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清理华为审稿人,会有更多学术共同体“分裂”吗?

科学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清理华为审稿人,会有更多学术共同体“分裂”吗?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5-29

2019-05-29

“这太荒谬了。这远远超出了他们原本打算阻止华为的可疑 IP 盗窃或后门。这是一个学术进步和研究的黑色日子”,一位推特用户如此留言。
华为 科学
“这太荒谬了。这远远超出了他们原本打算阻止华为的可疑 IP 盗窃或后门。这是一个学术进步和研究的黑色日子”,一位推特用户如此留言。

“这太荒谬了。这远远超出了他们原本打算阻止华为的可疑 IP 盗窃或后门。这是一个学术进步和研究的黑色日子”,一位推特用户如此留言。

评论的矛头直指 IEEE,即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技术组织之一的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

5 月 29 日上午,一封来自IEEE的邮件内容被曝光,内容指出“由于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IEEE将无法让华为的同事在同行评审阶段担任期刊审稿人或编辑。同时,邮件还建议期刊主编遵守相关规定,暂停华为员工现有的审阅工作。”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

另一边,一个署名为 Eytan Modiano 的邮件截图也提到了相关内容,他在邮件中表示必须遵守相关规定,确保审稿人中没有华为员工。 资料显示 Eytan Modiano目前为IEEE/ACM网络通信期刊(IEEE/ACM Transactions on Networkings、TON )副主编。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

DeepTech 分别向 IEEE 中国代表处和 IEEE 中国相关管理人员求证,代表处表示并未获得关于此事的通知,尚不能确认消息的真实性,管理人员则未回应此事。

国内学术界的回击

事件曝光之后,立即在学术圈引起了轩然大波,更有担任 IEEE 学术职务的学者站出来声明,退出相关职务。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发出致 IEEE 主席的公开信称:今日惊闻 IEEE 下令禁止华为专家参与期刊审稿,这远远超出了一个可以接受学术人的底线,做为 IEEE 的会员和期刊编委,我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申请退出我所在的两个 IEEE 期刊的编委会,并给 IEEE 候任主席写了一封公开信。这是我个人的态度,与任何其他组织和个人无关,特此声明。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

图 | 张海霞声明(来源:公众号 AliceWondeerlab)

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副教授刘奕群也在朋友圈留言称:刚刚跟学生要求不要投稿任何 IEEE 组织的会议和期刊,我个人承担的 IEEE 相关学术职务会尽快按流程辞掉。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图丨刘奕群的朋友圈截图(来源:刘奕群 )

而另一位知情人对 DeepTech 透露, 今晚 IEEE 中国区将与总部开电话会议,估计中国方面还没拿到最后确认。这只是一个 Wi-Fi 标准协会的决定,还是保留了华为会员的资格,没有那么严重。DeepTech 亦联系到一位与华为有着紧密合作的中科院计算所的研究员,他对我们表示,受到的影响非常大。

对于此事所可能带来的影响,南大计算机科学教授周志华在其微博表示:“这件事损害的并不是华为,所有 IEEE 的出版物都照样能看,何况即便不给看,互联网上什么看不到。它禁的是华为专家为期刊提供审稿服务。打个比方,花园的花大家都能看,现在华为被禁止无偿义务浇水施肥。损害的是国际学术社区”。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来源:东方 IC)

华为-计算所联合实验室执行负责人包云岗则在朋友圈对此事评论道:

科学家、工程师在内心都希望自己的成果能超越民族、国家、宗教的界限,能为全人类服务。这方面美国的学术组织、大学和学者们,都让我们感到信服、钦佩和敬仰。但是最近的一系列国际组织的举措,不断地让人感到困惑——未来学术还能国际化吗?未来科研又会走向何处?

虽然每个人都有民族、国家、宗教等多重属性,但“为全人类服务”依然是大多数科研人员内心的终极目标,也可以说是一种信仰。但在今天看来,这个目标显得有些虚幻,这个信仰显得多么脆弱。最近几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某种程度上会让很多科研人员遭受了一种信仰破灭的失落感。但我相信这种状况终究只是暂时的。

这不仅仅是一个正在建立国际经贸、科技新秩序的时代,也是一个需要创立新思想、新理念、新道路的时代了。

目前,我们不知 IEEE 期刊对华为的排除是否会扩散到旗下所有的会议、会议论文及会议期刊中。有网友表示,标准机构,行业协会等是多国组织。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阻止其他国家参与这些组织。IEEE 今天和几天前禁止华为的 SD 卡和 WiFi 联盟似乎忽视了其他国家的成员的意见,这些国家也是这些组织的成员。严重违反某些书面或不成文行为准则的行为需要由多边机构处理。

综合媒体报道,包括固态技术协会(JEDEC)、无线网络认证组织 Wi-Fi 联盟、SD 协会(The SD Association)、PCI-SIG、USB-IF 在内的等组织均中断了与华为或海思的合作。

此前,华为曾发布过“关于外部产业组织情况的声明”。华为在声明中称:标准是 ICT 信息与通信行业科学技术发展和生产力进步所依赖的重要手段, 开放统一的标准促进产业链的协同合作,帮助为客户和消费者提供更高性价比更优质的产品与服务。基于标准的 ICT 技术蓬勃发展,大大推动了信息社会的发展。这些成就,离不开众多标准组织、开源社区和产业联盟等开放产业组织的贡献和共同努力。

标准和产业组织,应该秉持公开、开放的原则,不应该限制、暂停或者终止任何遵守该组织章程的会员参与公开组织活动的权利,更不能因为任何国家、组织或个人的政治行为而阻碍全球产业界在公开标准中的合作与贡献;否则将破坏标准与产业组织自身透明、公开、公平、无歧视的原则,动摇组织的生存基础,影响组织目标的达成,甚至给组织自身及其成员带来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的风险,也会造成标准的碎片化,无法构建全球信息与通信行业统一的开放标准,加大产业链各环节的成本和风险。

根据华为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华为在标准组织、产业联盟、开源社区等各类产业组织中做出了积极贡献。华为加入了 400 多个标准组织、产业联盟、开源社区,担任超过 400 个重要职位。2018 年,华为提交标准提案超过 5,000 篇,累计提交近 60,000 篇。

此次事件的“主角”之一—— IEEE,英文全称 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即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也是全球电子、电气、计算机、通信、自动化工程技术研究领域最著名、规模最大的非营利性跨国学术组织。

据了解,该组织成立于 1963 年 1 月 1 日由美国无线电工程师协会( IRE,1912 年成立)和美国电气工程师协会( AIEE,1884 年成立)合并而成,并在美国注册, 总部设在美国纽约市。这也是目前一些观点认为 IEEE 受到美国政治压力清理华为审稿人的原因。

有专家表示,IEEE 要求华为人员不能作为同行评议的审稿和编辑,大概是因审稿涉及保密问题,防止泄密。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图丨IEEE 中国显示的会员收费标准(来源:IEEE China)

目前,IEEE 在 150 多个国家中它拥有 300 多个地方分会,会员人数超过 40 万人,基于多元化的会员,该组织已经在太空、计算机、电信、生物医学、电力及消费性电子产品等领域中都形成权威,专业上有 35 个专业学会和两个联合会,每个专业分会都有自己的刊物。据称该组织每年发表的论文著作数量占全世界该领域当年发表量的 30%。

IEEE 旗下实体产品包括杂志、学报和书籍,还涉及继续教育、颁发奖项、认证(Accreditation)等活动。其中,在期刊审稿上,据 DeepTech 统计,华为在比较重要的 IEEE 期刊“ Editorial Board(编委会)”中的可查成员有 17 人,至于审稿人则是不胜枚举。下面是几个重要期刊的编委会的华为成员数。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图丨华为在比较重要的 IEEE 期刊“ Editorial Board(编委会)”中的可查成员人数(来源:DeepTech)

另外,IEEE 每年还会组织上百场的专业会议,例如机器人领域的 ICRA,计算机视觉领域的 CVPR 和 ICCV,机器学习领域的 ICML 等。而且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在各行各业中成为重要参与者,这些专业会议上的钻石赞助、白银赞助商的名单中,我们也能经常看到华为、中兴、BAT 等中国企业的身影。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图丨近日 IEEE 的一次专业会议中的赞助商不乏华为的身影(来源:IEEE)

“围剿”华为,从产业界向学术圈延伸

尽管是一个学术组织,但由 IEEE 定义的标准在工业界也有着相当的权威性。 IEEE 被国际标准化组织授权为可以制定标准的组织,设有专门的标准工作委员会,有 30000 义务工作者参与标准的研究和制定工作,其在太空、计算机、电信、生物医学、电力及消费性电子产品等领域已制定了 900 多个行业标准。IEEE的标准制定内容有:电气与电子设备、试验方法、原器件、符号、定义以及测试方法等。

在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发布对于华为事件的分析文章中,曾对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在 5 月 20 日颁布的 90 天的临时一般许可证(TGL)进行分析,在部分恢复以前由华为及其 68 家关联公司参与的四类活动交易的出口许可要求和政策中,列出了为开发 5G 标准而与华为或其关联子公司进行必要合作的国际标准机构或组织,第一个就是 IEEE。

关键是,与 IEEE 同样获得临时许可证的协会和组织还有好几家,包括:国际标准化组织 ISO、国际电信联盟 ITU、欧洲电信标准化组织 ETSI、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 3GPP、美国通信工业协会 TIA、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 GSMA、GSM协会、全球移动通信系统等。

随着事态发展,上述协会或者组织,会不会爆出与华为相关的坏消息,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如此来看,IEEE 或正在清理华为审稿人一事,恐还只是全球学术以及行业共同体面临政治高压下的一系列“应激行为”的开始,后续不乏更多学术共同体割裂甚至形成不同阵营的可能。

具体到计算机科学领域,另一个和 IEEE 几乎齐名的学术组织则是 ACM(美国计算机协会),同样总部设立在美国,现在亦有人猜测 ACM 会是做出同样表态的第二家学术机构。除了对全球学术共同体的伤害以外,在这次事件中,“科技无国界”这一长期以来支撑了大量学术科研人员、技术人员推动全球科技发展的重要信条,也已经被鞭挞得体无完肤。

另外,DeepTech 注意到,按照曝光的IEEE邮件信息来看,进入实体名单的不止华为,还有电子科大、川大、北航、西北工业大学等高校。一位曾在北航就读本科的学生对 DeepTech 表示,她就切身体会过“技术封锁”的痛苦:可以用的软件不能买、现成的电路板不能用,全都需要重新设计,清华的老师把电路板借给他们,但写文章的时候也不能提,一些论文甚至会因为“没有和先进技术对比实验”被拒。后续,这些中国高校的审稿人员会不会是 IEEE 下一个“目标”,将值得重点观察。

最后,请让我们再次读一遍 IEEE 的愿景和使命(Vision and Mission):“ IEEE 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科技组织,致力于为人类的利益推进技术的发展。”

清北2位教授宣布退出 IEEE 编委!图丨IEEE的愿景(来源:IEEE)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