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G牌照提前发放?正式开启商用元年,能否在5G竞赛中持续领先

商业
中国5G牌照提前发放?正式开启商用元年,能否在5G竞赛中持续领先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6-08

2019-06-08

离消费者级别的 5G 网络服务更近一步,或将大大提前中美之间的网络竞争话语权。
商业
离消费者级别的 5G 网络服务更近一步,或将大大提前中美之间的网络竞争话语权。

离消费者级别的 5G 网络服务更近一步,或将大大提前中美之间的网络竞争话语权。

北京时间 6 月 6 日,在“端午节”到来之前,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颁发 5G 商用牌照,首批获得牌照的单位有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这四家。


早前有业内人士曾表示,5G 商用发牌拥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将标志着 5G 大规模商用正式开启,大大加快 5G 网络基础建设速度。

目前,韩国、美国、瑞士、英国均已开启 5G 商用,并已经进行了小范围测试。而今天国内 5G 商用牌照的发放,将意味着中国正式进入 5G 商用元年。

与此同时,三大运营商和中国广电将有“持证上岗”许可,可以顺利实施 5G 商用建设与套餐资费。接下来,5G 终端、5G 网络基站、5G 套餐资费等服务将会大规模开展,应用于多种商用环境,距离消费者级别的 5G 网络服务更近一步。


事实上,关于 5G 商用牌照何时以何种方式发放,曾有多个版本的传闻,例如,市场原本预期 5G 将先发放预商用牌照,再发正式商用牌照,而按照工信部部署,我国将于 2020 年实现 5G 商用。

这次牌照发放是直接略过试商用进入商用阶段,明显有加速推进 5G 商用进程之意。

所以,为什么我国要提前发放商用牌照?5G 对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四张牌照下,还有哪些未知的信息呢?

为何提前发放?

自 2019 年初开始,全球 5G 步伐正在提速。

根据 GSMA 协会在早前的一份预估报告显示,到今年年底,全球将有 29 个市场开通 5G 服务,连接数量或将达到 1000 万个。全球的 5G 竞争已经开始,中国正是适应全球 5G 发展趋势,顺势而为,提前发放 5G 牌照,抢占 5G 全球先机,拥有全球前沿网络技术的话语权。

“5G 牌照越早发越好,只有运营商拿到了,才能够大张旗鼓地正式去做相关内容。”一位电信与互联网分析师表示。5G 在发展过程中,对智能驾驶和远程医疗等未来关键的技术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在一位国内通信业分析师看来,中国的 5G 是第一个真正以“物联网”为主要应用的网络。目前网络可以分为“人联网”和“物联网”两种类型,“人联网”的红利空间是基本没有的,而且在当前通信行业市场分布已经基本确定的情况下,现有竞争格局是很难改变的。但是,在物联网的角度,情况则完全不同。“谁能在物联网领域进行有效的发力,谁就能在 5G 的竞争格局中占据一个有利的地位。”

整体来看,我国也具备了商用牌照发放的要素,包括 5G 技术、标准、产业一体化等,已经初步建立竞争和商用基础,并且,我国整个 5G 商用环境已经达到了相对应的标准,5G 产业已建立起非常高的竞争优势。5 月 21 日,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表示,目前 5G 技术和产品日趋成熟,系统、芯片、终端等产业链主要环节已基本达到商用水平,我国具备了商用部署的条件。

5G 商用牌照的提前发放,将有助于中国网络发展,以及“中国制造 2025”战略的实施。而更多的普通消费者认为,这次商用牌照发放,将对 5G 网络资费设定一个标准,亦对资费抱有期待。

产业能力方面,我国已经在多地开展 5G 规模测试和业务宣传。三大运营商已陆续在各座试点城市建设下了 5G 基站,国内已至少有 16 座省市正式拨通了 5G 电话,包括北京、上海、四川、天津、江苏以及广东等。同时,三大运营商已在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广州等 20 个首批试点城市完成了 5G 技术相关的内场和外场测试。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上海 5G 创新峰会上表示,中国联通将在国内 7 个城市正式开通 5G 试验网,并发布了“7+33+n”5G 试验网络部署,即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雄安等 7 座城市核心区域连续覆盖,在 33 座城市的热点区域和 n 座城市行业应用区域提供 5G 网络覆盖。


4 月 26 日,在中国电信 5G 创新合作大会上,中国电信表示已建成跨省跨域规模试验网,并在 17 个城市开展 5G 创新示范试点。此前,中国移动也表示要在 17 个城市开展 5G 规模试验和应用示范工程。

今年 5 月 16 日,北京地铁 16 号线实现中国移动 5G 信号全覆盖,经过多家媒体的测试,下载速率可达 933Mbps 以上,上传速率 87Mbps。前几日,华为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在华为上海研究所用华为 5G 折叠手机 HUAWEI Mate X 接入 5G 网络,下载速率超过 1Gbps,均远高于现有 4G 网络平均速率,即 150Mbps。

多次测试试用已经证明,我国 5G 商用基础和产业能力已经达到,可以提前发放牌照,抢占新技术网络的先机。

而在 5G 终端方面,小米、三星、联想等厂商已经早早推出了搭载 5G 网络的终端设备。与此同时,华为已经表示其首款 5G 手机的发布时间是在 2019 年的第三季度,非常有可能是 Mate 系列新机。中兴、一加、OPPO、vivo 都已经蓄势待发,坐等 5G 资费的推出和消费者级别的 5G 牌照发放。

中国会在 5G 上抢占先机吗?

无可否认,将 5G 时间表提前实施,对于抢占产业和市场先机是大有好处的。5G 技术确实会带来颠覆性的改变。

简单说,5G 是包括协议、硬件、软件、标准在内的一整套技术。如果把 2G、3G、4G 几代网络通信业务,比作不断把路修宽,可以跑更多的车,那么 5G 就是利用技术,修宽高速路的同时,对路进行规划,并让其用最短时间将资源推到用户面前。一个字:快。

此前,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曾表示,“5G 不是更快的 4G,而是一场革命。”而高通公司的 5G 营销总监 Ignacio Contreras 在 2018 年底的公司峰会上说道:“5G 的普及会比 4G 更快,虽然 4G 已经很快了。”

图|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来源:华为官网)

尽管中国不是第一个推出 5G 商用的国家,但很可能成为推进速度最快的国家。换句话说,中国可能会最先让国内的所有主要城市用上 5G。

根据此前《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分析,中国运营商将主要使用他们在 3G 和 4G 阶段相似的频段,这样一来,他们可以重复使用现有的大量基站。而在更早开启 5G 的美国,这个过程可能要慢得多,因为需要建立更多的基础设施。AT&T 和 Verizon 计划使用信号传输距离较远的高频频段,这需要架设远多于 4G 时代的基站。同时,运营商还需要与每个城市协商合同以安装这些基站,目前已经遇到了一些阻力。

即使在中国,5G 网络覆盖的建设也会比当初 4G 要慢。一位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分析称,毕竟频段高、资金需求很大。但大型城市的主要地区,比如北京的 4、5 环以内,上海的内环,这种人口密集的城区应该很快就会实现。

前述中国通信业分析师也持同样观点,参考 3G 和 4G 的网络建设节奏,以及 5G 的技术特定和几家运营商的财力状况,5G 的网络覆盖不会是“全面开花”的模式,需要在特定地区形成一种标杆性的示范应用之后,才能慢慢在全国铺开。

除了基础网络建设缓慢,美国的 5G 产业目前还面临着频段分配问题。美国国防部曾发布一份《5G 生态系统:对美国国防部的风险与机遇》报告,其中指出,无论是 Sub-6 还是毫米波都将影响 5G 发展的各方面,由于美国的大部分 Sub-6 频段不可民用和商用,所以美国的运营商可能会局限在毫米波的探索上,但避开 Sub-6 频段意味着可能没有追随者,就不可能在 5G 领域领先。毕竟无线网络的领导地位要求全球市场认可并遵循领导者所制定的频谱频段范围,因为这些 5G 组件和产品最终将推动跨网络的互通。

5G 商用牌照的推出,除了加快网络和基础建设速度之外,还会对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带来强势推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曾发布一份题为《5G 产业经济贡献》的报告,其中指出,预计到 2020-2025 年期间,中国 5G 商用直接带动的经济总产出达人民币 10.6 万亿元,5G 商用间接拉动的经济总产出约 24.8 万亿元,在就业贡献方面,5G 将直接创造超过 300 万个就业岗位。

美国在 4G 上的成功是最有说服力的案例。在 4G 时代,Apple、Google、Facebook、Amazon、Netflix 等无数美国公司都针对 700 兆赫频谱开发了新应用程序和服务。随着 LTE 技术在其他国家部署,相应的手机和应用程序也得以在全球推广。由此,美国在 4G 时代取得了无线和互联网服务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并创造了一个由美国领导的无线生态系统。

在网络速度、产业基础建设、终端设备、商用测试标准和国家经济发展机遇等多重因素下,5G 牌照必须提前发放,这将有利于中国 5G 网络与技术部署。

而且,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设备制造商有能力更快地推出 5G 终端。

华为方面表示,为迎接中国 5G 商用,其已做好了充分准备。华为将持续支持中国运营商,并与各界产业伙伴通力合作,共同为 5G 产业创新贡献力量,打造 5G 数字经济新引擎。

资料显示,华为自 2009 年起着手 5G 研究,已累计投入 20 亿美元用于 5G 技术与产品研发,当前已具备从芯片、产品到系统组网全面领先的 5G 能力,也是全球唯一能够提供端到端 5G 商用解决方案的通信企业。

另有资料显示,华为共向 3GPP 提交 5G 标准提案 18000 多篇,标准提案及通过数高居全球首位;向 ESTI 申请 5G 基本专利 2570 种,持续排名业界第一,其主导的极化码、上下行解耦、大规模天线和新兴网络架构等关键技术已成为 5G 国际标准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华为已在全球 30 个国家获得 46 个 5G 商用合同,5G 基站发货量超过 10 万个,居全球首位。

5G 商用牌照的第四家为何是广电?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发放的四张 5G 商用牌照,除了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外,还有一个中国广电。

这里的中国广电,全称为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其肩负着“落实国家三网融合战略」的使命。

图|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来源:中国广电官网)

早前,中国广电曾拥有两张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分别是 A2.B1.B2-20150408 和 A1.A2-20160002,主要用于国内互联网虚拟专用网业务。

广电有自己的 Cable Modem(有线电视网络),但当时广电只有固网宽带的牌照,没有移动网络牌照,始终没有规模性地对外商用自己的宽带。2018 年 11 月 22 日,在“推进全国‘智慧广电’建设现场会”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党组书记、局长聂辰席宣布,“工信部已经同意广电网参与 5G 建设,国网公司正在申请移动通信资质和 5G 牌照。”

而这次 5G 商用牌照的发放,将会推进中国广电在网络终端技术的地位,也表示工信部对于物联网技术的发展给予肯定和重视。

相比其他三大运营商,广电的优势在于其拥有黄金频谱:700MHz,该频谱处于低频,不仅网络覆盖效果好,又节省资源。广电获得 5G 牌照,将让电信运营商与广电处在三网融合的同一起跑线上。

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庆军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5G 商用牌照的颁发,实际上是颁发给全国有限电视行业和全国广电行业的,利用此契机建立其现代传播网络,让广大的用户能够真正的体会到现代超高清电视、现代物联网带来的智慧广电服务,甚至是社会化的智慧城市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报道,5 月以来,华为、中兴等主设备商纷纷签约各地广电企业,布局广电 5G。以华为为例,已经和山西广电信息网络(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广西广电、福建广电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地方广电网络企业签署了合作协议。

正如前文所说,今天工信部给中国广电发放首批 5G 商用牌照,或将给许多搭载物联网技术的互联网企业带来机遇,也给更多的互联网智能硬件公司带来更好的发展前景。

5G 套餐资费标准什么时候来?

相对于 5G 基础建设和商用网络支持来说,资费是消费者和企业用户最为关心的内容。

从 1G 落后,2G 跟随,3G 突破,4G 同步,到 5G 时代,中国将引领全球。在资费方面,由于虚拟运营商等多重竞争压力,随着网速提升,网络资费价格还逐渐降低,从 5 元 30M 已经发展到 1 元 500 M,用户使用网络的成本在不断降低。而在 5G 网络环境下,新的资费标准将给用户更多的期待。

(来源:mohamed Hassan/pixabay)

根据参考,目前国外的 5G 资费标准较为高昂。以美国、芬兰和韩国三个国家,看看他们的资费标准。

美国:根据美国三大运营商之一 Verizon 公布的 5G 资费标准,分别为三档,即 85 美元/月(约合人民币 570 元)、进阶资费 95 美元/月(约合人民币 637 元)、105 美元/月(约合人民币 705 元),三者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视频服务和下载速度。

芬兰:根据芬兰运营商 Elisa 早前公布的 5G 资费标准,套餐需要 50 欧元(约合人民币 378 元),下载速度能达到 600Mbps;大大低于目前中国测试中的 5G 网速。

韩国:韩国运营商 LGU+发布了 5G 套餐资费,分 4 档,5.5 万韩元(约合人民币 325 元)、7.5 万韩元(约合人民币 443 元)、9.5 万韩元(约合人民币 561 元)、12.5 万韩元(约合人民币 740 元)。

依据上述参考,我国的 5G 网络套餐资费价格要比 4G 高很多,甚至是两倍左右。但由于中国拥有自主创新的 5G 资质和产业体系,也有大范围的知识产权,所以价格可能会比国外大幅降低,而网速却会提升许多。

除了网络资费,5G 终端产品价格也很重要,但是目前,5G 手机仍存在价格偏高的问题。

以华为的 Mate X 为例,该产品官方定价为 2299 欧元,折合人民币近 1.8 万元;OPPO Reno 5G 版售价 899 欧元,折合人民币也近 7000 元;小米 MIX3 5G 版算是相对便宜,手机 599 欧元,折合人民币不到 5000 元。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售价依旧高昂。

而根据目前全球手机市场来看,国产手机占据了 5G 手机的大半江山,在全球产业链中处于领先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5G 服务逐渐普及开来,5G 终端才有下调的可能性。

从资费到终端,消费者将很快使用到 5G 网络,早前工信部曾表示,大规模普及 5G 网络的时间是在两年内。而从目前来看,4G 网络基站是不可能立即下线的,5G 和 4G 双网并存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在可预见的时期内,4G LTE 仍然是全球移动网络的技术“骨干”,而 5G 离全民普及时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资费、终端的价格仍然不是第一选择,也不是唯一的选择。

而从国家层面看,无论哪个国家要在 5G 领域抢占先机,网络部署和终端都不是 5G 竞赛的全部决定因素,创造力和企业家精神同样重要。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