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打压胎儿组织研究,科学家怒了

生物医学
特朗普打压胎儿组织研究,科学家怒了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6-10

2019-06-10

这是科研伦理冲突又一波,反堕胎潮流殃及了胎儿组织研究。
医疗 生物
这是科研伦理冲突又一波,反堕胎潮流殃及了胎儿组织研究。

这是科研伦理冲突又一波,反堕胎潮流殃及了胎儿组织研究。

当地时间 6 月 5 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宣布,将禁止部分由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使用自愿堕胎产生的胎儿组织,并加强对这类研究的监管。

特朗普打压胎儿组织研究,科学家怒了图 | HHS 声明截图(来源:HHS)

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中科学家矛头一致对准贺建奎不同,这一波所谓伦理冲突中,胎儿组织研究人员群体成了受害者。他们怒了,把矛头直指总统特朗普。

特朗普拍板的决策

据白宫发言人的说法,HHS 的声明是总统的决定,是“特朗普总统保护人类生命尊严的一项重要政策”。

这是美国政府继禁止联邦资金支持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研究之后的又一项新规定。

HHS 声明说,将不再允许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政府科研人员研究使用胎儿组织。新政策不会影响目前已资助的校外项目,但高校科研人员若想申请 NIH 资助开展相关研究,须经过伦理咨询委员会审核

特朗普打压胎儿组织研究,科学家怒了图 | NIH(来源:J. Scott Applewhite/AP)

根据规定,伦理咨询委员会将包括 14 名至 20 名拥有不同背景的人士,其中包括神学家、伦理学家、医生和律师,而科学家人数不得过半。

这项新政策将适用于申请续签(一般为 5 年一次)现有资助或新申请资助的研究项目。

新规定直接波及的项目有 3 个。HHS 声明叫停了国立卫生研究院与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合作,这是一个用于艾滋病研究的项目,使用了人类胎儿组织来源的小鼠。

另外一个实验室由国家眼科研究所管理,是测试胎儿视网膜组织用于研究治疗视网膜色素变性的项目,后者是一种可导致失明的疾病;还有一个项目则由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管理。

胎儿组织研究由来已久

胎儿组织是一种分化程度较低的组织,胎儿期是指从怀孕第 8 周 (或第 9 周初) 到妊娠结束。研究人员认为,胎儿组织含有丰富的干细胞。

利用胎儿组织来进行科学研究由来已久。自1930 年代以来,胎儿组织就用于疫苗开发。其中最早的成就是使用胎儿肾细胞制造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研究人员在培养皿中感染胎儿肾脏细胞,感染产生的病毒被用于制造疫苗。在今天,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每年可挽救全世界 55 万人的生命。

许多其他常见疫苗,如水痘、风疹和带状疱疹疫苗都是在胎儿组织中产生的。

特朗普打压胎儿组织研究,科学家怒了图 | 胎儿脑组织(来源:SCIENCE SOURCE)

自 20 世纪 50 年代以来,胎儿组织的研究得到了联邦政府的支持。目前,胎儿组织的研究项目主要研究艾滋病、儿童癌症,以及针对导致出生缺陷的寨卡病毒疫苗的开发,还用于推进干细胞研究和治疗阿尔兹海默病等退行性疾病。

多年来,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一直在从事这方面的艾滋病研究,他们利用胎儿组织培育了人源小鼠的免疫系统模型。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称,特朗普的决定将破坏科学发现和对抗严重威胁生命疾病的能力。

对于这些研究而言,合同到期意味着这些研究只能持续到胎儿组织耗尽为止,之后他们将不能再获取新的胎儿组织。

无法替代的研究

早在 2018 年 9 月,由于担心胎儿组织的主要供应商不符合法规,HHS 取消了与胎儿组织采购公司的合同,并启动了对人类胎儿组织采集的审查,以及开始调研替代方案。

在 2018 年 12 月的听证会上已经有了一波胎儿组织替代方案的辩论。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前主席 Sally Temple 指出,目前在一些研究领域没有足够的胎儿组织替代品,这是科学界的共识。

胎儿组织在研究癌症、艾滋病毒、肺结核和寨卡病毒的治疗方法等方面是必不可少的,它还有助于开发小儿麻痹症和其他疾病的疫苗。Sally Temple 说,替代方案可能对某些类型的研究有用,但不能取代胎儿组织,胎儿组织具有独特的生物学特性。

一个事实是,这些胎儿组织即使不被科学研究利用,也会被焚烧处理掉。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细胞和分子医学教授 Lawrence Goldstein 认为,禁止这类有价值的研究没有任何意义,它阻碍了对新疗法开发至关重要的研究。他研究的是利用胎儿组织来治疗阿尔茨海默病。

Sally Temple 和 Lawrence Goldstein 在今年 1 月份的 Science 杂志撰文,详述了胎儿组织在科研中的不可替代性。比如,为了研究儿童癌症如视网膜母细胞瘤或横纹肌肉瘤,科学家必须找出哪些胎儿细胞出现了问题并揪出罪魁祸首。

再如寨卡病毒。这种病毒可以穿过胎盘并攻击特定的胎儿脑细胞,为了确定病毒入侵机制,哪些类型细胞易受攻击,以及如何预防感染和伤害,科学家也需要获得胎儿脑组织。

此外,某些类型的阿尔兹海默病是由于子宫内神经损伤造成的持续几十年的伤害。这就需要胎儿组织来研究。

两人在文章中还指出,某些胎儿组织替代品可能随着科学进步而开发出来,但这需要时间,并且新的方案需要基于科学证据。

在 6 月 5 日的声明中,HHS 表示正在研究替代方案,并将努力加快替代品的研究,并承诺投入 2000 万美元用于开发、展示和验证替代方案的研究。

生化学家 Tara Sander Lee 则认为心脏手术婴儿的胸腺组织可供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 Francis Collins 在 2018 年 12 月表示,他“相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胎儿组织研究能够带来科学上的收益。”然而,这次新规定是特朗普拍板的,Collins 只能服从。

反堕胎保守主义的胜利

按照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说法,这次决定是“促进人类生命从受孕到自然死亡的尊严,这是本届美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

这也不是特朗普政府的贸然决定,而是由来已久。

1973 年,美国最高法院对“罗诉韦德案”(Roe vs Wade) 做出裁决,承认妇女堕胎权受到宪法隐私权的保护。此后几十年,堕胎议题一直是美国争议不断的政治话题。

作为保守的共和党代表,特朗普在反堕胎有关的事务上越走越远。更进一步的背景则是,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了许多措施来限制堕胎,尽管堕胎是一种合法的医疗程序。特朗普提名反堕胎的联邦法官,试图为美国的计划生育计划削减资金。

2017 年 9 月,美国政府暂停了所有由联邦政府资助的胎儿组织研究。2018 年 9 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为检测候选药物而获取人类胎儿组织的合同也被叫停。2018 年 12 月,美国政府下令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科学家停止获取新的人类胎儿组织用于实验。

为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研究提供胎儿组织来源的 ABR 公司也遭到了攻击,后者全称是高级生物科学资源公司(Advanced Bioscience Resources Inc.,简称 ABR)。反堕胎活动家暗中拍摄了大量视频,称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 (Planned Parenthood,PPFA)涉嫌非法出售胎儿组织。这些说法没有得到证实。

如今特朗普禁止胎儿组织用于科研的决定是保守的反堕胎运动的重大胜利,他们多年来一直呼吁政府取消此类研究的资金,他们不认可胎儿组织研究不可或缺的说法,认为这种手段已过时,而且有更多的现代和道德选择。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校长 Sam Hawgood 表示,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强烈反对 HHS 的突然决定。他认为,特朗普政府这一举动是出于政治动机的短视作为,而不是基于科学的合理决策。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律师兼生物伦理学家 Alta Charo 称,所谓 HHS 声明中提到的拯救生命只是一个口号,事实上,这是特朗普政府忽视证据来进行决策的典型案例。

然而,据调查机构皮尤公司的 2018 年数据显示,58% 的美国成年人认为所有或大部分堕胎是合法的,37% 的人反对堕胎。这个数据在近 20 年来保持稳定。

特朗普打压胎儿组织研究,科学家怒了图 | 皮尤的 2018 年调查数据,58%的美国成年人支持合法堕胎。共和党支持合法堕胎比例为 36%,59%反对,而民主党有 76%支持,21%反对。(来源:皮尤)

哈佛干细胞研究所联合主任、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会长 Douglas Melton 说,随着对研究的肆意限制,美国正在放弃细胞疗法和再生医学全球领导者的角色。

也有人不那么悲观。美国路易斯威尔大学生育中心主任孟励博士在接受 DeepTech 采访时表示,这次新规只是限于联邦政府的项目支持,对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这样机构而言,他们还可以获得加州的支持来进行相关研究,何况还有私人机构的支持可以利用。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