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揭竿而起”,全球第一科学出版商遇难,中国接棒吗?

生活文化
名校“揭竿而起”,全球第一科学出版商遇难,中国接棒吗?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3-03

2019-03-03

当地时间 2 月 28 日,加州大学宣布,将停止向出版巨头、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出版商——Elsevier(爱思唯尔)支付其出版物的订阅费用。
科学
当地时间 2 月 28 日,加州大学宣布,将停止向出版巨头、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出版商——Elsevier(爱思唯尔)支付其出版物的订阅费用。

当地时间 2 月 28 日,加州大学宣布,将停止向出版巨头、世界上最大的科学出版商——Elsevier(爱思唯尔)支付其出版物的订阅费用。该大学表示,因爱思唯尔拒绝达成协议,双方续签集体合同的谈判破裂,因此加州大学将暂停支付订阅费用,并立即向全世界读者免费提供该校作者发表的所有文章.

此次举动与近年在全球各地愈演愈烈的开放获取(Open Access)运动大潮不谋而合。

例如,2018 年 9 月,来自 11 个欧洲国家的 11 个研究资助机构启动了“S 计划”,该计划要求所有受资助发表的科研文章到 2020 年要实现开放获取。 2018 年 12 月时,中国的图书管理中心及学术研究资助机构就表示,他们计划支持让公共资助的研究成果出版后就能立即免费阅读,一同宣布的还有中国对“S 计划”的支持表态。而在不久前,由国内演艺明星引发的抵制知网(中国最大论文数据库,可以认为是“中国版爱思唯尔”)的舆论潮,更是和加州大学此次行动不谋而合。

名校“揭竿而起”,全球第一科学出版商遇难,中国接棒吗?

(来源:加州大学)

现在,加州大学的这一“鸣枪表态”或将对全美甚至全世界科学界交流及开放获取运动产生重大影响:加州大学拥有 10 个分校,占美国科学出版业论文产出的近 10%,是美国首个、也是目前最大的抵制爱思唯尔的机构。

饱受争议的“两头收费” 

矛盾的关键是,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其他高校的行政及图书管理人员,不少人认为出版商期刊订阅收费过高。

据面向图书管理员的商业期刊《图书馆杂志》(Library Journal)的调查显示,一份美国化学学刊的年订阅费平均为 4773 美元,而最便宜的科学通论学刊的年订阅费也有 1556 美元。对于不属于高校或研究室等机构的个人来说,这种价格让学刊变得遥不可及。而对于财力雄厚、却要订阅多种学刊的机构来说,这种价格让他们也越来越难以持续下去了。 

“在过去的 20 年里参与订阅采购的人知道,学刊的价格已经成为图书馆预算中最大的通胀因素”,《图书馆杂志》的调查总结道。

把所有学刊的订阅费加在一起,一所大学每年要向出版集团支付 50 万到 200 万美元。就连财大气粗的哈佛大学,在 2012 年也曾表示他们已经难以承担越来越贵的学刊,尤其是两个在 6 年里涨价 145% 的出版集团。德国康斯坦茨大学(University of Konstanz)甚至因为价格在 5 年里增长了 30%,在 2014 年全面停止订阅爱思唯尔的学刊。

现在,爱思唯尔所属的里德爱思唯尔集团已经在美股上市(RELX.N),总市值 452 亿美元,2018 年实现总营收 74.9 亿欧元,经营利润 19.6 亿欧元,相当于 26% 经营利润率。2016 年以来,该公司的总营收和经营利润分别保持着 4% 和 6% 的增长,可以说相当稳健。2018 年该公司实现了 14.2 亿欧元的净利润,相当于 19% 的净利润率,接近苹果公司的 22%。与一年只挣了两个亿人民币的知网比起来,爱思唯尔集团的净利润大了约 50 倍!同时,其挣到的钱都是实打实的,不像很多公司的净利润虽然是正的,但是却没有把钱拿回来。集团每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大概与运营利润是持平的,简要地说,集团是净利润率接近苹果公司的“现金牛”。不过,在加州大学事件发生之后,集团股价于当地时间周五下跌超过 7% ,市值一度损失 30 亿美元。

名校“揭竿而起”,全球第一科学出版商遇难,中国接棒吗?

图 | 里德爱思唯尔从 2011 年底至今,股价涨了 4 倍左右(来源:wind)

因此,一些业内人士不但理解并且也支持这一次加州大学的决定。“加州大学的这一举动对于我们来说意义非凡,”学术出版和学术资源联盟(Scholarly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Resources Coalition)的执行董事 Heather Joseph 说。该联盟总部位于华盛顿,倡导开放学术资源阅览权。“对于那些对此类活动还持观望态度的机构来说,此举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蓝图。”

但也有声音认为,事件的终局仍将是加州大学和爱思唯尔之间达成一定妥协。北京交通大学王元丰教授对 DT 君表示,加州大学取消订阅所有Elsevier期刊,尽管在科技受到较广泛关注,但不会成为一个改变科技文献出版模式的历史性事件。因为,如果没有爱思唯尔期刊,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是难以进行科学研究的。

“目前,没有能够替代爱思唯尔期刊学术资源库。虽然已经有不少科学家和有的大学倡议抵制爱思唯尔期刊,但主要不满订阅爱思唯尔期刊太贵,爱思唯尔集团 37% 左右的利润太高。因此,未来加州大学会在爱思唯尔降低价格的情况下达成协议”,他说。

免费论文势头正旺,“正是添把火的好机会”

加州大学和爱思唯尔都认为,这次“分手”责在对方。加州大学加利福尼亚数字图书馆(California Digital Library)执行副主任、该系统出版商谈判任务联合主席 Ivy Anderson 说,加州大学希望签订一个合同,一次付费便获得订阅和文章发布流(article processing costs)的服务,从而向每个人开放学术论文资源;而爱思唯尔的订阅和文章发布都要收费,Anderson 认为这是同一内容要花“两份钱”。因此,加州大学希望能达成协议,降低订阅费用,也就是所谓的“阅读出版”协议(“read and publish”deal)。

名校“揭竿而起”,全球第一科学出版商遇难,中国接棒吗?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去年,加州大学系统的研究人员共发表了大约 50000 篇文章,其中,在爱思唯尔期刊上就有约 10000 篇。据《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报道,该校花费了约 1100 万美元的订阅费和文章费。加州大学表示,根据协议,不方便透露更具体信息。

加州大学谈判代表的立场反映了其校长 Janet Napolitano 和该校教师代表会的坚定态度。自 2012 年起,加大系统一直与欧洲等地的学术资源开放倡导者站在一起,他们认为,免费获取科学文章对于加速科学发现至关重要,而且鉴于大部分已发表的研究是由纳税人资助开发的,因此,这种开放是合理的。

不过,出版商表示,这种转变可能会导致它们失业。爱思唯尔希望能够继续谈判。负责沟通谈判的副总裁 Tom Reller 声明说,公司的报价“既提供了一条清晰的道路,使得每个研究人员都可以选择以免费或开放的方式发布其成果,又提供了一条有条理的道路,降低了每个校园图书馆的成本。”尽管有所涨价,但他指出,他们提供的合同还为加州大学的学生和研究人员提供了阅读爱思唯尔出版的所有期刊文章的机会。Reller 说:“我们希望我们能尽快与他们弥合这一鸿沟。” 

但是目前,加州大学还得想办法获得爱思唯尔的资源,其中包括学术界颇为重视的 Cell 等期刊。加州大学表示,其图书馆准备为读者提供“另一种访问方式”,免费提供爱思唯尔出版的新文章和该校缺乏永久访问权限的爱思唯尔期刊子刊中的新文章,“就像其他我们现在没有访问许可的内容一样。”加州大学还指出,爱思唯尔的一些新内容已经通过学术资源出版开放、开放访问存储库、馆际互借及“其他合法形式的学术共享”免费提供。

MacKie-Mason 表示,他和 UC 的同事一直在与其他机构讨论如何将科学出版转变为支持学术资源开放。Anderson 说,“这项运动的势头越来越旺,而我们此举正是添把火的好机会”。

▍下一场轩然大波,将在中国发生吗?

加州大学此次消息一出,也得到了国内媒体和学界的关注。

首先被点名的正是开头所说的知网。作为中国最全面、规模最大的论文数据库,知网的服务和体验自然有其市场优势,但同时也具有相当垄断性,因此能在本无多少油水的学术资源方向闯出自己暴利的一片天,高额论文订阅费背后对资源独占、随意涨价的追求,导致其和爱思唯尔一样,遭到了学术机构和个人用户的诟病。

因此,不少人认为,加州大学与爱思唯尔之间的较量,或许也能预示知网接下来的处境。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光学博士米磊博士就对 DT 君表示,开放获取是大势所趋的,中国应该借助这个学术出版界的变革机会,在科技文献出版上进行更有效的改革。

“我觉得这个机会特别好,在此之前我们没有这样的时机。知网在中国也同样遭到了抵制,它也是不合理的,很多大学都向它开炮了,拒绝付费。整个事件在全世界都是大势所趋的”,他说,“中国应该抓住机会建立起自己在科技文献领域的主导权,打造属于中国的全球科技文献出版集团,从而让中国未来在全球科学研究上具备更大的影响力”。

除了国内的知网以外,国外学术出版集团提出涨价需求引发反弹的事件,也在中国上演过,故事的主角同样是爱思唯尔集团。

当时,爱思唯尔在 2010 年 7 月份给中国用户发出了一个新的订阅方案。该方案提出其全文数据库在下一个合同期(三年)内每年涨价 14%以上。国内图书馆界作为订阅方,对此感到愤懑,发出一封公开信表达了中国图书馆界面对超出预期与承受能力的“涨价”的愤怒。

名校“揭竿而起”,全球第一科学出版商遇难,中国接棒吗?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自那以后,全球开放获取运动在中国引起了更大规模的讨论。但总体来看,在全球越来越多的高校参与到开放获取运动的背景下,国内虽然有所参与,但参与度仍然不够。

或许这个情况在今年应有所转变,一则是这次加州大学作为全球学术界重要参与者已经作出重要表率,后续带来的全球影响值得观察;二则是正如文章开头所提到,中国官方对开放获取运动的态度也日益清晰:去年年底,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NSTL)战略规划组方面曾表示,任何关于开放获取在中国没什么吸引力的观点都是误导,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资助了发表在国际期刊上的大约 70%的中国研究论文,但还是必须以全价或高价购买这些文章,这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是错误的。

这也是在开放获取问题上,中国发出的第一个明确信号。当时 NSTL 相关负责人透露,政府现在将敦促中国资助机构、研究机构和学术图书馆,尽快让公共资助的研究成果达成免费阅读和分享,预计资助机构将推动所有中国的研究人员适应这些政策。

如此来看,尽管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学术出版一直是传统出版业中并未受到太多互联网等新科技冲击的“异类”,但这座古老大厦同样也在动摇。

不过,挑战旧秩序肯定不会一帆风顺,随之而来的也并不全是“进一步促进全球科学交流”这样的好事。

就在 2018 年,开放获取期刊 Nutrients 的 10 位高级编辑宣布辞职,因为他们不愿再接受质量平庸且不重要的学术文章。对于许多开放获取出版商而言,这种冲突已经不是个例。另外,传统出版商也不会对这些挑战旧秩序的力量坐视不管。

北京交通大学王元丰教授也提到,一些科学家希望论文免费获取(Open Access),有一些实践,目前仍无法撼动实行300多年的基于同行评议的学术期刊出版模式。另外,政府研发经费资助单位简单要求科学家公开论文的做法,在实践也难以行得通。

他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学术数据库个人是无法承担的,连大学图书馆都难以承受,所以,一方面爱思唯尔应该把利润降到合理的区间。另一方面,政府应该加大对学术出版的经费支持,像资助科研项目和学术著作那样,资助学术期刊和数据库的出版。毕竟,学术知识的发表具有很强的公益性。另外,发挥社会组织和企业的作用,支持纸质及数字学术杂志出版也很值得探讨路径。

不可否认,新的学术出版模式已在酝酿,它已经不再像一个圈子自身的事情,而关乎到每一个人类个体学习和保持好奇心的权利,当其加速到达一个个重要拐点,这股新潮流成为主流,值得期待。

名校“揭竿而起”,全球第一科学出版商遇难,中国接棒吗?


图丨剑桥大学图书馆最为热门的文献之一——霍金的PhD论文——已经宣布开放获取,曾在24小时内把学校服务器弄崩溃。霍金生前曾表示:“任何人,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应当能够自由且没有障碍地获取不光是我的研究,而是每一个伟大的能够探寻人类思想之光的研究”。(来源:剑桥大学)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