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遭遇软硬“双杀”,冬天来了,不怕!

商业
华为遭遇软硬“双杀”,冬天来了,不怕!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5-20

2019-05-20

任正非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的表述,更像是华为对美的官方态度:华为从未做过任何触犯法律的事情,美国供应商不能向华为提供芯片也好,“我们已经为此做准备了”。
通信 华为 商业
任正非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的表述,更像是华为对美的官方态度:华为从未做过任何触犯法律的事情,美国供应商不能向华为提供芯片也好,“我们已经为此做准备了”。

华为的冬天来了?

5 月 20 日,据日经新闻报道称,德国英飞凌公司决定暂停向华为供货,该公司表示将采取谨慎的应对措施,先停止供货,然后会讨论评估未来的行动。

自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上周宣布把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受限于美国政府的这一法令,高通、Intel、格芯(GF)、安森美、泰瑞达等公司据悉已经停止向华为供货,所有已有或新订单都将暂停或终止。受美国禁令影响的不只是美国公司,按照BIS实体清单的要求,只要使用美国产品、技术超过25%的公司也要遵守禁令,否则也会被惩罚,这意味着几乎欧美日韩大部分半导体行业的公司多少都会受到影响。

今晨,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根据美国政府的规范要求,将终止和华为公司部分合作,包括系统、软件和硬件等。具体来说,下一代华为手机将不再被授权使用完整版的 Android 移动操作系统,使用 Android 系统的华为手机,将不再获得谷歌移动服务(Google Mobile Services,以下称 GMS)、Android 官方安全更新等使用授权。

(图片来源:JapanTimes)

目前来看,上述举动可能不会影响已出售的华为手机正常使用与更新,但未来,却可能影响华为手机搭载 GMS 服务,这对于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业务影响较大,因为失去谷歌的 GMS 服务,可能会影响 Google 账号的登陆,以及使用谷歌应用和服务,这其中包括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Gmail、YouTube、G Suite 套件等。

谷歌公司稍早前对媒体回应了此事,确认该消息的真实性,并表示,“该公司正在遵守这一命令,并审查其影响”。但谷歌方面,并未详细说明终止合作细节。

与此同时,Android 官方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在遵守美国政府行政令的同时,Google 服务仍将可在现有的华为手机上运行。

华为公司官方对此进行了回应,华为表示,他们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华为和荣耀品牌的产品和服务在中国市场不受影响。以下是回应全文:

安卓作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一直是开源的,华为作为重要的参与者,为安卓的发展和壮大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华为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华为和荣耀品牌的产品,包括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产品和服务在中国市场不受影响,请广大消费者放心使用和购买。未来华为仍将持续打造安全、可持续发展的全场景智慧生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与此同时,外交部在今天下午的记者发布会上,对此事作出回应,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中方支持中国企业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正当权利。

受此影响,华为在海外发布的下一款手机将无法访问谷歌的应用程序和服务。多家媒体评论称,此举可能使华为在海外的智能手机业务陷入困境,也将让更多与华为有直接合作的美国科技公司,改变想法,终止与华为的合作与谈判。

废掉一半武功的华为手机?

众所周知,绝大部分国行 Android 手机,是不带有 Google 服务框架的。但在国外,GMS 服务是 Android 操作系统核心竞争力之一,缺失了 Google 服务框架,可以这样说,这个手机基本上废了一半功力。

图:华为 P30 Pro 手机,来源:9to5Google

GMS 服务里面,包含 Google 服务框架、Google 账号管理程序、Google 日历同步、Google 通讯录同步、Google 搜索、Google Play 商店、YouTube、Google Map、Gmail、Google 云端硬盘等多款服务与应用。

目前,华为在日历、通讯录、浏览器、邮件、账号同步等普通产品上,已经建立了稳定的系统应用软件 “护城河”,而在 YouTube、Google Map 等谷歌专属应用下,无法使用谷歌账号同步与登陆,使得华为手机无法正常使用,对于海外用户来说,是无法替代的,这或许是该事件给华为带来的困境。

目前,华为已经建立了一个 EMUI 团队去做适配与优化,但是,谷歌的软件生态是通过账号同步所体现,而华为在这一层面,是需要补足的。比如说与第三方地图提供商,视频提供商去建立联系,在符合当地法律的基础上,华为形成自己的软件生态。

众所周知,这是个软件生态工程,需要大量第三方应用软件、互联网服务的支持与配合,所以,华为的生态不是一日之功,也不是马上就有替代品可以取代 GMS 服务。

所以,从这个事件延展开来,华为建立一个新的移动操作系统,自己做生态,是不是更好的解决办法?

从开发应用到自研操作系统,这会是华为下一个春天?

上周,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在转发华为心声社区文章时称:“除了自己的芯片,(华为)还有操作系统的核心能力打造。”

图:余承东朋友圈截图,来源: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微博

就此来看,华为在系统层面,是有许多解决方案的。除了上文提到的软件生态之外,华为称他们是可以打造自研的操作系统。而现在,就是“备胎”转正的时刻。

根据路透社的说法,华为表示,过去几年,他们一直在制定应急计划,打造“备胎”,通过开发自己的系统与技术,防止谷歌终止与华为的合作。

换句话说,华为也可以通过开源许可方式(即开放源代码源项目 AOSP)搭建 Android 操作系统版本,免费让华为用户使用,但是,在这个操作系统下,Google Play 应用商店等 Google 应用程序将会在华为手机中消失,而谷歌原有的 GMS 服务,或将被第三方服务补足。

在接受采访时,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表示,“无论发生什么,Android 都没有任何合法权利阻止任何公司访问其开源许可证。”根据这一叙述,外界推测余承东所说的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或将是基于 Android 开源项目打造的。

但是,谷歌停止 GMS 服务,对于华为来说,在启动“备胎”的时候如何建立新生态才是重点。

对于华为来说,基于 Android 开源项目的系统研发,时间上很快,也可以有包括阿里、腾讯旗下的多款软件内置方式来替代谷歌服务,但对于华为公司长远发展来讲,这远远不够,若要“甩掉”谷歌,自主研发,与时间赛跑,在新机型中搭载,这或许是华为根本解决“自主研发”的终极办法。

哪些芯片可能受制于人

除了 20 日传出的 GMS 将停止授权华为手机的消息外,另一个也持续是外界关注的重点,就在于美国芯片与零部件厂商对华为供货的情况。

美国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 Entity List )后,海思总裁何庭波在一封致员工的内部信表示,所有芯片备胎一夜之间转“正”,此番宣言彰显了海思在芯片领域超过 10 载的努力与心血投注,但也意味着未来已无退路,只能更努力地扩大芯片技术领域的覆盖面积。

2004 年华为将手机作为重点开发业务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认为,手机中的关键芯片都是掌握在国外大厂手上,因此必须投入芯片技术的研发,在别人断粮之前,就摆脱对于美国芯片的依赖,因此赋予何庭波一项长征型的任务。何庭波也花了 10 多年,让海思从一家烧钱亏损的公司,成为技术能力挤身全球第一梯队的国际大厂。

这次遇到美国将华为列为实体清单,进行全力防堵,未来华为扩大国产化供应商的采购无可避免,但仍是有一些特殊技术领域上,海思芯片可能无法全面覆盖,包括以下几项产品:

射频功率放大器 RF PA 芯片:

这可能会是卡住华为最关键的芯片环节,因为全球射频芯片供应商主要是 Avago、Qorvo、Skyworks 等,这三家供应商在全球市场分额超过 90 % ,尤其是一线手机品牌更是极度依赖这三家大厂供应 PA 芯片,因此,目前国产芯片暂时无法补上这一块。

这几日一直有产业人士透露,华为在部分关键芯片的掌握上,累积了将近一年的库存数量,在这最关键的射频芯片上,海思究竟备了多久的库存,就不得而知了。

EDA工具:

EDA 是芯片设计软体,掌握在 Synopsys 、Cadence、 Mentor 三大供应商,国内也有华大九天等 EDA 供应商,但目前市场份额仍不大。发生在 2018 年 4 月的中兴通讯遭制裁事件中,当时这三大国际 EDA 公司是立即切断对中兴的服务,但这次华为的状况不一样。

行业内人士分析,在 5 月 17 日华为被加入实体清单之前的 EDA 软件仍是可以使用,意思是,之前 EDA 供应商已经提供的服务,华为仍是可以继续使用,但 License 到期之后,可能无法享受 FAE 服务及 IP 更新,仍是会影响后续芯片设计的效率和产品性能。

这部分对于华为芯片开发的影响不会马上显现,包括最先进工艺节点的 5 nm 技术上,由于台积电已宣布 5 nm 芯片进入试产,预计 2020 年量产,海思一定是第一批次的客户,这部分与 EDA 供应商的合作已经开始,暂时不会受到影响。

其他成熟工艺技术方面,由于 EDA 供应商已经在提供服务,推估华为仍是能继续使用,但后续 EDA 供应商的技术支援力道,以及整体政策是否会改变,在这个每天都有新变化的时代,都要再紧密观察。

晶圆代工:

美国商务部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是依据美国《出口管理条例》,而该条例的特点是对外国的交易也加以限制,如果美国企业的零部件和软件在原则上包含 25 % 以上,也会成为被管制对象,导致这个限制令宣布后,所有焦点矛头都指向台积电。

根据目前台积电说法,是公司对于客户与订单一直有针对各国出口管制问题的资料研究系统(Compliance Management)协助分析,根据目前的资料研究是确定出口管制“不需改变”,意思是对于华为仍将持续出货,但会密集观察未来可能的动态。

台积电是华为旗下海思芯片最主要的晶圆代工厂,其他海思在台湾的半导体供应商还有封测厂日月光、京元电等。

另外,联发科和海思虽然在手机主芯片上的产品处于同一赛道,但华为在网路、消费性等产品线上也有用到联发科产品,目前联发科的策略是,华为已经下单的部分继续出货,但暂停接受新的订单。

业界认为,这道限制令宣布后,或许不会影响海思在台积电下单投片的数量,但供应商针对下半年传统旺季备料的板块可能会因此改变。

再者,根据彭博社报道,继 Google 宣布终止与华为合作后,英特尔( Intel )、高通( Qualcomm )、博通( Broadcom )、赛灵思( Xilinx )等芯片大厂也相继决定停止供货给华为。

由于美系芯片厂不能供应芯片给华为,因此会砍单下半年在台积电的投片量,但华为的策略是能用自己产品补上的,就尽量以自己产品为主,并且积极增加库存备货,因此华为在台积电的投片会进行追单。

上周五,美国商务部表示正在考虑缩减对华为的限制,给予为期 90 天的临时通用许可证,允许华为在美国购买部分商品,以“防止现有网络运营和设备中断。”但目前,针对谷歌对华为的这一做法,美国商务部尚未作出解释。

华为面临的冲击有多大?

同时遭遇软件和硬件的“双杀”,华为手机或将面临据巨大的冲击。

根据第三方调研机构 IDC 的数据,2018 年,华为手机出货量为 2.06 亿台。而部分媒体称,这其中海外手机出货量达 1.01 亿台,占比高达 49%。

另据市场研究机构 Canalys 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欧洲智能手机出货量的 32% 来自中国制造商,其中华为占据最大份额。由于华为正在大力开拓智能手机的海外销售渠道,包括欧洲、中东、非洲等地。受此影响,华为的海外消费者业务(CBG)销售业务可能会受到重创,而华为手机第二大市场,欧洲消费品市场的销售或将“停摆”。

根据 IDC 在今年 1 月公布的 2018 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排行中,三星、苹果、华为、小米、OPPO 名列前茅,华为在 2018 年的全球总出货量增速达到 33.6%。

如果谷歌对华为采取进一步措施,受此影响,可能会让三星与苹果的手机销量高歌猛进,稳住老大老二的位置,也让小米、OPPO 等不断扩张海外市场的国产厂商有机可乘。这或许是该事件对华为的最大冲击。

而从华为公司自身的发展角度来看,以手机、路由器为主的消费者业务,目前已经成为华为赖以生存的支柱业务,亦是其公司营收方面的增长引擎。

华为公布的 2018 年年报显示,去年,CBG 业务营收为 3488.5 亿元人民币,占华为总营收的 48.4%,是华为第一大营收来源,并且增长迅猛。因此,如果海外市场受到阻碍的话,CBG 业务在今年的营收与净利润可能会止步不前。

以三星、苹果为首的国外手机品牌,通过低价等其他营销策略,可能会“直吞”欧洲、中东市场。

所以,华为智能手机业务的未来,到底在哪里,我们很难预知。但是,从华为的“备胎”操作系统事件来看,华为自身的技术研发是很强大的,摆脱美企的态度是明确的。

2018 年,华为公司的研发投入已经超越了微软、苹果和英特尔。目前全球科技企业中,每年单纯研发投入超过千亿元的,只有四家公司。按照欧盟委员会的统计数据,目前全球科技行业,去年单纯研发超过千亿元的有三星、谷歌、大众和新入榜的华为,对应的研发投入分别是 1060 亿元、1055 亿元、1035 亿元和 1015 亿元。近十年,华为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 3940 亿元人民币。

华为通过不断提升研发投入,更多的是增强自身实力,希望摆脱美方的管制,正常销售做生意。

如果说软件应用领域的限制,华为尚可通过自主研发和吸引更多软件厂商加入生态系统以度过难关,一些关键手机元件的断货风险则是迫在眉睫的危机。

不过从公开信息看,华为对于芯片断货的问题,也是有充足准备的。

2000年,华为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任正非在公司内部发表了题为《华为的冬天》的讲话。彼时,华为面临的大环境是国内互联网泡沫破裂。任正非预警到,IT业的冬天对别的公司来说不一定是冬天,而对华为可能是冬天。他提示华为人要居安思危。

如今,面临软硬件“双杀”的华为,可能遭遇了其历史上最冷的寒冬。

任正非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的表述,更像是华为对美的官方态度:华为从未做过任何触犯法律的事情,美国供应商不能向华为提供芯片也好,“我们已经为此做准备了”。

正如同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里所写到的:没有预见,没有预防,就会冻死。那时,谁有棉衣,谁就活下来了。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