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公司考虑将 15%-30% 的硬件产能从中国转移出去

互联网
苹果公司考虑将 15%-30% 的硬件产能从中国转移出去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6-21

2019-06-21

多年来,苹果公司发售的硬件产品,几乎完全依赖中国制造和装配产品线,而最近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高关税带来的影响,让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开始谋划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的事宜。
苹果
多年来,苹果公司发售的硬件产品,几乎完全依赖中国制造和装配产品线,而最近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高关税带来的影响,让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开始谋划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的事宜。

多年来,苹果公司发售的硬件产品,几乎完全依赖中国制造和装配产品线,而最近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高关税带来的影响,让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开始谋划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的事宜。

(来源:IBTimes UK)

根据日经亚洲评论的报道,苹果正在与供应商进行谈判,要求对方评估其生产能力的 15% 至 30% 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的成本影响,并正在为供应链的根本性重组做准备,逐步转移中国供应链体系。所考虑的国家/地区包括墨西哥、印度、越南、印尼和马来西亚等,而 iPhone 制造的新地址很可能在印度和越南。

目前,苹果在 iPhone 销售中遇到了最严重的下滑危机。根据苹果公司 2019 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iPhone 手机净销售额为 310.5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近 17%。而 CNBC 引述摩根大通(JP Morgan)的报告指出,如果增加 25% 的关税,苹果公司需要将 iPhone 价格提高 14%,才能抵销高关税带来的影响。

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若抬高 iPhone 价格,苹果硬件销量下滑现象将会加剧,苹果不敢冒这个风险。改变中国供应链,向多元化生产转型,整体迁移到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区,成为了苹果不得不考虑的重要选择。

南华早报曾报道,郑州的富士康工厂受苹果减少 iPhone 订单的影响,开始遣散部分员工,整个工厂处于半停产的状态。所以,iPhone 组装制造商富士康、和硕、纬创,MacBook 组装制造商广达电脑,iPad 制造商仁宝电子、AirPods 制造商英业达, Luxshare-ICT 和 Goertek 等与苹果重要的供应链厂商,都按照苹果的要求,重新评估中国以外的选择。

(来源:macobserver)

过去二十年,中国一直是苹果最重要的生产基地。随着苹果公司的发展,中国的供应链厂商不仅能够在短时间内召集成千上万的技术工人来填补快速增长的订单数量与质量,而且政府给予相关补贴,通过苹果生产车间周围的公司群落,形成物流、人才、生产等一条龙供应链体系。这或许是苹果迟迟不愿从中国转移的根本原因。

2019 年 3 月,苹果发布一份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书(Supplier Responsibility Progress Report),报告指出,在前 200 强苹果供应商中,中国大陆占据了 41 家,这一数字超过了美国和日本公司,显示出中国大陆供应商在苹果供应链体系的重要性越来越强。

图|41 家大陆企业在苹果前 200 强供应商中(来源: Nikkei Asian Review)

与此同时,苹果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约有 500 万中国人的工作,与苹果在大中华区的业务有关,包括 180 多万软件和 iOS 应用开发者。日经亚洲评论指出,苹果公司在中国拥有超过 10000 名员工。

中国企业在苹果供应链中的迅速崛起,凸显了过去几年中国在技术方面的进步。供应商承认,在其他地方复制中国的供应链体系需要时间,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很可能仍然是苹果最重要的制造基地。“这真的是一项长期努力,可能会在两年或三年后看到一些结果,”一位供应商表示,“这是痛苦和困难的。”

但是,在 25% 税收下,苹果不得不选择搬离中国,而在 iPhone 产量仍高于其他手机品牌的情况下,这些组装供应商已经在跟随苹果的脚步。

此前,鸿海旗下富士康公司表示已准备好在必要时配合。富士康董事会提名者,半导体部门负责人刘扬伟(Young Liu)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我们的产能中有 25% 在中国之外,可以帮助苹果响应其在美国市场的需求,目前正在印度为苹果公司进行投资。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满足苹果的需求。”

去年 1 月,苹果公司计划提供部分资金,让纬创在印度建造工厂,扩大其制造业务,减少 Apple 在印度的进口关税和增值税,而工厂地点位于印度第三大城市班加罗尔,用于生产 iPhone 6s 和 iPhone SE,现在,该工厂已经建成,可以满足苹果公司在印度以及部分东南亚地区销售的需求。

据 9to5mac 报道,一些 MacBook 和 iPad 产品已经在印度尼西亚开始装配,之前有报道称和硕也在印度和越南建设新的生产线,等待苹果新的订单。

日经亚洲评论引述一位了解情况的高管表示,“不管是否有最后一轮 3000 亿美元的关税,苹果都在追随生产多元化的大趋势,这让苹果拥有了更大的灵活性。”

但是,苹果很难最终决定大规模搬离中国的制造工厂。印度等国家虽然拥有人口红利,但苹果供应链基础设施不完善、东南亚地区的手机销售不利、高端消费购买力困难等问题,造成苹果印度工厂的整体产能较小,iPhone 大规模生产与组装仍在中国进行,这也是苹果虽然在考虑转移,但未完全行动的主要原因。

而美国本土,虽然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芒特普莱森特(Mount Pleasant)建造了工厂,但根据媒体的报道,该工厂建设进展缓慢,周边也没有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加上美国高昂的人工费用,苹果公司一时半会也无法完成建造,投入生产。

库克此前也表示过在美国生产顾虑,工人较少,而成本更高。他在接受美国《60 分钟》专访时表示:“中国非常关注制造业的发展。用我们的话,就是职业技术,美国已经很久不再使用这样的技术了。你在美国找到的模具工人,现在这个房间大概能够装得下。但在中国(找到的模具工人),得要一个足球场才能放得下。”

图|苹果 CEO 库克接受采访(来源:9to5mac)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曾计算过 iPhone 的制造成本,如果在美国组装 iPhone,由于劳动力成本较高,以及运输和物流费用等额外因素,会导致手机整体制造成本将增加 30-40 美元。

日经亚洲评论引述消息人士称,选择一个地点后,工厂至少需要 18 个月才能开始生产。“苹果产品的生产线非常复杂,生产开始时,产能只会很小,”一位高管这样表示。

在多重因素下,苹果选择海外生产,仍不是一个好选择。可是,在中美贸易摩擦大背景下,苹果不得不走上国外生产的转型之路。

但 DeepTech 认为,苹果想要逃离中国的供应链体系,重新制造新的供应链产能规模,除了大把的金钱投入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包括政府合作、周边供应链体系等,而复制完整的中国的供应链体系,苹果仍需要时间来培育。

这只是苹果小规模的探索。整个团队只有几十人,他们所做的只是与供应商讨论可能的额外成本,以及政府对潜在激励的讨论。正如上文所说,苹果在其他地方复制中国的供应链体系,仍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可以看到结果。

苹果的多元化生产转型之路任重而道远,正如哈佛商学院的 Shih 教授所说:“当你赚到这么多钱的时候,这个公式就像苹果公司这么多年一样好用,它很难改变。”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