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默里大学风波再起,华人科学家称“遭到史无前例的对待”丨 独家对话旋涡中心于山平

科学
埃默里大学风波再起,华人科学家称“遭到史无前例的对待”丨 独家对话旋涡中心于山平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6-13

2019-06-13

埃默里大学风波再起。据 6 月 12 日 Science 报道,位于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麻醉科终身教授于山平(Shan Ping Yu)被学校要求在 6 月底前搬离办公室。
学术 科研
埃默里大学风波再起。据 6 月 12 日 Science 报道,位于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麻醉科终身教授于山平(Shan Ping Yu)被学校要求在 6 月底前搬离办公室。

埃默里大学风波再起。据 6 月 12 日 Science 报道,位于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麻醉科终身教授于山平(Shan Ping Yu)被学校要求在 6 月底前搬离办公室。

于山平猜测原因是,今年 3 月 17 日,于山平、李晓江、李世华等 9 名教职工联名致信埃默里大学校长 Claire Sterk,建议她学习斯坦福大学等高校发出倡导信,捍卫学校国际科学家的正常权益以及重视国际合作的价值。

在 Science 的报道中,于山平认为埃默里大学此举是一种报复。

(来源:Science)

=图 | 3 月 17 日,9 人联名写给校长的信

这件事的背景是,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在内的几家联邦资助机构宣布采取行动,防止外国政府,特别是中国政府不当获取美国资助开发的知识产权相关研究。

这封联名信并未得到学校积极的回应。就在 5 月,埃默里大学开除了联名信的 2 名联合签名人:李晓江和李世华。(见深度调查丨李晓江事件背后:美国处罚华人科学家的真实逻辑)

埃默里大学表示,李晓江和李世华没有披露与中国高校资金以及其他的关系,这违反了联邦政策。

最新消息是,除了李晓江夫妇,又有一位联合签名人也离开了这所大学。据悉,这位签名人也是一位知名教授,是关于癌症研究的学者,他已回中国。

6 月 11 日,在第二次会议后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埃默里大学医学院院长 Vikas Sukhatme 告诉于山平,“你的实验室目前正在调整”,并表示该决定“不是受你给校长写的那封信的影响,也不是受你的种族或国籍的影响”。信中并没有提到要取消于山平办公室的计划。

图 | 6 月 11 日,埃默里大学医学院院长 Vikas Sukhatme 写信给于山平表示:你的实验室目前正在调整”,并表示该决定不是受他给校长写的那封信的影响,也不是受种族或国籍的影响。

于山平被告知,学校已经明确提出要占用他的办公室,院长告诉他“你可以搬到 4 公里外的美国退伍军人事务医学中心”。

自 2008 年来到埃默里大学以来,于山平一直担任学校的终身教授,他对学校以这种方式对待终身教职员工表示不解。于山平说,“我觉得他们想让我离开。”

学校方面告诉于山平,系里新来的一名助理教授需要占用他的办公室,并暗示他的研究效率正在下降。于山平对这一看法提出质疑,他指出自己承担着 2018 年美国 NIH 150 万美元资金资助。尽管支持他工作的其余两项资助将于 2019 年底和 2020 年底到期,但他表示,他已经向 NIH 提交了提案,内容涉及帮助中风和创伤性脑损伤患者的新研究领域。他说:“我多年来一直得到 NIH 的支持,现在这种过渡时期很常见。”

Science 报道说,埃默里大学发言人 Vincent Dollard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埃默里大学和医学院感谢于山平博士的贡献。”并表示,于山平的实验室空间调整是根据医学院标准政策进行的。在标准政策中,实验室空间的分配是与外部资金挂钩的。医学院正积极为于山平提供办公室和实验室空间的选择。

对话于山平:“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做法”

DeepTech:这个事情是什么性质,你自己有什么判断?

于山平:说实话,这是一个非常突然的事情。不过又不突然, 因为埃默里大学连续发生(涉及华人学者的)事情,多少反映了一些我们学校行为做事和对待华人教授的态度。所以也不是那么突然的。

实际上这个事件跟实验室没有多大关系,系里代表学校来找我谈的时候,他们一直在强迫我搬出办公室,而不是实验室。我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实验室,他们搬不动。

之所以这么做,而不是像李晓江实验室那样完全关停,也许因为我的“罪名”没有李晓江那么严重,另外学校可能也不愿意公开又关停一个实验室,恐怕他们也有顾虑。所以他们这次主攻的就是要让我们搬出办公室,说是给一个新来的助理教授腾地方。我说系里有其他富裕的办公室可以推荐,是不是可以安排给他?我知道系里面有其他可用的办公室。

学校说就要你的办公室,并且明确告诉我,“我们没有给你安排新的办公室”,后来在我追问下,他们让我去复员军人事务部去办公,这个机构是负责复员军人的治疗和科研,是联邦的一个独立机构。因为我从事脑卒中、脑损伤的治疗,跟他们也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在复员军人事务部有一个兼职。但我的主要职务是在埃默里大学。这是第一个我认为很不合理的地方。

第二,在学校的声明里,说调整我实验室是根据科研资金的现状来进行的,这完全是一个驴唇不对马嘴的答复。因为在整个对我的会议里,实验室从来不是其中的议题,从来没讨论过。

学校的重点就是让我搬出办公室。那么作为一个终身教授,我同时还是一个冠名教授,甭说在职期间,我就是退休了,他们都应该给我保留一个办公室。所以学校这个做法是史无前例的。

联名信的麻烦

DeepTech:Science 报道说,你推测遇到麻烦是因为 3 月份的联名信,那么是什么理由呢?这封信联署人中,除了李晓江夫妇,还有其他人有麻烦吗?

于山平:学校这么对待我,我们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理由。因为第一,我不是“千人”(计划)入选者,我也不在 NIH 的 watch list(监控名单)上面,那么从时间上和学校后来的反应看,我唯一惹到学校的就是那封3月份的联名信。

因为我是这封信的执笔人和召集人,这封信也是通过我的学校邮箱发给校长的。

DeepTech:你为何要带头执笔写信呢?

于山平:没有想那么多。我看到好几个美国大学校长都站出来发表声明,要支持国际合作,要保护本校的华人教授。我觉得说得很好,就觉得这是一件应该做的事情,当时没有人挑头,我就出来说了一下,说要不然我们给校长也发一封,那么有几位华人教授都挺支持的,既然我先说的我就执笔。

DeepTech:除了李晓江夫妇,埃默里大学还有一个华人教授离开,这个是什么情况呢?

于山平:李晓江和李世华夫妇也都是在联名信上签名的,他们也是联名之后被处理的。还有一位华人教授也是在这种很巨大的压力下,辞职回中国了。

至于这位辞职的教授,他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是很了解,但他是一个非常有成就的教授,他是做癌症研究的。

DeepTech:这位华人也是这封信的联署人之一吗?

于山平:他也是这个信的联署人之一。

DeepTech:学校跟你谈搬离办公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于山平:第一次会议是 5 月 31 号,第二次会议是 6 月 7 号,都是系主任和 research director(研究主任)以学校的名义跟我谈的。

他们反复跟我强调,这不是他们的主意,是学校的决定,那个意思就是说你必须得遵守。

DeepTech:你刚才说不在 NIH 的监控名单中,你是怎么知道的?

于山平:因为没有约谈我。如果是名单里的人,学校都要找来反复谈话。NIH 列出了 55 个院校,我们埃默里大学是其中一个,那么在名单中的都要约谈,像李晓江就是经过了多次谈话。那么我这次似乎是自己主动撞到枪口上了,就是因为这封联名信。

DeepTech:那么你反复推敲,学校是没有别的借口或者理由来为难你的,对吧?

于山平:对,应该是没有。其他有些事情没有严重到这个地步,也就不值得一提了。比如说系里边以前有些歧视的做法,我也曾经表示过不满,但这个事过去了,没必要去提了。

DeepTech:都是不涉及中国方面的问题?

于山平:对,不是直接跟中国有关系的。

DeepTech:我看到你之前也来过中国做报告,他们有没有提到你的中国兼职问题?

于山平:兼职的情况,我也都向学校报告了。我现在没有兼职,以前做过兼职也不是全职的。 我还是比较小心谨慎的,不合理的做法我都不会介入。

李晓江的前车之鉴我们都要吸取一下。实际上李晓江每年都向学校报告的,但最后学校还是找茬说他没有全部披露,你如果有一件事情或有一个 email 没有说全,学校就会找借口,就这样把李晓江他们给开除了。

所以这个事情其实大家都很明白,是可大可小的,你看都是千人计划的教授,有的就给开除了,有就没有开除。有的学校就处理,有的学校就不处理。

那么这两所南方的机构,MD 安德森癌症中心和埃默里大学,这个(解雇华人的)举动说实话让大家挺失望,就是说可大可小的事情他就搞大。

DeepTech:学校让你搬出办公室,你们实验室成员以及现在在做的项目都怎么处理呢?

于山平:学校没有提。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基本上停止了招中国国内的学生或进修的人员,学校也不允许、不给我们办手续了。

实验室运作目前没有受影响。但如果办公室搬离了,那我就没法弄了,所以学校设计这件事就是让我搬实验室。

DeepTech:现在你们实验室是什么规模?

于山平:我们的实验室有 10 个人左右,有博士后、研究生,也有本科生,也有来进修的。其中 4、5 个来自中国,1 个美国的博士后。

我手上还有两个 NIH 项目,其实我们的实验室运作没问题。

每个教授每年的科研基金总会起伏不定,有高有低,所以没有哪个学校会说你今年有两个项目结题了,然后马上就给你缩减一半实验室规模。这也不实际。否则明年人家又来钱了,你再给他增加规模,这是自找麻烦,对不对?其实这个实验室的事,他根本在讨论的时候提都没提,他就是在强迫我搬实验室。

华人教授的教训:界限要清楚

DeepTech:你在埃默里大学 10 年了,跟系主任和校长没有私下交流吗?

于山平:现在我们的系领导和院领导都是今年刚刚换届,都是新人,所以我们不熟悉他们,没想到他们行为处事是这种做法。当然他们也不熟悉我们。

DeepTech:你熟悉的这些华人教授里边,是怎么讨论最近的事情的?

于山平:我们有一个聊天群,大家有时候说一说。但是在李晓江这个事情以后,就很少有人讲话了,就是说大家处于一种有一些恐慌的状态中。

DeepTech:在埃默里大学有多少华人教授呢?

于山平:不到 30 个吧。其中生物医学的教授较多,也有搞社会科学的。

DeepTech:这次是你主动联系 Science 的吗?

于山平:不是,是他们联系的我。

DeepTech:多问一句,安德森医学中心和埃默里大学这几次事件中,你觉得都是冤枉的吗?

于山平:美国方面的证据肯定有。我所接触的所有的华人教授来看,比如说两边全职的情况,这个是应该整顿的,但是你不能够秋后算账。

像李晓江他全职回国,在国内有实验室是埃默里大学同意的,那么你现在秋后算账,说在他的 email 里面发现了有一些事情没有跟学校披露。这是借口。

我觉得界限一定要划清楚。就是说以前的国际合作,包括和中国的合作,在美国所有的研究型大学,在 NIH 的所有政策来说都是鼓励的。

还有的说某些人把美国这边的成果拿回中国去了,这个事情就看你怎么看了,学术上的事有点百口难辩的意思。我的感觉就是,华人教授以后要更洁身自爱一点,那么国内的合作单位也更谨慎,于各方面更加遵守规矩。

于山平简介

于山平,美国埃默理大学医学院(Emory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冠名讲座教授 (终身教职) ,美国神经科学学会、美国心脏学会、美国神经化学学会会员。

于山平1977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后留校任教,1979年在军事医学科学院药理毒理研究所攻读研究生,1982年获硕士学位,1986年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学习,1990年获博士学位。在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接受博士后训练后,于1992年任华盛顿大学助理教授,1998年为副教授。2002年任美国南卡医科大学副教授。现为美国埃默里大学冠名讲座教授(终身教职,获O. Wayne Rollins Chair基金长期资助)。

研究方向包括:缺血缺氧条件下神经细胞和非神经细胞离子及分子死亡机制。首先揭示了钾离子和钾离子孔道在细胞凋亡中的关键作用,并继而确立了凋亡的离子机制理论。近几年科研内容扩展到脑和其它器官损伤的干细胞疗法。首创干细胞移植与缺氧予处理的结合疗法,显著提高移植细胞的成活率和促进再生功能。成功开发了药物低温治疗卒中和脑损伤的新疗法。

于山平多年来以首席科学家获美国 NIH、退伍军人部和美国心脏学会的持续资助。在Science、PNAS以第一作者,Nature Medicine,Nature Communication以共同作者以及其它学术期刊发表了 130 多篇学术论文及 40 多篇综述和专著。其所发表文章的 H 指数为 55。

他还担任Brain Research、Journal of Cerebral Blood Flow and Metabolism、Stroke 等多家美国期刊的专业编委和审稿人。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