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求生!通用电气甩卖其在 100 多家初创企业中的股份

商业
断臂求生!通用电气甩卖其在 100 多家初创企业中的股份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6-14

2019-06-14

通用电气(GE)在经历多次重组、削减成本之后,公司元气大伤,艰难转型,已经回不到当年的辉煌。
商业
通用电气(GE)在经历多次重组、削减成本之后,公司元气大伤,艰难转型,已经回不到当年的辉煌。

潜在的关系是卸下重资产,壮士断腕。而深层次的问题是,通用电气(GE)在经历多次重组、削减成本之后,公司元气大伤,艰难转型,已经回不到当年的辉煌。

根据消费者新闻与商业网站 CNBC 报道,在经历了重大重组之后,GE 正在分拆几家公司以回笼现金。消息人士称,通用电气的风险投资子公司 GE Ventures 即将寻求“壮士断腕”,打包甩卖股份,计划出售超过 100 多家初创公司中的投资持股。通过此办法,GE Ventures 试图解决其母公司 GE 巨额亏损和债务等“生死攸关”的问题。

图|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 Larry Culp(来源:CNBC)

GE Ventures 成立于 2013 年,GE 风投官网共列出了 86 家初创公司,这些是可以公开说明的投资历史,还有包括基金、合资以及联合创投等,并未完全在官网中显示,但包含的股份 GE 风投也会打包甩卖。

GE Ventures 主要投资于数字化工业领域的创新解决方案和应用,聚焦在六大投资领域,分别是:医疗保健与生命科学、能源与出行、制造业与供应链、企业生产力应用、数字化基础设施,以及前沿科技的公司。

早前通用电气发言人称,GE 正在新任 CEO 拉里·卡尔普(Larry Culp)的带领下,采取措施转型升级,重振陷入困境的公司债务,评估 GE 风投部门的战略选择,以期持续实现对股东和基金合伙人的回报。

根据 FactSet 的数据显示,截至 3 月 31 日,GE 的负债金额为 1100 亿美元,并且,过去两年,GE 的核心电力业务利润大幅下滑。拉里·卡尔普上任后采取转型措施,将重资产的业务逐渐分离开来,专注单一业务。目前,GE Ventures 正在聘请投资银行 Lazard 来管理这一流程,并正在同参与基金投资的有限合伙人们洽谈。内部将 2019 年称为 GE 集团的“重置年”。

由于 GE Ventures 估值过高,无法直接被关闭,这令集团寻求整体剥离或出售这一部门。而 GE Ventures 的潜在买家可能是美国风投资本 Mohr Davidow Ventures。

(来源:cream.technology)

据了解,GE Ventures 由 Sue Siegel 创立,他现在是 GE 的首席创新官,并且兼任风险投资部门的首席执行官。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多位知名风险资本家已经离开 GE Ventures。包括知名风险投资人 Lisa Suennen,还有现任 Wolke Capital 的董事总经理 Noah Lewis,在 GE Ventures 工作了六年之后,离开了公司。

即便如此,GE 在最近一份财报中表现超出预期。虽然该公司营业利润为 810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 71%,但是 GE 航空部门利润非常可观,为 17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4%。

过去几年,GE 一直被外界认为是“百年老店”和重资产公司代表。1892 年创立于波士顿,经营产业范围包括电子工业、能源、运输工业、航空航天、医疗与金融服务等,业务遍及世界 100 多个国家。有报告曾指出,GE 是美国年专利申请量排名前 10 的公司里唯一一家传统制造业公司,拥有业界可能最全的研发链。

但是,全研发链也带来许多问题,重资产较多,可能会导致其业务持续亏损。

在产业互联网有关的领域,GE 仍有许多建树和盈利空间。但是创业风投这种领域,是需要看到机遇、挑战以及产业前景的,也就是说,GE 风投在短期内无法给到股东和基金合伙人想要的正面回报。所以拉里·卡尔普需要“含泪甩卖” GE 风投,就不难理解了。

当年的辉煌或将不在。根据美国财富 500 强统计,GE 在 2016 年的营业额为 1404 亿美元,是美国第 8 大、世界第 27 大企业。但是到了 2018 年,GE 的核心电力业务利润大幅下滑,已累计超过 1000 亿美元的债务。今年股价下跌约 23%,加上旗下 GE Capital 子公司亏损,使得 GE 整体业绩情况不断受到挑战。

图|GE 集团股价(来源:ccn)

2018 年 6 月 25 日,GE 以 32.5 亿美元出售旗下大型工业发动机制造子公司给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安宏资本(Advent International)。

2019 年 2 月 27 日,GE 以 214 亿美元现金出售旗下生物制药事业 Biopharma 给丹纳赫集团(Danaher)。

多份投资出售已经表明,如今 GE 正在经历重组与削减成本的行动,处在艰难转型阶段。惠誉通用评级曾警告称,如果 GE 未能修复其资产负债表或扭转其业务,那么它的“杠杆率”将高于同行。

就目前来看,GE 的问题不止是出售风投资产,转型,裁员等方式,更多的是重新建立公司架构,专注核心业务,这或许才是王道。拉里·卡尔普曾表示,“期待 2020 年之后,公司业务或许有好转。”

他的期待是否可以变成现实?时间或许可以证明一切。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