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第三名基因编辑婴儿已经出生

生物医学
如果第三名基因编辑婴儿已经出生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7-05

2019-07-05

去年 11 月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旨在讨论基因工程对人类的利弊。然而,由于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已经完成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研究,整个峰会过程也被彻底颠覆了。
医疗
去年 11 月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旨在讨论基因工程对人类的利弊。然而,由于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已经完成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研究,整个峰会过程也被彻底颠覆了。

去年 11 月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旨在讨论基因工程对人类的利弊。然而,由于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已经完成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研究,整个峰会过程也被彻底颠覆了。

出席峰会的贺建奎表示,他用强大的基因编辑工具 CRISPR 修改了一对双胞胎女孩 的DNA,并且这对双胞胎婴儿已经诞生。更重要的是,这位科学家还给各位基因编辑专家带来了另一个惊喜。他表示,还有一名孕妇怀有另一个 CRISPR 基因编辑婴儿,早期的妊娠检测证实了这一点。

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报道,按照时间推算,如今第三个 CRISPR 婴儿可能已经出生,或者随时都会出生——如果他或她还没有哭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话。


(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前两个基因编辑婴儿的出生,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关注,贺建奎受到广泛的谴责。但是,由于 CRISPR 技术简单易用,很多专家担心更多的 CRISPR 婴儿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换句话说,第三个乃至更多的基因编辑婴儿终将到来,即使不是出自贺建奎之手,也会有其他冒险家进入禁区。尽然无法阻挡,更迫切的问题应该是,尽快建立有效的监管、科学界共识和完善的伦理评估,让这种研究行为在公开透明的监督下,逐步推进。

希望下一个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不再是引发一片声讨之声,而是实实在在的人类科技与能力的进步。但这个使命,显然不是贺建奎事件中可能的第三个基因编辑婴儿所能承担的。

贺建奎的第三名基因编辑婴儿

从 2017 年开始就与贺建奎保持定期沟通,熟悉整个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时间线的斯坦福大学医生和伦理学家 William Hurlbut 表示,香港峰会已经过去了 7 个月,因为当时已经知道了怀孕的事实,那么现在也差不多到出生的日期了。

事实上,Hurlbut 知道怀上第三名基因编辑婴儿的明确日期,但他不愿意公开,因为这些信息有可能会泄露孩子的父母和孩子的身份。

Hurlbut 在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表示:“我能说的是,正常的分娩是 38 到 42 周,现在已经非常接近这个日期了。”

去年 11 月 25 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首次披露,贺建奎利用 CRISPR 技术让女性怀上了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几小时后,贺建奎在 YouTube 上发布了一系列视频,声称他对人类胚胎的编辑试验已经诞生了“两个美丽的中国小女孩”,她们是一对异卵双胞胎,贺建奎称她们为露露(Lulu)和娜娜(Nana)。

图 | 贺建奎在香港峰会现场(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贺建奎利用 CRISPR 破坏了婴儿胚胎中一种名为 CCR5 的基因,试图让这些女孩对 HIV 感染免疫。

贺建奎没有被誉为科学英雄,反而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人士的严厉批评,因为他进行了一项有风险且在医学上毫无意义的研究。在上传视频两天后,他戏剧性地出现在了香港峰会上,并在会上展示了自己的研究结果。在接受英国发育生物学家 Robin Lovell-Badge 的采访时,贺建奎表示,还有一个 CRISPR 婴儿将诞生。

“需要澄清的是,在你的临床试验中,是否还有其他使用了基因组编辑技术的怀孕过程?”Lovell-Badge 问道。

“还有一个,可能已经怀孕了。”贺建奎回答。怀孕是通过验血检测出来的,这意味着当时至少已经怀孕两周了。

俄版贺建奎,还要制造更多基因编辑婴儿

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一经公开,就受到了广泛的谴责,其它相关 CRISPR 试验也很快被叫停。然而,许多专家担心更多的 CRISPR 婴儿是不可避免的。尽管有人呼吁在全球范围内暂停使用该基因编辑技术,但控制这种相对容易使用的技术是不可能的。

今年 6 月,Nature 杂志网站报道,俄罗斯科学家 Denis Rebrikov 表示他计划制造更多基因编辑的婴儿。Rebrikov 是俄罗斯最大的生育诊所——Kulakov 国家妇产科和围产儿医学研究中心基因组编辑实验室的负责人,也是俄罗斯国立皮罗戈夫医科大学副校长。

与贺建奎的研究不同,Rebrikov 要将基因编辑过 CCR5 基因的胚胎植入女性艾滋病患者体内。相比之下,贺建奎修改了父亲携带艾滋病毒的胚胎中的 CCR5 基因。许多遗传学家认为,贺建奎做了一份无用功,他的实验对象,即受孕女性并无 HIV 感染,只是女性的丈夫是艾滋病患者,而父亲将 HIV 传给子女的风险很小。

Rebrikov 声称他的技术将带来更大的好处、更少的风险、更符合道德规范、更能为公众所接受。他对 Nature 表示,如果能在年底前获得批准的话,他的试验将会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

根据 Rebrikov 的说法,他已经与该市的一个艾滋病毒中心达成了协议,招募那些感染了 HIV 的想要参加实验的女性。而Rebrikov 的实验能否进行,就看俄罗斯的法律是否许可了。

(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据 Nature 报道,俄罗斯法律禁止在大多数情况下进行基因工程,但尚不清楚这些规则是否会在胚胎基因编辑方面得到实施,或者如何实施。2017 年,一项针对多个国家辅助生殖法规的分析显示,俄罗斯关于辅助生殖的法规并没有明确提到基因编辑。

Rebrikov 预计,俄罗斯卫生部将在未来 9 个月内明确有关胚胎基因编辑临床应用的规定。Rebrikov 说,感染 HIV 的妇女迫切需要帮助,甚至在俄罗斯出台相关规定之前,他就想把实验进行下去。

为了减少因实验而受到惩罚的可能,Rebrikov 计划首先寻求包括卫生部在内的 3 个政府机构的批准。他说,这可能需要 1 个月到 2 年的时间。

分子遗传学家 Konstantin Severinov 认为,这样的批准可能很难,俄罗斯强大的东正教反对基因编辑。Severinov 是罗格斯大学的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教授,他同时担任斯科尔科沃科学技术研究院的生命科学中心主任,也是俄罗斯科学院分子遗传学和基因生物学研究所的实验室负责人。最近他帮助俄罗斯政府设计了一个基因编辑研究的资助项目。

保护婴儿及父母的隐私

事实上,自今年 1 月中国调查人员指控贺建奎涉嫌犯罪以来,他就一直杳无音信。当时,调查人员还证实,第二次妊娠仍在进行中,孕妇正在接受医学观察。尽管妊娠有可能后来被终止,但 Hurlbut 对此表示怀疑:“我不认为有任何理由怀疑怀孕没有正常进行。”

目前还不清楚这次的怀孕发生在首例 CRISPR 双胞胎出生之后,还是在这之前。无论哪种情况,贺建奎都对自己的实验会成功充满信心。“他真的相信他所做的一切是在为他的祖国带来荣耀。最让他吃惊的是,他在中国受到了批评。”Hurlbut 说。

梳理事件发生的时间线,能够发现一些美国科学家和记者当时已经知道了贺建奎的计划,但他们并没有阻止第三个婴儿的诞生。这些人包括诺贝尔奖得主、马萨诸塞大学的 Craig Mello、斯坦福大学的 Stephen Quake,以及美联社的记者,他们都对贺建奎的试验保密。

就 Hurlbut 而言,他很遗憾自己未能说服贺建奎放弃。“我觉得,如果再让我和贺建奎长谈一次,我或许就能阻止他。”他说。

图 | 贺建奎登上《时代》杂志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只不过是负面影响(来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贺建奎和其他科学家在峰会上一致同意的一件事是,有关 CRISPR 婴儿的科学数据应该公开。科学家们想知道基因编辑婴儿基因组的结果。Hurlbut 说,另一个婴儿将进一步证明,尽管 CRISPR 的使用存在争议,但它“可以诞生活的婴儿”。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政府采取措施进一步明确有关基因编辑的法律和程序,包括引入新的惩罚措施。

大多数人都同意的一点是,这三个婴儿和他们的父母的真实身份永远不应该公开。因为如果他们的名字被人知道,这些孩子长大后可能会受到特别的关注。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