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郭台铭接班人? 原来,还是郭台铭

互联网
谁是郭台铭接班人? 原来,还是郭台铭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5-10

2019-05-10

就在刚刚,鸿海公布了 2019 年董事选举候选名单,却给了外界一个大大的意外,因为,郭台铭仍名列董事候选名单中。
互联网
就在刚刚,鸿海公布了 2019 年董事选举候选名单,却给了外界一个大大的意外,因为,郭台铭仍名列董事候选名单中。

鸿海集团的接班人选问题,近来成为外界追逐猜测的焦点。

在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加入国民党台湾地区领导人初选之后,台湾媒体几乎是 “每日一猜”、“每日一问”,甚至有媒体订出 5 月 10 日就是“鸿海接班人公布”的时间点。

而面对外界追逐询问,郭台铭先前多次表示,5 月 10 日就会给大家一个答案,谁在 10 日公布的董事选举候选名单上,谁就有可能是接班人。

由于郭台铭在先前已宣布将参与台湾地区选举,根据过去惯例,外界多认为郭台铭将不再列名在鸿海董事候选名单中,专心参与此次选举,因此才有了许多 “鸿海接班人”的猜测传闻。

而就在刚刚,鸿海公布了 2019 年董事选举候选名单,却给了外界一个大大的意外,因为,郭台铭仍名列董事候选名单中。这代表,在下一届鸿海董事会中,郭台铭还是为自己准备了一把椅子,至于最后坐,还是不坐?郭台铭可以自己决定。

图|郭台铭(来源:东方 IC)

根据鸿海公布的董事候选名单来看,包括郭台铭、鸿海副总裁吕芳铭、鸿腾精密董事长卢松青、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副董事长(Fii)李杰、夏普会长兼社长戴正吴、鸿海半导体 S 次集团负责人刘扬伟,在独立董事部分则包括王国城、郭大维、龚国权。

解读新任鸿海董事候选名单的玄机


说实在话,原本外界都预期郭台铭不会进入这届董事候选名单,但结果让人意外,郭台铭仍名列其中。有部分人认为,这是不是代表郭台铭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意愿有变?又或者,郭台铭是不是担心若贸然退出鸿海董事会可能会影响到鸿海运营发展?

但就实际董事选举事务的操作面来看,这份董事候选名单的意义,除了是给鸿海股东一个参考的依据,以便于到时在股东会投票选举外;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为了要顺利召开股东会、完成董事改选,上市公司必须要进行委托书征求作业,而一份具有说服力、号召力的董事候选名单确实有必要性。

而就 10 日公布的名单来看,除了郭台铭外,目前鸿海重要事业高阶主管也都一字排开全部入列,几乎每个重要产品线与事业群都有代表在内,这是过去未曾见到的董事阵容。这样的作法很明显的是为了要告诉外界所有人,在新一届的鸿海董事会里,除了郭台铭以外,还有多位董事可以完全掌握鸿海集团的运营细节。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未来即使郭台铭当选新一届鸿海董事后,因为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因素而辞任鸿海董事席位,又或者是暂时请假,鸿海董事会仍有能力通过集体领导的模式经营鸿海。

因此,这次出炉的新一届鸿海董事候选名单,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四平八稳,但其实却仍隐含玄机,特别是郭台铭个人的动向与意愿,将会是牵动后续变化的关键所在。

别担心,鸿海还是会有“郭董”在?


依照相关规定,5 月 10 日是身为台湾地区上市公司的鸿海精密必须公布 2019 年董事改选规划候选名单的时点。根据鸿海的公司章程,董事会为每 3 年改选一次,2019 年刚好就是董事改选年。也正因为如此,不论郭台铭是不是参选,鸿海都必须在 2019 年改选董事,5 月 10 日也都必须依规定公布这份供所有鸿海股东参考研究的新一届董事候选名单。

根据公司治理运作规则,在经过全体股东大会选出董事之后,新任董事将会召开董事会选举董事长。过去郭台铭都是以自然人身份当选鸿海董事,再经由董事会选任成为鸿海董事长。

原本外界预期,今年的鸿海董事候选名单与股东会显然和过去不同,可能会出现鸿海创立 45 年以来的重大变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改变,当然是因为郭台铭在 4 月 17 日正式表态将参加台湾地区国民党初选程序、以进一步在 2020 年参与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根据相关法规与不成文的惯例作法,所有参选者除了要公布个人财产清单外,也要避免与商业利益相关的事务身份。因此,郭台铭若一路选到底,那就代表,至少从 2019 年 6 月 21 日到 2020 年 1 月 11 日最终选举结果出炉,在其参与选举的这段过程,他仍是鸿海最大的个人股东,但将可能会暂时退出鸿海日常经营决策。

鸿海需要接班人吗?

先前郭台铭宣布参选之后,关于接班人的传闻四起,包括跟随郭台铭去美国见特朗普的鸿腾精密(FIH)董事长卢松青、鸿海副总裁吕芳铭、夏普会长兼社长戴正吴、鸿海总财务长黄秋莲等。


(来源: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事实上,以鸿海集团目前的规模来看,高达 5.29 万亿元台币的年收入、1300 亿元台币的年净利规模、运营生产据点遍布全球,以及高达 100 万人的集团员工人数,这都不是单单只靠一人就能运作的,即使是郭台铭自己担任董事长,鸿海 13 个次集团各有各自专长分工领域,早已形成一套既有的决策机制。

而在郭台铭带领下,鸿海在过去 10 年积极进行转型,从制造的鸿海、科技的鸿海,到如今走到服务的鸿海,几次重要的转型决策,都是由郭台铭亲自操刀带领。

以鸿海近几年的战略转型来看,以前沿技术为核心的应用服务战略,将会决定鸿海下一个 10 年的命运走向。

除了已广为外界所知的工业互联网以外,鸿海在生物、农业、甚至是区块链技术领域的布局之快之深,或许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举例来看,很多人就不知道鸿海集团旗下拥有鸿参品牌事业,卖的是人参保健饮品;也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鸿海集团旗下的创投近年来积极布局区块链投资,许多知名的区块链技术项目都有鸿海资本的身影;更不要说 2018 年刚挂牌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其最重要的发展目标就是要在工业 4.0 浪潮中,成为具有关键地位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与应用服务供应商。

这些看来是转投资的布局,其实仍需要集团资源调配与经营思维改变的配合。郭台铭至今仍保留着每天早上 7 点钟召集重要高层干部一起,在龙华厂区散步开会的习惯。其实在过去几年,他早已开始逐步调整鸿海的运营决策分工机制,就是为了持续推进集团运营模式转型。即使到目前这个阶段,鸿海新一阶段的转型还未完全成功,但最难的第一步已经启动、也上了轨道,这都在郭台铭原本的计划安排中。

“接班”问题,对于所有企业而言都很沉重,特别是对创始人来说,郭台铭在日前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没有郭台铭的鸿海富士康集团,一定比过去做的更好更棒”,同时也不忘强调:“集团运营持续有人接棒”。

的确有业界人士并不看好郭台铭卸下鸿海董事长之后的发展,认为即使他仍可能在幕后遥控、在关键时刻做出决策,但毕竟与过去坐镇指挥还是不同,一如郭台铭的名言——“魔鬼都在细节里”。面对瞬息万变的企业经营态势,会不会因为少了郭台铭的坐镇,甚或是即时快速的决策反应,而让鸿海出现松散甚至混乱。

其实,这是所有企业都有的问题,当一个强势的领导人交棒,必然会有这样疑虑。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1950 年出生的郭台铭,也的确到了该考虑这个问题的时点。

如果后续郭台铭持续参与台湾选举,则代表他将会有一段时间必须放下鸿海经营事务,也就是说,鸿海确实要经历一段没有“郭董”的时间,而这将会是一段很值得观察的时间。

这次参选或许是郭台铭人生中的意外,但对于鸿海而言,却不见得是件坏事,从 2019 年 6 月 21 日到 2020 年 1 月 11 日这段时间,将会是一次因缘际会下的 “接班演习”。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