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L CEO 亲上火线:我们不是“受害者”,更愤怒专司被扭曲解释

商业
ASML CEO 亲上火线:我们不是“受害者”,更愤怒专司被扭曲解释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4-12

2019-04-12

由于一桩发生于 3 年前的商业机密窃盗案,荷兰光刻机大厂 ASML 被抛到风口浪尖上,ASML 总裁暨首席执行官 Peter Wennink 更亲自站上火线对外解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严正否认 ASML 在该事件中被冠上“受害者”的称呼。
商业
由于一桩发生于 3 年前的商业机密窃盗案,荷兰光刻机大厂 ASML 被抛到风口浪尖上,ASML 总裁暨首席执行官 Peter Wennink 更亲自站上火线对外解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严正否认 ASML 在该事件中被冠上“受害者”的称呼。

由于一桩发生于 3 年前的商业机密窃盗案,荷兰光刻机大厂 ASML 被抛到风口浪尖上,ASML 总裁暨首席执行官 Peter Wennink 更亲自站上火线对外解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严正否认 ASML 在该事件中被冠上“受害者”的称呼。

整个事件的起源,是 11 日一家荷兰媒体披露了一桩发生于 2016 年的商业机密窃取案,指出 ASML 遭到内部的“中国员工”窃取商业机密,将机密资料泄露给一家名为 XTAL 的公司,且单一点名 XTAL 背后的资金来源是中国。

Peter Wennink 表示,文中指出 ASML 在该事件中处于“受害者”角色某种程度是不对的,整个事件发生于 2016 年,公司位于美国硅谷的少数员工为了图谋私利,偷窃 mask optimization 的软体,且泄漏机密资料给一家名为 XTAL 的公司,用于制造出类似的竞争产品,并卖给 ASML 位于南韩的客户,而这家 XTAL 公司的资金组成来自韩国和中国,并非报道中单一点出的中国资金。

ASML CEO 亲上火线:我们不是“受害者”,更愤怒专司被扭曲解释ASML 强调,该事情是发生于 2016 年,是公司自己揪出内贼且寻求法律途径解决,同时也在 2018 年 11 月赢得官司,XTAL 公司被认定获取不当利益 2.23 亿美元,该公司后来破产,而这个司法案件在当时有很多媒体都有公开报导。

Wennink 更指出,公司非常气愤该事件与在中国的业务牵扯进来,因为涉及此事件者,是来自于很多不同国籍的人,不单只有中国,也来自很多其他国家,但在报道中却被扭曲。

ASML 强调,对于这个事件的发生感到非常遗憾,但公司在该事件发生当下,就非常迅速且果决地进行处理,企业内贼的状况在各种产业都会出现,且对于公司确实是一个风险,但 ASML 会竭尽全力保护公司珍贵的资产。

再者,ASML 也相信公司可以服务所有客户,当然也包含中国客户,且帮助中国建立自己的产业,对于近期中国与欧盟之间沟通将加紧致力于尊重和保护非中国企业的知识产权一事,双方所达成的协议,以及具建设性的对谈感到十分鼓舞。

ASML 是全球光刻机龙头,光刻是半导体制程中最关键的一环,根据调研机构的资料显示,2017 年 ASML 在全球半导体光刻设备厂中以 85 % 份额稳居龙头,其次是日本厂商尼康(Nikon ) 的 10.3 %,以及佳能 ( Canon ) 的 4.3 %,而 ASML 已经是连续 16 年稳居市场第一,尤其在极紫外光(EUV)光刻机上,ASML 是处于全球独占的地位,而一台 EUV 光刻机的造价高达 1 亿欧元。

过去行业内一直有 ASML 的高端光刻机不能进入国内的说法,从 2018 年初起,ASML 以行动打破此一说法,陆续将高端光刻机带到国内市场。

2018 年以来,陆续有 SK 海力士的无锡 12 寸厂、长江存储的武汉 12 寸厂有高端光刻机进驻,且中芯国际也预订一台 EUV 光刻机于 2019 年交货,陆续协助国内的半导体产业包括逻辑和存储客户,来提升技术工艺的制造水平。

根据 ASML 财报指出,2018 年中国占营收份额达 19%,相较于 2017 年 11% 大幅成长,而这样的份额增长也是因为中国众多半导体新厂的落成所带来的效应。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