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是“信任”革命,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专栏

商业
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是“信任”革命,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专栏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3-19

2019-03-19

现在互联网上欺诈横行,验证困难的问题限制了互联网应用的拓展。人类社会要走向真正的数字化社会,需要克服互联网欺诈横行的问题。而区块链技术是管理欺诈的一个解法。一旦使用区块链,相关单位必须讲信用。因此区块链的革命是信用革命。
区块链
现在互联网上欺诈横行,验证困难的问题限制了互联网应用的拓展。人类社会要走向真正的数字化社会,需要克服互联网欺诈横行的问题。而区块链技术是管理欺诈的一个解法。一旦使用区块链,相关单位必须讲信用。因此区块链的革命是信用革命。

导言/林佳谊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施瓦布(Klaus Martin Schwab)指出,人类正在经历第四次工业革命,变革不局限于某一特定领域,其中,区块链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大关键技术。

绝大多数人今日可能都还觉得区块链与自己距离非常遥远,实际上也用不着,很难想像为什么说区块链区块链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技术。

DeepHash 专栏本周请千人学者兼天德链创始人蔡维德与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CI)名誉教授 Kevin Tsai 等人来谈,为什么他们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是“信任”革命,数字社会和区块链?并且,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关键技术,为什么区块链已成为重要的国家战略。

现在互联网上欺诈横行,验证困难的问题限制了互联网应用的拓展。人类社会要走向真正的数字化社会,需要克服互联网欺诈横行的问题。而区块链技术是管理欺诈的一个解法。一旦使用区块链,相关单位必须讲信用。因此区块链的革命是信用革命。

也因此,蔡维德等人观察,从去年中以来,各国区块链战略兵家都在争什么?金融家都在争成立数字银行,许多央行都在积极研究数字法币。若能成功打造出数字法币后,数字银行就是兵家必争之所在。本文内容丰富,分成上、下篇,今天与 DeepHash 读者分享下篇内容。作者在上篇(原文见此)讨论了区块链误区(第 1 节)、区块链的需求(第 2 节)、现在多个国家对区块链的态度(第 3 节)、主权区块链(第 4 节)、金融历史和创新(第 5 节)。下篇将继续讨论诚信的数字社会(第 6 节)、数字法币(第 7 节)、数字法学(第 8 节),以及监管和沙盒(第 9 节)。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图片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文/蔡维德(千人学者兼天德链创始人)、Kevin Tsai(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Irvine)

6. 诚信的数字社会

战国时代商鞅变法是怎么变法?商鞅给人相信秦国法律,法律必定执行,这就是信用的改革。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图|商鞅像(来源:wikipedia)

法定货币是由于对政府的信任。而西方文艺复兴和经济复兴是同时发生的,经济复兴需要货币流通,而货币流通是复式记账法带来的信任机制,因为投资者和管理者可以查账,这些都代表着人类文明和经济巨大发展。

《礼记》说,“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什么是讲信修睦?就是说天下为公的社会是一个讲信用的社会。讲信就是建造一个有诚信的社会。

“天下为公”是中国伟大的思想,深入民间千年。连今天在美国旧金山华人街,“天下为公”的牌子一直挂者。这概念一直活在海外华人身上,身子离开,但心不离。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图|“天下为公”一直挂在旧金山华人街街头,也长住在华人心里(来源:wikipedia)

所以为什么说区块链变成为国家战略呢?商鞅变法开始的第一步是让百姓信任政府的政策。而区块链的改变就是現代版的商鞅变法——建立一个诚信社会。

现在互联网上到处是欺诈,使用区块链方法来管理欺诈就是很好的方法。一旦使用区块链,相关单位必须讲信用。因为区块链的革命是信用革命。

这个理论不是笔者提出来的,是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叫做数字社会。笔者在《从麻省理工的数字社会到通向区块链中国之路》[5] 里边讲到一个重要的预测:如果人类走向一个数字社会,就是讲信用的社会,经济会大爆发。这是因为很多交易可以在数字公司里完成,而人与人之间不需要见面来往。

现在我们经常靠实际见面来建立信任。可是在数字社会里,我们不需要遇见,只要在区块链上面,区块链可以维持大家的信任。在信用的环境之下,人类的交互活动是指数型成长的,经济会成指数型的大爆发,这是麻省理工学院提出来的理论,也是孔老夫子在几千年所提的。

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什么?第一次是“动力”革命,有蒸汽机;第二次“电力”革命,是有汽车等;第三次是“信息”革命,计算机和互联网;第四次是“信任”革命,数字社会和区块链。

很多人讲,信任是什么东西,我怎么看得见信任?今天互联网就是虚假的天堂,86% 房地产消息是假的,就是说房地产消息十个有九个是假的,这是恐怖的!这代表了虚假满天下,这不是“天下为公”的社会,反而是“天下为欺”的社会。大部分信息都是假的,只有很小部分是真的。现在 67% 网贷是虚假的,因为在互联网上作假容易,大家彼此见不到更容易做假。

但是这件事情怎么做,就需要建立一个诚信的互联网。怎么建立诚信的互联网?就是区块链互联网。当信用机制到任何一个业务,比如法务部、商业、网贷、工业链金融,差不多所有的业务,有区块链之后,业务流程都会改变。

我们今天好像是在 1494 年,当时欧洲文艺复兴时代开始,同时也是经济复兴。以后有上市公司出现(可以开始股票交易),更以后有央行(发行法币),更以后才有审计制度。从 2008 年开始,人类有一个新的信任复兴,建立数字社会。

7. 数字法币

数字法币重要吗?数字法币重要,重要到是国家层面。什么是国家的根本?法币是国家的本,金融是国家的本,法律是国家的本。法币是国家的本,有了数字法币后,很多事情以前做不到现在可以。前面谈到爱沙尼亚计划发数字法币,立刻引起欧洲央行的注意和打压,表示这事有重大影响。

大家如果不信,可以读英国央行在 2016 年 9 月的报告 [1], 上面说数字法币将会给金融系统带来“结构性”变化,因为现在每个人都使用商业银行或是金融机构来支付,但是以后要经够过央行。原文是“Introducing a CBDC“could fundamentally change the structure of the financial system,”where everyone currently uses commercial banks or other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o make electronic payments.”

报告还说,英国央行自从成立以来没有改变过英镑,但现在要改变。320 多年以来第一次重大改革。数字法币会和传统法币同时存在,各有不同的用处和政策。数字法币不经过商业银行,而由英国央行直接与金融机构和个人对接,提供全社会数字法货币的发行、流通、支付等服务。这代表央行职权会扩张,外汇也会改变,通过区块链就可以脱离以前的限制。

当时笔者也在现场听这报告。当报告者提到英国央行要改变 320 多年的货币,在座的央行朋友们都兴奋不得了。加拿大央行最积极,后来加拿大也是世界第一个国家在央行里面做区块链实验。一位在场的央行职员对笔者说“我祖父一辈子碰不到,我曾曾祖父一辈子也碰不到的一次机会,我居然遇到了!”

数字法币会使银行体系重组,跨境支付重组。这些代表金融秩序和组织改变,这是巨大无比的变革。这几个央行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安静不下来,非常兴奋。

非常可惜,后来英国央行停止了这个计划,或许是英国央行提的数字法币模型有点问题,笔者在 2016 年 9 月就公开提出过疑问。

英国停了这项目,但是美国继续。在 2018 年 7 月美国 IBM 公司宣布出稳定币,就是数字美元。他们第一件应用是什么?跨境支付。

IBM 的项目是美国政府在后面支持。英国是央行大肆宣传,美国是找公司去做,民间先行,政府后面支持。什么是稳定币?真正的稳定币是政府财政部在后面支持的才是稳定币,其他都是假的稳定币。如果系统掉一毛钱,或是系统当机,美国政府担保还钱,这才是稳定币。其它稳定币大都发生过不稳定的情况,例如被人大量卖空的时候,价钱跌(和相对应的法币比),价钱跌的稳定币就是假的。

而 IBM 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跨境支付。这会改变原有的金融秩序。跨境支付让数字美和其它数字法币交易,带动其它国家数字法币的发展,并且建立以数字美元为主的新货币世界。国外许多媒体都在预测这事。IBM 数字法币研究所的主管以前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管, 他认为 IBM 发稳定币就是数字法币(CBDC)项目。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图|IBM 公司跨境支付系统,国外媒体预测这会挑战 SWIFT 的地位(来源:IBM)

从去年中一直到今天,兵家都在争什么?金融家都在争成立数字银行。有数字法币后,数字银行就是兵家必争之所在。

今天许多央行都在积极研究数字法币。这些都是国家战略思考,因为这会影响到国家银行体系,支付系统包括跨境支付(外汇管理),监管包括检测贪污,洗钱等活动。在数字法币上洗钱或是贪污将会是“自讨苦吃”的行为。

8. 区块链数字法学

一个有信用的数字社会就会有计算法学,就是在计算机里边使用法律。笔者在去年写了一篇文章《区块链中国梦之三:法律的自动执行将颠覆法学研究、法律制度和法律实践》[6],说明这个将会改变法学界。

今天有很多律师认为区块链以后会改变法学和法庭。中国的金融界在区块链应用速度输给中国的法院应用速度。中国法庭早以发布许多相关政策使用区块链在电子证据上,实际上就是从科技来解决问题。

当法院明白区块链可以存证后,许多相关业务都可以进行例如电子政务,电子仲裁,和线(链)上仲裁。以后链上仲裁会越来越多,可能一些现在律师工作不需要,很多欺诈问题不需要考虑因为使用区块链,欺诈很难进行。以后公司、社团、组织,都可以将相关法规和制度放在区块链里面,由区块链来维持这些法规。国家或是地方法律法规也可以放在区块链里面,直接进行法律监管。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图|中国法院比中国金融界更早接受区块链(来源:网络)

以后会有数字公司、数字审计、数字仲裁、数字法庭、数字政府、和数字银行。有了区块链数字法律,法律就能自动执行。以后法庭、仲裁、申诉、电子证据都会改变。自动执行的法律使整个社会大为公平,法院里各方面事务都可以使用区块链。

有人说,到底区块链跟人工智能大数据什么关系?今天网上 86% 的房地产讯息是假的。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图|2018 年 7 月 20 号新华社新闻(来源:网络)

这问题不是 2018 年才有的。在 2012 年已经有报道指出 90% 房地产信息是假的。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图|2012 年虚假房地产信息已经泛滥(来源:网络)

商家被访问的时候,问有使用新型工具吗?有,例如大数据平台和人工智能,但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对虚假数据没有用处,数据如果是假的,大数据再怎么分析也得到假的结果;再强大的人工智能分析结果也是得到不正确的结果。区块链正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健,因为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不是信任机制。所以为什么说区块链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就在这个地方。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信任革命,是社会治理革命。不单是有关金融,区块链不只是金融革命,而是社会改革。

几千年来,人类法规都是自然语音表述,以法院、公安等相关机构来维持社会秩序。突然在几年前出现“智能合约”和可执行的法律,这对国家司法、立法、执法都有影响,这也会对影响到社会治理。例如如果人民知道欠款或是罚款会被智能合约自动处理,他们的行为就是改变,而且是往阳光方向前进,社会更进步。

9. 区块链互联网是下一代互联网

现在的区块链系统没有自己的基础设施,大部分运行都是在操作系统上面完成的。可是以后有价值网(区块链互联网),可以提供数字资产转让和交易机制。价值是什么?价值连接到数字资产;如法币、房地产、股票、期货、诉讼证据、电子证据等可以上链。还可以交易、清结算、支付、链上仲裁、链上法庭、链上政府。所以价值互联网的信息安全度要很强,隐私性要高,网络协议也需要新协议,现在互联网协议达不到这些需求 [2,7]。

现在互联网协议有 46 年历史 (1973 年设计的),46 年在互联网时代应该算是“光年”了,因为技术变化太快。今天在互联网上,如果一个技术是 3 年历史,许多人都会批评太旧了,不能再使用了。但是互联网协议 TCP 竟然已有 46 年的历史,这应该是已经被换掉 10 次的技术,当初设计原则现在都不成立了。

互联网开始的时候,网络小,网络贵,实验性,主要是军事应用。现在网络大得多,网络价钱低得多,专业性,产业/工业/商业都在使用,主要是民间应用。现在网络和以前网络已经不是同一的概念,但是现在网络协议还是没有变!所以今天包括 IBM 和谷歌最近都发表新协议要取代这旧技术。加上区块链概念,现在网络协议已经到不得不换的地步。

最近出的新协议功能和性能可以比旧的协议强大许多倍,已经有比现在 TCP 快 1000 倍的实验数据出来。这表示下一代的网络可以比现在网络好许多。而且下一代链网技术将会融合控制理论 (control theory),这和以前互联网协议不一样 [8]。

区块链互联网会和现在互联网并存,是个有国籍的网络。传统的互联网是没有国籍的。新的链网也需要新一代的区块链服务器。

新的区块链网还包括一个监管网。为什么监管?因为区块链交易或更改可能不到一秒结束,而且有可能已经清结算结束。这给监管单位非常大的新需求,因为许多交易必须实时监管。监管网和服务器必须比价值网和服务器要强大,通信要大量,数据会是海量。这个监管网不能和价值网一起作业,不然会彼此影响。新的监管网做防范、分析、识别、预警、告警、处置金融等方面风险的处里。监管网跟价值网分开,而由监管网控制和监控价值网。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图|互联网、价值网(链网)与监管网(监网)比较(来源:蔡维德)

除了底层网络协议,链网上层结果也会有大变化。

在链满天下的时代,上层需要链网模型。国外有 Cosmos(美国)、Polkadot(欧洲)、Satellite(日本)等模型,中国也有熊猫模型和金丝猴模型。其中熊猫模型是第一个同质网络模型,就是连接同一种区块链模型成为网络模型,这不同于连接不同区块链模型。这样的同质网络模型比异构模型更加便于部署、管理、扩展、容错、交易,共识,这思想后来被其它链网模型使用。金丝猴是第一个分布式异构链网模型,以前异构链网模型都是中心化的架构,例如 Cosmos 模型在其白皮书就承认模型是中心化的,但这和区块链原则严重冲突。设计的人当然也明白这是冲突的,但是问题难。

区块链互联网是中国、也是世界各国的一个巨大机会,一次可以从底层一直到上层改变现在互联网的机会,并且和现在互联网兼容。因为这会是个国家通讯、金融、法务基础设施,数字金融、数字法院、数字银行都会在上面运行,承载国家每天业务。因为链网是有国家主权概念,每个国家都需要建立自己的链网。

10. 区块链沙盒实验

沙盒的概念英国 FCA(金融行为监管局)在 2015 年提出来的。当时一些金融科技公司被发现花费大量金钱和精力来设计系统逃避监管,但监管单位又不了解这些科技;另一方面,大公司因为保守也不愿意向科技公司开放新技术,构筑技术壁垒,不让它们进入正规市场。

这种情形是对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组织是不好的,所以英国 FCA 就提出沙盒的概念,其最终的目的是鼓励创新,让传统的金融公司可以学习实现,实验一些新技术,看看是不是对产业真正有作用。FCA 提出三类沙盒,监管沙盒经过了将近 3 年多的发展,现在最流行;产业沙盒才刚起步,现在只有中国才有区块链产业沙盒;保护伞沙盒现在还没有出现。

监管沙盒是让监管单位和科技公司谈话,给予科技公司在法律上一点方便,在沙盒环境下做验,如果成功,在法律许可下可以部署。监管沙盒在制度或标准上现在都相当模糊,而且是故意写得模糊。因为技术一直在发展,标准可以经常变。

所以一般好的监管沙盒,就会出现一个现象,申请单位多,但能入驻单位少,也不是所有入驻单位都能够成功毕业,制度虽然写得模糊,执行起来却非常严格。但是就算通过沙盒的评估,以后软件测试还是问题。因为监管沙盒没有公开,公平,科学的测试评估工具,测试不一定靠谱,最后可能还是无解。即使从沙盒毕业,系统品质不能保证。

产业沙盒不同,是使用工具做公平和科学的评测,而且是在沙盒环境下运行。这不同于在科技公司里面评估,在那种环境下,比较难可以得到公平和科学的评估。但是产业沙盒测试和到科技公司测试大不不同,不同应用和系统在同一沙和环境下运行,得到的结果客观的多。而且科技公司不能控制沙盒系统,非常难作弊。所以在产业沙盒下做评估和测试要公平的多。

因为没有产业沙盒,多半国外监管沙盒都是在讨论法律问题,或者跟监管单位直接对话,例如香港政府提出的监管沙盒 2.0 就有聊天室,几个监管单位自己协调,并且金融科技公司可以就一些关心的问题直接与监管单位谈话。

沙盒必须是法律与技术并重,两者不可或缺,而且监管单位应该积极参与,并且监管单位人应该要懂技术,或是邀请第 3 方技术团队支持监管单位。有效的监管沙盒需要有产业沙盒支持,才能完整。如果有产业沙盒,那么监管沙盒里就可以用产业沙盒做实验,在沙盒中运行不害怕失败也不怕造成伤害,因为所有的失败可以抹掉,不对实际系统产生任何影响。在这种情形之下就可以有创新活动,这就是笔者在 2019 年初提出的监管沙盒 2.0[10,11]。

从 2017 年到 2018 年,国外许多大型的区块链或者金融科技的实验出现,最出名的参与者莫过于各国央行或是银行——加拿大央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还有南非储备银行等。还有 DTCC 和 SWIFT 这几个重要金融公司,都做了大型实验,还发布很多报告。而这样大型实验很少在中国发生,以至于笔者经常谈到中国的区块链技术是在严重落后中。

有了沙盒系统才能够做支付,做交易,或者监管,可防范、识别、预警、告警、风险管控。这个沙盒系统可以带领整个中国的区块链产业前进。区块链产必须在沙盒的监管之下前进。

英国监管单位曾用“彻头彻尾的骗局”(outright scam) 来形容区块链行业乱象。但是有了沙盒之后,发展就可以合规化。我们这个沙盒系统可以用来监管其他区块链系统 [11]。这个不只是涉及测试验证区块链系统,任何区块链都可以使用。这样的中国金融产业和非金融产业都可以正常化、合规化、系统化、标准化和国际化。

不同领域的发展,需要不同的区块链产业沙盒。产业沙盒可以设计很多应用场景,比如供应链、交易、清结算、支付、投资管理、共享经济等,帮助人们在不同的场景发展区块链技术,提升开发的速度。

2017 年 9 月时,笔者认为中国是可以站在世界区块链的前端,因为当时世界上认为很难的技术中国都做出来了。2018 年 11 月国外才宣布做出来的清算技术,中国在 2017 年 4 月就做出来了。但到了 2018 年 7 月,笔者认为中国区块链技术加速落后中。

为什么中国在加速落后中?中国金融市场几乎全部封锁,连实验都不开放。国外却一直有实验报告出来。国外大型实验报告例如欧洲央行,加拿大央行,日本央行都出报告,连南非都出大型实验报告。不论成功或是失败,只要有实验,必定可以让技术进步,不做实验,必定落后。

中国有世界第一个区块链产业沙盒,这是一个巨大机会,我们可以在沙盒上面做实验,做实验三个月,六个月,一年,失败多次都没有关系,几年之后一定成功,但是不做实验永远不会成功,代表中国原意自动落后!没有实验,技术没法创新因为就算有想法无法知道能不能实践,没有创新,国家就会落后。

结语

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愿意继续落后吗?许多人都没有赶上互联网快车,不希望再没有赶上下一波的技术浪潮。这浪潮就是区块链。WEF(World Economic Forum,世界经济论坛) 不是随便乱讲的,第四次革命是信任革命,不是比特币革命,是区块链革命!(本文首发于 DeepTech 平台每周二之 DeepHash 专栏)

参考文献:

[10] 蔡维德,“蔡维德:监管沙盒 2.0 伪创新的照妖镜”https://mp.weixin.qq.com/s/_somo8r_tQgHq3-YNwYw3w

[11] 蔡维德等,“区块链的中国梦之四: RegTech 编织全面安全梦”

https://mp.weixin.qq.com/s/YY7oZj4u-oc3vRUIk9z3rg


谈中、美、英、俄等多国的数字社会国家战略(下)| DeepHash

蔡维德

国家特聘专家,北航博导,麻省理工学院学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专业博士,在美国明尼苏大大学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育研究 30 年。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区块链研究中心科学顾问,天德科技首席科学家,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实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主任,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名誉院长,任多个政府和公司顾问。论文 585+篇,著作 6 本,论文引用过万次。

关于 DeepHash 专栏 / 每周二

文/林佳谊

“区块链技术非常复杂,而且有很多误解。更可怕的是,很多人自认为了解区块链技术,但表现出的却是无知。学术机构有着巨大的责任去培养下一代的创新者。”在杜克大学商学院开设区块链课程的教授 Campbell Harvey 曾经有感而发地说。

每项新兴技术发展都有它的周期,愈是可能带来重大变革的技术,这个周期往往也愈明显。就在区块链技术步入所谓“幻灭的低谷”之时,DeepTech 深科技认为,下一个产业风口,如今正在每个顶尖高校的实验室、在各国央行与监管机构的研究室,在行业组织的研讨会中酝酿着。

DeepTech 深科技认为,此时才是关键时刻,身为一家坚持深入报道科学科技产业的专业媒体与科技服务提供者,我们有责任也有必要,在这个时点上有带领读者去拨开迷雾、厘清误解,培养对区块链技术的更深刻认知。

因此我们于每周二固定推出 DeepHash 专栏,由 DeepTech 资深编辑林佳谊,邀集千人学者兼天德链创始人蔡维德、中国工信部电子工业标准化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物联网区块链初创 Biilabs 创始人朱宜振等专家学者共同维护,每周一次,带领读者在技术研发、在法规政策、在行业标准,在国际趋势,方方面面深入挖掘未来 3-5 年真正具有产业化潜力的区块链知识。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