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防艾常规:默克发明皮下植入装置,药效可持续一年

生物医学
打破防艾常规:默克发明皮下植入装置,药效可持续一年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2019-07-25

2019-07-25

艾滋病是可以预防的,只需要每日口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即可。
医疗
艾滋病是可以预防的,只需要每日口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即可。

艾滋病是可以预防的,只需要每日口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即可。如今暴露前预防艾滋病有了新手段,不必再每日服药,一次植入一个火柴棍大小的装置,即可在1年内预防艾滋病。

7 月 23 日,默克公司(MSD)在 2019 国际艾滋病学会会议上宣布,他们研发了一种火柴大小的塑料材质皮下植入物,可以植入到手臂皮肤下进行药物缓释,让人在 1 年内预防 HIV-1(1 型艾滋病毒)感染。

也就是说,默克公司这个药物释放装置相当于一款疫苗,能够起到暴露前预防的作用。

图 | 默克公司这个药物缓释植入物只有火柴大小(来源:默克公司)

神奇的装置

这个微小装置的神奇之处在于,它可以让服药更便捷,通过在数月内缓释药物让使用者不用惦记每天吃药。

这款装置只有 2 毫米粗细,4 厘米长,与目前应用成熟的节育装置完全一致。装置中的抗 HIV 药物名为 islatravir,又称MK-8591,是默克公司研发的一种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也是一款长效的抗 HIV 药物。

据默克官网介绍,在其 3 个月的初步试验中,16 名男性健康志愿者被随机分成两组,进行双盲随机的安慰剂对照试验。参与者随机接受 islatravir 植入物,分别是 6 人组 62 毫克剂量、6 人组 54 毫克剂量和 4 人组安慰剂。

试验进行 12 周后撤掉植入物装置进行评估,实验组 12 人的外周血单个核细胞测量结果显示,islatravir 细胞内浓度高于浓度阈值。模型计算显示,含 islatravir 62 毫克的装置可以在 1 年内提供远高于阈值的药物浓度水平。此外,研究还显示,细胞内药物浓度可以通过调整植入装置中的 islatravir 剂量来改变。

试验副作用大都与装置植入有关。最常见的报告是植入部位发生血肿、疼痛、红斑、硬结或瘙痒,但没有观察到试验组和对照组的明显差异,也没有全身的药物反应。

默克高级副总裁兼全球临床开发主管 Roy Baynes 博士说,默克希望给 HIV 高风险人群提供多种选择,这次是评估 islatravir 治疗和预防 HIV 感染的潜力。

纽约时报报道说,islatravir 的药效是之前 HIV 药物的 10 倍,很少剂量就见效,这就降低了副作用。islatravir 在人体内的半衰期长达 5 天,这就意味着其给药频率低于其他 HIV 药物。

老鼠和猴子试验已经证明了 islatravir 抗艾滋病的有效性。此外,这个药物被吸收到肛门和生殖器处,这也是大多数 HIV 感染的发生部位。正因如此,islatravir 不会与其他 HIV 药物产生交互抗性。

目前主流的治疗艾滋病方案是两种药物的每日一次服用。默克希望研发出药物植入装置和每月一次的口服制剂。对于每月一次的口服制剂,他们计划在今年 9 月启动一项有双盲安慰剂对照的 2 期研究,以评估口服 islatravir 的安全性、耐受性和药代动力学。

防艾转折点

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迄今有 3200 万人死于艾滋病,仅 2018 年全球就有 77 万人因艾滋病死去。如今世界上有 3790 万人是 HIV 感染者,其中 2018 年就有 170 万人为新增加的感染者。

艾滋病是无法治愈的,不过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可以控制病情并防止病毒传播,让艾滋病患者健康,甚至长寿。2018 年,HIV 感染者中,有 62% 的成年人和 54% 的儿童接受了终身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在 2000 年到 2018 年间,HIV 感染率下降了 37%,致死率下降了 45%,同一时期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拯救了 1360 万人的生命。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数据,高危人群每天服用抗 HIV 药物也可以获得预防艾滋病的效果。世卫组织建议针对所有 HIV 感染者进行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这将大大有利于减少艾滋病毒的传播。

2011 年的一项研究证实,当艾滋病患者坚持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时,其将 HIV 传给无感染性伙伴的风险可降低 96%。而 2019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通过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时,同性恋伴侣通过性行为传播 HIV 的风险实际上为零。

艾滋病的暴露前预防手段也就是每天口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世卫组织建议将暴露前预防作为高风险人群的预防方案。10 多项随机对照研究证明,暴露前预防手段可以减少HIV传播,这些人群包括单阳异性配偶(一位伴侣受到感染,而另一位则没有感染)、男男性行为者、变性妇女、高危异性配偶以及注射吸毒人员。

但口服药物来预防艾滋存在两个麻烦,其一是成本,目前的主流药物特鲁瓦达(Truvada)每月的费用高达 1800 美元,当然,其仿制药费用会少很多。其二是对于那些 HIV 阴性的人群,他们不容易坚持每日服药。

这就意味着,新的艾滋预防手段是刚需。默克的植入性装置主要是为了解决人们不容易坚持每日服药的问题,不过他们对成本闭口不谈。

毫无疑问,这个装置还需要大规模的测试。其在现实中的临床试验需要在成千上万的高风险人群中进行,同时还要追踪有多少人感染。另外,试验的参与者仅仅获得这个植入装置是不够的,他们还需要最好的预防手段,包括口服药物、避孕套,对于毒品爱好者还要提供清洁注射器,且需要多年才能证明植入物比其他预防手段更有效。这样的试验注定是漫长且昂贵的。

(来源:美联社)

Baynes 说,这个试验将在美国和非洲开展,美国主要是男同性恋来传播 HIV,而非洲的 HIV 则主要在男女之间传播。

据美国医学网站 statnews 报道,美投行 Jefferies 集团的分析师 Michael Yee 认为,默克的 islatravir 尚不足以成为 HIV 药物市场领导者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的担忧,毕竟 islatravir 还需要数年才能上市。

与吉利德科学公司的特鲁瓦达相比,islatravir 半衰期长,其植入物 1 年只需要更换1次,而特鲁瓦达只能每日口服。

据彭博社报道,花旗银行分析师 Andrew Baum 认为,到 2030 年,艾滋病预防市场会从今天的 20 亿美元增长到 55 亿美元,而 islatravir 可能会在美国引领新潮流,其暴露前预防艾滋病的市场可达 35 亿美元。

默克需要担心的是,暴露前预防艾滋病的副作用。今年 4 月的澳大利亚一项 4375 名同性恋或双性恋的男性研究显示,暴露前预防HIV感染的人群会增加感染其他性病如衣原体感染和淋病的风险。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From Tech to Deeptech