球最顶级科学家入局,高管却扎堆离职,股票大跌20%!这家全球明星基因药物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1-31

2019-01-31

简单来说,这三家都是制药研究公司,而且这些公司之间,都是基于人类基因序列所研制,或者都与人体科学有关。
生物 商业
简单来说,这三家都是制药研究公司,而且这些公司之间,都是基于人类基因序列所研制,或者都与人体科学有关。

1 月 22 日,CRISPR 先驱张锋教授联合创办的基因治疗公司 Editas Medicine(纳斯达克股票代码:EDIT),宣布首席执行官 Katrine Bosley 出人意料地离职,当天 Editas 大跌近 22%。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此前一天,Editas Medicine 在 Nature Medicine 上发表了基于 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的药物——EDIT-101 的综合性、包括药理学及特异性研究的临床前实验数据,EDIT-101 也有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基于 CRISPR 技术、用于体细胞基因编辑的药物

对于一家明星创业公司来说,最为核心产品取得突破进展的利好,终究没能抵挡得出 CEO 离职带来的打击。

形势大好,一众高管却扎堆离职     


2013 年,手握 CRISPR 主要专利的张锋拿到 4300 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与其他四位 CRISPR 基因编辑领域大牛联合创办了 Editas Medicine。

据 Editas 官网公布的信息,这四位联合创始人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Jennifer Doudna(后因专利问题与张锋分道扬镳)、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泰斗 George Church麻省总医院病理学研究副主任 J.Keith Joung 和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 David R. Liu

     

图 | 张锋及Editas联合创始人(来源:Editas)

2016 年 1 月,被比尔盖茨和谷歌风投资助的 Editas Medicine 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成立两年多的 Editas,也成为 CRISPR 基因编辑领域首家 IPO 的公司

2017 年 3 月,Editas Medicine 公司与 Allergan Pharmaceuticals International 公司成为战略合作伙伴,签署了选择权协议,令 Allergan 获得 Editas Medicine 公司 5 个治疗眼病的基因编辑产品(包括 EDIT-101)的独家选择权许可证。根据协议条款,Allergan 公司负责产品的研发及商品化,Editas 公司则共同研发。两家公司平分在美国的 2 项候选产品产生的利润或亏损。

2018 年 8 月,Allergan 公司行使其选择权,研发并使 EDIT-101 实现全球商业化。此外,Editas 公司行使其共同研发选择权,平分 EDIT-101 在美国产生的利润或亏损。Editas 公司同时将收到研发、商业里程碑付款及每个项目的专利费用。此协议包括一系列基于 Editas 公司卓越的 CRISPR 基因编辑平台(包括 CRISPR/Cas9 及 CRISPR/Cpf1,又名 Cas12a)研发的治愈严重、可致盲眼病的新药研发项目。

作为一家基因编辑领跑公司,Editas Medicine 专注于将 CRISPR/Cas9 及 CRISPR/Cpf1(又名 Cas12a)基因编辑系统的强大功能与潜能转化为治疗全球重疾患者的有力工具。Editas Medicine 旨在发现、研发、制造及商业化一系列可转化、持久、精准治疗一大类疾病的基因编辑药物。

美股生物科技板块以高波动率闻名,涨跌 10% 以上(也就是突破中国 A 股的涨跌停板),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监管审批进展、生物科技引发的学术和伦理争议、医药公司之间频繁的收并购案,都有可能引发股价剧烈的震荡。

但是如果一位功勋卓著、没有负面新闻和绯闻缠身的 CEO 毫无征兆地突然离职,对于二级市场投资者来说,在短期内势必造成突发性恐慌。尤其是此次 Editas 公司 CEO 的突然辞职,除了在 Twitter 上的声明和公司公告,公众所知甚少。

更为不解的是,在 Editas 取得突破进展,形势一片大好之际,公司一众高管却扎堆离职。CFO Andrew Hack 在去年 12 月宣布将于 3 月 1 日离职,CMO Gerald Cox 于 2018 年底跳槽。而这次 CEO Bosley 也将于 2019 年 3 月 1 日卸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并辞去了 Editas 的董事会职务。

     

虽然公众无从知晓这家明星创业公司一众高管纷纷离职的具体原因,但可以明确的一点是,这些高管的离开与生物科技的长期前景毫无关系。

就在几个星期前,Bosley 在摩根大通医疗保健会议(J. P. 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上表示,对于 Editas 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激动人心的时刻”。Bosley 对生物技术公司的前景持乐观态度,并没有任何很快将离开公司的暗示。

Katrine Bosley 其人

     

当提到 Editas 首席执行官 Katrine Bosley 时,你可能对她不太了解,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她离开这家公司,就能够让股市急剧下跌?或许,通过以下的详细叙述,你可以了解其中一二。

1990 年,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的 Katrine Bosley 加入到她人生中的第一家全球生物制药公司 Alkermes,从此走上了生物科学这条路。

     

图 | Katrine Bosley(来源:Editas Medicine 官网)

在离职之前,Katrine Bosley 同时担任着 Editas Medicine 的首席执行官、Genocea 主席和 Galapagos 的董事会成员这三个领导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Katrine Bosley 所担任的这三家企业都是非常著名的生物医药公司,而且,这三家都有一定的关联。

其中,Editas Medicine 是一家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的新创生物技术公司,旨在开发基于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的疗法,他们打算对一项功能强大的新型基因修复技术进行人体试验。

另一家 Genocea 公司,全称是 Genocea Biosciences.Inc。这是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发现并开发新型癌症疫苗。根据彭博社的说法,该公司主要的免疫肿瘤学项目是 GEN-009,一种佐剂化的新抗原肽疫苗候选物,目前处于临床前阶段,旨在指导患者的免疫系统攻击肿瘤。

Bosley 还担任着 Galapagos NV 的董事会成员职位,这是一家 Belgo-Dutch 制药研究公司,成立于 1999 年。该公司开发针对类风湿性关节炎,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牛皮癣,系统性红斑狼疮和囊性纤维化的药物。

简单来说,这三家都是制药研究公司,而且这些公司之间,都是基于人类基因序列所研制,或者都与人体科学有关。Katrine Bosley 接下来将要做的新职位或与相关方面会有一些联系。

而 Katrine Bosley 在 Editas 担任职务之前,是 Adnexus Therapeutics 的业务开发副总裁,该公司开发一种名为 Adnectins 的新型蛋白质疗法,2007 年被 Bristol-Myers Squibb 收购(> 5 亿美元)。

这时,Katrine Bosley 从 Biogen Idec 加入 Adnexus,负责多项业务开发交易,包括 Tysabri®(那他珠单抗)的授权。早些时候,她是风险投资公司 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 的医疗团队的一员,并在 Alkermes 的监管事务部门工作。

     

根据 Katrine Bosley 的 Linkedin 信息显示,截止目前,她曾在十家企业中担任重要职务,其中包括了生物制药、生物科学等领域。在她的职业生涯中,一直致力于在生物科学方面,并从发现到商业化。

这一次 Katrine Bosley 的离职实在离奇,除了几周前,他们的第一个 IND 获得 FDA 批准之外,在这半年中,她的 Twitter 从未更新,外界对于其所在的公司内部管理一无所知。

这次 Katrine Bosley 的突然离职,对已经上市的 Editas Medicine 公司来说,产生了重要影响,公司连发两天的公告,希望稳定股市,但无济于事,强势下挫。

有外界猜测称,Katrine Bosley 离职或许与首席财务官 Andrew Hack 于 12 月离开该公司加入贝恩资本有关。

但不管怎么说,Editas Medicine 公司已经决定了她的继任者,任命 Cynthia Collins 为临时首席执行官,根据官方的说法,她是该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并且也是细胞和基因治疗,分子诊断和生命科学工具的公认领导者。

Editas Medicine 董事长 Jim Mullen 对 Katrine Bosley 的成就表达了认可:

在她的领导下,公司取得了显著的增长,在 EDIT-101 临床项目中达到了关键的里程碑,并开发了公司的改造工程细胞药物。她帮助 Editas Medicine 成为一家领先的基因组编辑公司,拥有强大的基础,能够很好地实现其长期目标,并将基因组编辑的潜力传递给世界各地的患者。

离职之后,Katrine Bosley 仍然要以 Editas Medicine 咨询身份继续在该公司,直至 2019 年底,让继任者平稳过渡。或许在今年,我们会看到她的更多信息。

首个 CRISPR 技术基因治疗药物     


2018 年 4 月,诺华制药宣布以总计高达 87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基因治疗创业公司 AveXis,将仍在临床试验中的儿童 1 型脊髓性肌萎缩(SMA)基因疗法 AVXS-101 收入麾下。

再往前看,2016 年辉瑞以 6.54 亿美元收购了基因治疗公司 Bamboo Therapeutics,并在 2017 年 8 月,投资 1 亿美元建立了一家新的基因治疗工厂。2017 年,FDA 批准首款矫正基因缺陷的药物 Luxturna 上市,至 Luxturna 的获批,全世界也仅有两种基因疗法获批在欧洲使用。

如今,全球已有超过 2500 多个基因治疗临床试验正在进行,基因疗法也已经成为全球医药研发企业的必争之地。

而与目前采用传统基因编辑技术的基因治疗不同,Editas 采用了最前沿的 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与传统的基因编辑技术相比,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效率和准确度更高,副作用也更小。

     

(图片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8 年 11 月 30 日,Editas 宣布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接受公司关于 EDIT-101 药物的新药临床研究申请(IND)。这是全球第一个在体 CRISPR 基因组编辑药物用于治疗 Leber 氏先天性黑蒙症 10 型 (LCA10)。

2019 年 1 月 21 日,Editas 在 Nature Medicine 上发表了基于 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的药物——EDIT-101 的综合性、包括药理学及特异性研究的临床前实验数据,EDIT-101 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基于 CRISPR 技术、用于体细胞基因编辑的药物。

EDIT-101 是一种基于 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的临床药物,用于治疗 Leber 先天性黑蒙症 10 型。EDIT-101 通过视网膜下注射给药,直接到达并将基因编辑装置输送至感光细胞。

“很高兴 Nature Medicine 能发表我们这篇分享 EDIT-101 综合性临床前数据和 CRISPR 基因编辑药物制作方法的文章,”Editas 公司首席科学官 Charles Albright 博士说。“这一研究非常重要,它是 EDIT-101 的新药临床研究申请被批准的基础,也让我们距离临床应用以及实现基因组编辑的全部潜力这一目标更近了一步。我们期待即将开始的 I、II 期临床试验能够进一步评价 EDIT-101 在治疗 LCA10 患者时的安全性、耐受性及疗效。”

Leber 氏先天性黑蒙症(LCA)是一组先天性视网膜退行性疾病,由至少 18 个不同基因中的突变造成,是最常见的儿童先天性失明原因,全球发病率为 2-3/10 万新生儿。LCA 的症状出现在出生后几年内,导致严重的视力丧失或失明。此病最常见的类型 LCA10 由 CEP290 基因单基因突变导致,约 20-30% 的 LCA 患者属于此型。

     

(图片来源:proqr.com)

论文详细表述了实验性基因编辑药物 EDIT-101 的研发过程。EDIT-101 能够消除 LCA10 患者细胞内 CEP290 基因 IVS26 突变产生的异常剪接供体,使 CEP290 恢复正常表达。同时,文章总结了在人类细胞及视网膜移植组织中进行的体外实验数据,阐述了此方法的分子机制及其核酸酶特异性。

向人源化 CEP290 小鼠视网膜下注射 EDIT-101 后,产生了快速而持久的 CEP290 基因编辑。另一非人灵长类动物实验同样对其 CEP290 产生了有效的编辑,达到了目标治疗阈值,证明了 CRISPR/Cas9 技术对灵长类动物体细胞进行在体基因编辑的能力。

在接下来的 I、II 期临床试验中,Editas Medicine 公司与 Allergan Pharmaceuticals International 公司计划在 2019 年年中启动患者筛选,在美国与欧洲选出 10-20 名患者,并在下半年开始患者用药配量。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