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创业者的告白:直击企业导入区块链的第一手实况|DeepHash 专栏

互联网
一位创业者的告白:直击企业导入区块链的第一手实况|DeepHash 专栏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3-05

2019-03-05

时间来到 2019 年,经过 2018 一整年的上冲下洗,在区块链产业,币圈进入了一种冰冻期,除了少数早期已募到足够资金者,还在努力推展或实现当时募资的承诺,此外大多数区块链公司无论是裁员、或重新检视专案,都已进入了调整期。
区块链
时间来到 2019 年,经过 2018 一整年的上冲下洗,在区块链产业,币圈进入了一种冰冻期,除了少数早期已募到足够资金者,还在努力推展或实现当时募资的承诺,此外大多数区块链公司无论是裁员、或重新检视专案,都已进入了调整期。

导言/林佳谊

2019 开年,DeepHash 专栏就曾进行一系列行业预测,其中多次强调目前区块链技术开始走向幻灭期,但也代表它正要务实的落入产业中,预料 2019 年将是区块链深入各行各业的关键一年。因此,DeepHash 推出区块链如何进入产业应用的系列文章,首篇是 33 复杂美创始人及 CEO 吴思进在上週专文探讨美國銀行龍頭摩根大通 JPM Coin 将如何揭开一系列稳定币银行革命的序幕。

JPM Coin 的消息固然是产业应用的一大跃进,但现实中,当前很多企业在拥抱区块链技术时仍然只是“为区块链而区块链”,徒有其形而不具其实,今天 DeepHash 请到拥有丰富对接企业端客户经验的物联网区块链初创 BiiLabs创始人朱宜振,来分享他所观察到的大、中、小型企业对于区块链技术导入实况的第一手经验。

文/朱宜振

时间来到 2019 年,经过 2018 一整年的上冲下洗,在区块链产业,币圈进入了一种冰冻期,除了少数早期已募到足够资金者,还在努力推展或实现当时募资的承诺,此外大多数区块链公司无论是裁员、或重新检视专案,都已进入了调整期。

但反观其它行业,以金融业来说,我们可以看到在金融应用进入 STO、稳定币等讨论后,陆续开始有金融正规军的介入。这时也可以说是从野火丛生的状态准备进入正规部队作战的时期了。

那么,在其它非金融的产业上的区块链应用呢?

这部分是笔者本身比较关注、并且也实际从事其中的部分。过去一年多,我们与大大小小不同的企业,从跨国电子公司、到初创应用,加上在不同研讨会场合被不同单位洽询各种可能性,可以说通过实战观察到了企业及政府端真正在导入区块链的实况,其中也包含各种有趣情形,借此与大家分享。

1. 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


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者,这一类的其实不在少数,从政府的不同单位、到企业内的资讯单位都有。常常是起因于主管知道区块链红,觉得自身单位应该有关,因此要求相关人员着手研议并且试着导入应用。

对于有执行力的部下来说,就是想办法做出一个应用来。不过这跟许多科技创新的议题会面临一个一样的问题,那就是若以为应用区块链只是个技术议题,而仅交给技术部门,那就真的成了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

因为创新层级不够,难免落入经理人考量的窘境。也就是说,实际负责人员的心态是,这个专案若做不好影响不大,而且原本的业绩目标也还是一样要达到,那自然选择交差了事。这类状况比较容易发生在政府相关单位。

2. 大企业的”永久”观望


不少大企业很早就开始关注着区块链的应用,但最有趣的就是,相对最有资源的企业,却也是最不会先动手实证的。跟上面的状况很类似,老板凭着直觉认为该去了解并设法导入区块链,于是内部团队开始做起各种研究,同时也会积极找寻不同的技术初创公司。

笔者就碰过某国际大型 EMS 上门洽询希望敝司提案,说法是他们规模很大,敝司提案后自然可以如何如何。但初次拜访后,我们就明白负责人员只是承受上级压力,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且自以为看了许多高大上案例就已完全掌握区块链,事实上只是想让外包商替他想办法。

也有软件公司与敝司研拟了将近一年,跟笔者陆续开会数次,到了最后忍不住开口问笔者,为何我们每次都有办法分享新的进度?

笔者老实跟他说,我清楚知道大企业内部做这类创新产品规划或决策,对于第一线背负业绩的经理人来说有多痛苦。其实相同的时间,经理人宁愿去多开发一个客户,或者追好专案进度。负责做这类创新,不仅困难,且看不到业绩。

于是对于经理人来说,除非已看到比较具体真实的专案成果,否则实在难以冒险。然而不冒险实验,又如何会真的有真实专案成果呢?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

于是乎就形成大企业的“永久观望”。或许大企业认为,可以等到趋势明朗化后再直接用资源碾压。偏偏,你以为可以碾压,却可能是被趋势给抛弃。这样的故事在历史上常有。

3. 中小型企业


这一块反而是最有活力,并且相对愿意透过创新的方式来导入区块链,增强其竞争力。中小企业在已有客户之后,为了要让客户及市场对于其服务产生更深的黏着力,往往会更积极的在创新上多所着墨,也比较乐于拥抱创新科技如区块链,来整合进其服务中。且因为中小企业已有客户,无需另外解决不信任的问题,反倒可以享受通过区块链来强化透明和信任的好处。

一些已经把问题厘清的中小企业在追求成长时,会更知道通过分析和厘清问题来正确导入区块链的特性,解决其中跨国资料的交换或清算,以及建立全球服务存取的骨干,这些是在区块链跨越泡沫后最有可能的亮点。

基本上导入区块链就跟历史上许多关键时刻一样,有人会问,为何区块链似乎无所不能,好像任何地方都可区块链一下。其实,要搞清楚区块链在产业上不会是主角,但可以是一个最佳 sidekick,就像蝙蝠侠身边的阿福。

区块链在实际产业上可以说是一种新的螺丝,你会去问螺丝可以用在哪些产业吗?现在问这问题就是多余了。不过回到螺丝刚问世的时候,恐怕螺丝产业也曾被质疑过去不需要螺丝就可以把房子或者马车装起来,为何现在需要螺丝?这种问题在每个时代都会有类似的质疑,只是当你用宏观的历史演变来看,那这问题就是个蠢问题了。

朱宜振

90 年代早期的 Opensource 以及 Internet 投入者,并于就读成功大学期间成立 90 年代台湾地区前十大 BBS 之一的梦之大地。2000 年后投入工业电脑领域,2008 后参与特殊应用电信产业,并于 2014 成立 SSX 南星创速器专注深度科技创业及科技人才培育。2017 年底与伙伴共同创立 BiiLabs,致力于分散式帐本于万物联网时代的基础建设及产业落地。

关于 DeepHash 专栏 / 每周二

文/林佳谊

“区块链技术非常复杂,而且有很多误解。更可怕的是,很多人自认为了解区块链技术,但表现出的却是无知。学术机构有着巨大的责任去培养下一代的创新者。”在杜克大学商学院开设区块链课程的教授 Campbell Harvey 曾经有感而发地说。

每项新兴技术发展都有它的周期,愈是可能带来重大变革的技术,这个周期往往也愈明显。就在区块链技术步入所谓“幻灭的低谷”之时,DeepTech 深科技认为,下一个产业风口,如今正在每个顶尖高校的实验室、在各国央行与监管机构的研究室,在行业组织的研讨会中酝酿着。

DeepTech 深科技认为,此时才是关键时刻,身为一家坚持深入报道科学科技产业的专业媒体与科技服务提供者,我们有责任也有必要,在这个时点上有带领读者去拨开迷雾、厘清误解,培养对区块链技术的更深刻认知。

因為此我们于每周二固定推出 DeepHash 专栏,由 DeepTech 资深编辑林佳谊,邀集千人学者兼天德链创始人蔡维德、分布式系统专家王嘉平、物联网区块链初创 BiiLabs 创始人朱宜振等专家学者共同维护,每周一次,带领读者在技术研发、在法规政策、在行业标准,在国际趋势,方方面面深入挖掘未来 3-5 年真正具有产业化潜力的区块链知识。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