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对谈两位顶尖科技思想家:美国正犯下严重错误

科学
任正非对谈两位顶尖科技思想家:美国正犯下严重错误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6-17

2019-06-17

华为未来两年会减产,估计会下降 300 亿美元,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 1000 亿美元左右”,刚刚,华为创始人、CEO 任正非给出了一个在受美制裁情况下华为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个业务变化。
华为
华为未来两年会减产,估计会下降 300 亿美元,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 1000 亿美元左右”,刚刚,华为创始人、CEO 任正非给出了一个在受美制裁情况下华为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个业务变化。

“华为未来两年会减产,估计会下降 300 亿美元,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 1000 亿美元左右”,刚刚,华为创始人、CEO 任正非给出了一个在受美制裁情况下华为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个业务变化。

尽管如此,任正非仍表示,美国的打击阻挠不了华为前进的步伐。

6 月 17 日下午,任正非在深圳与两位美国科技思想家对话,他们分别是著名经济学家 George Gilder 和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创始人Nicholas Negroponte 。

整场访谈中,不难听出一些任正非此前就已有表态过的观点,例如继续学习美国的先进之处等等。而两位美国嘉宾的回答,在当下这个节点则具有非常重要的风向指示性:两人在美国科技圈的地位皆举足轻重,甚至可以认为他们的观点代表了美国科技圈最有话语权的人物如何看待这一连串事件和全球科技形势。

图丨George Gilder 和 Nicholas Negroponte 的著作(来源:Google)

George Gilder 是著名经济学家、投资人,《福布斯》《哈佛商业评论》等著名杂志的撰稿人,师从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供应学派经济学的代表人物,被誉为“高科技领域预言家之王”,著有《企业之魂》《财富与贫困》《通信革命》等颇具影响力的作品。

Nicholas Negroponte 则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 MIT Media Lab )的创办人,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连线》杂志撰稿人,著有《数字化生存》等作品。他曾在上个月早些时候公开发文表示,禁止华为设备并不会使美国的通信网络更安全。

图丨George Gilder(上)和Nicholas Negroponte(下)(来源:互联网)

在今天这场长达近 100 分钟的交流中,三人谈及的话题始于华为当下的处境,但又不至于此。

对于参加这样的一场对话,George Gilder 表示:“我认为我可以做一些事情,帮助美国不要陷入一个错误的决定中:美国正在限制华为,这将影响整个网络的格局或者说让整个网络走向瓦解,让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再互信。而技术本身的问题华为有能力解决。网络安全应该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不是一个政治问题。”

Nicholas Negroponte 则认为,华为当下面对的既不是一个政治问题,也不是一个科技问题,而是一个文化问题。

“我更多地认为这是一个文化问题。我来到这里有一个不一样的理由,我是毛遂自荐来到这里。我同意美国正在犯下一个糟糕的错误。我曾经在摩托罗拉的董事会长达 15 年,华为和摩托罗拉也有建立合资企业,但我关注的点是信息的开放、科学的开放。我来自那样一个世界:我们不太关心贸易价值、股票价值,而是更关注知识的价值,我们想要建立一个知识能够流动的世界,而建立这样的世界的唯一方法就是一开始人们就是一种开放的状态,我们可以依靠彼此的力量。对我来说那是首要的事情,尽管还有别的议题也很重要,但是,我最关心的还是整个世界如何进行合作,在科学技术初步发展的阶段,我不认为这个世界应该是一个竞争的世界,我们仍能够从合作中受益”,他说。

类似的观点也出现在任正非的回答中。他认为,国际上一定要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的需求。

在这次深度对谈中,三位全球顶尖的科技商业大脑碰撞,以下为 DeepTech 选取的这场深度对话的内容精华(经过基于原意的删改):

谈网络安全和后门:“华为 100% 没有后门”

George Gilder:一个网络系统是否可以被测试、是否是可以支撑各种应用、是否是开放的,这是一个客观的问题。我们已经经历过网络安全体系的漏洞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我认为,华为这样的公司可能是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选择之一。

Nicholas Negroponte:我希望 Gilder 是正确的。我们已经读到相关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考虑重新和华为达成合作。

任正非:我认为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要分开来说。

网络完全是担负整个人类连接网络的,是不能随意瘫痪和故障的。否则会出现安全问题。65 亿人要连接起来,数千万银行要来连接起来,数万万家大小企业也要连接起来。银行的转账也不能出现任何错误,否则网络就是有问题的。

华为已经为 30 亿人口担负了连接,包括转账和其他的连接。过去 30 年间华为在 170 个国家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

对于信息安全,我们提供的是管道和水龙头,把我们的终端比作一个水龙头,把我们的连接网络比作管道,至于里面流水还是流油,这些不是管道公司的责任,而是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的责任。

华为公司的设备百分之百没有后门,我们愿意和世界所有的国家签订无后门的协议。但为什么无法签订呢?因为这些国家提出来要与所有的供应商签订这样的协定,这样通过的难度就很大。

但是,我认为安全和不安全都是相对的。我们大气层的厚度是几千公里,但是我们的信息云组成的云层厚度可能不只几千公里厚,这么厚的云层中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错误。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就错误追究错误,就错误解决错误,就错误处分错误。不能无缘无故地打击,法治国家肯定要以法律为基础,不能未经审判就下结论了。

未来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入口肯定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出现差错,如果都谨慎到任何错误都不能出,那么这个社会就变得保守了,不是一种开放、进取、创造的社会。

谈产业界、学术界开放的必要性

Nicholas Negroponte:历史上有很多科学技术是在美国发明的,但是因为我们没有那种商业化应用的勇气和能力,它们最终并没有在美国得到发展。

我在这里举几个例子。1970 年代,美国为研发平板显示技术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但当时没有能力去发展起来,这项技术后来在日本得到了发展,同样的命运也发生在影视录像带上、通信技术上。我们也看到,欧洲在通信技术上有诺基亚、有爱立信。

历史给我们展示的经验是,从短期的时间线来看发展,会阻碍未来更长期、更多技术应用的可能性。在 5G 等领域,华为的技术可以让我们在长期的时间线上实现更多可能。

而在学术交流上,我们应该马上制止这种限制学术交流的情况。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有 27% 来自亚洲,我不知道具体的数字是多少,但我猜有 20% 的学生来自中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也有很多中国学生,有些人会说,“等等,你在培养我们的竞争对手”,我不这么认为,我说我们在滋养全球的创新力量。你有我没有的东西,我就要把别的东西拿走,这种想法很过时。特朗普就是这种思维。他没有意识到双方都可以同时拥有、共同享受发展的红利。

图丨George Gilder(来源:CGTN)

谈标准:标准已经不再像过去那么重要

Nicholas Negroponte:我在做相关的研究非常长一段时间了,我刚开始上网的时候,我几乎认识每一个人,当时没有人能够想象它会怎么发展的。

当我还是青少年的时候,我经历过苏联发射卫星(sputdik)的时刻,那个时候美国也受到了激励,去尝试做它从未尝试过的事情。所以,标准这件事情,现在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Sputdik moment”。

曾经在 20 世纪 80 年代,日本被视为是美国的敌人,我们认为美国和日本之间不应该合作,之后便是一系列的衰退。我们现在也在经历一个“Japan Moment”。

在标准问题上,标准是很重要的,但是也不像以前一样那么重要了。一部分原因是我们整个系统更加智能了,你实际上并不太需要每一个人都按照一个精准的标准来做,只要整个系统能够有效识别就好。

图丨Nicholas Negroponte(来源:CGTN)

谈应对封锁:华为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任正非:首先,美国公司是富有道德良心的。因为我们过去30年的发展,没有离开过世界上所有先进的公司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

所以现在我们受到的挫折不是他们的本意,而是源自政治家对事物认识上的不同看法。华为也认识到当发展到一个地步之后,就会出现市场上的竞争和矛盾,但是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坚定不移。我们也没有想到美国战略打击华为的面会那么广,不仅是零部件,我们还不能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与高校加强合作,我们不能使用具有美国成分的东西,甚至不能为具有美国成分的网络提供连接。

所以我们原本要做公有云的情况下,也可能慢慢变成私有云。但是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碍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的。我们以前的想法还没有预测到这种情况,所以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就像一架飞机一样,我们保护了心脏,我们保护了油箱,但是没保护好一些次要的东西。所以这两年华为公司会减产 300 亿美元。我们预计今明两年华为的收入都会在 1000 亿美元左右。

华为将在 2021 年重新焕发出生机,为全世界提供服务。因为这两年我们要进行版本的切换,这都需要时间,也需要时间进行磨合和检验。但我们走完这一步以后,就会变得更加坚强。以前我们就已经和美国公司合作了,变得更坚强以后,我们就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更不害怕与美国公司合作。

但是可能有些公司没有我们那么强大,他们可能不敢使用美国的要素,这样就可能对美国的经济造成伤害,但是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已经足够坚强。

谈美国:中国要向它学习

任正非:我们认为,美国是一个先进、发达的国家,但两百多年前还是一个很荒凉的地方,是英国的制度法律带过去之后,才让美国在有序的情况下加强开发,成为最强大的国家。这都是我们需要学习的,我们在少量问题上出现挫折,也不能恨美国,如果因为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记恨美国,我们就会落后。

我们只有向它学习,才能作为行业的领导者一直领先。

总体来说,美国的技术比中国更加先进,中国毕竟是一个后发国家,中国在改革开放 40 多年来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美国的进步已经持续了一两百年,美国的创新土壤都比较好,美国就像上游水,上游的水总要留到下游来。如果上游的水不流到下游,我们中国的发展会出现困难。同时上游也依赖下游,因为下游的市场对它非常重要。

因此科技切开、脱钩是不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

另外,人类社会不是丛林法则,社会总的来说是要合作共赢的,因为多种力量是制衡的,所以为什么走市场经济,不走计划经济?因为市场经济尽管有制衡,制衡就有浪费,但这种制衡是在让它有序的发展。

所以我们认为社会不是遵循森林法则,我们还有法律、宗教、道德约束等因素,让我们的世界不走向丛林法则。我们还有反垄断法来限制你过于壮大。这样就能保持社会的平衡发展。

华为公司不会在 5G 领域有了一点领先,就得意忘形,我们还是和社会开放共享的,所以我们认为实行科技脱钩的方法,两家肯定都是受害者,不会有赢家。

谈未来科技重要趋势问题:区块链、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

George Gilder:我认为当下的世界经济体系一个重要的挑战是,我们每天有 5.1 万亿的资金流动,但是这些资金流动除了强大我们的中央银行以外,没有实现任何价值。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在于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让新的货币发挥作用,可以让世界经济体再度焕发生机。区块链其实不仅仅是一种互联网架构,更是一种新的世界架构。区块链颇具前景,华为同样可以在这项技术中扮演重要角色。

Nicholas Negroponte:一个重要的趋势是,我们可以制造的东西正在变得越来越小。在我小的时候,人工的世界和自然的世界大不相同,但现在,人工的世界正在接近自然世界。我从来没有想象过 MIT 的媒体实验室未来会有这么一支团队,他们可以设计老鼠。但现在这件事情发生了,他们就在设计活生生的老鼠。或许我们可以期待,10 年以后,华为设计的基站可以用太阳能实现体型从小变大,像植物一样生长。所以我最近也认为生物技术将带来新一轮的数字化。

任正非:我认为未来二十到三十年的人类社会推动力量应该是人工智能,因为社会在变得更加复杂,火车、网络越来越快。这是一个人作为一个个体所无法驾驭的。

将来,一些不具有确定性的工作则通过网络上传,到中央交由人工智能进行分析,这个过程中人工智能可能处理错、也可能处理对,但是不管对错,都是在深度学习,完善人类的社会。

我们说要宽容创新,不要吹毛求疵,我们才能迎接未来伟大的社会。不要把人工智能看作是负面的东西,人工智能是人的能力延伸。就像吃一个药丸,就读完了红楼梦;再吃一个药片,就读完了莎士比亚;再吃一个药片,人类所有语言都学习完了。我想说人的脑袋就那么大,如果说用电子的容量是无限大的。

所以人工智能的出现是在超级计算机、高速率传输的条件下才能产生的。尽管几十年前就有人将人工智能概念提出,但是以前没有实现手段,今天是有实现手段的。实现这个手段只会给人类创造更大的财富。

此外,在学习和进步上,不管一个人学的多快,都不如机器快,同时一个人的生命也是有限的。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具有对人类智慧巨大的继承性。科学家的思维和思维方式可以被继承下来,通过一些算法模型使得爱因斯坦的思维使用上百年甚至上千年,所以我们认为 AI 能够创造很多未来的机会,但是这个未来的机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还描写不出来。

就像以前我们无法想象北京会有这么多的汽车、马路。所以今天我们也不能因此预测未来人类社会将成为什么样,但是我们认为终身学习对一个人的洗礼,对社会的学习需要用生命来迭代,这种迭代通过机器学习、通过对算法的理解,不断建模、不断复盘,终有一天,人类社会对很多复杂的问题都可以有简单的方式进行理解。很复杂的事情我们现在可能很多人做,以后可能很少人就做了。

所以我认为,终身学习不要只停留在个人的生命中,而要广泛认识整个社会的终身学习。而且要跨国界、跨领域的。我们这一代人还有地缘政治的概念,因为我们小时候就没能走出国门,所以有地域概念。现在年轻人在互联网中已经没有了地域概念,意识形态在这个时代、在年轻一代中慢慢被淡化,所以我们面对未来的人类社会,一定是更加美好的,而不是更加恐怖的。

(来源:CGTN)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