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碎美利坚!美国打击面持续扩大,正在向华裔科技人才下手

生活文化
梦碎美利坚!美国打击面持续扩大,正在向华裔科技人才下手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5-22

2019-05-22

自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政府正考虑将 5 家中国设备企业列入黑名单,禁止其获得美国零件与软件。
生活文化 科学 商业
自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政府正考虑将 5 家中国设备企业列入黑名单,禁止其获得美国零件与软件。

自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政府正考虑将 5 家中国设备企业列入黑名单,禁止其获得美国零件与软件,这其中包括海康威视和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当很多人开始在想,特朗普的下一个打击对象是谁?答案来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近日有半导体业内人士透露,在一些敏感技术和项目上,美国近一年来已经大幅延缓了本土企业雇佣中国籍员工的许可审批。

(图片来源:The Japan Times)

审批等待期从之前的平均数周,延长到了六个月以上,影响了高通和英特尔等知名半导体企业的招聘计划和内部人员调动。

此前诸多迹象表明,对于处于敏感岗位的华裔科技人员,一些在中国有学术兼职的科学家,乃至更广泛的在 STEM 专业(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求学的留学生,很多人都受到一定的波及。

接触敏感技术的中国籍员工审批趋严

根据美国出口管理条例(EAR)的相关规定,出口管制手段也适用于某些国内的敏感技术。EAR 在特定章节中详细规定了敏感技术的定义和种类,其中包括核技术、电信系统和半导体(芯片)等高新科技领域。

即使是在美国本土企业工作的外籍员工,想要接触这些技术,或者参与使用这些技术的项目,企业也必须向美国商务部提交申请,提供详细的员工背景,工作性质和技术细节等信息。企业只有在获批后,才能给外籍员工安排相应的工作。

这一流程被称为“视同出口许可证(Deemed Export License)申请”,即获取敏感技术被视为是出口至外籍人员的原籍国。

从 2013 年到 2017 年,中国公民获得了 60% 以上的获批准“视同出口许可证”,其中最常见和第三常见的许可类型与芯片有关,而第二常见的则是电信技术。

图 | 2013-2017年,中国籍获许可人数最多(来源:美国商务部)

一般来说,从申请到批准只需要几周的时间,不过也跟涉及敏感技术的数量和种类有关。即便如此,这一过程自 2018 年开始就被延长了数倍,放缓趋势十分明显。

业内人士指出,这种放缓迹象蔓延到了各个行业,只要是与EAR清单上的敏感技术有关,就很可能遭遇长时间审核。虽然企业仍然可以雇佣中国员工,但漫长的等待过程很容易导致人才流失,延缓项目的推进,尤其是在对人才要求格外严格的半导体领域。

英特尔和高通等知名公司都受到了波及。一些招聘工作不得不暂时搁浅,很多被相中的有潜力的候选人无法及时进入公司工作。还有一些重要的内部项目也不能如期开始,因为这些项目需要工程师内部调岗,接触新的敏感技术,也就意味着需要重新经过审批。

这让本来就人才稀缺的芯片行业更难找到心仪的人才。半导体调研机构 Linley Group 总裁 Linley Gwennap 表示,“多年以来,外籍工程师都是芯片领域的重要人才,很多人都在美国创办了公司。”

芯片制造商已经对这一趋势和未来潜在的限制表示了担忧。今年 1 月,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致函美国商务部,要求后者充分考虑技术限制可能造成的经济影响,避免制定过于宽泛的政策。

学术圈的清查

除了高科技领域之外,美国科研界最近也不断有针对华人学者的风波出现。

美国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华裔终身教授李晓江的经历可能是最新的一例。近日有消息称,李晓江的实验室被突然关停,大学官网上有关李教授及其实验室的相关介绍也消失不见,而且其实验室所有成员均被要求上交门卡,关闭工作邮箱。

李晓江教授是著名生物学家,主要研究方向是遗传性神经退行性疾病和神经系统发育,在Nature 和 Cell 等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了上百篇论文。

他在 2005 年成为埃默里大学人类遗传学系终身教授,2008 年开始担任华中科技大学基础医学院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并在 2015 年制备出了世界首例帕金森病转基因猕猴模型,是研究帕金森病病理和疗法的重要动物模型。

目前埃默里大学官方并未给出任何解释。有声音认为,这次针对华人教授的打压行为,可能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有关。

图 | 李晓江教授的实验室网页,还能看到缓存,但点进去已经是 404 错误

早在 2018 年,NIH 院长 Francis Collins 就曾表示,要对那些接受 NIH 资助的研究机构和科学家进行调查,查看他们是否同时接受了外国资金支持但没有披露,或者违反了其他规定。

在后续清查活动中,美国 MD 安德森癌症中心于今年 4 月开除了三名华人科学家,理由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认为三人违反了保密原则,存在利益冲突,但并没有公开任何证据和详细说明。

当时就有消息人士透露,不止是这三名华人科学家,MD 安德森癌症中心在过去的 18 个月里,已有 10 名华裔高级研究员或管理人员退休、辞职或被安排行政休假。

不仅如此,美国议员还提议在留学和学术交流上针对中国设置更多障碍。

STEM 专业留学生签证被 Check

对于华裔科技人才的种种限制,甚至已经下探到中国留学生群体。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从去年开始,很多希望回到美国校园的中国留学生变得十分着急,因为他们的签证被 “ Check ” 了。

原来,在 2017 年 12 月美国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公开表示将限制 STEM 专业(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留学生签证;而在 2018 年 5 月,共和党参议员 Chuck Grassley 等向国会提出立法,除一些特殊人群外,缩减所有“敏感专业”申请赴美进行学术交流的中国学生、学者等人员的签证。

(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去年 6 月,美国正式宣布缩减攻读航空学、机器人学与先进制造领域等理工科中国留学生签证。由于担心竞争和知识产权被窃取,自 2018 年 6 月 11 日起,参与机器人,航空和先进制造业的中国研究生签证从最长 5 年减少到 12 个月。

虽然,美国政府并没有指出“敏感专业”的更多细节,并且只是说“缩减”新的签证。但是,这已经将许多想要回到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不得不选择停止学业。

在 2018 年 6 月白宫的一份官方智库报告中指出,中国学生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目前,中国公民约占赴美留学大学生的三分之一,大约有 25% 的(赴美留学的中国)研究生专攻科学,技术,工程或数学。所以,其敏感专业,就是涉及 “商业管制清单” 中的分类,更多的是高科技新兴产业。


根据早前媒体的报道,很多参与赴美签证的中国留学生,美方并不是直接拒绝,而是通过 Check 复核的方式,让其等待,变相拒绝其正常的签注。

“ Check ”,简单来说,是学生签 (F)、学术访问签 (J) 和外籍高科技从业者 (H-1B) 的申请人无法顺利得到赴美签证的一种方式,需要再次通过大使馆等美国政府级别单位标注,交由 USCIS(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处)进行后续的复核,若符合复核条件,才可以顺利发放赴美的签证。

美国移民局已经在其官网宣布,他们完成了 2020 年度 H-1B 签证所有中签者的数据录入工作。也就是说,现在想赴美的相关学者、留学生,无法短期内到美国,不得不通过 Check 签证的方式,等待入美。

美国保守派智囊团人员 Michael Pillsbury 曾对纽约时报表示,特朗普已经将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模糊化,将中国的经济崛起视为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威胁。

根据南华早报的说法,在美国 363341 名中国学生中,约有 36% 在 STEM 领域学习,这次美方设置的障碍,可能将会给更多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寻求工作的中国人带来危机和恐惧。

几十年来,中美两国的学术交流等会议,从未与政治挂钩。但随着两国关系紧张,美方一步步将管制措施从商业、贸易领域,推进到学术界、产业界的高科技人员层面。这让许多相关学者和中国留学生很愤怒。

实际上,美国科技界也有很多人担心,当下的环境会导致具有中国族裔背景的科技人才对美国望而却步,转去其他国家发挥自己的才能,从而使美国的科研、高科技产业蒙受无形的、甚至可能是重大的损失,因为当今世界的国力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人才竞争。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