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CA到赛门铁克,博通为何热衷收购“正在腐烂”的公司

互联网
从CA到赛门铁克,博通为何热衷收购“正在腐烂”的公司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7-10

2019-07-10

7 月 3 日,彭博社报道称博通收购赛门铁克的洽谈已经进入尾声。知情人士称,博通很有可能以 150 亿美元买下这个坐落在加州山景城的软件公司,但双方谈判也有可能破裂。
商业
7 月 3 日,彭博社报道称博通收购赛门铁克的洽谈已经进入尾声。知情人士称,博通很有可能以 150 亿美元买下这个坐落在加州山景城的软件公司,但双方谈判也有可能破裂。

7 月 3 日,彭博社报道称博通收购赛门铁克的洽谈已经进入尾声。知情人士称,博通很有可能以 150 亿美元买下这个坐落在加州山景城的软件公司,但双方谈判也有可能破裂。

赛门铁克的股价当日上涨了 16% ,是近 8 个月以来最大的盘中涨幅。

这是博通继 180 亿美元收购 CA 之后又一次大手笔收购软件公司,也是博通在试图收购高通失败之后的又一次资本尝试。

图 | 赛门铁克股价大涨(来源:英为财情)

图 | 博通股价下跌(来源:英为财情)

为什么赛门铁克要卖?

赛门铁克成立于 1982 年 4 月,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丘珀蒂诺。它是全球最大的网络安全软件制造商,为企业、个人用户和服务提供商提供内容、网络安全软件以及硬件的解决方案,是全球第四大独立软件公司。

巧合的是,赛门铁克也是一个“并购狂人”。作为全球最强的杀毒软件公司,从 1993 年到 2019 年,它的投资并购达到 93 笔,年均 3.57 笔。

根据年报,赛门铁克的产品和服务已经渗透到超过 35 万个组织和 5 亿人口中。在其最鼎盛的 2013 财年,赛门铁克的营收达到 69.06 亿美元。

但在近些年,赛门铁克的处境开始变得艰难。原因主要在于竞争的加剧以及 PC 杀毒软件整体市场的萎缩。

2014 财年,赛门铁克的营收只有 41.83 亿美元,同比下降 39.4% 。随后几年,为了扭转业绩,赛门铁克加紧了收购,相继收购了 Web 安全提供商 Blue Coat 、身份防盗保护服务供应商 LifeLock 、移动端安全技术公司 Fireglass 和 Skycure 。

2018 财年,赛门铁克营收 47.31 亿美元,同比减少 2.13% ,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 3100 万美元,净利润相比 2017 财年缩水近九成。在 2018 年 8 月赛门铁克就曾表示在削减预期收入之后,将裁剪全球 8% 的员工。

祸不单行。

今年 5 月,赛门铁克时任CEO格雷格·克拉克离职,随后股价暴跌 16% 。临时 CEO 理查德·希尔称克拉克的离职原因是“父亲病了”。曾领导公司三年之久的 CEO 因为突如其来的父亲生病而离职,分析人士并不买账。证券公司 Wedbush 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分析称:“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这一业绩指引再加上首席执行官的突然离职,将对华尔街造成重大打击。”

为什么博通要买?

有趣的是,博通并不是唯一一家对赛门铁克感兴趣的公司。上文提到的赛门铁克前任 CEO 格雷格·克拉克对原公司“余情未了”,也加入了收购行列。他联合璞米资本(Permira Holdings)和安宏资本(Advent International)试图进行收购,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不能提供一个有竞争力的价格。

而博通方面近日有消息传出称博通收购赛门铁克已经获得了银行贷款承诺,并且确定了节省成本的措施。一旦交易达成,赛门铁克的估值将超过 220 亿美元(含债务)。

博通是全球知名的有线和无线通信半导体公司,“并购”在其发家史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宣布预收购高通被特朗普禁止之后,它的并购史被人津津乐道。博通总裁兼 CEO 陈福阳(Hock Tan)靠不断并购和资本扩张造就了今天的博通,博通靠并购不断发展壮大跻身通信巨头之列。

华尔街分析师指出,从 CA 到赛门铁克,博通热衷于收购行业内“正在腐烂”的公司。

去年7月,博通宣布收购 CA Technologies ,收购金额 189 亿美元。 CA 专门研究大型机的软件、逐步被云计算取代的大型服务器使用的软件,并一直在寻求扩张至商用软件。而博通则主要为智能手机、电脑和网络设备提供芯片。两家不同的业务领域意味着,博通想要通过扩充软件业务使业务多元化,并带来稳定的营收。

当时华尔街认为该交易看起来更像是一项金融投资,而非业务互补。 Raymond James 的分析师 Chris Caso 在给客户的报告中称,此交易已经偏离了博通的跑道。博通的半导体业务和 CA 的软件业务不存在任何明显的协同效应,让此次收购显得格格不入,这很可能让外界对该公司的战略产生困惑。

博通当日股票暴跌 19% 至 197.50 美元,创历史最大跌幅。而除了华尔街针对二者业务“并无交集”的质疑,也有分析师认为博通存在资本炒作嫌疑,还有业界人士也对此并购能否通过多个国家的“反垄断”调查提出了疑问。

收购CA之后是否实现了陈福阳预期的“增光添彩”呢?博通 2019 财年一季度芯片收入同比下降 12% ,软件收入带来的贡献比华尔街的预期高出 17% 。但目前 CA 是否为博通带来了明显的增收,财报是最准确的回答:自 7 月收购 CA以来,剔除一个季度业务整合和财务整理的损耗,我们发现,尽管每个财季的总收入在以微弱的势头增长,但营收和净收入都在下挫,净收入在今年年初甚至被“腰斩”。

图 | 博通最近四财季收益表(来源:英为财情)

赛门铁克和 CA 一样也是一家软件公司,也符合“正在腐烂的公司”的描述。陈福阳显然不这么看,他表示,“通过此次收购,作为一家全球领先的基础设施技术公司,博通的全面发展将再次获得动力。”

双赢?

近年来,软件支出在全球 IT 支出中的比例不断提升,云计算支出也在快速提升。在此背景下,全球 IT 企业纷纷向云计算转型。

和博通一样,赛门铁克也嗅到了云市场的巨大商机,尤其是混合云业务。云计算的可拓展性、低成本以及高效率对行业和黑客来说都有很强的吸引力。同时,海量连接的 5G 网络以及更多的移动和物联网设备或许会面临更多的安全威胁。

赛门铁克公司大中华区首席运营官罗少辉做过一个形象的比喻,“这个全新的无边界基础架构在网络攻击者眼中成为了一座潜在的金矿。”

瑞穗分析师莫科伟说:“赛门铁克在 2019 财年的企业安全软件运营利润率为 12% ,对于一家年收入达 23 亿美元的企业来说,这一利润率非常低。我们相信,如果赛门铁克或博通确实注重优化业务,企业安全软件利润率可能会显著提高。”

面对 PC 市场的萎缩以及移动端和云市场的兴起,赛门铁克凭一己之力收购其他公司业务并不是一个长久之策,因此它需要一大笔资金支持来巩固在安全市场的核心地位。博通的资金注入对优化业务将有很大的帮助。

从博通近年来股价不断抬升来看,它收购芯片供应商的举动或许可以提振投资人信心。一方面收购行为能不断完善业务线,另一方面也能通过财务手段优化财务表现,提升营利率。

图 | 博通近四年股价走势(来源:雪球)

另外,从业务表现来看。博通收购赛门铁克首先是对博通软件业务的合理补充,赛门铁克消费者部门约占总营业利润的 80% ,企业软件业务的营业利润率只有 15%-20% ,而 CA 则集中在企业和行业消费者。所以也有分析师认为:“这是一种自然的策略,即博通需要在企业业务方面削减成本(很可能利用 CA 和博科公司已有的资源),同时榨取赛门铁克(非常有利可图的)消费者部分。”

或者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博通收购赛门铁克将重蹈英特尔收购 McAfee 的覆辙。

知情人士透露这一交易的最终结果将在本月中旬出炉。

除了交易本身的谈判之外,该收购行为还在接受欧盟委员会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调查。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