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者对于苹果的诸多疑虑,库克能解决好吗?

互联网
开发者对于苹果的诸多疑虑,库克能解决好吗?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6-04

2019-06-04

和去年 WWDC 上单纯讲操作系统与生态不太相同,今年 WWDC 第一天的 keynote 中加上了 Mac Pro 等重要硬件新品。
苹果
和去年 WWDC 上单纯讲操作系统与生态不太相同,今年 WWDC 第一天的 keynote 中加上了 Mac Pro 等重要硬件新品。

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库克准时到来。

和去年 WWDC 上单纯讲操作系统与生态不太相同,今年 WWDC 第一天的 keynote 中加上了 Mac Pro 等重要硬件新品,似乎库克也意识到,macOS、iOS、watchOS、tvOS 四大操作系统的更新,并无太多新意,需要有硬件和“半成品” iPadOS 撑起整场发布会的 Amazing 环节。

(来源:苹果)

和往年一样,苹果 CEO 蒂姆·库克在发布会开始就鼓吹应用开发者们在 App Store 当中的贡献,应用付费服务的重要性,以及生态统一性。系统层面,在 iOS 13、macOS 10.15、watchOS 系统中给予了更多的 API 接口,将闭环生态逐渐开放,让更多的开发者和用户参与其中,向完整的苹果生态更近一步。黑暗模式的加持,使得应用开发者可以更加灵活地适配新 UI 与操作界面。

自 1983 年首届 WWDC 大会开始,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吸引着众多应用软件开发者、媒体以及用户关注。对于许多适配 iOS 和 macOS 的应用开发者来说,每到 6 月苹果发布新的操作系统,预示着应用需要重新适配,一直到秋季新 iPhone 发布,在苹果稳定版操作系统推送之前,将应用提交到 App Store 应用商店中,给予一波新的下载量。

但是,有一些重要的开发者和软件供应商,仍拒绝参加此次会议。其中就包括流媒体音乐软件 Spotify,因为该公司提出诉讼,告“苹果税”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

(来源:Spotify)

今年 3 月份,Spotify 向欧盟委员会提交有关苹果 App Store 应用商店的诉讼。该公司表示,苹果公司索要应用内 30% 的订阅费用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而 Apple Music 并不会收取相同的费用。

之后,苹果在官网发表了声明,称 Spotify 正在传播一种“误导性言论”,回击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表示苹果在 Spotify 审核和运营中未获利。

对于这场“苹果税”大战,仍然在持续进行并发酵中,暂不多做结论。但大众也要清晰的看到,苹果一直掌控着系统和应用层级的主动权,很多时候使得开发者对于 App Store 应用商店的玄学审核机制“敢怒不敢言”,对于苹果税“又爱又恨”,以及苹果系统软件不断模仿和抄袭第三方 iOS 应用,让应用开发者不得不在同一产品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有开发者在接受 DeepTech 采访时表示,目前 App Store 应用商店的审核机制是极其不透明的。比如说《捷径社区》这款应用,由于是系统捷径产品的应用商店,该开发者在微博中表示,这款应用在经过 176 天的不断提交与被否的过程下,终于审核通过。而很多开发者在社交媒体中表示,苹果的审核机制是无法直接给出拒绝说法的。

(来源:开发者微博截图)

开发者担心的第二个问题是“苹果税”,这其实是开发者最为关心的核心问题,虽然多年 30% 苹果税扣除仍未解决,但是否可以提高销售转化,通过自身创新优势免费上榜。在 iOS 11 上,苹果正式推出了全新的 App Store 应用商店,添加了 Today 标签,对 App 和游戏产品进行推荐,并做一些应用话题集合内容在首页重要位置上发表。而奇点应用开发者图拉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应用被 Apple 推荐过以后,他觉得苹果对开发者还是蛮友好的,毕竟在 Google Play 推荐中不会出现国内的个人开发者应用。

(来源:苹果官网)

苹果将 ASO 搜索、ASM 搜索、软件游戏排行榜、新鲜 App 以及 Today 标签同时在 App Store 应用商店上线时,对开发者其实是友好的。毕竟个人开发者的部分收入来源,只有靠付费用户的购买,但是在软件的销售体系中,巨头有品牌和媒体们的宣传,提升下载和付费量并非难事,而个人开发者是需要在提高产品自身创新优势之后,上架初期靠官方、部分媒体、自身微博影响力去实现销售目标,这种销售策略是不可延续的。

图 | App Annie 上聊天宝 iOS 版的中区排名截图

例如罗永浩投资的聊天宝(原子弹短信),上架初期靠“网红”传播效应、媒体曝光,以及应用商店的跟风宣传,使得其带有“光环”效应,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忘了这款应用,当没有长期的市场效应下,逐渐淡出排行榜前列。

对于抄袭和模仿,苹果在 iOS 7 之后就愈加突出,在 Mac 和 iOS 设备上做近距离解锁,在备忘录中加入 OCR 扫描文档功能,皆是如此,最后其他第三方应用不得不接受现实,调整产品功能点。今年 4 月,苹果下架了多款屏幕时间 App,原因是涉及技术安全和隐私保护缘故,而更多的相关开发者认为,这其实是苹果变相取消了第三方应用程序的竞争。

在今年 WWDC 大会之前,苹果揭晓了 2019 年开发者奖学金名单,似乎在模仿 Google Play Awar 利奖,昭示着苹果创新开发的吸引力。但在仔细观察后发现,各种类型的小游戏占据了该榜单的半壁江山,创意类型的应用程序是极少的。

苹果创新乏力是显而易见的,但这也与市场上的饱和增量有关。根据 QuestMobile 发布的移动互联网全景生态流量洞察报告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增速在 2018 年 6 月已经降到 5% 以下,2019 年 2 月份较去年 12 月仅增长 700 万用户,更多的开发者都已经转到更容易的微信小程序中。根据数据显示,小程序中 500 万以上的用户规模数量半年来达到 237 个,其中个人开发者占比高达两成。

Klib、iPic 应用开发者 Jason 向 DeepTech 表示,对于开发者来说,在 iOS 和 macOS 上开发的困难或者说阻碍,主要并不在苹果身上,“用户已经很少安装新应用,Top 1000 就没怎么换过。而用户的使用时间都已经被巨头们的 App 瓜分,比如抖音和快手。”

Jason 还认为,苹果对于应用程序、游戏当中的抄袭问题视而不见,原创早已不是苹果最为关心的因素之一。

“(苹果)基本上就是让双方自己吵架”,Jason 说,“一旦发生纠纷,他们(苹果)也看一些比较硬的证据,比如说专利啊,著作权啊之类的,但事实上对于一些个人开发者开发出的小 App 而言,并没有这些东西,就无法举证,最终不得不下架。”

目前苹果与开发者之间出现的这些问题,暂时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也不会像微信小游戏提供原创补贴,毕竟库克是商人,要的是赚钱,而不是“白撒钱”。

相对于应用开发环境来说,本次 iOS 13 上的新功能,是更多用户关心的重点。

(来源:9to5Mac)

这次 iOS 13 的重要更新是黑暗模式和多个操作系统的融合。Dark Mode 模式下,苹果重新设计一套新系统界面,从系统层级解决纯白色调问题,大部分开发者对此不以为然,认为只是补缺 macOS 上黑暗模式的空缺。

对于 iOS 和 macOS 操作系统的融合问题,苹果给出了 iPadOS 进行过渡。有开发者表示,苹果这一行动需要观望,后续苹果到底可以给出哪些应用的 API、iPadOS 如何与 macOS 融合等。

而 Jason 认为,在开发者层面上,这两个系统的底层数据只要打通就可以了,但直接把 iOS 应用在电脑上运行,实际体验上并不是很好。而 The Verge 编辑 Dieter Bohn 也在视频中表示,目前 iOS 移植到 macOS 上的 Home、News、股票三款系统应用体验并不如在 iOS 上方便,他认为苹果应该需要改进这个移植状态。

事实证明,苹果现在扔出 iPadOS 这个“半成品”,期望随着时间推移,使得 iPad Pro 形成生产力设备,与基于 Surface 的 Windows Lite 竞争中一较高下。

在今年的 WWDC 上,苹果员工一直在说“amazing,amazing”,实际上,应用开发者并不是这样认为的。

“每年六月扔出来一堆 Bug 的新系统,到 App Store 审核时还有一堆限制。”一位开发者在接受 DeepTech 采访时抱怨道。

而这,也是所有开发者对于苹果给出的问题与顾虑。

库克能解决好吗?

也许,这真的很难。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