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亿美元出售生物制药业务,通用电气艰难转型仍在继续

商业
214亿美元出售生物制药业务,通用电气艰难转型仍在继续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2-26

2019-02-26

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以下简称通用)2 月 25 日宣布,将旗下的生物制药业务出售给另一家美国公司丹纳赫(Danaher),作价 214 亿美元。这是通用新 CEO Larry Culp 上任以来的第一笔巨额资产交易,显示出推动转型的决心和效率。
商业
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以下简称通用)2 月 25 日宣布,将旗下的生物制药业务出售给另一家美国公司丹纳赫(Danaher),作价 214 亿美元。这是通用新 CEO Larry Culp 上任以来的第一笔巨额资产交易,显示出推动转型的决心和效率。

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以下简称通用)2 月 25 日宣布,将旗下的生物制药业务出售给另一家美国公司丹纳赫(Danaher),作价 214 亿美元。这是通用新 CEO Larry Culp 上任以来的第一笔巨额资产交易,显示出推动转型的决心和效率。

生物制药业务隶属于通用生命科学部门,主要负责生产药物研发所需的仪器和软件,去年总营收约 30 亿美元。交易不包括该部门的另一分支——制药诊断业务(Pharmaceutical Diagnostics),这项业务去年创造了 170 亿美元的营收。

图 | 通用电气生命科学部门业务分支(来源:通用电气官网)

通用在声明中表示,这笔交易包括 210 亿美元现金,还有将部分养老金债务转移给丹纳赫,由此带来的收益将用来偿还债务,强化财务表现。目前该交易已经递交监管机构审批,预计将在 2019 年第四季度完成。

市场对此消息反应积极,通用股票盘前一度大涨 16%,意味着投资者仍然对这家百年集团报有希望,即便其股价距 2000 年高点已经跌去 80%。

成也金融,败也金融


通用电气最初由家喻户晓的托马斯·爱迪生创立,迄今已有 126 年的历史。它从制造电灯泡开始,逐渐拓展到家用电器、金融、医疗、航空、能源和交通运输等数十块版图,已是全球最大的多元化跨国公司之一。

在一定程度上,通用壮大、迷失与转型的过程,就是从工业,到金融,再试图回归工业的缩影。在成立初期,公司凭借着“电”独步天下,其产品线几乎涵盖与电相关的一切,比如灯泡、电路、空调、冰箱、电视、洗衣机和烤面包机等等。它凭借着制造业和工业化的浪潮,快速壮大。

图 | 通用电气现有的商业版图(来源:通用电气官网)

为了进一步开拓市场,刺激消费者购买大型家电,通用在 1932 年推出了依托于信贷子公司的消费信贷服务,并依靠主营业务的产业规模,持续深化金融服务。与此同时,公司也开始走上了不断收购的多元化之路。

发展到 2000 年左右的鼎盛时期,通用的业务版图早已遍布各行各业,其金融业务更是发展迅猛,坐拥消费者金融,商业贷款和房地产等吸金渠道,一度为集团贡献超过 50% 的总营收和 40% 的总利润。

然而好景不长,2008 年的金融危机导致通用金融备受打击,其净利润断崖式下跌,导致整个通用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高达 86%,市场信任岌岌可危,股价在一年内直接腰斩。到 2009 年,股价一度跌至 7 美元,市值比金融危机之前缩水 80%。

图 | 通用电气股价图(来源:谷歌)

重整旗鼓,回归工业


这也促使通用开始重新思考和规划未来的发展之路:转型重归工业,似乎是它唯一的选择。

在两任 CEO Jeff Immelt 和 John L. Flannery 的努力下,通用从“买买买”切换为“半买半卖”模式,在持续收购和投资工业领域相关产业的同时,剥离不相关的业务,尤其是金融业务,例如在全球范围内出售外国银行的股权,出售持有的媒体股权,出售旗下的医疗、零售、房地产和交通运输等金融业务,仅保留与工业相关的金融服务(能源和航空等),还将家电业务出售给了海尔集团。

如今,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金融危机引发的涟漪已经消散,但对于通用来说,它的痛苦转型远未结束。

2018 年 6 月,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正式将通用除名,后者作为最初入选该指数的 12 家公司之一,也是最后一个被剔除的,时代变迁难免让人唏嘘不已。外界猜测,这也是通用前任 CEO John L. Flannery 被取代的原因之一。

图 | 通用电气 CEO Larry Culp(来源:financial times)

Larry Culp 作为 2018 年刚刚上任的新 CEO,一直被外界寄予厚望,因为他并非通用集团的老员工出身,而且有过振兴大公司的经验,有望大力推进集团的结构性改革,尤其是前两届 CEO 一直尝试,但收效甚微的工业化转型。事实上,Culp 曾经振兴的大公司,就是这次交易的购买者,丹纳赫集团,他曾在其中担任 CEO 超过 10 年。

William Blair & Co 分析师 Nicholas Heymann 认为,这笔交易证明 Culp 能成为 CEO 是实至名归,在他之前的两个人几乎不可能与丹纳赫达成交易,这个价格是预期的两倍。

对于通用来说,这笔资金的确可以缓解其流动性问题,帮助其偿还债务。此前,Culp 一度打算让发展势头良好的通用医疗保健分拆上市。“IPO 是我们的 A 计划,但随后意识到出售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余下业务的上市工作要等到交易结束后才能继续,”Culp 解释说。

至于通用电气接下来的漫漫转型之路结果如何,只能期待时间带给我们答案。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