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成针

科学
“美”梦成针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6-03

2019-06-03

一场留学一场梦。对于今天的某些人,美签成了他们心中的一根针。即使在多年后这根针也会留存,那刺痛会让人时不时全身颤栗。
留学 科学
一场留学一场梦。对于今天的某些人,美签成了他们心中的一根针。即使在多年后这根针也会留存,那刺痛会让人时不时全身颤栗。

一场留学一场梦。对于今天的某些人,美签成了他们心中的一根针。即使在多年后这根针也会留存,那刺痛会让人时不时全身颤栗。

闫飞飞就是其中的一个。

签证审查持久战

接触到闫飞飞是源于 DeepTech 微信公众号在 5 月 22 日发布的《梦碎美利坚!美国打击面持续扩大,正在向华裔科技人才下手》一文,闫飞飞在文后留言说:“读博签证已经被 check 六个月了。”并附上了 4 个大哭的表情。

check 的意思是签证审查,这是最近在中美紧张背景下的一个热词。众多背负美利坚留学梦的华夏学子,尤其是敏感专业的学子纷纷遭遇审查,甚至被拒签。

一般来说,美国签证只有通过或拒签两种状态,但签证官可以对一些申请者进行行政审查以了解更多信息,而这类审查没有任何时间限制。

闫飞飞第一次去申请留美签证是在 2018 年 5 月中旬,也就是他硕士毕业之际。他就读的是一所 985 工程院校,以国防专业闻名。

他没有想到的是,1 年过去了,这场极耗心力的持久战持续到今天仍未结束。

闫飞飞要去纽约州立大学机械航空系。此前他还收到了美国罗格斯大学和辛辛那提大学的 offer(录取通知),两者都是知名学府,因为各种原因都放弃了。

第一次申请签证时,签证官当场表示,申请在他这里通过了,但需要四周时间来审查闫飞飞。

当时,美国政府对于 STEM 专业(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留学生签证趋向收紧。2018 年 5 月,共和党参议员 Chuck Grassley 等还向国会提出立法,要求除一些特殊人群外,缩减所有“敏感专业”申请赴美进行学术交流的中国学生、学者等人员的签证。

闫飞飞的签证申请正赶上美国的签证收紧风潮。于是,四周之后又四周,直到 2018 年11月,6 个多月过去了仍然没有音讯。

11 月 14 日,闫飞飞收到了普渡大学航空航天系的录取通知。要知道,这是美国排名前五的航空系,于是闫飞飞赶快中止了纽约州立大学的签证申请,重新开始申请。

哪知,又是四周之后又四周的审查。2019 年 4 月 10 日正是黑洞照片刷屏的日子,闫飞飞感慨一句:“嗯,我的签证也掉进了'黑洞'。”

普渡大学的录取通知是春季入学,如今已经是炎夏。

幸好普渡大学以及闫飞飞联系的导师知晓中国学生的遭遇,那边不少中国学生都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普渡大学的学术秘书告诉闫飞飞:有不少在读的学生回国探亲却无法续签,遭遇无休止的审查而不能返美。闫飞飞联系的导师很是同情中国学生,但他能做的也只是向学校申请保留其录取资格,将闫飞飞的入学时间改成了秋季。其他的,谁都无能为力。

闫飞飞最多能等到今年秋季,如果还没有消息,他只能选择放弃。

头疼的不仅是闫飞飞,他所联系的普渡大学导师也很头疼,因为其实验室的一个中国博士生无法返美了。

那位差点成为闫飞飞师兄的博士生可谓命运多舛。他是清华的本科,两年前留美第一次申请签证就被审查了 9 个月,而最近一次回国后签证审查又长达11个月之久,眼看着返美无望,这位“师兄”只能选择放弃美国的博士攻读生涯,准备去申请其他国家的博士。

敏感专业

闫飞飞也明白,留学美国本来就难,对于他们航空航天专业出身的学生就难上加难。他想不出有专业限制之外的其他理由来审查他,作为刚毕业的硕士,今年 28 岁的他没有太多移民嫌疑。

据美联社报道,自 2018 年 6 月 11 日起,美国国务院把在机器人、航空和高端制造等敏感研究领域的中国研究生签证有效期限制为 1 年。这意味着,如果他们在签证有效期后离开美国,都需要重新申请。

闫飞飞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本科保送生,他的本科和硕士研究生专业都是受限专业范畴。导航、制导与控制是其研究领域,他的硕士毕业论文题目是关于废弃卫星拖曳移除的研究。具体而言,他研究的是,在拖曳移除废弃卫星的时候,如何防止两端航天器的碰撞,防止系绳与失效卫星的缠绕以及抑制系绳的摆动。其实他的硕士论文并不涉密。

闫飞飞的硕士论文被学校评为优秀硕士学位论文。他是一个高产的硕士生,其表现在整个航空学院也是拔尖的。三年研究生生涯,他有 8 篇期刊论文或会议论文发表或在审,其中第一作者文章 5 篇,这 5 篇中有3 篇 EI 期刊论文,1 篇 SCI 期刊论文。

令闫飞飞不解的是,学术表现相对不够好的同学却顺利拿到了留美签证。他们同学中选择出国留学的并不多,2018 届航空学院的毕业研究生共有 130 多人,已经出国的只有 2 人,除了 1 个去法国的,还有 1 个女生去了美国,并且仅用 1 个月就拿到了签证。

闫飞飞推测,这位赴美同学没怎么发表论文,并且去的是一所排名 100 名之后的州立大学,还是非航天专业,可能这正是她能成功拿到签证的原因。而闫飞飞发表论文多却成了申请美签的劣势,“他(签证官)认为你肯定在这方面知道东西太多了,他要好好看一看你到底以前是干啥的。”

这成了一个悖论。如果你表现优秀,能有机会申请到好的学校和好的专业,但难以拿到美签;如果你表现不够优秀,难以申请到好的学校,却有机会拿到美签。

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个专业,其他如生物学领域和计算机领域都有大量签证审查的案例。

程明亮是一个生物学领域很典型的案例。他是东北农业大学的博士,在美国做博士后,2018 年春节的时候携妻带子回国过年,结果因为签证审查迟迟不通过,回不去了。他在美国的博士后导师也很着急,借着程明亮做 NIH 项目的由头去向 NIH 求助,不想 NIH 近期正盯着华人科学家,这反而增加了程明亮获得美签的难度。

程明亮做的是植物研究,是少数能获得 NIH 资助的研究,他丝毫不觉得自己的专业有敏感性。然而 4 个多月过去了,美签如泥牛入海,美国实验室的工资也停掉了。如今程明亮在北京租房做一份临时的工作,继续等待希望越来越渺茫的签证,毕竟他听说有同事曾经在 6 个月后得到续签。

无论是否属于敏感专业,中国留学生的签证被审查已经成为常态。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机械系的博士生杨时时在 2018 年 8 月回国返美时也遭遇了 1 个月的审查。他们一道返校的 4 名同学都遇到了 4 周左右的审查,除了两个做热学研究,另外一个做力学,还有一个做生物材料研究。

闫飞飞还建了一个签证审查的学生群,这个群目前有 120 多人,遍布各个省市和美国多个学校。他的那个普渡大学的“师兄”就是在这个群里联络上的。

坚持,还是放弃?

对于闫飞飞来说,审查拖延症还不如拒签来得干脆,他说,“至少也给我说法……就让我这样耗着,感觉这太不公平了,你要拒我的话,赶紧的”。

闫飞飞还在替美国的导师着想:导师更着急,带了两年的博士生来不了了,剩下的活谁来干?此外,该来的博士生不能来了,白白耽误了一年的招生。

闫飞飞仍残存最后的希望,他现在清华大学做一份临时的研究工作,还没有着手去联系其他国家的教授,因为“一旦美国这边签下来了,不就耽误人家(其他国家的)老师招生吗”。不管怎样,他是决定要出国留学的,虽然他们这个专业在国内找工作很容易,但因为大都是体制内的职位,他觉得没意思。

怎么办?今年 3 月初,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康奈尔大学等的中国学生及学者联合会联合发起了一封《维护中国留学生美签权益联名倡议书》,其中提到,自 2018 年起,中国留学生的留美签证难申请问题变得异常严峻,特别是理工科的博士生。最严重的学生被审查了长达 18 个月,最终导致其学业努力付之东流。

倡议书认为,中国学生的留美签证难申请问题,已经不仅仅是所谓的个例可以解释的了,而是硬生生摆在所有留学生面前的共同问题。倡议书号召广大留学生加入给美国国务院的请愿书,以维护自身权利。

图 | 中国留学生联合发给美国国务院的请愿书。

这就是闫飞飞所在微信群发起的给美国国务院的请愿书,他们说:我们理解因为一些安全的原因,审核的过程不能公开也很难预测,但我们真心希望相关部门能对这件事重视起来,并给予我们积极的反馈。

闫飞飞没感觉到这封请愿书有什么收效。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被审查拖延症拖垮了,还是有一些人陆陆续续得到了签证,比如闫飞飞群里那位带头发起请愿书的学生,在审查 4 个月后成功返美。这就让所有继续等待的人有了一点希望。

闫飞飞的硕士导师安慰他说,当年他们实验室一位同事去美国被审查 3 个月就放行了。然而那是 2009 年的事情了。

美国的确对中国的留学生满怀戒备。在参议院 2018 年 2 月的一个听证会上,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 Christopher Wray 警告美国国会议员说,中国破坏美国经济和安全的努力包括通过“使用非传统的采集者,特别是学术领域的”。

这种戒备不仅仅针对中国留学生,还针对某些领域的中国学者。在 2018 年 6 月 6 日的参议院听证会上,美国国务院负责签证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 Edward J. Ramotowski 证实,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已收到“针对中国某些个人”的新的审查操作指南。不知这份指南是不是囊括了饶毅、潘建伟等中国的知名学者,事实则是两人在签证申请上遇到了拒签或审查,无法赴美。

最近的一则消息更加负面。一位合成生物学领域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在赴美入境之际,被海关审查了随身携带的电脑。据知情人士称,这位院士的电脑数据是被拷贝审查后才放行的。

有业内学者认为,按照国家规定,涉及国家机密的数据是不会被随身携带出境的,这不会让人担心泄密问题。但是一些科研秘密是无法避免被泄露的,毕竟这位院士是业内顶尖的科学家。这位学者建议,中国学者赴美要尽量携带不涉密的电脑。

让闫飞飞费解的是,中国留学生给美国带来那么多积极影响,却被如此对待。美国人也有这样的不满。据纽约时报报道,普渡机器人加速器项目主管 Richard M. Voyles 就表示,尤其是在一流大学里,美国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领域的研究严重依赖外国的申请者,而找到能取代他实验室里的中国研究人员的合格学生,将是十分困难的。事实上,找到一个申请他实验室的美国人都很困难。

留学生里,本科生是受签证影响较小的。美国大学申请咨询机构引知公司华北地区运营总监孔晴认为,在他们看来,签证问题对于本科生留学影响不大,受影响的主要是敏感的高科技专业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引知公司用户中去年申请美国本科的学生人数约为 200 人。

图 | 2017/18 学年,中国籍在美留学生占所有国际学生的比例为 33%(来源: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图 | 绿色曲线为 20 年来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的趋势,红色曲线为美国籍学生在中国留学的趋势(来源: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图 | 中国在美留学生的教育水平分类(来源: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数据,2017/18 学年,在美国的大学和学院就读的 109 万名国际学生中,多达 36 万人(其中研究生有 13 万人)来自中国,占比高达 33.2%。这比排名第二的印度多了 15.3 个百分点。在 2018 年,中国留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接近 139 亿美元。

如今的情形让闫飞飞想起了钱学森在美国的遭遇。恰巧他的硕士论文中就提到了钱学森。

“你在一个晴朗的夏夜,望着繁密的闪闪群星,有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失望吧,我们真的如此可怜吗?不,决不!我们必须征服宇宙!” ——钱学森

闫飞飞在其硕士论文的绪论开头就引用了钱学森这句话,然而他敲下这句话的时候绝不会想到 1 年后的今天,他那探索宇宙的雄心难以放飞,下面坠着的,是美签这块沉重的大石。

彼时是美国拦着钱学森不让回来,如今则是美国拦着闫飞飞不让过去。

(注:闫飞飞、程明亮、杨时时为化名。)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